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英留学热情不减,担忧疫情三千学生请愿上网课

作者 | 《财经》记者 江玮      编辑 | 郝洲

2021年08月04日 11:21  

本文3743字,约5分钟

2021年秋季入学申请中,申请英国本科课程的中国学生比2020年同期增长17%,也超过了欧盟国家的申请总量

尽管受到新冠疫情的影响,英国依然是中国学生选择海外留学时最受欢迎的目的地之一。

英国大学招生服务中心(UCAS)2021年7月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6月30日提交的今年秋季入学申请中,申请英国本科课程的中国学生持续增长,为28510份,比2020年同期增长17%,也超过了欧盟国家的申请总量。

中国已经成为英国最大的海外留学生来源地。英国驻华大使馆向《财经》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从2020年3月至2021年3月,英国向87611名中国公民发放了学生签证。中国公民依然占据有担保学生签证(sponsored study)的最多份额,为总量的35%。不过因为疫情和全球旅行的限制,这一数字比截至2020年3月前一年的118386减少了将近26%。

学生签证政策相对友好

林雁在本科毕业之初曾想过去美国留学,但等到她真正开始准备出国时,她决定申请英国。虽然作为一名文科生,她所学的专业并非敏感学科,但中美关系的恶化仍让她感到担忧。更重要的是,她发现自己更被英国文化所吸引,而体验一个国家的文化是留学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对有过几年工作经验的她而言,英国的一年制硕士从时间成本上也更有优势。

英国高等教育统计局(HESA)今年1月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赴英留学的学生数量在过去几年持续增长,从2015年到2020年间的涨幅高达56%。

为了吸引更多国际人才,英国于2021年7月恢复了此前被取消的毕业生签证(Graduate Route)。根据这一新政,在英国完成本科及以上学位的国际学生在毕业以后可以有两年的时间在英国工作或者寻找工作机会,博士的签证期限则可达到三年。

英国原有的毕业生工作签证(PSW)在2012年被时任内政大臣特蕾莎·梅宣布取消,由此加大了海外留学生毕业后留在英国工作的难度。在此次新政推出之前,留英工作的国际学生需要申请工作签证,而英国政府对发放工作签证设置了最低工资和名额限制等特定要求。

英国驻华使馆方面对《财经》记者表示,毕业生签证为在英国学习提供了更多便利,也为毕业后想在英国工作的各国毕业生创造了更加公平的环境。“这一新的渠道无需担保,不需要工作录取通知就可获得资格。它没有最低工资的要求,对每年发放的数量也不设上限。”

与美国在10043号总统令下拒签500多名中国理工科学生的签证形势相比,英国的学生签证政策显得更加友好。一名留学机构工作人员对《财经》记者表示,一部分学生因为美国收紧的签证政策转而申请英国,或者英国和美国同时申请。

“总体而言,在所有的签证种类中,中国申请人被拒签的比例都是非常低的……被拒签的申请人通常都是未能提供符合标准的资料。只要申请人提交了所有要求的文件,学生签证被拒的风险是很低的。”英国驻华使馆方面指出。

线上教学请愿

今年3月,吴桐收到了谢菲尔德大学的录取通知。如果没有疫情的反复,她这个夏天大概都会在为出国做准备。但现实却是,整个7月她都在和其他30多位同学忙着向12所英国大学请愿,要求学校给予他们线上、线下双轨制教学的选择权。在和学校的沟通始终没有进展之后,12校联盟的学生于7月28日将联名请愿信发给了英国教育部长,信上有3068个学生签名。

6月中旬,英国每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数量再度破万。一部分学生开始担心去英国留学可能面临的感染风险,最终这些学生组成了12校联盟。12所大学包括谢菲尔德大学、爱丁堡大学、利兹大学、伦敦商学院、伦敦国王学院、伦敦大学学院、华威大学、布里斯托大学、纽卡斯尔大学、南安普顿大学、萨里大学和曼彻斯特大学设计学院。这些学校在是否提供网课选择上表现得模棱两可,或者要求学生在规定时间到学校报到。

但并非所有被录取的同学都愿意加入请愿,持不同意见者认为网课并不能提供留学的最佳体验,他们更愿意前往英国接受面对面的教学。

“请求学校上网课不是一方对另一方的强迫,我们想要的是双轨制,有线下、线上两种选择,希望学校能尊重我们的选择权,可以让我们选择更安全的教学模式。”吴桐对《财经》记者说。尽管她和其他请愿的同学渴望线下教学的学习氛围,但认为“不能以命相搏”。

吴桐的顾虑并非杞人忧天,英国疫情多次出现反复。今年4月和5月,英国每日新增感染数量曾降至一两千,但从6月开始又逐渐攀升,并在7月17日达到53969例。

赵飞是去年九月入学的一名研究生,他先在国内上了几个月的网课,今年3月才到英国。6月12日,他出现发烧的迹象,次日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在看到检测结果显示为阳性时,他的大脑一片空白。但他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接受了这一现实,从亚马逊上下单了血氧仪和制氧机。

因为算是轻症,赵飞在家自我隔离。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他出现了反复发烧、咳嗽、失去嗅觉、腹泻、呼吸困难等症状。最严重的时候,他的血氧饱和度一度低于93%,不得不呼叫了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的急救电话111。

在动身前往英国之前,赵飞对当地疫情有过担忧,但因为不想继续在家上网课,还是决定出发。他无法确定自己在何时何地接触到了感染源,但他并不后悔自己来到英国,“选择来英国就要有这个心理准备”,他对《财经》记者表示。

对于同样感染过新冠病毒的张月来说,比确诊更让人绝望的是回家的计划被彻底打乱。她原本已经订好7月28日回国的机票,最终却只能取消行程。因为回国需要同时提供新冠病毒核酸检测和血清特异IgM抗体的阴性证明,而感染过新冠病毒的人即使在痊愈后一段时间内IgM抗体仍会呈阳性,转阴所需时间因人而异。为了不让家人担心,张月没有告诉他们自己感染新冠病毒的消息,如今无法确定归期让她背负了沉重的心理负担。

到伦敦读研之前,张月在英国另一座城市完成了本科阶段的学习,因此整个疫情期间她都待在英国。她对《财经》记者表示,在英国待的时间久了就会慢慢放松警惕,她觉得自己也许会被感染,但侥幸一直没有,直到德尔塔变异毒株来袭,她未能幸免。

过去一年,张月在伦敦上了一年网课。这段线上教学没有给她留下好的体验,“没有积极性,不会认真听”。在她看来,如果可以选择还是应该选线下课程,若对疫情感到不安就向学校申请推迟入学。然而参与此次请愿的很多学生因为2020年的疫情已经延期过一次,今年无法再次延期。

虽然仍对英国疫情的不确定性感到担心,林雁还是买好了9月出发的机票。她对《财经》记者表示:“疫情总在反复,如果要等到彻底恢复,不知道要等到几年以后了。”至少英国疫苗接种速度让她看到了一些希望。

英国已于7月19日全面取消了因新冠疫情设置的各种限制。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做出解封决定的一个重要考量是因为英国疫苗接种率高。截至7月31日,英国超过4685万人完成了第一针新冠疫苗的接种,占成年人口88.6%的比例;完成两针接种的人数超过3834万,占比72.5%。

独立于签证程序的安全审查

李凡原本希望去美国读一个机械专业的博士学位,但鉴于美国的签证政策,她决定转申英国。像她这样的学生并不在少数。在美国10043号总统令下,“国防七子”院校的毕业生因被认为是与“军民融合战略”有关的人员而被禁止入境。李凡的本科和硕士阶段都在“国防七子”中的一所院校就读,她意识到只要10043号令不撤除,自己被拒签的风险就会很高。

在提交英国大学的申请后,李凡顺利收到了录取通知书,但随通知书而来的还有一个要求,她需要取得学术技术批准系统(ATAS)证书,只有在拿到ATAS证书之后她才能申请英国签证。

ATAS从2007年开始执行,它要求在敏感科目申请硕士以上学位的国际学生和海外研究人员在前往英国之前接受安全审查,这些学科涉及的相关知识可被用于研发先进的常规军事技术(ACMT)、大规模杀伤性武器(WMDs)或运载工具。

申请人需要在英国外交、联邦事务及发展部网站上提交申请,提供学习动机、学习经历、推荐人等资料。来自欧洲经济区、瑞士、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韩国和新加坡的人员则拥有豁免权。

ATAS涉及学科包括化学、物理、数学、信息系统、计算机科学、人工智能、生物科学、遗传学、材料科学、机械工程、航空航天工程、电子工程等。去年10月开始,英国外交、联邦事务及发展部加大了对海外留学生安全审查的范围,涉及网络安全和航空领域专业的审查范围进一步扩大。

5月21日,李凡提交了ATAS证书申请,至今仍未收到答复。ATAS审批通常需要20个工作日,而李凡已经等了两个多月。等待的过程很煎熬,尤其在听说几位同学的申请被拒之后。她对《财经》记者感叹没想到理工科学生去英国也这么难。

但与美国的签证政策不同,英国的ATAS审查是独立于签证程序之外的。“签证申请者只会在未能符合相关签证要求的情况下被拒签。对于需要取得ATAS证书的申请者,只要他们能够提交ATAS证书和其他所有要求提交的材料,就可以拿到签证。”英国驻华使馆表示。

(应受访者要求,本文中林雁、赵飞、张月、李凡、吴桐均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