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影城开业前夕,北京民宿集体下架

作者 | 《财经》记者 杨立赟 夏雪    编辑 | 余乐

2021年09月01日 18:13  

本文4719字,约7分钟

有关人士称,政府要求北京民宿先下架梳理资质证照,审核合规后再上线。这是行业规范发展中的阵痛期。

备受关注的北京环球影城终于揭开神秘面纱,宣布将在9月20日正式开业,主题公园、两家度假酒店、环球城市大道将面向公众开放。

消息一出,OTA(在线旅游机构)上的中秋进京机票搜索量大涨11倍。热度攀升最明显的是环球影城附近的酒店,去哪儿平台上,整个北京酒店搜索热度增长达3倍。

环球影城将带动周边巨大的客流和住宿商机。然而,近期想去环球影城游玩过夜的游客会发现,在携程、去哪儿、飞猪、美团等OTA上几乎找不到民宿——周边民宿全部在8月底前被下架。

对游客而言,他们的住宿选择变少了;而对于一些民宿经营者而言,他们期盼已久的机会打水漂了。

环球影城周边的民宿老板小林告诉《财经》记者,附近布局民宿的人并不在少数,一年前入场时甚至出现了民宿经营者争抢房源的现象。然而,一年后眼看环球影城要开业了,在这个节骨眼被下架,对于他们的打击不小。

实际上,此次OTA下架民宿并不是针对环球影城周边的城市民宿,通州区、乃至整个北京市的民宿都被大面积下架。一名不愿具名的OTA人士表示,“政府要求先下架梳理资质证照审核合规后再上线。这是行业规范发展中的阵痛期。”

当年抢房做民宿,节骨眼上被下架

《财经》记者了解到,此次民宿集体下架之前,北京已有风声。

8月18日和8月20日,《北京日报》连续刊发了两篇关于民宿短租行业的监督报道,分别是《民宿变群租不查证不扫码》、《违规出租短租房成防疫隐患》。文章指出,在不少旅游和中介网站的民宿客栈栏目中隐藏着居民小区里的群租房,十几平方米的房间内摆满了上下铺,屋内拥挤不堪,而且入住时没人查身份证和健康宝,且疏于消杀病毒,暗藏防疫隐患。

紧接着,《北京城市副中心报》在8月23日报道,日前,通州区组织市区网信、公安、住建等部门联合召开规范短租住房经营管理工作部署会,面向途家、爱彼迎、去哪儿、小猪短租、同程艺龙、携程、美团、木鸟、飞猪一共9家短租住房平台进行了政策宣贯,不合规房源将在7日内完成下架;并且要求各平台严格信息发布审核,完善用户协议,优化网站短租住房信息发布和住宿人员信息填报审验系统,从源头上杜绝违规房源发布。

一名参加了通州会议的旅游行业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虽然是在通州开的会,但其实北京市相关领导都出席了,现在环球影城开业、北京即将进入冬奥会周期,在这个时机去部署对于全市民宿短租房的监管,这涉及到北京的安保问题。因此旅游行业必须理解和配合,平台也必须做出一定的牺牲。”

环球影城位于北京通州区,远离市中心,距离首都国际机场约38公里、距北京南站约29公里,车程均在一小时左右。对于北京周边地区或外地游客来说,环球度假区一日游过于匆忙,住在附近成为更从容的选择。

《财经》记者日前走访北京环球影城时发现,乐园毗邻高速公路,周边尚未形成成熟商业区,餐饮住宿选择都较少。乐园内目前仅有环球影城大酒店和诺金度假酒店,两家一共只有1000多间客房,因此附近的酒店将承担大量住宿需求。去哪儿平台上,直线距离北京环球度假区3公里以内的酒店有20家,5公里以内的酒店有50多家,民宿为零。

《财经》记者在携程搜索上海迪士尼度假区周边的民宿,一共有905家。如果类比上海迪士尼的门票、住宿和餐饮,一家三口在环球影城玩两天一晚、吃住都在园区里,至少需要4000元。门票费用是固定的,但是吃住如果在园区外,费用就大大降低。尤其是如果选择适合家庭游客且可以做饭的民宿,成本会进一步下降。

随着主题公园推出多日票、夜场票,在主题公园玩久一点,成了新的旅游趋势。尤其在2020年后,受疫情影响,游客把目光聚焦于国内。去哪儿大数据研究院发现,疫情后,主题公园附近酒店入住平均时间不断增加,超过三成的游客选择多住一晚。2019年暑期时,上海迪士尼附近酒店的平均入住时间为1.3天;2021年暑期,上海迪士尼附近酒店的平均入住时间达到1.7天。北京欢乐谷也呈现同样的趋势。

然而就在环球影城官宣开业前三天,其周边民宿突然被下架。《财经》记者发现飞猪、去哪儿的北京全城民宿短租均无房源显示;爱彼迎App提示北京民宿下架,搜索环球影城后首推的民宿位于河北廊坊;而在美团搜索环球影城周边民宿,平台推荐的第一条是一家延庆区民宿,距离环球影城的车程接近两小时。

在环球影城旁边做民宿的阿杰在一周前陆续收到平台的下架通知。最早通知的是爱彼迎,随后,美团、大众点评也都通过短信或App系统消息进行了通知。通知中提到阿杰尚未提交房源经营资质,将于8月27日正式下架房源。

阿杰的民宿位于通州区DBC加州小镇,距离环球影城车程不到10分钟。他并不是这个小区的业主,而是租了两套房,改造成民宿,租金和装修费用一共投入了30万元。一套是和环球影城相关的主题房,两室一厅,在平台上挂的价格是1680元/天。另一套两室一厅是无主题房,报价稍低,为1080元/天。此前,环球影城9月1日试运营的消息,一下子振奋了他的信心,未料没过几天自己的房源突然被下架。

爱彼迎、美团、途家发布的下架通知。来源:受访者

阿杰表示,2020年7月他在加州小镇租房并开始改造,就是瞄准了环球影城的客流。此次被下架之前,他从未收到过平台或政府关于整改或补齐相关手续的通知。

在同一小区经营的小林也遭遇了同样的经历,他在这个小区租了一套两居室做民宿。小林表示,环球影城周边较为理想的民宿选址只有两三处,DBC加州小镇是其中之一,这个小区在2009年交房;其余散落在通州区村里的农村住房就不太理想,改造起来需要费很大功夫。

想重新上架?你有“六证”吗?

对于这次下架行动,爱彼迎(Airbnb)方面对《财经》记者解释说,根据北京市《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对于全行业的统一要求,对位于北京市且房东尚未及时提交相关证明文件的房源进行了下架处理;将配合北京市有关部门对于短租房业态的监管工作,助力共享住宿行业可持续发展。

途家和小猪短租亦表示,会积极配合首都短租房规范治理工作,并发挥平台桥梁的作用,与房东和相关部门积极沟通,共同推进民宿业的健康发展。

在前述《北京城市副中心报》的报道中,通州区公安分局人口基层支队副中队长杨地表示:“到底什么人入住、在房间内干什么,房东、经营者及短租网络平台都不掌握,我们这次下达了硬性要求,会后7日内,将对不合规房源全部下架。”他说,短租住房只出租、不管理的现象非常普遍,房客流动性大、入住时间不定、人员混杂,容易成为卖淫、吸毒人员,甚至暴恐分子的藏身之所,严重影响社会治安。

所谓“不合规”,即不符合北京市《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中对民宿要求的“六证”。这份文件由北京市住房城乡建设委、市公安局、市网信办、市文旅局四部门在2020年12月联合发布,是对北京民宿短租行业的最新规定。

该文件指出,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住房,在北京其他区域经营短租住房的,应当符合下列条件:

(一)所在小区管理规约或业主委员会、物业管理委员会、本栋楼内其他业主书面同意的材料;

(二)业主身份证明;

(三)房屋权属证明;

(四)出租住房业主同意房屋用于短租经营的书面材料;

(五)经营者身份证明;

(六)经营者与房屋所在地公安派出所签订的治安责任保证书。

这就是民宿行业中俗称的“六证”,是北京市对民宿短租独有的管理新规,从2021年2月正式实行;然而,一位不愿具名的民宿行业人士对《财经》记者说:“新政出台之后,其实也没怎么去做宣传,很多房东想要去了解治安责任保证书怎么签、业主同意书有没有模版等等,但是这些问题没人知道。基层人员都不知道这个政策,更不知道怎么执行。”

因此,不符合管理新规的民宿仍在继续经营。此次下架的民宿中,不少“六证”不齐,且难以补齐,这意味着一旦下架,便无法重新上架。

阿杰和小林的民宿就没有“六证”,投资民宿时并没有这些规定。小林承认自己和大多数民宿经营者确实不够规范,但是办齐“六证”也确有难度。他说:“例如像商住两用的房子,需要整楼每家每户业主都许可认证。私人民宿好像无路可走了。”

这些民宿业者正在考虑转站小红书、微信、微博,以及强化线下口碑和回头客。不过,上述旅游行业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这样的做法实际上是违法经营。“这次开会政府也说了,不只是不允许(民宿)在他们自己平台或者OTA上架,包括信息分发渠道、内容平台,比如百度、高德地图、抖音、小红书之类的,都要纳入政府监管。”

连锁民宿品牌“隐居乡里”在北京的100多个院子在OTA全部被下架了。下架前,公司总部没有接到过提醒或通知,高管也是看新闻才得知消息。隐居乡里总经理助理于佳对《财经》记者表示,这次不是下架不合规的民宿,而是全部下架,重新审核再上架。

于佳介绍,隐居乡里主打乡村民宿,做的是独栋独院,北京的院子分布在房山、延庆等地,每个民宿距离市中心的车程都在2小时以上。此次OTA下架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因为隐居乡里主要依赖私域流量——“80%的客人通过公众号预定,旅游业大V带货占10%,OTA也只占了10%。而且最旺的暑假已经过去了,现在损失不大。”

于佳坦言,乡村民宿要办齐“六证”也有很大困难。“比如要拿消防许可证,村子里的房屋结构、道路其实无法改造,改了就不是乡村民宿的味儿,就成地产项目了。幸好现在鼓励乡村旅游、乡村发展,区政府牵头,联合消防局,定期给我们做三个月一次的检查、培训,教我们怎么解决消防安全问题。在每家店都做了公安的网登系统。”虽然在OTA被下架,但是隐居乡里从未接到市场监管机构不准经营的通知,线下依然正常营业。

于佳表示,从目前的监管来看,未来民宿行业将向公司化、连锁化、规模化的方向发展;个体民宿的生存空间确实会收窄。她认为,这对于政府监管、行业规范发展都有好处。“个人玩票的民宿是不可持续的,不规范也不安全。”

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必将有一个规范化的过程,但是管什么、怎么管,有待监管部门和行业共同商榷。上述旅游行业人士表示,他曾在不同场合多次与各地政府交流,感受到南方的地方政府服务更人性化。“有些地方政府会跟行业沟通、商量,比如说民宿这件事,政府是要去维护社会稳定、保障市民居住权益,但是同时也要考虑产业发展、经济发展,政府和行业存在商榷的空间,可以客观地讨论如何协同合作。一刀切只是省事。”

北京环球度假区的开放,是疫情冲击暑期后旅游市场传来的一大利好消息,为旅游市场复苏注入一针“强心剂”。携程研究院行业分析师方泽茜表示,东北和华北的主题公园相对华东华南来说数量较少,北京环球度假区对于北京旅游市场,乃至整个北方旅游市场,都有极强的带动作用。在北京环球度假区的推动下,北京周边游、华北连线游、冬奥游等北京本异地旅游市场都将获得溢出红利。

不过,民宿行业能否赶得上这一好时机,尚未可知。于佳表示,目前没有收到重新上架OTA的通知。“估计OTA自己都还在懵圈呢。政府对于审核标准,可能也在谨慎思考。我觉得这是个好事,让大家停下来,重新思考行业怎么做。也相信政府会考虑到旅游行业的难处,希望不会错过十一黄金周。”

(应受访者要求,阿杰、小林均为化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