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华融亏损千亿元,拟引入中信集团、中保投资、中国人寿、信达等战投

作者 | 陈洪杰    编辑 | 袁满

2021年08月19日 09:23  

本文1972字,约3分钟

据接近交易人士分析,在当前经济转型升级和监管趋严等背景下,不良资产管理市场需求大,行业进入景气上升周期,这是此次投资者看重的一个因素。

推迟了将近半年,2021年8月18日晚间,中国华融终于发布了2020年的盈利警告:经初步测算,其2020年度经营业绩预计出现亏损,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亏损预计为1029.03亿元。

处置不良资产的公司成为了高风险公司,需要引入战略投资者来化解。中国华融另一则公告显示,于2021年8月18日,中国华融分别与中信集团、中保投资、中国人寿、中国信达、远洋资本控股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拟通过认购中国华融新发行股份的方式对中国华融进行战略投资。

预计亏损千亿元

2019年度,中国华融归属于股东的净利润为14.24亿元。为何短短的一年时间内,中国华融预计亏损1029.03亿元?

中国华融新闻发言人表示,2020年,随着原董事长赖小民受贿、贪污、重婚案的开庭审理和宣判,中国华融对其任职期间激进经营、无序扩张造成的风险资产持续清理和处置,在此同时,新冠疫情造成的市场冲击,部分客户履约能力下降,当期部分资产质量加速劣变。对此,对风险资产进行了全面审视、评估及减值测试,当期确认了信用减值损失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对经营业绩造成了非常重大的影响。

一是对集中处置存量风险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在2019年海外业务整合基础上,由华融华侨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华融华侨”)在中国华融集团范围内整合分、子公司部分存量资产,进行集中管理处置。中国华融完成了华融华侨股权转让的立项审批,于2020年4月8日发布了潜在出售事项的公告,但至2020年末,该项转让未能按计划实施。华融华侨对集中管理资产进行了全面审视评估,计提了信用减值损失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

二是对当期资产风险审慎评估信用减值损失。2015年至2017年快速增长的收购重组类项目和固定收益类项目于2020年集中到期。资产形成的历史原因和当期市场影响交织,叠加新冠疫情严重冲击和市场“爆雷”事件,客户履约能力受到较大影响,相关资产质量也较前期承压。经全面审视和评估风险,计提了信用减值损失。

三是部分附属公司风险冲击了集团经营业绩。相关金融服务附属公司资管计划底层资产风险加速暴露。资产管理与投资分部中的部分附属公司风险资产劣变。经全面审视和评估风险,此部分子公司计提了信用减值损失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

对于中国华融目前经营状况如何?是否具备可持续经营能力?中国华融新闻发言人表示,目前经营正常,各项业务稳步开展。另外,按既定发展战略持续推进化险瘦身,加快主业转型,加快存量风险攻坚。健全公司治理,强化风险内控机制,增强内生发展动力。

中国华融的未来到期的公司债券一直牵引投资者的心弦。2021年4月7日,中金公司研报统计,华融及子公司境内外存续债券余额合计逾3500亿元。其境内发债主体包括中国华融、华融湘江银行、华融证券、华融金融租赁、华融融德、华融实业等。

中国华融回应称,正密切监测市场流动性状况,严格开展风险监测和控制,与金融机构保持正常稳定资金往来,流动性充足,境内外债券按期兑付,流动性风险可控。

“2021年4月1日至8月18日,中国华融及旗下子公司已如期足额兑付到期境内外债券共94只,金额共计633.44亿元。与此同时,公司目前资金状况良好,对未来到期债券兑付已做出妥善安排和充足准备。”中国华融表示。

引入中信集团、中保投资、中国人寿、信达等战投

2021年8月18日晚,中国华融释放的另外一个重要信号是,正在推进引进战略投资事宜,拟通过发行新股份的方式引入多个投资者对中国华融进行增资,仅涉及资本重组,并无计划进行债务重组。

根据协议,中国华融分别与中信集团、中保投资、中国人寿、中国信达资、远洋资本签署了投资框架协议。上述机构拟通过认购中国华融新发行股份的方式对中国华融进行战略投资。

不过,上述框架协议不属于具有约束力的正式股份认购文件。引进战略投资相关工作正在推进中,有关交易确定后,中国华融将遵照信息披露规则适时公告。据《财经》记者了解,投资者对华融公司的尽调还在进行。

据接近交易人士分析,在当前经济转型升级和监管趋严等背景下,不良资产管理市场需求大,行业进入景气上升周期,应该是这批投资者所看重的。中国华融在不良资产管理领域的行业经验、项目资源、客户资源等方面也已有较多积累。

中国华融的主业是经营处置不良资产,但近年来,发展为了大型金控集团,除了保险之外,其余都有,包含银行、证券、信托、金融租赁、投资、期货、消费金融等。

对于引战后的发展,中国华融称,将立足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功能定位,坚持回归主责主业,加快推进业务转型,服务国家发展战略需要,运用“投资+投行”的手段,大力拓展实质性问题企业重组,积极开展国企主辅业剥离、大型实体企业纾困、城市更新、违约债券收购、破产重整以及高风险中小金融机构风险处置等业务。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