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郑州暴雨,欧洲洪水、北美野火,气候变化在提速?

作者 | 《财经》记者 江玮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1年07月22日 19:30  

本文6821字,约10分钟

极端天气与气候变化之间存在明显关联。如果气候变化问题不能得到及时处理,其带来的严重后果将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好几倍。

7月20日16时-17时,河南省会郑州一小时降雨量达到201.9毫米,达到了近50年来的单小时降雨量极值。从17日20时算起到20日20时,三天的降雨量已接近过去一年的总量。截至7月22日上午,这一轮极端天气已造成河南省内超过300万人受灾,33人因灾死亡,8人失踪,农作物受灾面积215.2千公顷,鹤壁、新乡、安阳等市区出现严重内涝。

发生在河南省境内的一幕只是2021年全球极端天气频发的一个缩影。今年2月,冬季向来不太冷的希腊北部气温突然下降到零下20摄氏度,著名的雅典卫城被厚厚的白雪包裹起来;5月,飓风“陶特”在印度西南海岸登陆,古吉拉特邦至少20万人受灾;6月,在美国加州北部的沙斯塔三一国家森林公园,闪电引发了“熔岩大火”,在强风、高温和干旱天气的加持下,熊熊野火迅速蔓延,又引起火龙卷风;7月,欧洲中西部地区的强降雨引发罕见的滔天洪水……

2021年5月16日,印度果阿邦,在热带气旋“陶克泰”过后,国家灾难响应部队(NDRF)的工作人员清除道路上倒下的树木。图/法新

2021年4月25日,在英国哈德斯菲尔德附近马斯登荒原的山火。图/法新

越来越频繁的极端天气已经严重影响了人类的正常生活和经济活动。西欧的洪水导致至少200人丧生,逾千人下落不明,修复受损公路和铁路预计需要花费数十亿欧元。全球两大粮仓美国和巴西今年夏天遭遇罕见旱灾致使粮食价格急剧攀升,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5月,全球粮食价格指数同比上涨近40%。

气候变化导致极端天气以如此快的速度发生令研究人员“感到害怕”。美国气候大使约翰·克里则称,如果气候变化问题不能得到及时处理,其带来的严重后果将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好几倍。

2021年6月,全球以异常高温结束。各个国家和地方气象部门已经多次发布高温预警和建议,希望高温健康早期预警服务能够减少死亡人数。但是被打破的纪录实在太多了,难以追踪。

图/世界气象组织

欧洲洪水破坏程度“难找词语形容”

7月14日以来,包括德国、比利时、荷兰在内的欧洲多国遭遇水灾侵袭。洪水过处,道路变成河流,房屋倒塌,停在路边的车辆被冲走,电力和通信被切断。

目前这场水灾已经在欧洲造成超过200人丧生,仅在德国就有至少170人死亡,是德国近60年来遭遇的最严重的自然灾害。在7月18日视察德国遭遇水灾地区时,德国总理默克尔说洪水造成的破坏是可怕的,在德语里难以找到词语来形容破坏程度。

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北莱因-威斯特伐利亚和比利时部分地区的灾情格外严重。北威州城市科隆南部的阿尔韦勒是受灾最严重的地区,已有123人遇难。当地警方表示,随着洪水退却可能会发现更多遇难者。

2021年7月16日,德国埃夫特施塔特-布莱瑟姆的洪灾现场。图/法新

造成伤亡人数惨重的一个主要原因在于房屋倒塌。由于受灾地区很多房屋是已有多年历史的木质结构,难以抵抗暴雨和洪水的侵袭。加上洪水来临的速度如此之快,很多发生在夜里,当地居民未能及时察觉。

2021年7月18日,德国莱茵兰-普法尔茨州,洪水中损毁的房屋。图/法新

7月21日,德国内阁通过了大约4亿欧元的救助计划,对受损房屋、街道和桥梁进行维修。德国财政部长奥拉夫·肖尔茨在灾情发生后表示:“损失是巨大的,很明显的是,失去生意和家园的人们不能独自承受损失。”

德国政府还计划为长期重建提供数十亿欧元的资金。德国交通部预计修复受损公路和铁路的成本约为20亿欧元。

保险业人士预计洪灾导致的直接损失可能高达30亿欧元。德国贝伦贝格银行指出,水灾造成的总体损失将远远大于受保金额,因为德国只有大约45%的建筑对洪水和暴雨造成的损失投保。

亥姆霍兹环境研究中心研究员雷蒙德·施瓦策表示,洪水造成的经济损失大约为60亿欧元。“这将是德国所经历的最具破坏性的暴雨。”他说。但也有研究人员认为目前统计损失还为时过早,因为评估的数据还不够全面。

7月20日,比利时为洪灾的遇难者举行了全国悼念活动。从14日至16日,比利时东南部遭遇罕见降雨,并由此引发洪涝灾害,造成至少31人死亡,另有71人失踪。大约37万户人家供电中断,清洁饮用水的供应也成为问题。

2021年7月16日,在比利时罗什福尔,列车因暴雨和洪水而脱轨。图/法新

荷兰虽然同样经历了暴雨,默兹河水位的涨幅超过了1993年的纪录,但破坏程度与德国和比利时相比并不严重,也未造成人员死亡。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环境研究所所长杰隆·阿尔茨表示,官方做了更充分的准备,能够迅速将讯息传递给民众。“我们看到洪水即将来临,也知道它将往何处去。”

洪水预警系统失灵?

一些科学家对欧洲暴雨造成的高死亡率感到担忧,认为这表明受灾地区缺乏有效的预警和疏散体系。“降雨并不等同于灾难。真正让人感到不安的是死亡率。”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气候学家拉尔夫·托米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说。

在2002年欧洲中部遭遇罕见洪水侵袭之后,欧盟委员会建立了欧洲洪水预警系统(EFAS)。此次水灾发生之前,科学家已经做出暴雨即将来临的预测。英国雷丁大学的水文学者汉娜·克洛克原本期望这些预警会对各国应对有所帮助,但暴雨过后的惨状让她感到震惊。“我们不应在2021年还看到有这么多人死于洪水,这不该发生。”克洛克参与了EFAS的建立,也是EFAS的顾问。

科学家们想要知道为何在世界上最富裕、拥有最先进技术的国家,在对洪灾预警做出巨大投入的情况下,洪水仍会造成如此程度的破坏,气候、水文和社会因素是如何导致了这场灾难的发生。

目前可知的一些因素包括气候变暖导致的暴雨、欧洲的灾害应急大多集中在主要河流而忽视了低水位的支流。这些支流曾被认为不太会构成洪水威胁,但在今年夏天的暴雨中它们水位迅速上涨导致了灾情的发生。荷兰国际水利环境工程学院的威廉·弗贝克说:“我们对大的河流有很多关注,但对于小的支流我们还可以做得更多。”

一些研究人员则想要查明在面对洪水预警时人们是如何应对的。德国波茨坦地学研究中心的水文学者布鲁诺·梅兹在2002年德国东部发生水灾后曾对居民进行调查,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受访者表示,在收到洪水预警之后他们对接下来该做什么“毫无头绪”。

在本次洪水到来之前,欧洲洪水预警系统已经做出预测,并向各国相关组织发出讯息。德国气象服务部门的一名发言人表示,他们将洪水预警传达了给地方,组织撤离和采取其他现场行动是地方当局的任务。

英国雷丁大学水文气象学家琳达·斯佩特在一篇文章中指出,尽管欧洲各国应对系统是碎片化的,不同的国家有不同组织承担不同的责任,但无论如何EFAS已经给了各国足够的时间来准备,但现实却是在一些地区,人们直到水已经进屋才开始撤退。

“如果没有基于预警采取行动,最好的预测也无济于事。”斯佩特说。她分析认为,问题可能出在信息未能传递给对的人群,或者是传递的是错误信息,亦或是讯息传递出去但没人相信,现实情况可能是三者兼而有之。

在斯佩特看来,天气预警的一个局限是过于强调天气本身。她举例说,如果发出的警告是两天内降雨将会达到150毫米,很多人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重要的是要告诉人们细节,比如河面将迅速上涨,可能对道路和财产造成破坏。

烧不尽的美国西部野火

7月20日早上,位于纽约、波士顿以及华盛顿特区等美国东海岸城市的民众发现太阳的颜色不太一样,空气出现了奇怪的烟味。尽管慢了几周,极端气候在美国西海岸和加拿大南部引发的野火烟尘还是随着气流旅行到了美国东海岸。

在西海岸的加利福尼亚州和俄勒岗州野火仍旧在不断燃烧。7月6日开始燃烧的俄勒岗州野火已经燃烧了38.8万英亩,迫使2000人撤离,摧毁160栋房屋,每天仍以6公里的速度向外推进。但是更严重的问题是整个区域因为燃烧的面积扩大和时间过长,当地的空气对流已经出现变化,形成新的气候形式。

美国气候学家迈克尔·曼(Michael Mann) 解释称,大火燃烧不停后,当地的空气对流就会出现改变,因为热空气往上升,水分在上升过程蒸发了,因此发生不降雨的闪电和火龙卷风,这意味着将进一步在其他地方点燃新的野火。到7月19日为止,俄勒岗州和附近华盛顿州境内的大型野火就达16处。

随着地球气候变暖,俄勒岗州在野火发生前经历了异常的高温和干旱。不过,这次俄勒岗大火早在专家预期之中,其中的原因是该区多年来过于压制森林火灾的发生,导致森林可燃树木太多,最后野火燃烧不休。俄勒岗州大学森林学院的野火历史学家约翰逊 (James Johnson) 对美国媒体指出,尽管气候变暖是一个原因,但是糟糕的森林管理更是一大问题,他甚至认为这次大火是过去120年被“阻止发生”的结果, “我和我同事在很多年前就已经预警大型野火的发生”。

同样受野火之苦的加州问题则稍有不同,加州四季中只有秋天和冬天带水气,植物在夏天慢慢死去就自然成为燃料,因此远自1932年就开始出现森林野火,不过随着气候变暖速度越来越快,规模排名前十的野火都发生在2000年之后。

2020年9月10日,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山火持续燃烧,形成的烟尘遮天蔽日,旧金山金门大桥的天空一片通红。图/美联

根据研究,加州的天然因素固然容易促成野火,但是人类不小心误燃更是意外如此频繁的原因。2018年发生的“卡尔大火”起自一辆卡车轮胎爆胎之后,轮圈和路面摩擦后引出的火花;2020年9月一对夫妇在“公布婴儿性别派对”上对空发射烟火,结果点燃了南加州的野草,引发造成一名消防员丧生的大火,这对夫妇在2021年7月20日被以非自愿性杀人罪被起诉。

“加州人太多,却有一个很长的干旱季。”哥伦比亚大学地球观察专家教授威廉(Park Williams)指出。他进一步解释称,人类总是造成可能引发山火的燃点,问题是现在干旱季越来越长,生物也越来越干,意外发生的频率也自然变高。另外,加州也有和俄勒岗一样的问题,就是在过去100年压制野火的发生,导致森林里累积了过多燃料。

美国发生极端天气事件的次数逐年增加,造成的经济损失也随之攀升。

图/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

为了避免野火随着气候变暖进一步恶化,俄勒岗的野火专家近年来不断通过试验,让森林可以适度地自燃。美国森林服务局也开始通过“可控制的燃烧”来消化累积多年的森林燃料。

对农业的影响

2021年6月17日,美国死亡谷国家公园,游客与温度计合照。图/法新

得克萨斯州南部的葡萄柚农夫莫登(Dale Murden )从2020年夏天开始就因为气候而无法收成。先是干旱,接着是龙卷风把所有未采收的果子吹落地,2021年2月当地又发生气温骤降,果子也就冻坏了。“我已经做这工作40年了,我经历过龙卷风旱和冰冻,但是从来没有在一年内同时经历这三种灾害。”莫登对《财经》记者表示。让他更加郁闷的是,正值果树生长季的当下,他的小镇又大雨不断。

每一亩地产出价值100万美元的加州那帕酒区也因为极端气候受到严重影响。该区原本土壤、水分和温度非常适合葡萄栽种,不过随着加州干旱的时间延长和野火的频繁发生,该区的土壤比过去更为干燥,加上大幅下滑的水量供给,葡萄采收受到严重影响。2021年以来,部分葡萄园主选择对葡萄喷防晒霜,还有些园主则加速采用新技术回收使用过的水。

在过去两年,异于往常的春雨让农民几乎无法播种,加州野火几乎摧毁葡萄酒区。联合国在2021年3月指出,随着自然灾害发生的频率比40年前高出三倍,农业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以2021年的加州热浪为例,加州官员预期,本州最长河流萨克拉门托河的三文鱼将会因为酷热而死亡。

在主要消费粮食方面,热浪几乎摧毁了美国小麦,根据美国农业部发布的报告,美国98%的小麦种植在西北地区,这一地区在2021年经历了大旱,今年春小麦的收成可能会创下近33年来的历史新低。另外,热浪也影响了黄豆和玉米的另一个主要供应国巴西的收成,因为作物大规模受到干旱影响,全球玉米价格达到八年来新高。

纽约商品交易和风险管理服务提供商福四通(INTL FCStone)首席商品经济学家阿兰•苏德尔曼(Arlan Suderman)对《财经》记者指出,异常天气影响了美国西北部的粮食带,该地区产出占美国全国的25%,受影响的作物包括春小麦、杜兰小麦以及用于榨油的油菜和向日葵。

由于美国其余75%的粮食带产量至今看起来相当不错,气候对玉米和黄豆的影响并不太明显,伊利诺伊州的部分农民甚至在7月中黄豆和玉米进入收成的最后阶段选择放松或度假。据苏德尔曼估算,美国20%的玉米和黄豆已经受到气候影响,不过中西部粮食带的高产量将能抵消损失的产量,最后的总产量仍取决于未来六周的天气情况,如果天气情况不佳,总产量或者将稍微低于历史平均水平。根据美国农业部的预测,2021年美国玉米产量可能达151亿蒲式耳。

美国的玉米和黄豆和巴西表现不同的原因是近年来农业专家研究的焦点。根据伊利诺伊大学农业和消费者经济部门的研究,美国的玉米和黄豆在过去30年自我调节成为更能承受高温和干旱的作物,但是这两种作物在正常气候下产量就会出现下降。

另一方面,麻省理工学院2018年的研究显示,美国玉米栽种的扩大化反而成功抵御了气候变暖的效应,从1950年到2010年,美国玉米年产值增加400%,也顺势改变了产地的气候。该报告研究员阿特尔(Ross Alter)指出,当气候变暖导致夏天温度不断上升时,种植玉米的区域(如内布拉斯加州东部)的温度其实是下降的。当地农民解释称,是因为玉米取代了原本野生的杂草,而玉米制造的蒸腾作用让空气中水分更多,进而形成雨水,下雨后温度自然下降。

不过,阿特尔也担心美国“玉米带”的种植密度是否可持续。他警告称,一旦密度下降,当地的温度就会以更快的速度上升。

气候变化再次敲响警钟

美国气候大使克里7月20日在伦敦发表演讲,呼吁各国政府加快执行对抗全球暖化政策,“我们没有等待新冠疫情过去才对抗气候变化的奢侈 ……如果气候变化问题不能得到及时处理,其带来的严重后果将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好几倍。”

在莱茵兰·普法尔茨州的边境小镇阿德瑙视察时,默克尔表示,德国经历的灾情与气候变化有关,政府应该更好、更快地应对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比利时首相德克罗也指出洪水与气候变化之间存在明显关联。

但气候变化在此次欧洲洪灾中扮演的角色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确定,影响暴雨的其他因素还包括当地的地理环境和气压系统。

多年以来,科学家一直发出警告,指出气候变化将导致更多暴雨。通常而言,全球温度的升高将更容易导致暴雨。温暖的空气锁住更多水分,这意味着最终有更多的水分将被释放。气候学家表示,全球温度每上升1摄氏度,空气就会多吸收7%的湿度。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的报告显示,如果气温上升1.5摄氏度,大约500万欧洲人民每年都会面临洪水,而过去同一地区大约100年才会发生一次水灾。

根据欧盟委员会联合研究中心(JRC)展开的研究,如果不采取行动,到2100年,洪灾对欧洲大陆的破坏将从目前的每年78亿欧元升至480亿欧元,受灾人数也将翻倍至35万人。欧洲一些河流已经发生与气候相关的变化。在多瑙河,过去洪水大概每50年发生一次,如今这一概率已经变成两次。

2021年夏天,在欧洲洪灾之前,美国和加拿大因遭遇破纪录的热浪而导致数百人丧生。尽管研究人员已经预测到气候变化将导致极端天气发生,但极端天气的出现频率还是让他们感到震惊。

2021年6月29日,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持续燃烧的山火。图/法新

英国纽卡斯尔大学气象学家海莉·福勒说:“我对极端天气以如此快的速度发生感到害怕。”她在6月发布的一篇研究报告里预测到2100年,在最糟糕的情况下,暴风雨发生的频率将是本世纪初的14倍。

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气候专家卡尔穆斯(Peter Kalmus)指出, “15年来,大家都叫我不要过度发出警告。这么多年来我试图帮助人们了解,极端天气是没有上限的,接下来会越来越热,直到地球上大部分的土地无法居住,除非我们快速终结石油的使用。另外,酷热将来基本上是常态了。“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财经网友
    2个月前
    为啥没人评论?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