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旺季疫情反弹,是对青岛民宿的致命一击

作者 | 马铭徽    编辑 | 金文丰

2021年08月16日 09:56  

本文2646字,约4分钟

对于青岛这种季节性非常强的旅游城市来说,暑期疫情的反弹,给民宿行业带来了致命的打击。

七八月份的青岛,虽是盛暑,但民宿行业却犹如身在“寒冬”,步履维艰。

“这个时候,疫情反弹对于我们民宿行业来讲,真的是个致命打击。”青岛云栖民宿老板刘方言说,“从7月31日开始,民宿一直在处理退单,到现在为止,民宿已经损失了10万元左右。”本来应该热热闹闹一片活力的民宿,现在却是冷冷清清。

今年7月,国内疫情出现了反弹,波及多个城市。疫情导致人们的出行受到限制,为了自身安全,不得不取消早已制定好的外出旅行计划。一时间,飞猪、携程、爱彼迎等各大平台退单量激增,航班列车停运、旅行团退团、预订的酒店退单也成为了当下热点话题,服务性行业受到了不少的损失。

疫情对服务型行业的影响显而易见,对于青岛这个季节性非常强的旅游城市来说,在经历过热闹的五一小长假之后,暑期疫情的反弹,给青岛民宿带来了致命的打击。

季节限定,青岛民宿靠旺季冲业绩

靠海的青岛,气候温和湿润,雨热同季,四季较为分明。“春迟、夏凉、秋爽、冬长”是青岛显著的季节性变化特点。“吹海风、看海鸥、喝啤酒、吃海鲜”是外地游客对青岛最大的印象,也成为了青岛旅游的“夏日限定款”。因此,七八月份的暑期档,是青岛客流量最大、旅游最旺的季节。

青岛云栖民宿

“往年我们民宿在这两个月的收入能够达到50万元左右,入住率可达70%。”刘方言表示。青岛旅游旺季时,客流量十分大,“一房难求”的情况已成常态。

相对于酒店房间量大集中来说,民宿具有个性化、较为分散的灵活特点,受到亲子游、自驾游以及公司团建的青睐,也成为了旅游旺季预订房间的首选。由于大部分的民宿房屋来源都是租房改装,不少商家也瞄准了暑期档旅游旺季加大马力招揽顾客,依靠暑期冲业绩。

拥有4套房的青岛海云居民宿老板李军表示,在往年的旅游旺季时,民宿仅靠七八月份的订单便赚出了一整年的房租,最好的一套房最贵可以卖到6000元/天,在淡季的营业额也可以维持着当月的支出。所以,不少民宿老板都在指着旅游旺季拼业绩。

青岛海云居海景民宿

青岛从每年4月份开始都会进入旅游业的“复苏期”。看樱花、喂海鸥、亲子采摘游等季节较强的旅游项目吸引了不少游客。尤其是在疫情稍缓后,不少市民出现报复性消费,让2020年的小长假黄金周出现了旅游壮景。而2021年五一小长假,青岛游客爆满的盛况更是让民宿老板们重拾信心。

但暑期档疫情反弹,却给所有指望着旅游旺季赚钱的民宿当头一击。“本来在7月中旬时,整个8月份的房间预订都已经排满了,但是现在90%的旅客都选择了退单。”李军说,“原本还指着这两个月赚今年的房租,但是就目前看来,8月份当月的房租都赚不出来。”

同样指望着旺季拼业绩的还有小何民宿。小何民宿负责人表示,“从2019年9月份民宿启用至今,民宿一直都没太赚钱。本想2021年国内疫情形势好转了,能有个好收成,但疫情的反弹又让民宿面临了危机。”

小何民宿

高成本运行,超低价格“此路不通”

民宿本质上就是酒店业,想要发展,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民宿一般都会在景区或者环境优美的地方集中出现。在携程等旅行平台上可以发现,越是热门的景区,附近民宿的房价就越高,因为房东出租房屋时,定的房租就很高。越是风景优美自然生态保护非常好的地方,配套设施越是不完善,想要为房客提供生活便利,就要不断投入资金完善。

随着近年来民宿行业不断兴盛,民宿行业的竞争也日益激烈。为了能够争取到更多的房客,不少民宿在装修上下足了功夫。日韩风、简约风、中式田园风以及各种主题、亲子套房成为了民宿之间抓人眼球的方式。

都市118、汉庭等快捷酒店均走标准化道路。快捷酒店由于客房量大,装修风格统一,可以由设计团队大量采购装修材料,成本较低。但民宿的客房量少,只能走非标准化道路,装修材料需求量少,因此对于装修材料质量要求更高。刘方言表示,自己13间民宿仅装修成本就花费了500万元。

民宿不光要靠地理位置和装修风格吸引顾客,还要依靠服务。由于民宿客房量少,房客对于房间的卫生更加看重。据了解,一个500平的民宿仅一天的保洁费就要300多元。“如果再算上人工费、餐补、损耗以及房租,一天的成本就要1000元。”李军说。

高额的运营成本和同行之间激烈竞争使得民宿的利润非常薄。面对疫情反弹,不少民宿老板也考虑过降价,但微薄的利润也让民宿老板面临降无可降的地步。青岛云栖民宿的价格从1200元/天降到800元/天,海云居民宿从6000元/天下调至3800元/天,其民宿的房价也维持在3000元左右。同样,在美团上,其他中低端民宿的房价也有所下调,但下调的幅度也依旧不大。

一定程度上的降价让利,是目前民宿及时止损的道路。这样的价格已经是民宿老板的底线,像快捷酒店做超低价特惠房,对于民宿来讲无异于“赔本赚吆喝”。超低价格等于赔钱,因此不少老板宁愿空房不租。

疫情反弹,如何自救成为难题

民宿想要赚钱,依靠的还是客流量。目前青岛的民宿虽然纷纷降价,但是没有客人是最大难题。有民宿老板表示,受疫情影响,靠活动来吸引客源不是好时机。外地游客进不来,本地市民消费不了这么大的民宿市场,因此不少老板只能等着疫情过去,迎来下一个旅游黄金期。

等不来客人,但民宿还要运营,不少老板选择用其他产业来补贴民宿。小何民宿通过销售自家的面塑面点来补贴民宿的亏空;三梦季轰趴别墅也曾在2020年疫情期间转型做起了社区团购;不少低端民宿也通过将民宿改造成影舍等方式吸引当地的年轻人前来居住。

2020年的疫情,可以说是对全国民宿业进行了一次洗牌。经过这次洗牌,中国民宿发展报告《2020-2021》中所述现仍在经营的民宿中63.74%为自有/自建,11.64%为集体所有。可以看出自有物业与连锁品牌的民宿在2020年疫情的洗牌中表现出不俗且具有高抗风险的能力。而在青岛的民宿行业中,品牌连锁少之又少,基本上为个体在单打独斗,所以疫情的冲击对于民宿老板的影响尤为明显。

其实,与单打独斗相比,青岛的单体民宿可以选择相对成熟的民宿集群、民宿联盟,一起抱团取暖,更有利于降低环境所带来的风险,进而实现长远发展和经营互鉴,也能够在面对一些不可抗拒的因素时开展更加自如的自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