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后郑州的反思:城市“智能”为何变“无能”

作者 | 陈千凌    编辑 | 朱弢

2021年08月13日 19:33  

本文3340字,约5分钟

智慧城市的着眼点在于“以人为本”,但是在实践中却异化为“以技术为本”,技术工具成为了城市建设的核心角色。

纳西姆·塔勒布在《反脆弱》中有一句振聋发聩的提问:现代化是什么?现代化能否带来脆弱局面的改观?

这一发问,对于反思暴雨之后的郑州正当其时。一场来自极端天气的考验让城市骤然失序,彻底暴露出数字化智能化背后的脆弱性。

7月20日,暴雨侵袭郑州,市内一度断水断电断网,也让这座拥有1200多万人口城市的数字化生活陷入瘫痪。移动支付无法使用、共享单车不能开锁、打车软件打不到车、新能源车无电可充、外卖难以下单。

失去了互联网,人们变得寸步难行。

除了各类数字化的便捷应用,郑州引以为傲的“智慧城市”项目也骤然失灵。2019年郑州便全面启动了“城市大脑”建设,2020年初基础平台搭建已然完成,但水灾之中,除了摄像头等常规应用外,智慧系统并没有什么优秀的表现。

以郑州京广路智慧隧道为例,号称“会思考”“会说话”,既能预警也能救援、既能求助也能精准定位的智慧系统却突然“熄火”。据此次在京广路隧道险情中逃生者事后的描述,人们并没有真正感受到这些系统究竟有什么“智慧”。

郑州的故事并非孤例,随着城市数字化水平的提升,因为突发事件导致整个城市关键基础设施业务中断、城市运转几乎停摆的事件屡见不鲜。如2019年-2020年间,委内瑞拉国家电网干线多次遭受网络攻击,全国大面积停电、经济社会秩序一片混乱。还有2020年,美国纽约由于多个变电站故障导致大面积停电,约4万用户被迫断电,地铁停运、电梯瘫痪、整个城市一片漆黑。日本亦有类似事件,2019年5月的一天,两条铁路突然断电,只因两条虫子爬入内含开关的箱体内,导致26列火车受影响,约1.2万名乘客滞留。

正如纳西姆所言,现代世界的技术性知识在不断增加的同时,也让事态变得更加不可预测。越是接近自然的,可能越有能力应对突如其来的变化;越是人造的,可能更加趋近“脆弱”。

当今世界,技术网络不仅仅是“锦上添花”的插件式应用,更是成为城市运转的基础底座。人们的衣食住行、企业的生产经营、政府的公共管理都要构建在网络之上,一旦基础底座出现问题,那么整个社会都可能会骤然失序。

智慧城市为何“城”效难显

此类事件,再度为当下跑马跃进、势头正盛的智慧城市建设敲响了警钟。2008 年,IBM 公司提出“智慧地球”的概念,点燃了国际城市智慧化建设的热潮,中国亦投身其中。据2020年2月IDC发布的《全球智慧城市支出指南》,2020年中国智慧城市投资市场支出规模将达到266 亿美元,仅次于美国。如今,中国所有的副省级城市、87%的地级以上城市,总计超过500座城市,均已明确提出或正在建设智慧城市。

大数据驱动运行、一切皆可编程、万物均要互联......一系列亮眼的概念让人们对智慧城市寄予厚望,但实践中,除了突发事件导致城市停摆之外,智慧城市项目烂尾、失灵的例子也是频频出现。

2013年起,武汉投入的1.75亿元智慧城市项目,历经几年波折与多方纠纷后最终烂尾。原计划在2015年开始全面运营、投资400亿美元、号称要打造世界级智慧之城的韩国松岛,后来却被评价为“切尔诺贝利式的鬼城”“人类的沙漠”。2020年疫情期间更是暴露了各类智慧系统的真实“智商”,在一些一二线城市,通知下达、防控知识普及居然回到了通讯靠吼、传达靠走的“原始阶段”,疫情上报、人员管控、数据统计仍然依靠人工的纸质报表,前往红会领取物资还需单位介绍信.......

我们不禁要问,智慧城市为何“城”效难显?城市“大脑”为何出现“脑梗”?

抛却管理者的迟顿、技术细节的故障、数据未能共享流通等外在因素,智慧城市的核心问题在于其规划建设正在脱离本源。

虽然在定义和理论上,智慧城市的着眼点在于“以人为本”,但是在实践中却异化为“以技术为本”,技术工具成为了城市建设的核心角色。

究其原因:一方面,中国智慧城市建设脱胎于政务信息化工程,仍然存在以系统建设为主导的思维惯性;另一方面,在现有政绩评价系统之中,技术导向和数量偏好仍为主流,不少城市管理者将智慧城市解读为新一波的形象工程,罔顾现实需求,项目建设唯“高大上”是举,无序开发和滥建各类智慧系统。

理念的偏离,必然导致实践的错位。总的来看,目前的智慧城市建设主要存四方面问题。

一是重视建设,轻视运营。城市建设更多考虑硬件体系的搭建,投资下去了,数据中心建起来了,云计算能力具备了,高大上的智慧平台建起来了,“城市名片”就有了。但却没有考虑到如何维持整个硬件系统高效运转。好比是小区建完了,却没有物业,业主住进去没多久,小区就变得破败不堪了。

武汉智慧城市项目之所以烂尾,核心原因之一就是在购买IT软件、IT集成和云服务上投入了大量的金钱和精力,却对业务规划、集成和运营方面的费用考虑不足,导致设备与需求不匹配,最后只能沦为空中楼阁。

二是重视经济效益,轻民生价值。很多城市建设时往往优先考虑能直接为本地带来经济产出的项目,如招商引资等,但对公众服务却考虑不足。另外,也容易出现“以政府为中心”的情况,城市建设罔顾人民需求、公众感受。如韩国松岛项目之所以失败,就是盲目地堆砌钢筋水泥、搭设光纤网络,不仅远超城市居民的需求程度、生活成本过于昂贵,而且由于缺乏必要的人文关怀,让居民们感觉自己生活在“高科技的监狱”里。

三是重视技术效率,忽视安全防范。相当多城市建设只追求项目尽可能高大上、高科技,但却没有足够的网络安全防御能力、信息保护机制与之相适应,导致数据泄露、隐私侵犯等事件多发,既对公众人身财产生巨大威胁,也对国家安全带来重要挑战。如2018年6月新加坡遭遇黑客网络攻击,150万公民的个人数据和16万人的门诊处方细节遭到窃取,其中包括新加坡总理李显龙的数据。

四是重视智能,忽视智力。上马了大量智能项目,却未能进行信息化人才队伍的建设,工作人员数字素养不足,再贵再好的项目,也是“用不了”“用不好”。

智慧城市下半场:从技术“面子”走向民生“里子”

因此,在经历了粗放式发展的问题暴露之后,智慧城市建设亟需及时反思、回归本源,从技术为中心走向以人为中心,从追求高科技的“面子”,走向聚焦人民获得感的“里子”。需要认识到,城市建设不是政府的短期任务,而是一项真正造福于民的长期工程。

一方面要以人为中心。一是体现在以公众需求为出发点,以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为目标,来进行城市的整体规划、功能设计、项目安排等,为人民提供更加便捷的生活、更加安全的环境。二是要加强民生保障,重点推进关系到人民切身利益、生命财产安全的项目建设,如应急安全体系建设等。

另一方面防范技术失灵。一是要构建开放多元的网络体系,“在我们已经无法摆脱互联网的情况下,最好的办法是让网络能够在极端情况下能够正常运行”,如建设天基互联网、紧急通信临时基站、离线数字支付建设等;并注意保留一些人工、无网络设施,“智慧”并不意味着对“传统”的绝缘、对“人力”的替代。二是要加强长期运营,通过数据、服务、产业的运营来更好发挥技术效用和项目功能,激发长期内生造血能力,避免智能变成无能。三是要加强数字人才队伍建设,提升智慧硬件的应用效率、智慧城市的服务水平。

总而言之,技术对人类生产生活的全方位渗透已无可避免,我们必须要思考的是如何与技术相处。关键正在于以人为中心,让技术更好为人类服务,实现科技创新与人文关怀的互促融合。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20180 衢州Ace
    2个月前
    除了摄像头等常规应用外,智慧系统并没有什么优秀的表现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