李铁:发展在线教育是缓解教育资源不均的重要机遇

作者 | 《财经》记者樊瑞   编辑 | 朱弢

2021年07月03日 14:36  

本文4539字,约6分钟

如同共享单车和网约车的初期发展阶段一样,在线教育可能会遭遇各种质疑和限制,但这并不妨碍这些新兴行业逐渐步入正轨,并成为人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伴随着“内卷”和“鸡娃”不断被讨论,教育成为一个全民热议的话题。2020年疫情期间,在线教育得到加速发展,也出现虚假宣传、师资质量不齐、制造焦虑、机构跑路等问题。

今年全国“两会”后,相关部门加大对教育培训行业的监管力度。5月底开始,因虚假宣传和价格欺诈,市场监管总局先后公布对一些培训机构处以顶格罚款,共计3650万元,作业帮、猿辅导、新东方、学而思等头部教育培训机构均在列。

此外,中央层面更是多次表态要治理校外培训机构,其中在政策层面最引发关注的是,5月21日召开的中央深改委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会议强调,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要明确培训机构收费标准,加强预收费监管,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要完善相关法律,依法管理校外培训机构。

相比传统的线下培训机构,作为资本进入最多、扩张最为迅猛的在线教育平台,将会在此轮监管中受到更大影响和冲击。

有议论称在此轮整治中,在线教育走到关乎生死的关键节点。那么,在线教育发展呈现何种趋势?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哪里?《财经》记者为此专访独立经济学家李铁。

发展趋势

《财经》:与传统的线下教育相比,在线教育有什么优势?

李铁:传统的线下教育,基本是一对一和一对多,相互交流和沟通的效果会很好,也会强化学生的情感建设和团队融合能力建设。在线教育的形式有一对一、一对多以及一对N,虽然缺乏直接与学生面对面的沟通场景,但是可以通过老师辅导来补充,也就是建立在线教育的优质资源-教师-辅导老师-学生的培训关系,进一步强化辅导老师和学生之间的沟通。

另外,在线教育最大的特点是突破空间和距离的限制。而传统的线下教育因为空间和距离的局限,成本会更高,比如,家长要付出交通成本,培训机构要承担培训场地成本。

在线教育的另一个特点就是可以通过定制化,满足学生的需求。正规学校教育可以提供定期、定时和定量的教学内容,并且要符合教学大纲的要求。而实际上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优势特长、性格特点,同时也有个性化的要求,因此针对学生的不同需求发挥在线教育的优势,这是中国互联网应用最重要的成果。

《财经》:在线教育的发展趋势是什么?

李铁:2020年中国新冠疫情最严重期间,有两个行业快速增长,其中2月-5月间,视频行业增速达到27%,在线教育行业增速达到110%。可以说,由于疫情,使得中国的互联网应用得到进一步快速发展,而在线教育首当其冲。推动这一行业迅猛发展的首要原因是,当学生不能去学校上学的时候,通过网络教学,可以确保在家里完成学业。

而在疫情防控取得成功之后,在线教育仍然处于快速发展期。这是因为在线教育通过对传统线下无论是正规教育还是非正规教育提供了重要补充,迅速扩大了市场空间,使得很多国际和国内的投资者蜂拥而至,在曾经的一段时间内,在线教育成为中国最具有投资潜力的行业。

《财经》:如果没有疫情,在线教育还会发展吗?

李铁:疫情的确推动了在线教育的快速发展,但事实上在线教育的崛起本身也具有经济社会背景。

一是互联网信息技术的发展和信息基础设施的投资加快。伴随互联网应用场景的变化,在线视频的迅速普及,从4G到5G基站的基础设施布局的扩大,网络后台管理能力水平的提高,这些都为发展在线教育提供了技术支持。

二是教育资源分布不平衡。在中国,区域之间、城市之间、城乡之间、公办和民办之间的教育师资水平差距较大。例如,人口流入地大多是通过民办教育来解决外来人口子女教育问题,而民办教师水平的参差不齐,直接影响到教学质量的提高。再如,农村中小学的教育服务水平显然无法与城市相比。而在一些人口流出地区,有50%的农村人口搬到县城居住,大量的适龄儿童面临着严重的教育资源供给不足的境况。如果通过在线教育的方式,对这些地区经验不足的教师进行网上培训,或者是通过一对无限多的网络视频授课,都能够更好发挥优质教师的作用,放大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缓解教育资源配置严重不平衡的矛盾。

三是学生和家长对在线教育有着强烈需求。中国人口众多,孩子的升学压力和就业压力较大,面对阶层固化的焦虑,父母普遍希望子女通过接受更好的教育来赢得竞争,为未来发展创造良好的基础和条件。各种线下和线上的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正是因市场的需求而生。

应需而生

《财经》:最近“内卷”和“躺平”成为热词,似乎也适用于教育领域?

李铁:最近一个非常流行的名词“内卷”,形容人与人之间、企业之间竞争的激烈。这种竞争不仅存在与企业内部和企业间的蓝领、白领和企业家之间,也不仅体现在每天八小时工作日中,比如在互联网和IT企业的996和白加黑的加班文化。这种竞争是中国经济发展中的常态,也体现了企业的竞争力。而且这种竞争甚至已经从成年人延伸到学生中。面对相对激烈的就业竞争,相当多的家长期望自己的孩子未来能够得到很好的就业机会,获得更为理想的收入。出于这种期盼,许多家长们都选择投入巨大的精力、时间和资金,以便孩子在幼升小、小升初、中考或者是高考的竞争中,占据优势。可能对于许多家长来说,尤其是中等以上收入人口的家庭来说,“内卷”已经是一种适应生活和竞争压力的惯性。如果在这个时候想着如何“躺平”,或者是“佛系”地放弃了竞争机会,等于是放弃了未来获取各种好的收入和就业岗位的机会。

在这种竞争压力之下,我们面对的国情是人口总量巨大,而公共服务资源的供给严重不均衡,优质线下教育资源更是极其稀缺,教育质量参差不齐。这使得家长们不得不花费时间和费用让孩子在课外补习功课,或者是学习各种特长,作为传统教育的弥补。而伴随着互联网应用场景的迅速发展,多种多样的线上教育培训机构迅速发展,正是适应了这种强烈的社会需求。

相比线下教育,在线教育的培训成本和交通成本都会更低,只要有一台电脑和良好的网络环境,就可以随时随地参与各种教育培训,颇受家长欢迎和认可。这种对在线教育的需求,是市场的直接反馈,这种需求不可能因为某些“一刀切”的政策就消失。毕竟在线教育解决了家长的需求,改变了教育资源分配不均,降低了受教育的成本,同时也是对于少年儿童从小开始适应竞争压力的初始考验。

《财经》:有人认为校外培训机构,包括在线教育机构,加深了家长对于教育的焦虑。

李铁:基于教育的竞争不是现代才有,古代的“头悬梁、锥刺股”的典故就是中国人自古重视教育的体现。

而如今,有了在线教育的创新发展理念,通过在线教育实现教育资源公平分配的实践,可以给更多的学生们以课堂外的教学和知识的补充,这也是中国互联网发展在公共服务领域的一大优势。

很多人认为,发达国家特别是美国,教育环境非常宽松,所以科技事业兴旺发达,其实忽视了美国百年来通过吸引各国的人才,形成了所谓美国的科技优势。如果我们查看美国的科技创新人才结构,里面真正来自于美国本土的人才并不多,而东亚国家相当一部分人才集中在此。东亚国家人才的优势在于聪明、刻苦,从少年儿童时代就参与竞争。除了极少数所谓的天才少年,绝大部分青少年学生,都是经历过传统教育的课内和课外的多种艰苦和勤奋的努力,才获得成功。

在线教育的发展,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稀缺的城市和乡村地区,更是提供了发展的好机会,如果利用好在线教育的发展,对于教育资源欠发达地区将会极大受益。

监管应趋利避害

《财经》:面对区域和城乡的公共服务差异,在线教育真的可以更好地促进教育公平吗?

李铁:我曾经与一些地方分管教育的官员进行交流,他们苦于在大量外出打工人口返乡在县城买房的情况下,无法应对缺乏适龄教师队伍的建设问题。而对于人口流入地区的基层城镇政府来说,外来打工人口孩子的教育问题几乎都是通过民办学校来解决,这些学校的教师供给往往都是问题,更不用说优质教师资源的供给了。

当前的现实问题是,教育资源特别是优质师资资源极其有限,师资水平也是参差不齐。如果利用好在线教育,既可以解决教师资源人才区域和城乡差距问题,又可以让更多的适龄学生得到优质的教育服务,也可以通过在线教育提升教师培训的质量,可以说这是互联网应用弥补中国公共服务资源配置不均的重要创新。

《财经》:具体该怎么做呢?

李铁:在缺乏优质教师资源的地区,可充分利用网络和在线教育形式。一些有着长期教育实践经验的教师,可以在线上进行远程教学。他们的教学方式和长期积累的教育理念,可直接在线上传授给学生。同时,在教育资源供给稀缺和优质教师不足的地方,当地教师可参加线上教学实践培训,并根据优质教师的指导方法,通过线下对学生的辅导,甚至可以带动一批家长参与线下辅导。这样就可以充分发挥在线教育通过网络实现优质资源一对无限多的优势。

对于教育资源短缺的人口流出地区和乡村地区,建议有关部门加强对教育的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投入。也可以在支持乡村振兴建设的资金中,列出专门支持在线教育以及其他在线公共服务设施资金。可在学校设立视频网络系统,强化5G基站的建设,提高网络速度,优化在线教育体验。对于参与在线教育的优质机构,可以给与相应的政策支持。同时,还应鼓励优秀教师,包括退休的老教师积极发挥作用,参与在线教育,并按照市场化的方式推动在线教育事业的发展。

对于优质教育资源短缺的地区,可以设置专门在线教育管理机构,与市场化的优质线上教育资源对接,把在线教育作为传统教育的重要补充。也应鼓励企业参与在线教育发展,把更多的教育行业的外部资源,引入到在线教育。可充分利用传统教育和市场化的在线教育优势,推动教育事业的发展。

《财经》:那么,相关的监管政策对于在线教育应该持有什么样的态度?

李铁:如同上面我谈到的,在线教育之所以有如此快的发展速度,是因为有着强大的市场需求,这种需求不是强加的,是学生家长自发的。这一市场的存在,并不是通过行政干预就可以逆转的。

尽管相关部门已经出台了一些政策,从减少学生的学习压力出发,对在线教育行业进行严格的限制。但我认为,伴随着互联网应用的迅速发展,各种信息技术和相关基础设施的加快建设,在线教育的市场空间仍然较大,未来仍然具有一定的发展潜力。应该在科技和信息化引领下,理性看待新技术对教育以及医疗相关的公共服务领域发展所起的促进作用。就像共享单车和网约车发展初期都曾遭遇到各方面的质疑和限制,但这并不妨碍这些新兴行业逐渐步入正轨,并成为人们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当然,在推动在线教育发展的同时,也要防止在线教育机构受利益诱导而导致出现偏离公益初心、教书育人为核心的行为。因此出台政策规范在线教育有序发展也很有必要。需要注意的是,当我们政策出台时,也要避免一些地方政府在贯彻落实上“一刀切”。应该充分注意到在线教育在教育创新方面的积极作用,这是缓解中国教育资源配置严重不均衡的最有利机会。这应该是目前有关部门整顿线上和线下校外培训机构乱象的重要出发点。

财经号所发布文章之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立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