驰援新乡抗洪:受灾村庄的救援与重建

作者 | 《财经》记者 王丽娜 周缦卿   编辑 | 朱弢

2021年07月25日 19:08  

本文3140字,约4分钟

上千支官方、民间的救援队驰援新乡,它们来自全国各地,“现在基本的吃喝物资不愁,高速路口还堵满了运送物资的车,发愁的就是还困在水中的人。”

继郑州暴雨后,新乡告急。

7月17日8时到23日7时,新乡市平均降雨量830毫米,最大降雨量965.5毫米。其中,7月21日新乡市区牧野站两小时降雨267.4毫米,超过郑州7月20日两小时最大262.5毫米的降雨记录。

据河南省新乡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消息,截至7月24日,暴雨已造成全市11个县区116个乡镇受灾,受灾人口171万余人,约占该市人口的四分之一。

受7月22日辉县市降雨和之后上游溢流洪水影响,7月23日凌晨,共渠出现漫堤溢流现象,新乡市凤泉区、牧野区出现河水倒灌,导致部分路段积水严重,深处积水达1米以上。

在新乡市代管的辉县市,至7月22日共有91个村庄进水,村庄积水最深处达1.3米。

多个村庄处在一片汪洋中,他们如何自救和获得救援?

有人被冲走,葡萄被淹,鱼跑了

7月24日9时10分左右,60多岁的村民徐红旗在被救援途中落水,后被大水冲走。

当晚22时,徐红旗的儿子告诉《财经》记者,他的父亲还未找到。他们住在新乡市牧野区寺庄顶村,一度站在房顶上等待救援。

7月21日至22日,新乡遭遇罕见强降雨,随后寺庄顶村遭遇洪水。徐红旗的儿子称,村里的一层房屋基本上都没入水中,7月23日,消防官民、民间公益救援队等救援力量到达,开始陆续转移村民。

7月24日上午,徐红旗和父亲等一家老小坐上救援队的一艘救援艇,途经新寺路时,“皮艇破裂,我爸掉入水中,我一手还抱着一个小的(小孩),就没拽着他”。徐红旗的儿子说。

当天,徐红旗的家人被安置在新乡市区一所小学,但老人一直没找到,令其一家格外着急,“我妈的情绪很不稳定”。徐红旗的儿子有点后悔,早知这样“宁愿不转移出来”。

从寺庄顶村转移出来的另一名村民,家里的水深达1.5米,“电器不行了,有的被冲走。”这名村民说。7月24日17时,他和家人被转移出来,谈及水灾的损失,他说,“不想说了,还问这些,有啥意思。”

7月25日上午,郝博终于回到老家新乡市凤泉区南张门村,把父母接了出来。当天,村子的水已经退去,但村口还有及膝的积水,“前几天村里的水有半米多深,村口的水到胸部,只有直升机和动力救生艇可以进去。”郝博称,因村子地势稍高,南张门村虽身处重灾区,但相对受灾较轻。

郝博告诉《财经》记者,南张门村村民主要以种植葡萄为生,“8月初,葡萄就逐渐成熟,现在全泡坏了。”2016年,当地也曾遭遇强降雨, “那次下了1天,这次下了3天。”

在新乡市西南方向的获嘉县,村民张鸿(化名)告诉《财经》记者,村子里种植的水稻、玉米都被淹了,有村民在水稻田里养的鱼,“跑了,损失惨重”。

7月24日晚上,张鸿称村里的积水基本排完了,但河道和庄稼地的水还正在抽排。张鸿家中最值钱的是30多头母猪和一些仔猪,“大雨一来,我就不停地用水泵往外抽水,因此猪都没事。”

一个村庄的自救与灾后重建

在辉县市城西5公里处,北云门镇后卓水村正在开始灾后重建。7月25日上午,该村支部书记李志超告诉《财经》记者,村子的险情危险目前已基本解除,“现在更重要的是恢复重建”。

7月21日8时至22日6时,辉县市出现区域性特大暴雨,其中两个监测站点降雨量达到400毫米以上,一些乡镇降雨量在300毫米-400毫米,其余乡镇均在160毫米-300毫米,汛情形势严峻。

李志超称,7月18日辉县市开始降雨,该村还东临卫河支流刘店干河,因此从当天起就开始进行防汛准备。洪水最严重时,一名村民被困在果园里。到处找救援队,找不到,“其他有更需要救援的村子,我们就结成二三十米的绳索,把那个村民从水里拉出来。”

7月24日,后卓水村恢复电力供应,此前停电三天,也缺少饮用水。村里的两名企业家向村民们提供了方便面、面包、矿泉水等物资。

后卓水村有3000多人,大部分青壮年外出打工,村里大多是老人和小孩。经过村干部和村民两天来的持续排水,7月24日上午,后卓水村的水终于退去,“之前最严重的地方水深2米多。”当时道路不畅,但情况不算特别紧急,“村子主要依靠自救,把住在老房子的村民,安置到附近邻居家的二层楼上。”

当前村庄的当务之急是灾后重建。这几天,李志超和村里的人忙着抽水、恢复道路,同时安排卫生防疫等工作。李志超称,村子里的主要农作物是玉米,都被淹没在1.5米多深的水里,“水冲倒的就不行了,还有一些没有倒的,我们就抓紧时间排水,希望都救回一些”。

一位村民建有养殖场,有几十头猪被冲跑了,但他现在顾不上平复糟糕的心情,“首要的是清理淤泥”。后卓水村还有20亩果园,“种的苹果已经开始挂果,果子都被冲跑了,树还在。”在这次暴雨中,村民共有几十辆汽车被淹。

因为积水,村里一楼的家具都被水泡坏。7月24日,村民在家中清理淤泥、收拾家具。李志超说,好在,此前政府出资给每户购买了家庭财产保险,房屋遭遇自然灾害、意外遭受损失时,最高理赔金额3000元。

上千支救援力量和自发的热心人

7月24日21时,在新乡市从事应急救援工作的李坤(化名),还在忙着处理救援信息。他告诉《财经》记者,最近每天要接到四五百条救援和应急方面的信息,有上千支官方、民间的救援队驰援新乡,它们来自全国各地,“现在基本的吃喝物资不愁,高速路口还堵满了运送物资的车,发愁的就是还困在水中的人。”

李坤介绍,截至7月24日,新乡市内还有几条马路积水比较严重,受灾较严重的是新乡北部到辉县市之间的乡村,有一些村镇严重被淹,因积水较深,道路还不通畅,有一些村子普通的冲锋舟进不去,只能依靠更专业的水上救援设备。除了一些志愿者,“很多新乡人自发到卫河、牧野湖的河堤装沙袋(挡水)。”

32岁的张政伟老家在新乡市南部,这次受灾并不严重。从7月23日开始,张政伟在家就待不住了,当天新乡市牧野湖倒灌,很多年轻人前去抢险,张政伟也赶过去装沙袋。这几天,看到有人转发需要支援信息,他就和同事、同学过去帮忙,帮助搬运物资、转移被困的人员。

张政伟的父亲也在做志愿者。7月24日下午,卫河新乡段再次出现险情,积水本已减退的新乡市城区北部又出现漫溢。险情发生后,当地迅速组织救援力量、志愿者、热心人士固堤截流。张政伟的父亲开着挖掘机前去帮忙,忙到夜里23时才回家。

张政伟的朋友小侯也没闲着。7月24日10时,小侯的家人就张罗买菜、和面、烙大饼,到16时左右,一家人烙了156张葱油饼。随后,小侯驱车从市区赶往寺庄顶村附近的一个搜救点,把烙饼送给现场搜救的消防官兵。

志愿者何盛(化名)这几天忙着往一线运送物资。7月24日22时,何盛告诉《财经》记者,救援点、安置点的食物、饮水等物资比较充足,一些市民还自发送来家里做的饺子、包子、热汤,但有一些地方缺乏棉被。还有一些村子因为积水较深,正逐步调运冲锋艇等救生设备,陆续转移还困在水中的村民,“有的村民断水断电三天了,救援队到了,还不舍得离开家。”

郝博在接出父母之前,也四处忙着转运物资,还拿出家中的被子送到救援地点,“都是自发的,哪里有需要,就去哪里。”郝博说,前几天卫河新乡段出现险情,为了堵住缺口,一些石头和卡车被填进去,他有一个朋友过去帮忙,“开着装满石头的大卡车,快到堤坝时赶紧跳下车,让卡车冲入水中。”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