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群竞争中,胶东经济圈如何突围?

作者 | 姜喆    编辑 | 金文丰

2021年08月19日 09:56  

本文2761字,约4分钟

从全国来看,胶东经济圈肩负着促进东中西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扩充北方的城市群力量的重任。

经济的繁荣离不开城市的发展,而经济发达的城市通过产业辐射和资源共享带动毗邻城市的发展,让“城市群”应运而生。

2020年1月,山东省人民政府发布《关于加快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发展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提出“加快胶东经济圈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日照(下称“胶东五市”)一体化发展,构建合作机制完善、要素流动高效、发展活力强劲、辐射作用显著的区域发展共同体。”

当前,长三角、京津冀和粤港澳大湾区经过多年发展,占据前沿科技和优势资源,成为中国经济的重要支撑。成渝经济圈和中三角城市群受益于国内大循环的发展格局迅速崛起,对带动中部城市群形成强大助力。位于京津冀和长三角经济圈之间胶东经济圈,不仅是带动山东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生力军,也肩负着促进东中西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扩充北方城市群力量的重要使命。

“双节点”的区位优势

随着经济一体化和城市之间的互联互通,区域的经济竞争已经逐渐演化为城市群之间的竞争。我国早在2006年发布的“十一五”规划中,就明确提出“把城市群作为推进城镇化的主体形态”;“十三五”规划对于中国城市群的定位再升级,指出要“重点发展包括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成渝在内的19个城市群”;“十四五”规划纲要明确“以中心城市和城市群等经济发展优势区域为重点,增强经济和人口承载能力,带动全国经济效率整体提升”。

从群雄逐鹿到握指成拳,发展的思路逐渐清晰,中国已迎来城市群战略时代。以长三角、京津冀、粤港澳大湾区为代表的经济圈,最早探索一体化发展,以开放实现协同创新,目前已经成为我国开放程度最高、经济活力最强的区域。

“在中国的城市群布局来看,胶东经济圈的区位优势是无与伦比的。”青岛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研究所副所长冷静对笔者介绍,“胶东经济圈是对日韩开放的前沿、海上丝绸之路与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交汇的重要区域,也是沿黄省份对上合组织国家重要出海口,既是国际市场和国内市场的连接点,也是国家战略的连接点,在‘双循环’中的‘双节点’价值,让胶东经济圈具备了独有的开放性。”

从位置看,胶东经济圈既是国内东西南北大循环的“双节点”,也是国内国际双循环的“双节点”,胶东五市具有优越的海洋禀赋,背靠三千里绵延的海岸线,是海洋创新的高地。同时,中国—上合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中韩自由贸易区地方经济合作示范区等多个国家战略在此叠加。

2020年12月,由胶东五市联合编制的《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发展规划》提出胶东经济圈打造“国际海洋创新中心、中国经济新增长极、黄河流域开放门户”的三大战略定位。

当前,胶东经济圈的崛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也存在着一系列挑战。冷静表示,胶东经济圈处于中国区域经济的洼地,北部有京津冀经济圈、南部有长三角经济圈,两大经济圈坐拥国家战略,处于两个较为强势的经济中心之间,如果发展跟不上,可能会沦为二级城市群,成为两大强势城市群的附属城市群。

“胶东经济圈必须要有国家战略的强力支持,才能真正挑起山东发展的龙头。”冷静说。

五市需协同发展

山东半岛城市群的空间布局,划分为三个经济圈。其中省会经济圈包括济南、淄博、泰安、聊城、德州、滨州、东营7个市;鲁南经济圈由临沂、枣庄、济宁、菏泽4个城市组成,新崛起的胶东经济圈有青岛、烟台、威海、潍坊、日照5个市。

比起其他两个经济圈,胶东经济区的经济实力较为雄厚,根据2020年山东统计公报,胶东经济圈实现生产总值31113.4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比上年增长3.5%,对全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41.2%。2021年上半年,胶东五市占据全省GDP的比重超过41%。

胶东经济圈一体化自建设以来,胶东五市着力破除行政壁垒,协商形成突破传统体制的利益共享、责任共担的新机制,在社保待遇、市场监管、城乡建设、智慧城市等多个领域打破了跨地区“壁垒”,构筑一体化和发展的基础。

 8月12日, 青岛胶东国际机场正式转场运营,致力于构建“沟通南北、辐射西部、面向日韩、连接世界”的开放型航线网络布局,胶东经济圈“双节点”的战略位置更加凸显。胶东国际机场处于山东半岛“日照一威海一潍坊”T型结构的中心位置,东邻青岛机场高速公路,南邻胶济铁路,距青岛市政府约60公里,距离潍坊高密市仅30公里。机场启用后,通过释放交通枢纽能力,将进一步密切胶东五市间的联系,促进胶东经济圈融合发展。

虽然五市之间的交通一体化有了实质性进展,不过从产业协同来看,胶东经济圈内部尚有许多发展壁垒亟待打破,胶东五市目前以独立发展为主,各市产业发展仍拘泥于对地方经济的贡献上,缺乏立足产业链和地区整体发展的视角。内部竞争、低水平重复建设、资源浪费等问题比较普遍,制约了胶东经济圈整体产业竞争力的提升。

“行政壁垒和利益藩篱,是制约胶东一体化发展的最大问题,需要从顶层设计突破,进一步梳理胶东经济圈产业集群,在更高层面科学布局产业项目。”冷静对笔者表示,促进胶东经济圈一体化协同发展,需理顺产业发展链条,促进区域内不同城市间产业合理分工和上下游联动,引导各市立足自身比较优势,形成分工合理、特色鲜明、产业聚集的发展路子,防止低水平重复建设、同质化无序竞争,确保实现优势互补、互利共赢。

实现胶东五市协同发展,发挥青岛的龙头作用至关重要,《意见》中明确“青岛发挥龙头带动作用,烟威潍日各扬所长”的基本要求,推动胶东经济圈成为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的强力引擎。在胶东经济圈一体化进程中加快建设国际知名的青岛都市圈,已成为青岛实现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所在和责任担当。

“城市群的发展需要一个或者几个城市起到龙头作用,如果城市之间的实力相当,是形成不了经济圈的。青岛当前有多个国家战略叠加,这是其他胶东四市所不具备的。”冷静表示,推动胶东经济圈内的其他城市与青岛共享上合示范区、山东自贸试验区青岛片区、临空经济区等战略叠加政策红利,打造胶东经济圈链接世界的“双招双引”和对外推介平台,促进平台的开放协作,打造胶东经济圈的总体产业竞争力,才能获得“1+1+1+1+1>5”的倍增效应。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