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月两起安全事件,华夏航空怎么了?

作者 | 《财经》记者 王静仪 郭宇   编辑 | 施智梁

2021年08月30日 19:00  

本文4067字,约6分钟

业内分析,飞机冲出跑道主要有天气、飞机、飞行员失误三大原因。

8月29日,华夏航空机号为B-3250的庞巴迪CRJ-900型飞机执行G54394航班(新疆库尔勒至阿克苏航班),18点14分着陆过程中滑出跑道。

据新疆机场集团消息,该机机组成员9人,旅客64人(成人59人,儿童5人),撤离过程中,4名旅客有轻微擦伤。事发后,阿克苏机场跑道短时间关闭,20点50分将该飞机拖离出事发区域,21点30分机场恢复正常运行。

资深机长陈建国对《财经》记者分析道,造成飞机冲出跑道的原因主要有三:一是天气原因,指着陆跑道有顺风、风切变、乱流,跑道积冰、积水、积橡胶等影响飞机轮胎和跑道道面摩擦系数的因素;二是飞机原因,如果飞机系统失效,比如影响到刹车、发推、减速板失效或者不能达到最大效能,飞机减速性能变差,就会有冲出跑道的可能;三是飞行员失误,比如未能扎实接地造成飞机滑水等,飞行员失误是通常飞机冲出跑道的主要原因。

根据民航局发布的事故征候行业标准,《财经》记者研究发现,这起事故符合20条严重事故征候条款中的第15条的描述,即起飞或着陆中,冲出、偏出跑道或跑道外接地,很可能被定性为严重事故征候。

华夏航空总部位于重庆,是中国大陆唯一专门从事支线航空客货运输的航空公司,主要服务中小城市的短距离航线。

8月30日,华夏航空(002928.SZ)股价开盘即跌停,截至当日收盘,报收于10.41元/股,跌10.03%。

华夏航空方面对《财经》记者回复道,目前尚在了解情况,了解清楚准确的情况之后会发布官方通告。

民航新疆管理局8月30日下午发文表示高度重视,连夜派出工作组赶赴阿克苏机场开展事件调查。后续,将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进行处理。

事发前机场曾提醒“跑道湿滑”   

事故现场图片显示,飞机已完全冲出预制地面,停放处为沙石地面,中部翼上的紧急疏散舱门打开,飞机整体完整,没有着火等情况。

值得一提的是,事发前阿克苏机场曾在8月29日17时11分发布天气预报:当天17时40分至19时将出现雷暴天气,期间伴有小阵雨,短时扬沙、能见度最低2-3公里。天气预报提醒:“关注低空风切变、颠簸对飞行的影响”“关注跑道湿滑”——18点14分华夏航空G54394航班在着陆过程中滑出跑道。

“如果当时阿克苏机场在下雨的话,可能形成一种特殊的现象:水滑。”航空数据分析公司李及李创始人李瀚明对《财经》记者表示。水滑指轮胎在积水路面上滚动时,由于对积水层进行排挤产生的动升力与垂直向下的压力平衡,轮胎失去与路面间的接触而漂浮在水膜上的现象。“由于轮胎漂浮在水膜上,轮胎失去了和地面的摩擦力,此时安全性降低,确实更容易发生危险。”

此次事故是否与跑道湿滑有关,仍需进一步调查。截至发稿,机场和航司等暂未公布事故具体情况。

飞行员的操作可能也是原因之一。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CRJ900机长向《财经》记者推测,当事飞行员可能没有正确使用推力反向器,“推力反向器相当于让飞机引擎将风从后往前吹,可以起到为飞机减速的效果。在湿滑的跑道上由于摩擦力降低,起落架上的刹车系统可能无法让飞机在规定的距离内停下来,这时就需要推力反向器提供额外的减速效果。但是,推力反向器当时有没有开启,需要等待民航局的调查报告才能从黑匣子中确认。”

陈建国对《财经》记者表示,飞行员失误是通常飞机冲出跑道的主要原因,包括:在跑道积水、积雪、积冰或飞机系统失效时未计算实际飞机着陆性能;进近速度过大、高度高、姿态不稳定等不稳定进近;接地点超出接地区;对飞机偏差修正影响接地,或接地后修正偏差影响刹车使用;未及时使用减速板;未及时使用刹车或不正确解除自动刹车;未能扎实接地造成飞机滑水;机组失去对飞机的操纵和监控;在出现异常时未能及时复飞等。

“这起事件的严重性在于,跑道以外的地方的地面的各项条件无法预测,”李瀚明解释道,跑道外面可能是一条沟或者一堵墙,栽沟撞墙都有可能。在这次事件中,假如跑道外面的地面由于下雨而变成泥地,飞机可能会因为前轮陷入泥地带来的受力不均匀翻滚。这样的情况下,机身断裂、油箱燃油起火等最坏的事情都有可能发生。

一旦冲出跑道,可能导致严重后果,轻则轮胎爆胎、起落架轮胎陷入机场草坪泥土、机体轻微刮伤等,重则起落架折断机体断裂、漏油起火乃至爆炸等,极容易造成严重伤亡事件。

华夏航空近2月内发生2起不安全事件  

华夏航空在7月也发生过一起不安全事件。

《财经》记者看到的一份民航华北局8月16日对近期不安全事件的内部通报显示,7月5日CRJ900执行延安-武汉航班,机组误将跑道边线识别为中心线起飞,造成五个灯损坏(三个跑道边灯、两个滑行道边灯),飞机左主轮扎伤,后续在武汉安全落地,被定性为严重事故征候。

事故征候(civil aircraft incident)指在航空器运行阶段或在机场活动区内发生的与航空器有关的,不构成事故但影响或可能影响安全的事件。按照严重等级和发生区域不同,可以分为飞行中和机场地面两类。严重程度分为严重、一般和通用。

严重事故征候在民航业内并不多见。交通运输部发布的民航行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0年全年共发生运输航空征候440起,同比下降22.8%,其中运输航空严重征候4起,同比下降66.7%。

该起不安全事件在当时没有公开信息发布。7月8日,一则关于华夏航空“7月5日在延安发生不安全事件”的消息,率先在华夏航空股吧传播开来。

该传闻导致资本市场闻风而动。7月12日、13日,华夏航空股价连续两日放量跌停。不过7月13日盘后,华夏航空发布公告称,公司近期经营情况及内外部经营环境没有发生重大变化。

《财经》记者从航班管家获得的数据显示,华夏航空每日执行的航班量从7月8日开始明显降低,并且没有恢复到以往正常水平。从以往的日均250-290架,减少接近30%,目前维持在200架上下的水平,8月29日的日航班量为207架。

《财经》记者查阅了华夏航空上市三年以来的财报,未发现此前有严重事故征候的记录。2019年华夏航空表示,公司实现航空运输安全运行,无事故征候、事故等不安全事件。2020年其表示,实现航空运输安全运行,未发生责任原因事故征候及以上等级的不安全事件。

截至2021年6月底,华夏航空机队规模55架,航线网络覆盖支线航点91个,占全国支线航点的46%;在飞航线148条,其中国内航线147条,国际航线1条。公开信息显示,CRJ900系列国内目前仅华夏航空运营,公司目前共55架飞机,其中CRJ900系列有38架,平均机龄为5.69年。CRJ900系列和ARJ21系列共计41架飞机,是华夏航空培育市场的主力机型。

《财经》记者从2021年7月民航局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全行业共完成运输航空飞行503.0万小时,同比增长44.5%;通用航空飞行52.6万小时,同比增长50.3%;未发生运输航空事故,行业安全生产继续保持总体平稳态势。截至6月底,全国运输航空持续安全飞行130个月、9448万小时。

华夏航空商业模式独特,被机构看多      

尽管8月30日华夏航空股价跌停,但此前优秀的半年报为其带来了多家机构的唱多表态。

8月27日,华夏航空发布的2021年半年报显示,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23.29亿元,同比增长17.41%;归属母公司普通股东净利润为1165.96万元,同比上涨41.71%。

华夏航空表示,营收增长主要受大环境影响。2021年上半年,民航旅客运输量24536.2万人,同比增长66.4%,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76.25%;国内航线旅客周转量3624.9亿人公里,同比增长51.4%,恢复到2019年同期的63.43%。

得益于独特的商业模式,华夏航空在一众亏损的航空公司中表现出众。华夏航空深耕中小城市,支线、独飞航线众多,与各地方政府的合作确保其收入的稳定,不单纯依赖售票收入,政府运力购买模式收入占收入约三成,成为其护城河。

财报显示,2021年上半年,华夏航空以航线补贴为主的其他收益为1.79亿元,占利润总额比例950.43%。

航线补贴,是相关政府部门激励航空公司增加运力、开拓更多航线的重要手段。通过增加航线,可以实现带动当地的经济、旅游业发展等目的。主要布局在国内三四线城市的华夏航空是航线补贴下的受益者。

不止今年上半年,以航线补贴为主的其他收益一直为华夏航空贡献了可观的利润。2020年,华夏航空其他收益为6.01亿元,占利润总额的102.39%,2019年,华夏航空其他收益5.52亿元,占利润总额的103.76%。

截至2021年上半年底,华夏航空总负债为126亿元,较2020年底增长了66.5%。其中,租赁负债为61.58亿,财报中解释称,负债增加是受公司执行新租赁准则影响。

对于华夏航空2021年上半年的财报业绩,华泰证券、中信证券、中金公司等多家机构持以正面态度。华泰证券维持“买入”,表示本轮本土疫情正逐步得到控制,航空需求或将迎来反弹,持续看好公司在支线市场逐步形成的核心竞争力。

不过安全运行一向是民航领域的重中之重。每个月民航局都召开民航安全运行形势分析会。最新一次关于安全运行的进展发生在8月25日,民航局召开新安全生产法宣贯电视电话会议,要求把新安全生产法宣贯作为抓好当前安全工作的一项重要举措,民航疫情防控与安全工作“两手抓、两手都要硬”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都将是常态化要求。

华夏航空在此前的年报中也坦言,任何重大飞行事故或飞行事故征候都可能使航空公司遭受声誉下降、流失客户,降低公众对本公司的信任度;同时航空公司亦面临严重资产损失, 需要承担包括旅客的索赔、受损飞机的修理费用或更换成本。一旦发生安全事故,不仅公司品牌声誉、经营业绩和未来发展会受到影响,公司亦可能因已投保额不足以完全弥补相关赔偿责任与修理费用而蒙受损失。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