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关节“国采”来袭,医保局出手,实时监控企业库存

作者 | 辛颖 凌馨   编辑 | 王小

2021年08月27日 18:40  

本文2568字,约4分钟

脊柱集采已在路上,人工关节集采将划出质量门槛。

图/国家组织人工关节集中带量采购企业培训会 辛颖摄

在国家医保局推动下,一个医用耗材登记系统即将上线。

按要求,企业要实时向国家组织联采办报送中选人工关节的库存数量、供应量流向、医疗机构入库数量等信息。

这是《财经》记者从2021年8月26日举行的国家组织人工关节集中带量采购企业培训会中获悉。全国46家人工关节生产企业参与此次在天津的培训会。

这一医用耗材登记系统,最先上线的将是人工关节类。初次置换人工全髋关节(下称“髋关节”)和初次置换人工全膝关节(下称“膝关节”)将在9月14日正式集采招标,11月初向医院发布落地文件,2022年初开始执行。这意味着人工关节类将面临大幅降价。

图/系统流程示意图
数据来源/国家组织人工关节集中带量采购企业培训会 

“这个系统很早就在筹备,目前只考虑在耗材领域做。此前药品的生产、产能由工信部统计,不良反应由药监部门监测,但高值耗材的数据体系比较欠缺,希望能够借集采的机会做起来。”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记者分析。

新系统还将统计人工关节的翻修率、不良反应等数据。国家医保局不仅会将数据提供给医院,供他们选择产品时参考,还有可能将此作为两年后集采时的一个质量“门槛”。

《财经》记者获悉,下一步国家高值耗材集采将在骨科脊柱领域展开。

为超量订单做准备

上述培训会开始前两小时,就有企业陆续进场,每家企业有6个名额,市场准入、招标、销售、后勤,各种岗位的人员都有。三天前,他们刚刚拿到长达380页的采购文件,到了现场彼此还在讨论着规则。

此次人工关节集采,采购量是公立医院上报需求量的90%,是历次国家集采中占比最高的一次。首年集采的采购量,髋关节产品系统约30.6万个,膝关节产品系统约23.2万个,共计约53.8万个。

不过,这比业界预估的总数要少很多,是否出现了医院少报量的情况?

一位天津医药采购中心负责人解释,业界预估的数据是以2019年的使用量为基础,按每年12%的市场增速测算的。但医院是根据2020年实际使用量上报的,因为新冠疫情,医院大概有四个月没怎么做手术,所以比预估少。

“如果2022年疫情控制的好,实际的需求量有可能会达到100万,比现在的需求量翻一倍。”上述天津采购中心负责人预测。

按规则,在采购周期内,超出协议采购量的部分,中选企业仍需按中选价格进行供应。

为应对变数,此次竞标所有企业都要申报在中国市场的最大产能。在上述培训会中,因中途弃标被罚9个月不得参加国家集采的华北制药,多次被提及,上述天津采购中心负责人提醒企业理性报价、评估产能,并强调弃标等违规行为的处罚措施。

此次企业被分成两组,按采购量从多到少排序,累计占总采购量85%所涵盖的企业,承诺能够满足全国市场需求,才能够进入A组,剩下的企业进入B组。

各品种的头部企业约8家—10家都进入A组,并且承诺有超采购量的生产能力。

“这样能避免一些小企业报出超低价,反而把大企业挤掉,但在后续的供应中无法承担扩产能压力的情况。”一位医药行业分析师说。

采购后企业的生产量变化不会太大,尤其是A组,大企业就淘汰一家,剩下份额平均到每一家其实没多少,一位参会的企业招标负责人分析,况且,“每家企业的生产量都是有富余的,不会卖多少就产多少”。

按规则,如果中选企业出现缺货,无法履约,医院可以选择其他中选产品,但因此产生的额外支出将由“违约”企业承担。

此次集采有一个变化,就是在细分品类上,医院的采购量与以往不同。此前价格最高的陶瓷-陶瓷类髋关节,用量最高,但是这次报量反而是价格中等的陶瓷-聚乙烯类髋关节成为主要需求。

图/人工关节集采首年采购需求量和意向采购量
数据来源/国家组织人工关节集中带量采购企业培训会

上述天津采购中心负责人向《财经》记者解释,“国际上普遍是适用陶瓷-聚乙烯类的髋关节更多,陶瓷-陶瓷类因为会发出声音,有一些不方便。原来适用的特别多,是有回扣多的因素在里面,现在没有回扣空间了,就恢复正常数据。”

如何制定报价策略?

“如果不中标,我们就准备关门。”一家进入B组的人工关节企业无奈地笑说,“现在最着急的就是考虑如何定价”。

分配在A组和B组企业的状态明显不同。A组只会淘汰一两家,而B组淘汰率较高。如膝关节B组,共有34家企业,将淘汰10家之多。

“这次采购规则告诉我们,宁做凤尾、不做鸡头。”另一家参会企业人士感叹。

A组的淘汰率虽然低,但压力并不小,没有人想成为唯一被剔除市场的巨头。“一家跨国企业此前已经释放过信号,反正拿出来降价的是相对旧的产品,报价可以比国内企业更低。”一位跨国耗材企业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此次集采限定了最高报价。如膝关节最高有效申报价为19000元,也就是陶瓷-陶瓷类髋关节申报价可为19000元,而陶瓷-聚乙烯类髋关节为18000元,合金-聚乙烯类髋关节只能是16000元。

“这个价格虽然摆在那,但是大家都知道没啥意义。”在上述培训会的现场讨论是,最终价格不可能超过1万元,3千—5千元差不多,也不排除会低于3千元,但不可能会像心脏支架那样降到700多元。

“彼此的成本价都清楚,就是算好成本价,然后往上加,具体加多少,就看企业自己了。肯定是不能低于成本价,否则会受到倾销的惩罚。”上述天津采购中心负责人也直言。

一位曾在多家国际骨科器械企业工作多年的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经销商的毛利,之前也和厂家差不多,60%到70%之间”。他的期待是,产品降价75%左右,把最大影响留在渠道端,让企业仍能保有相对合理的利润。

此前,骨科关节已在安徽、山东等地进行地方集采试点。安徽省关节类平均降幅达82%;江苏省2019年髋关节类集采平均降幅达47%,2020年膝关节平均降幅达67.3%;山东省七市联盟关节类产品平均降幅86%,其中某置换人工髋关节,由原来9.2万元直降至4133元。

还有20天,留给企业确定最终报价。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