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要从宏观角度降低不确定性带来的成本

2021年07月24日 20:51  

本文2303字,约3分钟

“整个世界、全人类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的基本特征,我觉得就是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不是微观的,是宏观的;不是局部的,是整体的;不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在这个意义上讲,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风险及其所转化的成本,可能是一种长期的趋势。”7月24日,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在由青岛市人民政府主办、《财经》杂志和《财经智库》承办的“2021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如是表示。


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

关于如何降低不确定性带来的成本,刘尚希认为,不能仅仅着眼于实体要素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必须从无形风险的视角着眼,才能真正降低发展成本。只有整个宏观不确定性降低,公共风险水平降低,宏观成本降低了,微观的成本、企业的成本,才可能真正降下来。要从微观的、实体的角度去降成本转向宏观不确定性、公共风险的这个角度来考虑降成本。

以下为发言实录:

刘尚希:各位领导、各位嘉宾,大家好,非常高兴能够参加这个盛会。对当前的经济形势,大家都非常关注,怎么看待当前的经济形势?我觉得无论放在中长期的视角来看,还是从短期来看,其实都呈现一个基本的特征,就是成本高企。成本不是一个单一方面的,而是体现在生产成本、生活成本、创业成本、环境成本、养老成本、公共服务成本、合规成本,以及还包括监管成本等等,都在全方位上升。归纳起来是三个方面的成本:经济成本、生活成本和政府成本。经济成本压缩利润空间,生活成本压缩需求空间,政府成本压缩财政空间。发展成本的上升又会引发新的发展风险,给我们带来严峻挑战。那么,成本全方位上升是怎么造成的呢?

从发展阶段来看,我们国家的发展,好比爬珠穆朗玛峰。我们现在爬在半山腰,越往上爬,不确定性越大,风险越大,这些风险都会转化为相应的成本。所以,从发展阶段来看,当前成本上升,是我们这个发展阶段所必须面对的,像老龄化带来的社会风险,还有生态环境风险等,这些都是我们必须要去面对、去化解的。这是一个发展阶段无法回避的风险。而这些风险,实际上都会转化成为成本。

还有从全人类来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构建实际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国与国、国家与社会、国家与市场、国家与个人等关系,全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产业分工、产业体系、产业的重构,这其中蕴含巨大的不确定性和各种各样的风险,这些风险也会转化为经济发展成本,就导致企业成本上升。

从这些方面来看,整个世界、全人类发展到了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这个阶段的基本特征,我觉得就是不确定性。这种不确定性,不是微观的,是宏观的;不是局部的,是整体的;不是短期的,而是长期的。在这个意义上讲,这些不确定性带来的风险及其转化的成本,可能是一种长期的趋势。

在这个情况下,应怎么去降低成本呢?恐怕不能仅仅着眼于实体要素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必须从风险的视角着眼,才能真正降低成本。只有整个宏观不确定性降低,公共风险水平下降了,宏观成本降低了,微观的成本、企业的成本,才可能真正降下来。

我们对成本问题的看法上,针对实体要素、针对微观主体采取不少政策措施,这些政策措施应当说是有效果的。但是站在实体微观角度去降成本,比如说2016年以来,“三去一降一补”中的“降”,就是降成本,采取的降成本措施,在现实中出现越来越多的困难。我们对成本的问题做了5年的跟踪调查,发现通过这种政策的方式降成本,往往会出现一个翘翘板效应。

这种翘翘板效应导致政策效果会边际下降,甚至难以为继。比如说减税降费,这些年来越来越大,在一定阶段、一定时期是必须的,尤其是去年疫情冲击下,更需要减税降费。但它不可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不可能长期降下去。即使是短期的操作,减税降费导致的财政压力非常大,尤其是地方财政减收的压力与债务还本付息压力相互叠加。这就是降成本带来的典型翘翘板效应。

还有降低物流成本,取决于物流企业效率提高,即物流企业自己的成本必须降低,否则,降低物流成本,物流企业可能就有亏损。降低融资成本,如果金融体系效率没有提升,即金融机构自身成本的下降,强制性降低融资成本,风险也会扩大。降低能源成本,比如说降电价,若电力企业提升效率有限,自身成本很高,如果行政性降成本,也会带来能源企业压力甚至亏损。所以,从微观角度降成本,往往产生翘翘板效应,这种效应可能会导致这种政策性降成本形成左右为难的一种局面。

所以,降成本应当要转变一下方向,要从微观的、实体要素的角度去降成本,转向宏观的、从不确定性、从公共风险的这个角度来考虑降成本。只有整个宏观不确定性下降变得更加确定了,公共风险水平下降了,很多成本问题会迎刃而解,经济循环会更顺畅,发展潜力就会更大。

从财政角度来说,更重要的是对冲这种宏观不确定性,降低公共风险来减少企业所面对的各种各样的不确定性和风险。当然,市场领域总是有风险的,但是微观领域的风险和宏观的公共风险是不一样的。

对政府来讲,应该是针对宏观领域的风险,也就是公共风险去发力,而不是从微观领域去保企业。如果公共风险得到有效控制,市场状况自然而然会好转,这样也不会因为政策实施和市场的优胜劣汰功能发生冲突。在保市场主体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对冲了市场机制优胜劣汰的作用,因为要分辨哪些该保哪些不该保很难,说不定在有些情况下就保错了。从微观角度制定政策,与市场机制的作用可能会出现这种冲突,妨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决定性作用,这本身也是一种风险。所以,在防范风险的时候要注意,防范风险过程中可能引发新风险。从这个意义上讲,要更注重从宏观、从总体、从公共的角度去制定和调整政策。

谢谢大家!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