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上市企业观察| “中国毛巾第一股”孚日股份为何深陷信任危机

作者 | 路遥    编辑 | 金文丰

2021年09月02日 10:27  

本文4387字,约6分钟

“中国毛巾第一股”被两任控股股东连续三年违规占用非经营性资金,共计25.02亿元。受此影响,孚日股份陷入信任危机。

两任控股股东连续三年违规占用上市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共计25.02亿元,这一事件仍在持续影响着孚日股份(002083.SZ)的股价走势。

“目前国外订单已经接到10月份,除海运费和棉花价格上涨对生产成本造成一定压力之外,公司的经营活动一切正常。不过,控股股东两次非经营性占款给公司造成比较恶劣的影响,使投资者不再信任公司,很多机构投资者可能会将上市公司列入投资‘黑名单’。面对这种情况,公司也没有好办法,唯一能做的就是维持好稳定经营。”孚日股份证券事务代表孙晓伟在电话中对笔者表示。

孚日股份位于山东省高密市,其在中国家用纺织品领域占有重要地位,是全球最大的中高档毛巾系列产品生产商。自1999年以来,孚日股份长期占据中国家纺行业出口份额第一的位置,向来以经营稳健著称。不过,2020年该公司暴露出一系列的管理问题,特别是,违规担保和控股股东侵占上市公司资金的做法被投资者所诟病。

中信证券华南股份有限公司综合业务部投资经理王辉华对笔者表示,对上市公司来说,信用背书非常重要。发生控股股东侵占上市公司资金的情况,暴露了该公司很多问题,首先表明该公司在资金管理方面存在重大缺陷,同时存在内控管理上的短板;其次表明该公司对公众股东不负责,会给公司带来严重的信任危机。

企业内部控制管理暴露重大问题

2020年4月8日,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孚日股份股价出现了连续5个交易日跌停的走势,股价由9.00元/股跌至5.27元/股,跌幅高达41.44%。在股价大跌期间,5月6日、7日该公司连续两次发布《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公告表示,公司经营一切正常,内外部经营环境未发生重大变化;不存在需要更正或补充披露的事项;控股股东和实控人不存在应披露而未披露的重大事项。

不过,让人意外的是,在5月8日该公司第三次披露《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时,突然宣布,经核查公司控股股东孚日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孚日控股”)正在筹划转让本公司控股权相关事宜。

公告内容的突然反转,引起了中小投资者的激烈讨论,同时也引起了深交所的注意。深交所在次日火速下发了《关于对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面对深交所的问询,孚日股份一一进行了回复,同时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将严格按照国家法律、法规、深交所《股票上市规则》和《上市公司规范运作指引(2020年修订)》等规定,诚实守信,规范运作,认真和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让人痛心的是,该公司并没有做到诚实守信,认真和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者对笔者表示。

正如该投资者所言。在2020年6月29日,新任控股股东入主该公司11天后,孚日股份发布了《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度内部控制自我评价报告》。在报告中,该公司披露了两条重大的内部控制缺陷。其一是公司为控股股东及其子公司违规担保共计人民币1.459亿元;其二是自2018年1月11日起,至2020年6月1日,控股股东孚日控股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累计达14.02亿元。

“虽然截至该报告公告日,原控股股东已将担保借款和侵占上市公司资金全部归还,但该公司严重违反了关于《信息披露管理制度》等内部管控的相关规定,没有做到认真、及时地履行信息披露义务,让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发生重大损失。针对此点,我正在通过法律途径维护我的正当权益。”前述不愿具名的投资者表示。

据公开资料显示,企业内部控制制度对一个企业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其目的是保证生产经营活动有序、高效的运行,保证企业资产的完整与安全,防范各种经营风险,及时防止和纠正错误与弊端,保证会计资料的真实完整以及经营运作信息的及时准确。它是通过企业内部高层管理者乃至每一名员工在明确分工的基础上进行的科学高效的相互制约的行为规范。

孙晓伟表示,公司内控管理确实存在重大的漏洞,而导致股价大跌的源头也来自于此。

针对此次暴露的问题,孚日股份通过公告表示,针对公司违反相关规定为控股股东及其子公司提供担保,公司将进一步加强治理结构,规范公司治理,完善公司担保管理制度。同时,针对控股股东违规占用公司资金事项,公司将进一步完善和落实资金管理制度、完善和落实信息披露管理办法。规范资金收支审批流程,防止控股股东或实控人违规占用公司资金。

但是,时隔半年同样的问题再次出现。

2021年1月20日,孚日股份再次发布提示性公告。该公告显示,公司在自查中发现存在实际控制人控制或施加重大影响的公司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情形,截至本报告披露日资金占用余额合计为10.998亿元。

一石激起千层浪。新任控股股东高密华荣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华荣实业”)侵占上市公司资金的行为,再次引发该公司股价的剧烈波动。2021年1月20日该公司股价直接跌停,13个交易日后孚日股份股价跌至3.88元/股,创近6年以来新低。

笔者查阅公告发现,此次华荣实业侵占上市公司资金完全出于无意。公告显示,孚日股份自2019年12月31日起通过定向融资工具、信托计划、委托贷款及应收账款收益权等理财产品的方式购买了控股股东华荣实业以及实控人高密国资委旗下的理财产品,由此形成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关联方被动占用公司资金的行为。

“事情发生后,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及时制定了还款计划,截至2021年3月31日,已经全部还清。同时,针对此事之后,高密国资委出具了《承诺函》,承诺将严格遵守相关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性文件,承诺不以任何形式占用孚日股份的资金。目前公司对涉及该方面的工作非常重视,即使是关联交易也比较谨慎,保证以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孙晓伟对笔者称。

内控制度接连暴露出的问题,让投资者对孚日股份以及高管团队倍感失望。在2021年4月22日孚日股份举行的2020年年报业绩说明会中,有投资者发出了“公司高管素质低下,不讲真话,没有诚信,如何让投资者再信任你们”的感慨。

业绩止跌回升难掩财务隐忧

内控管理漏洞并不是孚日股份暴露出来的唯一问题,该公司还在多个方面存在着信息披露不及时的情况。2020年4月24日,孚日股份收到2.53亿元的政府补助没有及时披露; 2020年6月30日,该公司在开展棉花期货合约套期保值过程中损失2.74亿元同样也未及时披露。

家纺行业属于传统行业,孚日股份自成立以来一直在毛巾制造领域耕耘,多年的深耕使得该公司在生产经营各方面非常规范。不过,该公司此次暴露出的一系列管理问题,对上市公司的业绩产生了负面影响,导致2020年业绩出现大幅下滑。

数据来源:孚日股份历年年报

值得一提的是,业绩下滑的趋势在2021年上半年得到扭转。据该公司2021年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4.51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1.0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4.9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1.35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0.96%。

在电话交流中,孙晓伟表示,该公司目前订单饱满,订单计划已排至2021年10月,公司产能利用率也恢复至95.31%的高值。同时,该公司2021年半年报数据也表明业绩逐渐企稳,止跌回升趋势明显。不过,从财务角度去观察公司,仍能发现诸多隐忧。

沛京资本基金经理吴悦风曾对投资者表示,上市公司财务报表中其他应收款项目是投资者要特别重视的一个科目指标,因为该科目是上市公司各种关联交易、虚增收入以及有问题账目的汇总科目,一旦出现数额突然增大的现象就容易发生财务“暴雷”的可能。

数据来源:孚日股份历年年报、2021年半年报

纵观孚日股份历年年报披露的其他应收款项可以发现,该公司在发生控股股东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时,其他应收款数额急剧放大。

与其他应收款科目同样让人担忧的还包括该公司的存货资产,存货主要包括原材料、半成品和产成品。从孚日股份历年年报可以发现,高存货一直是该公司经营过程中一大特点。有投资者对笔者表示,存货数值大,占总资产比例过高,在企业经营中存在较大的风险。首先存货数值过大,存在着存货减值的可能;其次作为投资者来说,很难通过财务报表去判断存货的构成,容易让投资者产生误解。

数据来源:孚日股份历年年报、2021年半年报

从孚日股份现金流量表来看,该公司的经营活动每年能够产生稳定的现金流入,但由于最近5年以来该公司频繁的投资活动,导致投资活动现金流出巨大,靠主营业务盈利无力支撑,只能举债维持其投资活动,因此造成该公司负债率高,而较高的负债率又导致利息增加,从而增加了财务负担。

并购化工资产,冲击多元化经营

多元化经营一直是孚日股份努力拓展成长天花板的一个重要方向。不过,与在纺织行业发展的顺风顺水不同,该公司迈向多元化的步伐并不顺利。

从2014年折戟光伏产业,再到2018年涉足早教行业,孚日股份的表现都不优秀,但这并未阻挡住其多元化经营策略。

2021年2月2日,孚日股份发布《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购资产及重大关联交易公告》。公告表示,孚日股份董事会同意公司收购孚日控股持有的山东高密高源化工有限公司(下称“高源化工”)99%的股权,并与2021年2月1日签署了股权转让及收购协议,收购价格为3.30亿元。

笔者查阅公告发现,此次并购高源化工是由新任控股股东华荣实业主导。华荣实业是高密市国有独资企业,是当地政府国有资产投融资平台。此次并购高源化工的目的是借助高密市获批省级化工园区并大力发展化工产业的契机,优化公司业务布局,发挥资源整合优势,进一步提升孚日股份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和盈利潜力。

据公开资料显示,高源化工是一家主要从事亚氯酸钠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化工企业。主要产品包括液体亚氯酸钠和固体亚氯酸钠,产品主要用于水处理和二氧化氯的生产。

孚日股份发布的《关于收购高源化工企业可行性分析报告》显示,高源化工的主要产品亚氯酸钠属于比较小众的一类化工产品,市场规模有限,产品的价格主要受市场供需关系和宏观经济因素影响。同时,这一产品以出口为主,受2020年疫情影响,亚氯酸钠出口价格剧烈波动,造成该公司盈利能力大幅下滑。

数据来源:《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购资产及重大关联交易公告》

不过,面对高源化工业绩下滑趋势,孚日股份出具的评估报告却给出了截然相反的业绩增长预测。而此预测不仅让投资者诧异,同样吸引了深交所的注意,再次下发了问询函。在问询函中,深交所要求孚日股份说明在高源化工实际净利润逐年下滑的情况下,预计净利润趋势预计的合理性,同时还要求该公司说明以此作为评估基础的评估结果是否公允,是否存在向关联方进行利益输送等情形。

数据来源:《孚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收购资产及重大关联交易公告》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