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汪涛:消费复苏仍然滞后且存在分化

2021年07月24日 18:40  

本文2552字,约4分钟

“目前,制造业投资和消费都呈追赶态势。不过相比出口和投资,消费复苏仍然滞后且存在分化。餐饮刚刚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旅游在端午节收入比2019年下降25%左右,很多行业没有复苏。”7月24日,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及首席中国经济学家汪涛在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杂志和《财经智库》承办的“2021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是表示。

在她看来,调查发现,消费者对未来收入的信心持续改善,67%的人觉得工资会上涨,平均涨幅6.7%,都比去年有反弹,但是预期消费增长和消费增长比2019年低,那时是80%以上。而且受访者储蓄意愿仍然很强,47%的人说在未来一年要增加储蓄。年轻人、中低收入人群增加储蓄意愿更加强,预期未来疫情可以进一步控制,疫苗接种率进一步上升,就业得到改善以后,消费会随着收入增长进一步复苏。但是疫情相关不确定性还在持续,消费者情绪还是谨慎,预防储蓄率非常高,消费增长完全复苏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一些消费行业的全面复苏可能要等到明年下半年。

谈及这种情况下的应对政策,汪涛表示,第一,继续支持小微企业、服务业和灵活就业人员,包括财政、税收、融资上面的支持。第二,推进疫苗接种逐步转向常态化的疫情管理,降低疫情防控措施对经济带来的影响。第三,提高公共服务的供应和健全社会保障。最后,财政政策可以发挥更大作用,近年以来,地方债发行较慢,基础设施投资有所下降,在规定范围内其实还有空间可以发力,所以下一步财政可以多发力。

以下为发言实录:

汪  涛:非常感谢,上面众多的重量级嘉宾,我都听了会议,受益颇多。我讲一下消费为什么复苏比较缓慢,今后存在的风险。

今年以来经济复苏持续,从上半年数据看,二季度同比增速放缓,但环比增速GDP增加,其中出口强劲,投资方面房地产强劲。目前,制造业投资和消费都呈追赶态势。不过相比出口和投资,消费复苏仍然滞后且存在分化。餐饮刚刚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旅游在端午节收入比2019年下降25%左右,很多行业没有复苏。

影响消费的因素是什么呢?瑞银调查后发现,一个因素是,随着新冠疫情影响持续消退,劳动力市场持续改善,居民收入进一步反弹,但2021年没有达到2019年的增长势头。调查显示,60%的人表示过去12个月的工资有增长,高于2020年调查的47%这一比例,平均工资涨幅从去年3%增加到6.4%。而2019年接近80%的人有涨工资,平均涨幅9%。

另一因素是消费者情绪比较谨慎,信心没有完全恢复。调查发现40%的人表示过去增加了储蓄。不过受访者表示,平均储蓄率比疫情前的2019年都高,达到45%。其中50岁以上、中低收入的人群以及三四线受访者,储蓄率上升更加明显。

防疫限制逐步解除,居民收入持续改善,储蓄率应该明显回落,但是这个现象还没发现,复苏没有明确上升。未来怎么样呢?调查发现,消费者对未来收入的信心持续改善,67%的人觉得工资会上涨,平均涨幅6.7%,都比去年有反弹,但是预期消费增长和消费增长比2019年低,那时是80%以上。而且受访者储蓄意愿仍然很强,47%的人说在未来一年要增加储蓄。年轻人、中低收入人群增加储蓄意愿更加强,预期未来疫情可以进一步控制,疫苗接种率进一步上升,就业得到改善以后,消费会随着收入增长进一步复苏。但是疫情相关不确定性还在持续,消费者情绪还是谨慎,预防储蓄率非常高,消费增长完全复苏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一些消费行业的全面复苏可能要等到明年下半年。

这种情况下,什么样的政策可以应对?第一,继续支持小微企业、服务业和灵活就业人员,包括财政、税收、融资上面的支持。他们是就业和中低收入的居民,收入增长的恢复又是消费持续复苏的基础。

第二,推进疫苗接种逐步转向常态化的疫情管理,降低疫情防控措施对经济带来的影响。目前,海外的新冠变异比较厉害,各个国家疫苗推进速度不一,疫情在短期内可能不会完全结束。怎么跟新冠病毒长期共存?实现清零的目标长期看是比较难。这时要加快疫苗接种,尽快实现群体免疫,同时进行常态化管理,尽量减少新发案例对经济活动的影响。

第三,提高公共服务的供应和健全社会保障。调查发现,中低收入人群等储蓄意愿非常高,不敢消费。如何解决消费者不敢消费的情绪,降低居民目前储蓄率高的情况,是政府可以做的。

最后,如何抵消消费不足对整个经济复苏的影响?财政政策可以发挥更大作用,近年以来,地方债发行较慢,基础设施投资有所下降,在规定范围内其实还有空间可以发力,所以下一步财政可以多发力。
    
主持人:还要追加一个问题,感谢您对消费不足的四点分析。我前一段时间看到您关于央行降准有一些观点,给您2分钟的时间,简单解释一下。您说央行近期的降准,政府并没有过度担心整个经济动能的下滑,还有您说并不认为降准开启了新一轮政策宽松周期,但可能标志着本轮货币政策收紧周期的结束,这个能不能简单解释一下?谢谢。
    
汪  涛:谢谢,从央行降准来讲,为什么我觉得政府其实并没有过度担心整个经济动能的下滑,因为不能仅仅看货币政策,要从整个宏观政策综合考虑。从目前来看,财政政策仍然较紧,今年专项债发得比较慢,而且财政上半年的盈余较多,下半年可以更发力。另外,各个方面的监管都在加强,包括为了控杠杆降低金融风险的各种,包括影子信贷、银行监管、平台反垄断等方面,还有环境等方面,各方面的政策都处于比较紧的态势,另外还有加大对房地产的调控。所以我认为如果政府真的非常担心经济增长动能的放缓,其他的政策其实是可以调整的。而且,瑞银预计今年增长8.5%,应该远高于6%以上的最低目标,所以政府也不用太担心今年的增长。

降准方面,我们认为没有开启货币政策放松的通道,而是结束了之前的紧缩状态。一方面,央行、国务院都说货币政策其实是领先于全球,开始走入正常化轨道,目前已经基本正常化。既然已经基本正常化,就不需要继续收紧。另一方面,从其他政策来说,因为其他的管控风险各个方面政策都较紧,货币和流动性方面的政策应该变得更包容配合一些。以此降低在降风险过程中引发的一些可能坏账和违约事件上升的风险,所以货币政策目前主要这样去考虑。如果明年经济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出现经济明下滑,可能会考虑货币信贷方面有所调整。但是从目前来说,是进入一个稳定状态。谢谢。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