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小冉”抽脂引发感染死亡,杭州卫健委通报为医疗事故

作者 | 《财经》记者 信娜 向雪   编辑 | 王小

2021年07月15日 19:34  

本文3750字,约5分钟

这起医疗事故,再次提示整形、吸脂的风险无处不在。

因抽脂手术,一个女孩失去了生命。

2021年7月14日,自称网红小冉的朋友通过“TimeMachine时光机”微博账号发布文章,讲述小冉因抽脂手术死亡的过程。

5月2日晚,小冉在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做了抽脂填充手术,持续身体疼痛后,自行拨打120,至杭州绿城心血管病医院,后又转院至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下称“浙大二院”)。然而,经过多次手术和抢救,最终,小冉于7月13日因再生细菌继续感染死亡。

《财经》记者致电浙大二院询问事件详情和死亡原因,对方称,不方便接受采访。同一时段,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的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7月15日接近中午12时,杭州西湖区卫健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卫健局很早之前就介入调查这一事件,现在很多同事就在现场进行处理。

关于这起事件,后续会出一个具体处理结果。“现场有专人在协商,最终能不能协商好,还在处理中,具体何时能有处理结果无法确定”。上述卫健局工作人员称。

7月15日午间,杭州市卫健委发布通报表示,经市医学会组织专家评估,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出现的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承担全部责任。

抽脂手术后感染死亡

5月2日晚,小冉独自前往杭州华颜医疗美容医院,经医院的健康检查和认可,做了抽脂填充手术,小冉的家人和朋友并不知此事。

两天后,5月4日上午6时34分,小冉的家人突然接到一个来自“杭州绿城心血管病医院”ICU医生的电话,“小冉多器官衰竭,请家属尽快赶往医院”。

家人赶到医院,ICU医生告知,小冉情况很不乐观,随时有生命危险。5月5日,经家人商榷转入三甲医院浙大二院进一步治疗。小冉做了两次全身杀菌手术,肠胃曾大出血。

微博中最后写道,浙大二院医生奋力抢救,最终也还是没能阻止再生细菌继续感染。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前院长、北京协和医学院临床医学教授祁佐良分析,因为感染引流不畅,毒素细菌的毒素释放在组织当中被血液吸收,导致了感染性休克,这个是可能的。

祁佐良认为,这样的感染一般发生在手术以后,发生感染后处理不及时,也不合理。例如,全身用药或者感染区的一些引流冲洗做得并不好,导致发生了严重并发症。

对于感染原因,祁佐良认为,发生感染的原因可能很多,手术环境无菌性做得并不好,手术创伤太大,或者引流做得不好。抽脂时,有很多出血渗出,没有得到及时的引流,都堆积在体内,就容易发生细菌感染。还有自身的机体抵抗力低下,并发一些其他的炎症,这些都可能发生。

网上流传的抽脂手术易引发“坏死性筋膜炎”。这是一种临床罕见的严重软组织感染,感染可沿深浅筋膜扩散,可以在血管内形成血栓,引发皮下组织和筋膜坏死。部分患者会发展为脓毒症、败血症性休克、多器官衰竭,病情危重时,将危及患者生命。

在祁佐良看来,这是完全有可能发生的。抽脂本身就是在筋膜组织中进行,在其中发生了感染,这个是很有可能。

抽脂手术需要在无菌环境中进行。现在大多数正规医美机构能够满足这个要求,但他们的能力不足以应对手术中的突发情况。

“如果出现感染后及时处理,不让其朝着严重的程度发展,(小冉)后来的情况也许完全不同。”祁佐良对《财经》记者说。

感染处理并不简单,对医疗机构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对于一个出现严重感染的病人的救治,不是用点抗生素就可以,比如如何保持全身电解质平衡等,对医院和医生的能力要求很高。

吸脂手术本身对技术的要求并不高,但医疗机构需要有能力及时应对手术后的并发症。祁佐良建议,选择做抽脂这样的创伤比较大的手术,最好是找那些综合能力比较强的医疗机构,需要医院有一定的应急处置能力。

抽脂手术中不可忽视的风险

整形、吸脂的风险无处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相关纠纷并不在少数。

2015年和2016年,上海的叶某认为自身双侧胸部外形小,外观不好看,两次前往凯润婷公司处就诊,经相关检查后,凯润婷公司为其进行“双侧胸部自体脂肪活性细胞丰胸”治疗。叶某一共花费了38万元医疗费,但没想到的是,术后,叶某术后出现双侧胸大小不一致。术后两年,她在医院做检查时,发现两侧乳房肿物一年余,还需行局部注射治疗。

2017年,贵州的杜某,在贵阳云岩甲秀医疗门诊部进行面部提升术和自体脂肪丰乳术后,面部神经受损,双侧乳腺囊肿,其损伤程度被评定为十级伤残。当地法院判定,贵阳云岩甲秀医疗门诊部赔偿杜某医疗费、营养费、误工费、残疾赔偿金等损失20多万元,精神损害抚慰金3万元。

再多的钱,都无法挽回对杜某的伤害。面部与人格具有极强的联系,有损社会交往,杜某乳腺囊肿也将面临乳腺切除的风险,这对于女性而言是肉体和精神的双重痛苦。

甚至死亡事件也常有发生。

2019年8月18日下午,杨某经朋友介绍到南阳市宛和美容外科诊所做面部、颈部、胸部、私密处自体脂肪注射移植手术,宛和美容外科诊所在明知不具备实施全麻资格的情况下实施手术,当手术进行到一多半时,正往胸部填充脂肪,患者出现呛咳、血压下降、血氧饱和度下降等异常情况,麻醉医师紧急又静推阿托品0.5毫克、地塞米松10毫克,没有起作用,麻醉医师随即给予肾上腺素静注,并进行心肺复苏抢救,患者生命体征一度恢复,但又在一分钟左右,患者生命体征消失。

经《河南省法医学会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书》(豫法司鉴中心2019法病鉴字第22号)鉴定:死者杨某系行脂肪填充术中因肺脂肪栓塞致急性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

在2009年原卫生部发布的《医疗美容项目分级管理目录》中,依据手术难度和复杂程度,以及可能出现的医疗意外和风险大小,美容外科项目被分为四级。

抽脂手术,根据吸脂量的不同,其手术等级分布在一级到三级。吸脂量小于1000毫升时间,手术等级最低为一级,意味着手术操作过程不复杂,技术难度和风险不大。而当吸脂量在2000毫升至5000毫升时,手术等级则升至三级。

特定级别的手术项目只能由相对应的机构操作。裁判文书上的一起诉讼便提到,一家医美门诊部在实际抽脂手术中,抽脂量高达4000毫升。按级别划分,这个手术等级至少是三级,而这家门诊部并没有资质做这一级别的手术。

在祁佐良看来,吸脂手术并发症的发生,与选择的抽脂量和抽脂部位有密切关系。

“我们不主张一次做很多部位的脂肪抽吸,一般建议抽吸脂肪最大量应该在5000毫升以下。有的人抽脂一次几乎全身都动刀,从上下臂、上下腹、两侧腰、再加上背部,还有加上大腿、小腿,这种情况的风险就非常大。”祁佐良说。

当吸脂手术中抽脂的面积比较大时,对人体的损伤比较厉害,以后人体抵抗力下降,再加上可能出现的一些引流不通畅,也可能会引起感染。

风险的上升主要来自手术创伤。手术时间太长,病人长期处于麻醉状态下,抵抗力低下,耐受就会有很大风险。感染的风险也会随着抽脂部位增加而上升。祁佐良说,有规定一次脂肪抽吸,抽吸的部位不能太多,这样发生并发症的可能性和概率就会降低。

吸脂手术引发并发症,最大的两个风险是,一是脂肪可能导致肺栓塞,再一个就是脂肪抽吸后导致大量的出血,引起失血性休克。

“这两个是比较严重的并发症。”祁佐良说。

“铤而走险”的医美机构

7月15日,杭州市卫健委发布的通报称,经市医学会组织专家评估,这是一起医疗事故,华颜医疗美容医院存在术前缺乏认识、术中操作不当、术后观察处理不及时等过错,与患者死亡存在因果关系,承担全部责任,并已作出赔偿。

同时,西湖区卫健局对涉事医院做出警告和罚款的处罚,责成其停业整改,对负有责任的医务人员将做出进一步处理。

天眼查显示,华颜医疗美容医院曾在2020年9月23日有一起卫生监督处罚事件。该机构因两名患者病历资料不全,且没有医师签名,而被杭州市西湖区卫健委警告,并罚款。

此外,2020年6月,该机构还曾因违规发布医疗广告被处罚。监管机构要求其立即停止发布违法广告,并处罚款。

一位医美行业人士认为,医美机构确实很乱,但是这两年情况转好,“医美行业不会像前几年那样无序地发展,已经刹车了”。

从2019年开始,几乎每年都会有医美专项行动。2021年6月到12月,国家卫健委联合多部门再度启动打击非法医疗美容服务的专项整治工作。

由于饱受获客成本高困扰,医美机构铤而走险的事件时有发生。

医美机构获客成本高,大部分来自停不下来的营销费用。一位全国医美连锁机构负责人称,有一家医美机构,因被迫撤掉一个月的广告,当月的业绩降低了一半。

这个一度被贴上“暴利”标签的行业,陷入同行恶性竞争的旋涡后,急于回本疯狂砸钱换客户。

在一些医疗整形机构中,医美咨询师就会为客户介绍整形项目,只说好处不谈风险。大量投放的广告中,往往夸大其词。

中国医学科学院整形外科医院注射中心主任陈光宇告诉《财经》记者,有些咨询师没有任何医学知识背景,只是为了增加医美项目的销售量,把整形手术描述成一种低风险的行为,会误导受众。

祁佐良提醒,要谨慎选择医美项目,如果要做,最好找那些综合能力比较强的医疗机构,需要医院有一定的应急处置能力。

(刘锦平对此文亦有贡献)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