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源诅咒”之下,山西再度缺席“百强县”

作者 | 叶欣    编辑 | 王洋

2021年08月05日 18:48  

本文1737字,约2分钟

8月4日,由赛迪顾问县域经济研究中心编制的《2021中国县域经济百强研究》正式发布。进入该《研究》榜单的“百强县”,东部地区占65席,中部地区占22席、西部地区占10席,东北地区占3席。在中部6省中,其余5省均有县域上榜,其中,湖南和江西共有4个县域去年GDP突破千亿级别。唯独山西,无一县进入此次榜单。而这种情况,也并非首次发生。

来自赛迪顾问官网的相关资料显示,赛迪顾问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赛迪顾问”)直属于工信部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是中国首家上市的咨询企业。此次基于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内涵,依据新时代县域经济发展特点,从经济实力、发展潜力、富裕程度、绿色水平四个维度进行设置县域经济高质量发展的评价指标体系,最终包括一级指标4个,二级指标8个,三级指标24个。结合定性和定量综合评价方法,对县域经济综合竞争力进行全面解析,其权威性不容置疑。

值得注意的是,从2019年到2021年,在赛迪顾问发布的“百强县”榜单中,山西已连续缺席。除赛迪顾问外,近年来,亦有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中小城市发展战略研究院等多个研究机构每年都在发布“百强县”榜单,虽然发布机构不同,考核评价指标体系不同,造成了入选县市排名不一。但山西的表现同样不尽如人意。

2020年,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的2020全国百强县名单中,山西省同样无一县上榜该“百强县”榜单,值得注意的是,在该榜单中,彼时刚刚撤县设市、由山西省朔州市代管的县级市怀仁市在全国仅排188位,却是山西唯一一个前200强的县域,位列其后的曾是“百强县”榜单常客——一度被作为山西省县域经济排头兵的孝义市。

2019年,《人民日报》、中国中小城市网发布的2019年中国中小城市高质量发展指数研究成果和“2019年度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榜单中,山西也只有孝义市入榜,位列全国综合实力百强县市第78位。

早在十余年前,山西曾是国内发展最快的省份之一,在“百强县”名单中多年并不缺席。早年在“百强县”评选中,山西省的孝义市、高平市、河津市、柳林县等县域均曾位列榜单。尤其是孝义市,曾连续多年上榜。

仔细看这些上榜名单,不难发现,这些曾进入过榜单的县市,均是山西的“资源重镇”,有着相当丰富的矿产资源。其中,孝义素有“三晋宝地”之称,矿产资源尤以煤、铝为最,是中国第一批50个和山西省35个重点产煤地之一,也是国家铝工业的主要开发基地。高平市则是全国闻名的“煤铁之乡”, 境内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尤其是无烟煤分布广、储量大、埋藏浅、易开采。河津市矿产资源同样丰富,已探明的主要矿藏有16种,其中被开发利用的9种,以煤炭资源最多。而柳林县是全国稀缺的4#优质主焦煤生产基地,煤炭是这里的支柱产业,全县储煤面积占国土面积的一半,煤焦产业早已发展为该县的第一大主导产业。

值得注意的是,拥有着各类大型资源型矿脉的山西,在“因煤而兴”的同时,“资源诅咒”也不断出现。“一煤独大”的经济结构,一度令这些曾经的百强县GDP迅猛增加。2012年之前的十年时间,成为煤炭行业快速发展的黄金十年,亦是山西很多县域的“黄金十年”。其后,煤炭价格向下调整,一路调到2015年年底,山西的经济增速也在2015年一度达到了3.1%的历史低点,直到2017年上半年才追平全国经济平均增速。这些依赖资源的百强县因此也受到了明显的影响。

如今,山西虽已经历了煤炭减产量、去产能的转型阵痛,但转型道路仍旧漫长,而资源开采带来的后续影响也仍在持续,在今年7月20日,中央第一生态环境保护督察组向山西反馈督察情况,其中就提及矿产资源开发长期积累环境问题突出。

如今,山西的转型之路仍在继续,这些曾经的“百强县”未来将何去何从,值得关注。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