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富汗政府军为何不战而降?内部腐败不堪,外部全靠美援

作者 | 《财经》记者 王晓枫      编辑 | 郝洲

2021年08月16日 19:19  

本文4980字,约7分钟

塔利班正在努力安抚人心并争取国际社会认可,但他们之前的首次执政经历让各方忌惮,对地区安全的影响也让人担忧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6日,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武装在喀布尔的街道上巡逻。图/澎湃

8月15日,在闪电般的攻势中,阿富汗最后一支安全部队已经消失,塔利班武装占领了该国首都喀布尔,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这是1996年至2001年间,塔利班政权首次统治阿富汗时使用的国号,时隔二十年后,这一国号又恢复了。
 
倒台政府总统阿什拉夫·加尼(Ashraf Ghani)已离开阿富汗,美国也用当年离开越南西贡的方式紧急派遣飞机撤离外交官、侨民和曾经为他们服务的一些阿富汗人。5000名美军士兵已被派往喀布尔以确保当地机场安全并帮助撤离美方人员。五角大楼在15日授权增派1000名士兵。当日晚些时候,大多数外国驻阿使馆关闭或迁往位于机场的军事基地,曾驻有大部分外国人员的喀布尔安全区已经人去楼空。

随着阿富汗政府垮台,塔利班重掌该国控制权,意味着美国在过去20年投入890亿美元组建当地安全部队的努力付之东流,因为就在美军开始撤离后的短短几周内,这支安全部队面对塔利班的猛烈攻势,几乎毫无抵抗。美国国内原本评估阿富汗安全部队至少能够抵挡六个月。
 
目睹塔利班武装人员进入喀布尔的美国官员说,美国军队牢牢控制了美国大使馆和喀布尔国际机场。国务卿布林肯虽然否认这是西贡撤退重演,但也认为这一场面令人心痛,因为阿富汗的陷落发生得比美方预期的要快。

政府军不战而溃

虽然此次撤军是履行前总统特朗普政府与塔利班在2020年2月签署的多哈和平协议,但阿富汗政府垮台的速度之快仍使现任总统拜登受到巨大批评。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共和党成员本·萨塞(Ben Sasse)在一份声明中说:“可耻的、西贡式的对喀布尔的遗弃、对阿富汗妇女的残暴以及对我们盟友的屠杀是特朗普-拜登软弱主义的可预见结果……历史必须清楚,美国军队没有输掉这场战争,特朗普和拜登故意决定输掉这场战争。”
 
虽然一些美国政府官员也承认他们高估了阿富汗军队的能力,但阿富汗政府军的溃不成军反而更加坚定了拜登撤军,因为他认为任何形式的停留都无力挽回局面。五角大楼一些人士也认为,保留少量军队的逐步撤离只会让撤离更加困难。
 
“塔利班此次如此迅速地攻占全国夺取政权完全出乎外界预料。” 复旦大学中东研究中心青年研究员邹志强对《财经》记者分析说,主要原因在于严重依赖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日益缺乏合法性,貌似(在武器和装备方面)占优的阿富汗政府军存在结构性缺陷,更缺乏战斗意志,特别是美国仓促撤军严重打击了其士气。
 
自5月以来,以美国为首的国际部队开始从阿富汗撤军,一直潜伏的塔利班武装发动大规模军事行动,开始与阿富汗部队作战,控制了该国大部分农村地区。他们威胁地方领导人,以便控制阿富汗各区的中心。
 
区是阿富汗的基本行政单位,阿富汗共有421个区,今年4月塔利班控制了其中的73个。但到了8月,塔利班用六天就占领了阿富汗全国九个首府城市,其中大部分集中在北部,这些城市曾经是抵抗塔利班1996年上台的核心地带。塔利班的迅速胜利给阿富汗的政治领导人和安全部队带来了巨大压力,让他们不堪重负。

用五角大楼官员的话说,那就是每当一个省会城市陷落,塔利班就获得一次心理上的胜利。他们还会捡拾或缴获阿富汗国家安全部队的武器和装备,并打开监狱,让释放出来的囚犯加入塔利班。
 
“近期很多地方政府和军队甚至不战而降,使塔利班武装迅速缴获了大量美式武器装备,军事进攻能力自然突飞猛进,阿政府军更加无法抵挡塔利班的进攻。”邹志强说。
 
阿富汗安全部队严重依赖美国和北约的火力和支持,以及数以千计的由美方资助的承包商来维修和维护他们的飞机、装甲车等设备。如今在盟军和承包商撤离情况下,与塔利班作战的阿富汗士兵和警察的微薄薪水根本不够让他们殊死抵抗塔利班的猛烈攻击,所以在塔利班进入首都后,政府军和军警不是逃离,就是脱下制服,试图隐于市井。
 
阿富汗政府官员也曾经尝试努力挽救败局,但徒劳无功。时任外长穆罕默德·哈内夫·阿特马尔(Mohammad Haneef Atmar)曾呼吁,塔利班的攻势违反了其去年与美国达成的协议。他敦促美国和其他国家以武力和制裁来应对。但美国以缄默回应,这就向阿富汗领导人发出明确信息——美国在阿富汗的20年战争已结束,阿富汗政府军必须靠自己夺回这些城市,否则它们将永久属于塔利班。
 
阿富汗政府内部争权夺利,腐败严重,人心不稳,无法一致对外,是溃败另一重要原因。对于全面崩盘,总统加尼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他虽然曾临时抱佛脚求助于军阀及民间武装,同意为支持政府的军阀和武装提供装备,但无法挽回败局。多年来,加尼一直搞小圈子决策,打击政治对手,不断削弱地方传统军阀的势力,以增强阿富汗国民军的影响力,所以这些军阀不会为加尼拼死抵抗,反而与他大谈条件。
 
临时抱佛脚果然没有拯救加尼,无心恋战的军阀也是一败涂地, 8月13日,塔利班宣布,被加尼当作“救星”的75岁老牌军阀伊斯梅尔汗(Ismail Khan)以及他的私人武装,在该国第三大城市赫拉特加入塔利班。阿富汗塔利班发言人称,伊斯梅尔汗受到了塔利班赫拉特省省长等官员们的欢迎,“并获得了安全又有尊严的生活。”
 
不仅如此,加尼政府腐败猖獗,数亿美元的重建和投资资金被窃取或挪用。政府无法满足公民最基本需求,加尼的政令无法延伸到首都喀布尔和其他主要城市之外。过去几个月来政府没有支付许多阿富汗士兵和警察的工资,士兵被派到前线没有足够的食物和水,更不用说武器,这致使很多政府军警不愿为其卖命,他们与塔利班谈条件后得到经济利益,然后选择投降。
 
小布什政府副国务卿阿米蒂奇对此指出,阿富汗政府军的瓦解显示出20年来的国际努力付诸东流。“我可以向你保证,阿富汗政府军曾战斗过,具备战斗能力……但问题是其政府值得它为之战斗吗?” 阿米蒂奇说。
 
“阿富汗政府最大的敌人是自己,垮在了腐败上,我们应当看到,既有70%阿富汗民众对现政府贪腐不满,也有超过70%阿富汗民众对于阿富汗塔利班此前执政模式的畏惧,与其说是受到阿富汗人民的欢迎,不如说是民众厌倦了贪腐和战争。” 北京大学南亚研究中心常务副主任王旭对《财经》记者说。

塔利班政权2.0

兵败如山倒之下,加尼先是撤离总统府来到美国大使馆,然后于15日下午离开阿富汗首都,前往塔吉克斯坦,当地媒体确认了他的抵达。据悉,他目前在阿曼,将于不久后前往美国。加尼在社交媒体上对自己的行为进行辩解,在他看里,因为塔利班已获胜,别无选择,自己只能离开。“如果我留下,无数的同胞就会殉难,喀布尔市也会面临毁灭。”加尼说。
 
对加尼的说法,阿富汗政府官员并不买账,倒台政府国防部长比斯米拉·穆罕默迪(Bismillah Mohammadi)发表推文严厉抨击加尼——“可恶的加尼和他的一伙人,他们把我们的双手绑在背后,出卖了我们的故土。”穆罕默迪不久前陪同加尼巡视喀布尔防务。喀布尔首席和平谈判代表阿卜杜拉·阿卜杜拉(Abdullah Abdullah)也表示,神会追究加尼的责任,阿富汗人民会做出判断。
 
加尼撤离后,塔利班武装人员进入喀布尔的总统府,也宣布阿富汗政府的终结。占领首都的塔利班试图安抚人心,塔利班发言人苏海尔·沙欣(Suhail Shaheen)表示,塔利班寻求和平权力移交,向人民,特别是喀布尔市民保证他们的财产和生命安全无虞,以及执政后将允许女性接受教育,并将保证媒体自由。
 

当地时间2021年8月15日,阿富汗喀布尔,塔利班宣称控制阿富汗总统府。图/澎湃

虽然塔利班已经夺取政权,但目前尚无外国政府明确承认其政权合法性。在邹志强看来,塔利班夺权后面临的首要挑战是获得国内和国际社会各方承认,以及政权合法性问题。从内部来看,虽然还存在不确定性,塔利班已然掌控大局,但仍需稳定人心和各派力量;从外部来看,虽然各方都强调不接受军事强加的结果,但也都不再愿和塔利班直接冲突,都有不同形式的接触,一定范围内获得承认应该可以预期。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8月16日表示,中方注意到,阿富汗塔利班方面表示阿富汗战争已经结束,将协商建立开放包容的伊斯兰政府,并采取负责任行动,确保阿富汗公民和外国驻阿使团的安全。“中方期待这些表态能够落实,确保阿富汗局势实现平稳过渡,遏制各类恐怖主义和犯罪行径,让阿富汗人民能够远离战乱,重建美好家园。”
 
华春莹还表示,中国驻阿富汗使馆仍在正常运作,中国驻阿大使和使馆人员仍然在坚守岗位、履行职责,大部分在阿的中国公民已经在使馆的安排下先期回国。现在还有一些自愿留下的零星人员,中国驻阿使馆同他们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目前他们都是安全的。
 
虽然塔利班试图安抚人心并获得国际社会认可,但他们首次执政时的过往经历仍然让各方忌惮,特别是其对地区安全形势带来的影响更是引发诸多担忧,特别是考虑到阿富汗在其独特的民族、部落和宗派政治分野下,国内安全形势一直就比较糟糕。

王旭认为,需要关注的安全关切包括,一是美国仓促撤军后形成的地区安全动荡风险外溢效应。二是阿富汗塔利班如何处理目前在阿境内的地区和国际暴恐组织问题,能否彻底切断与包括“东伊运”在内的一切恐怖组织划清界限,并予以坚决有效打击,其能力与意愿值得关注。
 
阿富汗局势一直受到中方高度关注,7月28日,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天津会见来华访问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王毅在会面中强调,“东伊运”是被联合国安理会列名的国际恐怖组织,对中国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构成直接威胁。打击“东伊运”是国际社会共同责任。希望阿富汗塔利班同“东伊运”等一切恐怖组织彻底划清界限,予以坚决有效打击,为地区安全稳定及发展合作扫除障碍,发挥积极作用,创造有利条件。
 
关于阿富汗塔利班被指与恐怖组织有关联,今年5月公布的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 1988(2011)号决议所设委员会主席给安全理事会主席的信中有这样的阐述——“阿富汗局势,包括阿富汗内部和平进程的演变,有可能影响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在该国的性质、存在和活动。对塔利班施压、要求其对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采取行动的做法并未奏效。面对确凿证据,塔利班否认存在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和基地组织作战人员,可能阻碍国际社会就这个问题与塔利班进行有意义的讨论。”
 
该文件还指出,“监测组从对话者那里了解到一些塔利班的文件,这些文件涉及对塔利班控制下的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采取的不同做法。第一份是 2020 年 9 月发布的一项 法令,内载关于塔利班保护下外国作战人员的简要指南。法令授权塔利班情报委员会成立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的总体监督、培训和生活福利。法令规定,情报委员会将对外国作战者进行普查,记录他们的个人资料和组织关系,并发放带照片的身份证。外国恐怖主义作战人员不得参与绑架和敲诈勒索,不得擅自旅行或招募,不得与敌人交往,只能悬挂塔利班旗帜。根据这份文件,外国人必须居住在塔利班指定的地区,必须宣誓效忠伊斯兰酋长国。”
 
鉴于这种事实,阿富汗塔利班重新夺取政权已经让巴基斯坦方面就有所担忧,因为阿富汗塔利班的武装割据模式胜利所带来的示范效应已经对巴基斯坦塔利班产生强烈的鼓舞作用,他们已明确提出要效仿阿富汗塔利班,在巴部落区实行独立或高度自治的主张。
 
“阿富汗重新掌权会刺激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发展,阿富汗和周边国家可能面临新一轮极端主义扩散和恐怖主义袭击风险,但也不应高估这一风险。对中国以及‘一带一路’的影响短期内还较为有限,一则塔利班目前还主要专注于取得政权和掌握国内权力;二则中国采取了全方位的安全防范措施,也已经和塔利班直接接触并获得一些承诺,未来仍需观察。”邹志强分析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