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草草结束二十年阿富汗战争

作者 |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1年08月31日 18:58  

本文3455字,约5分钟

到8月31日为止,仍有200多名美国人留在阿富汗,以及数千名需要被协助撤离的阿富汗人。

“美国人可能拥有所有的手表,但是塔利班有的是时间。”阿富汗人开了多年的玩笑终于在8月31日变成现实。

20年间,美国先后历经四任总统、2400多名美军阵亡、数万阿富汗人丧生、1万亿美元的投资。8月31日,载着最后一批美国外交官和军人的最后一架C-17 运输机从喀布尔起飞,美国正式结束了在阿富汗的战争。

美国在慌乱中总共撤出了12.2万人。美军将机场和阿富汗完全留给了塔利班,庆祝的枪声在喀布尔响起。

结束这场20年无法打赢的战争在美国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成员国间已经是达成多年的共识。让世界感到惊讶和愤怒的是美国和联军对阿富汗局势的一再误判、最后撤退的慌乱、非人道的行径以及最后一刻在喀布尔机场上演的自杀炸弹攻击,造成13名美军、170名当地民众身亡,200多人受伤。

中国常驻联合国副代表耿爽在8月30日指出,阿富汗近期乱局同外国部队仓促无序的撤出有直接关系。希望有关国家能够认识到,撤出不是责任的结束,而是反思和纠错的开始。

美国总统拜登和他的国家安全团队自8月15日塔利班攻陷喀布尔以来的表现让不少支持者失望,民主党政治人物面临难以替其辩护的窘境。战略专家们纷纷指出,拜登本人需要为整个混乱的局面负全责,同时他们进一步指责国家安全委员会资深顾问苏利文是造成拜登严重误判的主要原因, 甚至呼吁拜登尽快找人替换苏利文。

一度考虑延后撤出日期的美国总统拜登最后遵守了8月31日的承诺,但是美国留下数千名在过去20年为美军和美国机构工作的阿富汗人及其家人。美国一家权威媒体8月31日的社论指责,拜登政府丢下数千阿富汗人,完全是一个“道德灾难”。

特朗普政府时期担任国安会资深顾问的麦克马斯特批评指出,战争并不是一方退出就保证结束,他认为特朗普和拜登政府决定撤出阿富汗的做法存在严重幻想偏差。他在美军完全撤出前呼吁拜登延长撤出时间,但拜登急于离开阿富汗。

错误的战争

经过20年的伤亡以及大量基础设施建设投入,自喀布尔迅速陷入塔利班手里后,美国社会不断自问美国到底打了一场什么战争,这场战争从开始到结束是不是白打了?

2009年曾在阿富汗服役且因为爆炸失去两条腿的陆军波钦斯基(Dan Berschinski)在媒体刊文指出,当他在阿富汗执行任务和当地人交谈时就发现,美国进入了一个不该进入的战场,尽管美国政府投入大量金钱和人力、他的战友为此而丧生,但是“让我更生气的是我们国家的领导人忽略事实,整整20年坚持战争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他们最后不需要承担任何(错误决策的)后果。”

2001年10月7日,小布什总统在“9·11事件”之后,协同英国针对藏在阿富汗的“基地组织”和塔利班政权发动攻击。当年12月17日,在美国和联军攻击下,塔利班政权被推翻。2002年4月起小布什政府开始推动重建阿富汗的“马歇尔计划”。

 但是到了2009年2月,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重新对阿富汗投入军事资源,对抗“重新抬头的塔利班”。2009年12月,在原有6.8万名驻军的基础上,再加派3万美军。

根据美国媒体报道,当奥巴马决定接受美国军方建议增兵阿富汗时,当时担任副总统的拜登持反对态度,他警告奥巴马称,“如果你接受他们(军方)操控,接下来四年你就是他们的傀儡。”奥巴马并未接受拜登的建议,他对拜登表示,“乔,你要不要来当5分钟总统,让我看看你怎么做?”

2011年5月2日,奥巴马宣布美军成功猎杀了“9·11事件”的主谋本·拉登,接着在6月宣布开始减少驻阿美军人数。2011年12月5日,美国和其他西方联军在德国讨论并同意投资数十亿美元,协助阿富汗政府重建国家和社会,同时在2014年决定将维持阿富汗社会秩序的责任完全移交给当地政府,奥巴马政府计划在2016年完全将美军撤出,但是到奥巴马卸任前都无法完成这一承诺。

美国的阿富汗政策在特朗普总统任期内出现180度转向,特朗普和塔利班在多哈就美军撤出进行谈判,条件是塔利班需要停止攻击美军,并与基地组织切断所有关系,参与和平谈判的还有当时的阿富汗政府。双方在2020年2月达成协议,特朗普承诺在2021年5月1日前撤出。拜登上台后,决定执行特朗普和塔利班达成的协议,不过要求将撤出日期往后推迟4个月。

“是时候结束美国最长的战争了。”拜登自上任后重复宣告。

事实上,像波钦斯基这样为阿富汗失去双腿的军人也支持拜登的决定,他甚至认为美国政府的问题是没有更早结束这场战争。随着最后一批美军的撤出,他反思道,“  军人的血没有白流……如果我们能够从这些事件学得正确的教训,承认无限期地打一场不可能赢的战争是不合理的。”

仓促的撤出决策

经过20年,美国主流民意也认为是到了应该离开阿富汗的时候了,但是拜登政府执行的撤退行动让大部分美国人难以苟同。

根据美国电视台CBS和Yougov 一起针对美国民众在8月18日-20日进行的调查,63%的民众认可从阿富汗撤退,但是只有47%认可拜登政府执行的撤退行动;44%民众认为撤退过程“非常糟”,30%认为“有点糟”。调查显示,美国民众认为拜登政府最大的问题在于丢下阿富汗翻译和家人,81%受访者认为应该帮助这些阿富汗人,59%认为拜登政府在这方面做得远远不足。

各方分析指出,美军的仓皇撤出主要原因来自拜登让美军离开阿富汗的迫切,他的决策性格和总统决策权力最后造成了全球目睹的大灾难。奥巴马政府时期的一名外交政策官员对美国媒体指出,“拜登是个非常顽固的人……有时候他不想听到他知道自己不想听的事……所以问题在于,当(下面的人)向他报告他不想听的事态时,他要大家别说、走开,这就不能算是情报部门的错。”

奥巴马时期的中央情报局局长和国防部长帕内塔(Leon Panetta)则指出,拜登身边的人显然都知道他急着撤军,也试图警告他可能发生的问题,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更重要的是,他身边的资深幕僚需要有胆量直视着总统的眼睛并对他说,“你正犯下错误,有比这个更好的解决办法。”

这也是为什么不少熟悉白宫决策的前官员都认为,除了总统应该负全责,苏利文是混乱的主因,因为决策圈的多年恶习和问题在于资深官员总是将希望总统听到的内容涵盖在总统简报里,或者如果总统和资深官员看法不同,简报内容则是资深官员“认为”会是总统想听到的。“这就是为什么这最后仍算是拜登的错,因为他和我一样在华盛顿一样长时间,他完全了解这个该死的现象,死亡陷阱,特别是那些任务可能失败的情报总是被埋在报告最下面,以不坦诚的方式呈现给决策者。”一名在华盛顿国会和决策圈40多年的退休人士指出。

“苏利文知道没有人想看到‘西贡时刻’,那些害怕的翻译、工作人员和家人被抛弃……但是他在政治上做了应该做的吗?”该名人士进一步指出。

起自拜登偏听的问题,最后造成撤退的一路混乱,尽管自8月15日之后,美国动用民航客机加速撤出侨民和阿富汗人,但是到8月31日为止,仍有200多名美国人留在阿富汗,以及数千名需要被协助撤离的阿富汗人。

不止美国在国际社会的诚信受到严重伤害,拜登还需要遭遇比接受诚实情报更困难的时刻:面对13名在 8月26日机场攻击中而丧生的美军士兵父母和家人。一开始不愿意接受拜登接见的其中一名父亲史密兹最后改变主意,他利用这个机会狠狠地瞪着拜登,并告诉他“永远不要忘记这个名字、不要忘记这个脸,永远不要忘记其他12个人的名字”。

尽管美军离开了,但是更多问题将需要解答,麦克马斯特认为当初特朗普和塔利班谈判就是个错误,那等同于向极端份子投降,他敦促拜登重新思考。因为接下来的反恐战争并不会因为美国撤军而结束。各方也认为, 拜登政府是否能持续投入人力和物力撤出更多的阿富汗人将成为观察重点。麦克马斯特在喀布尔机场发生爆炸案后警告,“这只是刚刚开始。”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