熔断十次的CA910航班,何以成病毒突破口?

作者 | 《财经》记者 戚展宁 王静仪    编辑 | 施智梁

2021年07月30日 19:22  

本文2787字,约4分钟

南京累计报告184例本土病例,通报称源于机场保洁人员工作不规范。

南京本轮疫情的传播链已经延长到全国七个省份、十多个城市,包括江苏、安徽、四川、辽宁、广东、湖南、北京。

7月30日上午,南京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举行了第十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通报显示,截至7月29日24时,全市累计报告本土确诊病例184例,其中82例为轻型,94例为普通型,8例为重型,另有本土无症状感染者1例。

南京市疾控中心对病例的基因测序结果显示,52个相关病例的病毒均为Delta毒株,这些病毒的基因序列高度同源,提示是同一个传播链。

继6月深圳机场出现感染后,南京禄口机场再度“失守”,意味着国际航运的防疫压力加大。民航局公开资料显示,本次发现确诊的CA910次航班曾因发现确诊病例被“熔断”10次之多,

《财经》记者向民航局方面求证相关问题,其表示:统一听国家联防联控机制部署。

源自CA910航班

本轮疫情始于南京禄口机场,自7月20日出现首例病例之后,多个病例均为禄口机场的关联人员,后来外扩至全国。

从发布会公开的信息来看,机场的疫情防控漏洞是病毒的突破点。

南京市疾控中心副主任丁洁表示,经过对本次疫情早期报告的保洁员病例进行基因测序,发现他们的基因序列与7月10日由俄罗斯入境的一架CA910航班(上发现)的基因序列一致。

“经过调查发现,这些保洁员工参加CA910航班的保洁工作。工作结束以后,由于防护、洗脱的不规范,可能造成了个别保洁员的感染,继而在保洁员的人群中有扩散传播。”丁洁称,“同时,上述保洁员还负责国内、国际航班的垃圾清运,机场其他工作人员接触了保洁员工,或者被污染的工作环境,导致感染。”

CA910航班此前曾经熔断10次之多。

《财经》记者了解到,7月10日的CA910航班从莫斯科飞往南京,属于中国国际航空公司,机型为波音777-300ER。中国国航公开资料显示,该飞机共有392个座位,机龄有4.8年。

航班管家提供给《财经》的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CA910次航班曾运营41次,从莫斯科出发的有21次,分别飞往兰州、青岛、郑州和南京。其余则是从上述各地飞往北京。

图注:2021年以来CA190的运营情况   来源:航班管家

这趟航班可谓命途多舛。新冠疫情发生以来,CA910航班已经因发现境外输入病例被熔断10次,其中2020年3次、2021年7次,今年7月该航班就被熔断了3次。

根据民航局数据,3月20日CA910航班发现7例新冠肺炎阳性病例,于4月5日开始停运2周。5月29日该航班又发现5例确诊,于6月14日起停运2周。7月10日发现确诊病例7例以后,民航局对CA910航班发出熔断指令,从7月19日起暂停运行2周,8月2日再度暂停运行2周。

CA910原本是从莫斯科飞往北京的航班。2020年3月19日,民航局等部门发布《关于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航班从指定第一入境点入境的公告(第1号)》,决定调整目的地为北京的部分国际航班从指定第一入境点入境。

次日, CA910航班的第一入境点从北京改为天津。此后第一入境点又相继改为石家庄、沈阳、兰州、郑州、南京等城市。这些城市相当于国外旅客进入北京过程中的第一道防线。

按照民航局规定,乘坐目的地为北京的国际客运航班旅客需要在第一入境点实施检疫并办理入境手续,行李清关。检疫符合登机条件的旅客可搭乘原航班入京。

机场防疫承压

新冠疫情在全球的传播起伏不定,作为中国与外界的第一道关口,机场一直是疫情防控的重点,也是风险最高的场所之一。

目前,疫情源头禄口机场已经全面停运。7月23日起,禄口国际机场国内航线已经暂停运营,28日国际航线也暂停运营。

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郑春发在发布会上介绍,城市出入口的把关以及市内的交通管控成为南京防疫重点。

公路方面,25日以来,共查验离宁车辆达41万辆,查验人员超58万人,劝返超15万人,29日江苏临时关闭21个高速公路收费站出入口,包括南京的10个出入口。铁路方面,南京南站、南京火车站共查验27万人,劝返3700人,通过铁路离宁的旅客,截至29日比平时下降超过80%。

南京市防指企业专项组办公室副主任、市工业和信息化局副局长郭玉宁表示,截至29日已摸排出14天内中高风险地区旅居史以及7月10日以来禄口机场经停企业人员11001名。“全市在建工程中摸排中高风险旅居史人员3274名,均已规范进行管理。”

机场在近期多次出现确诊病例,意味着机场运输管控正面临空前的压力。除了南京以外,此前6月10日深圳机场也出现海关职员被感染的情况。

从南非约翰内斯堡飞往深圳的CA868次航班、从莫斯科飞往南京的CA910次航班,都是来自疫情极为严峻的地区。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数据显示,在CA868次航班出发前的一周内,南非平均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达到5959例。而在CA910次出发前的一周内,俄罗斯平均每日新增确诊病例数为24184例。以南非和俄罗斯的人口计算,南非每天有万分之1.02的人口确诊,而俄罗斯则有万分之1.67的人口确诊,都属于疫情非常严重的国家。

在线旅游平台去哪儿提供给《财经》的数据显示,29日平台总咨询量达到日常的3倍,退订量达到日常的4倍,但少于2021年春运。

本次南京禄口机场失守,首先就是个人防护措施的失守。

个人防护的层面,中国民航局今年2月发布的《运输航空公司、机场疫情防控技术指南(第七版)》对机组人员执勤期间的防控措施有明确规定。机组人员佩戴口罩时,“口罩紧贴面部,完全罩住口鼻。佩戴期间和摘口罩时,手不能触摸口罩外面,避免手部污染。口罩被分泌物浸湿或其他污染时,必须立即更换,更换前后均需进行手部清洁消毒。”

对国际航班清洁人员,上述“指南”规定人员应使用医用外科口罩、一次性医用橡胶或丁腈手套、一次性鞋/靴套以及一次性条形帽。

根据南京疾控中心的调查,清洁人员并未规范操作是这次疫情的起源。

机场层面的疫情防控也面临更大的挑战,影响到机场的疫情多大程度会向其他区域扩散。航空咨询公司李及李创始人李瀚明告诉《财经》记者,民航有两个特征,第一是“现在唯一的全国性跨境客运服务提供商”,第二是“唯一一个跨境服务和境内服务在相邻场所进行的交通方式”。“这使得民航的疫情防控工作明显异于其它行业,若在入境人员(包括机组和旅客)及 CIQ(海关、移民局和检验检疫)人员等工作人员的管理和追踪上出现失误,就会酿成病毒从国际入境区逸出到公众区的情况。”李瀚明认为。

根据民航局下发的《运输机场疫情防控技术指南(第七版)》,从事冷链货物操作和转运的地面工作人员需每 7 日进行核酸检测,其他人员的核酸检测频次依照机场当地有关部门相关规定执行。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