赴美留学生机场排千米长队,他们已经等了太久

作者 | 《财经》记者 王静仪 郭宇    编辑 | 施智梁

2021年08月17日 18:56  

本文5111字,约7分钟

放开更多航班成了乘客和航司的诉求,但问题是防疫配套能力能否跟上

编者按:近日一张照片广为流传,显示美国开放留学生入境后,中国留学生在上海浦东机场排队值机去美国,有的航班等待值机和送行的队伍长达千米。

这是一个阶段性的句号,此前一众赴美留学生因新冠肺炎疫情和签证限制,滞留在国内上日夜颠倒的网课。今天我们重新发表原载于《财经》杂志2021年5月20日“汽车与出行 ”栏目的文章,讲述了4月美国宣布松绑中国等部分国家入境限制后,留学生们忙于订票的场景。而今时入8月,他们终于成行,留学生活回到正轨。

“我在国内一直上日夜颠倒的网课,突然看到政策说下学期可以回去,还是比较兴奋。”在美国念大三的留学生范怡宁,自2020年3月底回国上网课至今已有一年有余。

2021年4月26日,美国宣布松绑中国等部分国家入境限制,滞留在华的一众赴美留学生有望在7月后直飞美国返校。

美国国务院宣布,对于过去14天内在中国、伊朗、巴西或南非境内活动、而且学术项目在2021年8月1日或之后开始的学生和学者,如果已经持有F-1或者M-1类的学生签证,无需再经过其他手续,最早在其学术项目开始前的30天前就可以入境美国。此前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从中国无法直接入境美国,必须绕道第三国进行14天隔离。

得知消息后的范怡宁,第一时间购买了北京飞纽约经停香港的航班,8月19日启程,票价一万元出头。

开放签证那天,范怡宁的朋友先订了机票,价格一万。等到自己晚上要订时就变成了两万,“然后我就赶紧换了一个日期,定了个一万的。”范怡宁对《财经》记者回忆,在她买完票的第二天早上,那趟航班票价已经涨到了两万多。

机票价格迅速上涨已是业内共识。一位从事国际机票票务代理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8月份的机票就是上涨的趋势,中美直飞机票已经将近三万元。”2019年的直飞单程机票大约只五六千元,是如今的五分之一。

需求陡增,而供给跟不上,造成了当下中美航线票价高企的局面。

航班管家提供给《财经》记者的数据显示,今年1月-4月中国大陆到美国的直飞航班共119班,其中1月、2月、3月、4月各有33、30、30、26班。而在疫情之前的正常年份,每个月中国大陆到美国都有大约1000班直飞航班,下降幅度高达97%。

跟不上的供给,降不下的票价

从开放签证前到现在的二十多天,范怡宁亲眼见证了自己订的这趟航班从7000多涨到一万多,再到如今的两万多,“还是挺吓人的”。

2021年4月26日,美国调整中国等部分国家入境限制,刺激了留学生返美的需求。范怡宁在当晚顺利买到了返回美国学校的机票,并在一周前重新办理了签证。回顾签证办理流程,范怡宁觉得很顺利,挺方便就通过了。

尽管范怡宁在4月26日当天就开始预定八月份飞往美国的机票,但她还是没能抢到直飞航班。“以我北京-纽约为例,当时看直飞航班只有一班美联航,现在经济舱都已经飙到了三万多。”范怡宁告诉《财经》记者。

最终,范怡宁订了经停香港的机票,花费了一万余元。

机票涨价也得到了上文国际机票票务代理人士的确认:即使是转机飞往美国的特价票,价格也已经一万朝上。

范怡宁表示,自己身边的留学生大概80%此时都在国内,这次差不多也都买票回去了,大家动作都很快。

去哪儿数据显示,4月27日从大陆前往美洲地区的出票量环比26日上涨5倍。

有一班去程就有一班返程,涨价也是双向的。自2020年1月赴美至今的留学生晏周,再次被回国的机票价格劝退。

她告诉《财经》记者,自己以往提前购买返美/返中高峰期上海浦东-美国底特律的机票,大概是6000元,但目前飞往国内的机票从一两万到三四万不等,五月的几条航班机票价格均已超10万元。再考虑到自己的签证两个月后将要过期,晏周决定再忍耐一年,直接等到明年五月毕业再回国。

“欧美国际航空运输市场价格因供需关系出现一定幅度的上涨是正常的。”民航局综合司司长刘鲁颂此前公开表示,根据《民航法》的规定,欧美国家通往中国的国际航线的航空票价主要依靠市场的供需关系来定。

一票难求、票价居高不下的场景,在去年也发生过,不过那时乘客是从美国飞中国,现在则主要是中国飞美国。

“去年4月美国疫情爆发,美国的学校也停课了,正好是春假,所以那时候一部分留学生就直接回中国了。但因为‘五个一’政策,机票都是天价,而且非常难买,不少留学生想回国但不能回。”那是晏周第一次因为难买的机票放弃回国,没想到在美国一待便到了现在。

范怡宁是比较幸运的那个,赶在“五个一”政策实施的前一天搭上了回国的飞机。而这张机票,是她每隔几分钟就刷一次官网,持续刷了一个多星期刷出来的,中间还经历了三次机票取消。

去哪儿国际机票负责人张杨对《财经》记者回忆道,去年五六月,由于“五个一”政策导致中美航班较少,需求量远大于供给。部分小代理人从中牟利,用爬虫技术去官网刷票占座,再通过线下渠道对用户加价卖出。普通旅客很难抢到正常价格的航班,只能从这些人手里购买。

当时,由美国回国的直飞航班商务舱一度被炒到了19万,就算是经济舱也叫价到17万,就这样市场上仍旧是一票难求。

2021年以来,在线旅游社(即OTA)已经能够拿到航司的正常报价,进行国际机票销售。张杨说,2020年11月起,回国旅客需要“双阴检测”;12月,中国驻美大使馆发布“非必要、非紧急、不旅行”通知。由此美中航班及旅客数量逐步降低,供需关系发生了变化,价格逐步降低,直至四月底的新政发布导致票价再次走高。

一年零三个月,中美航班拉锯战

在过去一年零三个月的时间里,中美航班时紧时松,曾一度面临断航的风险。

2020年1月31日,美国国务院将中国内地列为4级(Do not Travel),时任总统特朗普签发行政命令,过去14天内到过中国的外国人将被禁止入境(绿卡,美国公民家属除外)——此后多数中国护照持有者,需要在第三国“洗白”14天,再前往美国。

在短短几天之内,美国航司纷纷主动暂停中美航班之间的航班。不仅仅是因入境政策改变以及疫情导致出行意愿大幅下降,同时,美国三大航的一线工作人员抗议执飞航班具有危险性。在工会的压力下,加之钱不好赚,美国三大航顺水推舟停航。

飞友科技数据显示,2020年1月初中美航线每日航班量约为100班左右,1月31日美方入境禁令发布后,当日航班量下滑至71班,随后断崖式下跌,最少的一天仅有1班。

美国已经单方面停飞,但两国不能断航,这是乘客需求也是政治任务,于是中美航线被中国航空公司垄断。

2020年3月26日,中国民航局发布著名的《12号令》,即“一航一国一线一周一班”(即“五个一”政策),要求以3月12日那周的执行航班为准,国外航司只能保留一条飞往中国内地的航班。

由于3月12日时美国航司已停飞中国,按照“五个一”要求,导致其在此后都无法执飞中美航班,中美之间降至每周4个航班,其中中国国航(601111..SH/00753.HK)执飞北京-洛杉矶,东方航空(600115.SH/00670.HK/NYSE:CEA)执飞上海-洛杉矶,南方航空(600029.SH/01055.HK/NYSE:ZNH)执飞广州-洛杉矶,厦门航空执飞厦门-洛杉矶。

美国航司要求恢复中美航班,但申请迟迟未能得到批复,于是美方以航权对等原则施压。根据中美双方在1980年签署的《中美航权协定》,两国基于对等原则互相开放天空。

2020年6月3日,美国交通部发布禁令,由于没有美国航司可执行中美航班,宣布将于6月16日起禁止所有中国航司运营的商业客机航班飞往美国,中美有断航的风险。

对此,中方迅速响应,于6月4日修改相关政策,达美航空和美联航的四班航线获得中国民航局批准。6月25日,中美两国恢复疫情后的定期商业航班往来。达美航空是第一家,开通西雅图和上海之间的航班,经停韩国首尔。

此后美方亦修改相关禁令,中美双方按照每周各四班的航班数量执行了两个月。

断航风波已渡过,此后中美航班态势向好。2020年8月18日,美国交通部发布公告,宣布中美航班将翻番,从目前的每周八班增加到16班,由中美共六家航空公司平分。

航班管家提供给《财经》记者的数据显示,2021年以来,每个月中国大陆直飞美国的航班量都在30班上下,涉及五条航线,包括上海-纽约、广州-洛杉矶、北京-洛杉矶、厦门-洛杉矶、深圳-洛杉矶等。

尽管当前的航班量比最少时已经增加不少,相较疫情之前的正常年份,只是杯水车薪。2021年1月-4月,中国大陆直飞美国的航班共119班,2019年同期的这一数字是3944班,同比下降高达96.98%。

增加航班,需要考虑的不止是乘客需求

美国希望中国民航局能放开更多航班。

美国运输部负责航空和国际事务的副部长大卫·肖特(David Short)曾公开表示:“美国的航空公司进入中国的航班数量是最多的,但我们对此并不满意,我们与中国的双边协议允许美国航空公司运营更多业务,该协议并没有新冠大流行条款。我们认为,双边协定仍然有效。”

但问题是,放开航班需要考虑的不止是乘客需求,更要看后续防疫配套能力能否跟上。

首先是机场的保障能力。

新华社报道,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每天入境人员大约3000人,超过全国入境旅客总数四成。一架百人规模的入境航班,从落地开启舱门到完成核酸采样和二次测温,需100分钟左右。

这样的效率已是“花大力气”提升后的效果,如果继续增加入境规模,需要机场的保障能力持续优化,但优化空间有限。以一名入境旅客的信息追溯为例,过去需要上海海关三名关员花费至少两小时,如今需一名关员,10分钟完成。

其次是针对机组和乘客的隔离酒店保障能力。

目前美国航司运营的中美直飞航班都经停韩国首尔,这是出于避免机组人员在中国被隔离的考虑。

从美国到中国的飞行时间至少要12小时,如果一口气直飞,美方机组人员势必要在中国下机休息,这一般意味着十四天的集中隔离。达美航空率先想出了“钻空子”的方法:准备两套机组,一套从美国飞韩国,在韩国休息,另一套从韩国飞中国再飞回韩国,期间不下飞机,也不会在中国被隔离。

为了提高效率,美联航上海-旧金山航线一度在2020年10月取消经停韩国首尔,实现真正的中美直飞。但这很快被取消,因为机组对于在华隔离待遇不满。在美国机组人员看来,抵达上海时要等待很长时间,没有工作人员专用通道,此外住宿和餐饮条件有限,和以往存在相当的差距。

有接近美国航司的人士对《财经》记者说,航司飞行部要求解决隔离待遇问题,营销委要求尽快游说加班,内部诉求如何平衡对于航司来说是个难题。

为了运送更多的客人,中美航线普遍采用大型客机执飞,以美联航的上海-旧金山航线为例,其由波音777-300ER执飞,最高载客量可达368人,而南方航空更是派出了世界上载客量最大的客机空客A380,座位数高达506个,用于运营广州-洛杉矶航线。

由于一家公司里,有资格飞宽体机的飞行员就不多。对于航司,人员调度和计划安排就成为了开设更多航班的一大限制性因素。

航班总量本就不大,还时刻面临熔断风险。根据《民航局关于调整国际客运航班熔断措施的通知》,航空公司同一航线航班,入境后核酸检测结果为阳性的旅客人数达到5个的,暂停该公司该航线运行2周;达到10个的,暂停该公司该航线运行4周。

东方航空MU588(纽约-上海)航班刚刚被熔断四周。4月8日,民航局发布指令,由于3月30日该航班上的核酸检测阳性旅客达到10例,触发熔断机制,停止运行四周。

中国民航局披露,“国际定期客运航班预先飞行计划查询”小程序于5月8日正式上线。旅客可通过民航局官网首页进入小程序,旅客在查询界面中输入出发、到达城市等相关检索信息,可查询本航季(2021年3月28日至2021年10月30日)已获批复的全部国际客运航班计划。

在国内待了一年的范怡宁,曾深受美国作息之苦:网课要从晚上十二点上到早上六点。如今她买好了机票,办好了签证,剩下的就等八月底的赴美航班。

她期待着美国时间的美国作息,只希望航班不要再和去年一样意外取消了。

(应受访者要求,晏周为化名;本文原载于2021年5月20日“汽车与出行 ”栏目)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最新评论
  • 188****1918
    2个月前
    不管票价涨到多少,有机会出去就出去吧。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