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融如何巨亏千亿,重生路在何方

作者 | 唐郡    编辑 | 袁满

2021年08月30日 21:45  

本文3800字,约5分钟

经2020年大幅提资产减值损失后,到2021年6月末,华融公司资本充足率6.32%,仍低于监管要求。除了此前披露的中信集团等五家潜在战略投资者,华融可能引入更多投资者以补充资本。

8月29日晚间,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华融”,2799.HK)迟到四个多月的年报终于出炉。年报显示,中国华融2020年实现收入760.08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29.03亿元,录得上市以来最大亏损。

“由于原党委书记、董事长赖小民激进经营、无序扩张导致公司严重偏离主责主业,2020年,公司全面审视评价经营资产风险,确认信用减值损失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对经营业绩造成了重大影响,这是公司发展史上永远要汲取的惨痛教训。”公司董事长王占峰在致辞中写道。

《财经》记者了解到,2015年至2017年之间,中国华融激进扩张,高价收包,一度扰乱了不良资产行业市场价格。中国华融副总裁王文杰表示,公司巨亏主要是因为计提了1077.55亿元的信用减值损失和其他资产减值损失。亏损来源主要包括三方面,一是对集中处置存量风险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后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二是对当期资产风险审慎评估信用减值损失,三是部分附属公司风险冲击了集团经营业绩。

据王文杰介绍,从2019年开始,中国华融将境外子公司资产整合进子公司华融华侨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华融华侨”),后者作为公司境外资产管理平台,负责管理盘活存量资产。2020年,公司计划转让华融华侨股份,剥离存量风险资产,但最终未能如愿。2020年年报迟发的主要原因就是华融华侨股权转让交易迟迟无法完成,导致公司未能按时向审计机构提供华融华侨的全面情况。此外,王文杰指出,华融华侨股权转让交易进一步获得批准和实现的可能性已经很低。公司已经制定了未来3—5年的风险资产处置计划,逐步完成风险资产的处置和清收工作。

《财经》记者注意到,经2020年大幅提资产减值损失后,中国华融资本充足率由2019年末的15.29%下滑至2020年末的4.16%,到2021年6月末,公司资本充足率回升至6.32%,仍低于监管要求。王占峰表示,华融正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以补充资本。据他透露,除此前五家潜在投资方,还有很多境内外投资者对华融引战工作表达了兴趣,未来可能会有新的战略投资者加入。

发布年报的同时,中国华融公布了2021年中期业绩。报告显示,上半年公司不良资产经营分部收入总额270.45亿元,占比58.7%;税前利润57.67亿元,占比134.2%。华融总裁梁强表示, 金融资产管理公司总体上处于重要的发展窗口期,华融将以理性的价格、合适的份额,稳住主营业务基本盘,同时坚定不移回归主业,走高质量发展道路。

全面审视风险

中国华融成立于1999年11月1日,是为国有银行改革和国有企业改革脱困而成立的四大金融资产管理公司之一,曾对口接收处置中国工商银行不良资产。一家处置不良资产的公司如何成为不良资产的制造者? 存量风险如何化解?未来何去何从?

8月30日上午,中国华融召开业绩发布会,管理层就2020年年报迟发原因,亏损原因,风险资产成因、未来展望等投资者关心的问题进行回应。

据王文杰介绍,2015年—2017年,在原董事长赖小民带领下,中国华融激进无序扩张,公司总资产规模由2014年末的6005.2亿元猛增至2017年末的18702.6亿元。2017年末集团非金子公司数量达到27家,较2014年末增加18家,境外业务扩张尤为突出,同期境外直管机构增加了7家。资产规模和机构的无序扩张使公司偏离主业,风险偏好激进,客户准入标准不严,经营风险积聚。

年报显示,公司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017.32亿元,较2019年同比口径收入减少7.5%。期间,公司全面审视和评估风险后,确认信用减值损失和其他资产减值损失合计1077.55亿元,归母净利润因此巨亏1029.03亿元。

具体而言,公司亏损原因主要包括三个方面:

一是对集中处置存量风险资产进行减值测试。在2019年海外业务整合基础上,由华融华侨在中国华融集团范围内整合分、子公司部分存量资产,尤其是境外子公司,进行集中管理处置。2020年年报中,公司根据华融华侨资产质量变化情况,进行了全面的损失评估,并计提信用减值损失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

二是对当期资产风险审慎评估信用减值损失。2015年—2017年,华融快速激进扩张,导致部分项目在客户准入上存在问题,叠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部分客户履约能力下降。经全面审视和评估风险,计提了信用减值损失。

三是部分附属公司风险冲击了集团经营业绩。相关金融服务附属公司资管计划底层资产风险加速暴露。资产管理与投资分部中的部分附属公司风险资产劣变。经全面审视和评估风险,此部分子公司计提了信用减值损失和公允价值变动损失。

从各业务分部资产减值情况来看,不良资产经营分部确认397.26亿元,金融服务分部确认117.16亿元,资产管理和投资分部确认563.14亿元。资产管理和投资分部成为亏损主要来源,2020年该分部收入总额为-11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4月8日,中国华融发布了潜在出售事项的公告,计划转让华融华侨股权,但截至2020年末,该项转让未能按计划实施。王文杰透露,中国华融此前宣布延迟刊发2020年年报,就是因为该项交易未能落定。

此后,公司与有关方面一直保持沟通。“根据沟通情况我们判断交易在短期内获得批准和实现的可能性很低了,甚至可能是不可能。”在此情况下,公司就华融华侨当时情况与审计师沟通,并提供了相关审计资料,最终于8月完成审计,得以刊发年报。据悉,审计过程中,审计机构对华融华侨资产进行了100%的抽样。

经过大幅资产减值后,中国华融风险状况如何?王文杰表示:“公司的年报已经说明本集团对当期的风险资产进行了全面审视和评估及减值测试,审计署对集团的2020年的财务状况发表了无保留的意见,就是对华融的2020年末的净资产、负债,包括我们计提的减值准备,认为是公允的。”

回归主业,引入战投

全面审视风险的同时,中国华融亦在持续清理境内外非金子公司,解决无序扩张问题,回归不良资产经营主业。

截至2020年末,集团直接管理的境内外非金子公司已经由最高时的27家压降至13家,同时通过华融华侨基本完成对海外业务的整合。2019年—2021年上半年,华融不良资产经营分部收入占比分别为62.0%、78.9%和58.7%,不良资产主业实现稳健发展。

2020年年报发布同日,华融亦公布了2021年中期业绩。数据显示,华融上半年实现收入总额460.63亿元,同比增长0.8%;实现净利润16.24亿元,同比增长105.0%,归属于本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58亿元,整体实现扭亏。不过,公司资产管理和投资分部税前亏损41.90亿元,仍在拖累整体业绩。

截至6月末,公司收购重组类不良债权资产和其他债权资产减值准备余额1431.03亿元,较上年末减少0.8%,拨备率由2020年末的16.5%增长至17.3%。

尽管如此,中国华融距离风险完全出清或许还有一段路程要走。

截至6月末,华融借款余额7819.85亿元,较上年末增长0.5%;应付债券及票据按期兑付,期末余额2849.67亿元,较上年末减少15.4%。也就是说,公司有息负债规模超过1万亿元,上半年借款和应付债券及票据的利息支出232.61亿元,同比减少5.2%。

不过,目前为止,公司偿付能力保持稳健。2021年4月以来,华融海外融资平台华融国际多只债券陆续到期。4月1日至8月18日,中国华融及旗下子公司已如期足额兑付到期境内外债券共94只,金额共计633.44亿元人民币。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国华融资本充足率仅为4.16%,同比下滑11.13个百分点。2021年6月末,资本充足率回升至6.32%。根据《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资本管理办法(试行)》规定,中国华融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9%,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2.5%,当前其资本充足率已经严重低于监管要求。王文杰表示,公司已向监管部门正式申请,对华融目前的资本状况的监管指标进行阶段性的容忍。

与此同时,王占峰表示,华融正在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以补充资本。8月18日,公司已经公告与中国中信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家潜在投资方签署投资框架协议,拟以增发新股的形式募集资金补充资本。据悉,当前潜在投资方仍在对华融进行尽调。

除上述五家潜在投资方,还有很多投资者对华融引战工作表示感兴趣,包括中资和外资。“我们将继续跟这些有意向的投资者进一步进行沟通对接,未来大家可能会看到有新的战略投资者加入。”

此外,引战计划公布后,评级机构对中国华融的看法出现分化。

8月23日,惠誉评级(FitchRating)将中国华融评级展望由负面调整至正面。惠誉表示,“我们认为该计划是公司在预期净亏损下减轻财务压力的一步,并相信它减少了我们之前在评级观察负面中捕捉到的不确定性。”次日,穆迪将中国华融信用评级从Baa1降至Baa2,且未将其移除评级观察名单,意味着或将进一步下调其评级。不仅如此,受华融事件影响,穆迪还将信达资产、东方资产和长城资产三家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列入评级下调观察名单。

华融未来能否浴火重生?各方仍在静待引战进展。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