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起蓝山科技,42家企业上市被迫暂停

作者 | 《财经》记者 张欣培 王颖   编辑 | 陆玲

2021年08月25日 19:05  

本文3227字,约5分钟

蓝山科技被立案调查的影响持续发酵。4家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近60家企业IPO、再融资、并购等项目被迫中止。在这场风波中,中介机构们是否能独善其身?

42家拟IPO企业正在遭遇一场无妄之灾。因相关中介机构被立案调查,这些企业的上市申请也被迫按下了暂停键。

根据IPO审核规则相关规定,发行人需要更换保荐人或证券服务机构的,更换后的保荐人或证券服务机构应当自中止审核之日起三个月内完成尽职调查,重新出具相关文件,并对原保荐人或证券服务机构出具的文件进行复核,出具复核意见。

无需更换保荐人或证券服务机构的,保荐人或证券服务机构应当及时向交易所出具复核报告。在规定时限内完成上述事项后,经交易所审核确认,将恢复对发行人的发行上市审核。

上市进程的暂停对于任何一家拟IPO企业来说都是一种极大损失。而这一切或起源于新三板企业蓝山科技。去年底,蓝山科技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立案调查通知书。蓝山科技的4家中介机构分别是华龙证券、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下称“中兴财光华”)、北京天元律师事务所(下称“天元律所”)以及开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下称“开元资产评估”)。

目前,蓝山科技业务已处于停顿状态,其股票也已经于5月6日停牌,存在较大终止挂牌的风险。证监会的调查仍在进行之中,尚未有结论。

蓝山科技曾是新三板的一家明星企业,但仅用半年时间就跌下神坛。各种问题的出现早已埋下了祸根。外界更关注的是,整个事件中,负责督导、审计、评估等的中介机构们是否有责任?有投行人士直言,蓝山科技属于明显的财务造假,任何中介机构都难逃责任。不过,目前监管层尚未有结论。 

华龙证券难辞其咎?

华龙证券与蓝山科技的合作起源于2014年。华龙证券是蓝山科技挂牌新三板的主办券商。随后,华龙证券也成为了其督导券商,这种合作一直持续至今。

华龙证券多年来发布的公告十分有限。根据Wind数据统计,华龙证券作为蓝山科技主办券商和督导券商提供的有关公告共有17个,其中,风险提示报告有13个,而有9个公告发布是在今年,主要提示内容均为实际控制人、公司以及子公司被限制高消费等。

而对于曾经备受争议的问题与风险,华龙证券则从未发过风险提示报告。

去年9月29日至12月2日,蓝山科技的股价从高点的5.19元/股跌至0.28元/股。蓝山科技也曾公告,公司银行账户已冻结,大部分员工已离职,无法拟定保障日常运营措施。一位多年从事新三板业务的券商人士告诉《财经》记者,“这些情况都是可以发布风险提示公告的。”但是华龙证券对这些问题从未发布过公告。

直到2020年11月27日,蓝山科技被立案调查的当天,华龙证券才发布了相关风险提示报告。此前,从未发过任何风险提示报告。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12日,华龙证券退出了蓝山科技的做市报价服务。

“当券商不看好企业、企业出现风险事项、券商自身战略收缩等原因都会导致券商退出做市服务。”一家券商新三板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

华龙证券作为一家地方型中小券商,也曾在新三板市场发力。新三板推出以来,华龙证券作为主办券商推荐挂牌的企业数量是52家。

Wind数据显示,2016年,华龙证券作为主办券商推荐挂牌的企业数量达到了24家,这也成为了其仅有的高光时刻。随后每年推荐挂牌数量减少。到2019年,推荐挂牌企业的数量仅剩1家。此后,再未有推荐企业挂牌。

华龙证券于2001年5月在甘肃兰州成立,是甘肃省内唯一一家券商。华龙证券自身也曾于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不过,两年后,华龙证券就从全国股转系统摘牌。

2017年11月,华龙证券向甘肃证监局报送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辅导备案材料并获受理。2018年8月,华龙证券在新三板终止挂牌。根据甘肃证监局披露,中信证券一直在为华龙证券上市做辅导工作。

根据年报披露,2020年华龙证券实现营业收入19.17亿元,较2019年减少7.61%。实现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5.01亿元,较2019年增长1.96%。截至2020年末,公司资产总额 291.35 亿元,净资产 151.19 亿元。

在华龙证券的业务结构中,传统业务收入仍然占据很大比例。在19.17亿元的主营业收入中,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7.43亿元,利息净收入5.59亿元,投资收益为5.52亿元。

在投行收入方面,2020年,华龙证券投行收入为1.27亿元,在全行业排名第72位。承销与保荐业务收入1.01亿元,排名第72位。2020年完成了23 只债券的发行,新三板督导企业 68 家。

在IPO方面,Wind数据显示,2020年以来,华龙证券共保荐承销了4个项目。不过,其中科创板项目武汉珈创生物技术股份最终并未通过审核。

华龙证券在蓝山科技事件中是否承担责任,以及责任有多大,都要等监管层最终的调查结果。“被立案调查的事项发生时,主办券商对此有没有核查与发表意见的责任来判断。”上述新三板人士表示。

天元律所牵连项目最多

除华龙证券,其他三家中介结构也深陷争议中,分别是中兴财光华、天元律所、开元资产评估。

它们分别是蓝山科技在精选层挂牌时聘请的保荐机构、会计师事务所、律所。开元资产评估曾给蓝山科技出过《资产评估报告》。

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在中止审核的项目中,受天元律所牵连的项目最多,20单IPO项目,11单再融资项目,3单并购项目,3单可转债项目;受华龙证券牵连的IPO、并购项目各1单,再融资2单;受中兴财光华牵连的IPO项目2单,再融资2单;受开元资产评估牵连的IPO项目有19单。

“开元律所的资本市场业务很厉害,总体风评不错。前几年基本都在第一梯队,这两三年的排名下滑了不少。”有律师对《财经》记者表示。

根据梧桐数据中心统计,A股2020年度IPO律所排名中,天元律所排名第八,业务单数为14单;2021年上半年IPO律所排名中,天元律所排名第九,业务单数为10单。

另有律师向《财经》记者透露,“据我所知,天元律所还是不错的,我理解这次事件对天元影响不大,他们提交各项目复查报告之后应该就能够恢复审核了。”

《财经》记者查询天元律所的过往历史发现,天元律所作为九好集团与鞍重股份重组事项的法律顾问,因未勤勉尽责,出具的《法律意见》等文件存在虚假记载及重大遗漏,于2017年被证监会行政处罚,没收业务收入150万元,并处以750万元罚款。

相较于天元律所,中兴财光华的市场占有率及口碑较为一般。

“规模不大,在百强中排名50名外,口碑一般般。”国内大型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向《财经》记者表示。

根据梧桐数据中心统计,A股2020年度IPO会计师事务所排名中,中兴财光华排名第22位,业务单数为2单;2021年上半年IPO会计师事务所排名中,中兴财光华并未进入前20名的榜单。

中国注册会计师协会发布的《2020年度会计师事务所综合评价百家排名信息》显示,中兴财光华排名15名,2020年事务所本身业务收入为12.5亿元,有注册会计师969人,分所36家。

 “我们查了中兴财光华的好几个项目,都是新三板项目,执业质量不太好。可能因为查他们的都是新三板项目,新三板项目普遍比较一般。”地方监管机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财经》记者查询中兴财光华的过往历史发现,其曾因为新绿股份出具的2015年审计报告存在虚假记载,被证监会责令改正,没收审计业务收入25万元,并处以25万元罚款。

面对中介被调查这样的“飞来横祸“,相关上市公司是选择另聘中介机构,还是继续等待调查结果? 

“以前一般会换,现在都是等一等了。如果不是签字人员被调查,只要做个复核就行,时间不长,一个月左右,主要是要复核相关意见发表是否没有问题。”有投行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对新项目承揽可能会有影响,至于老项目,大家应该不至于为了这么短的时间去更换机构。”前述律师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