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工荒蔓延,美国人不想工作要闹躺平?

作者 |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苏琦

2021年09月06日 18:59  

本文2872字,约4分钟

非农就业人数下滑的重要原因是美国服务业招聘放缓,对疫情感到恐惧的失业者在疫情减弱之前不太愿意重返劳动力市场,而财政支出政策效果减弱等因素也影响了美国的就业市场

疫情以来美国的用工荒以不同形式在不同部门持续。美国全国独立企业联盟(NFIB)日前表示,美国50%的小企业主在8月报告了职位空缺,比例创历史新高。招不够工人的小企业所占比例创下了自1986年有记录以来的新高,较7月的49%上升了1个百分点。此外,41%的小企业主表示为吸引工人而提高了工资,也创下历史新高。
        
与此同时,9月3日,美国劳工部公布数据显示,美国8月非农就业人口增加23.5万人,不但低于7月110万和6月96.2万的增幅,更与市场预期的73.3万人相差甚远,创2021年1月以来最小增幅。
       
7月美国新增非农就业数据完成连续三个月增长,并创下近11个月以来新增就业人数最大增幅,但人们对德尔塔(delta)变异毒株迅速蔓延的担忧,不但终止了过去三个月平均每月增加75万个工作岗位的趋势,也体现在疲软的非农数据上。
       
美国每日新增新冠病例数已攀升至七个月高点,近日来美国全国平均报告的感染人数超过16万,一些实时数据指标显示,随着病例数激增,经济活动有所放缓。 拜登总统就此在白宫对记者表示,将在随后一周公布抗击德尔塔变种接下来所需要采取的措施。
        
对于美国8月招聘步伐大幅放缓,投行布朗兄弟哈里曼(Brown Brothers Harriman & Co)全球货币策略主管文•森(Win Thin)对《财经》记者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这是劳动力市场供应端的问题,还是需求端的问题。
        
在失业率方面,美国8月失业率5.2%,符合市场预期,较前值的5.4%略微改善。8月平均时薪继续改善,环比上涨0.6%,超市场预期的0.3%。在官方公布的840万失业人口中,长期失业人口占37.4%,低于7月的39.3%。失业持续时间从7月的15.2周缩短至14.7周。在新冠疫情暴发的最初几个月里,美国总共失去了大约2200万个工作岗位,现在已恢复了其中的1670万个。
        
从行业上看,受德尔塔病毒传播影响,8月零售业就业人数有所下滑,休闲和酒店就业人数增长停滞,对非农数据增长造成最大拖累。具体来看,8月专业和商业服务、运输和仓储、教育以及制造业招聘维持增长势头,分别增长7.4万、5.3万、4万和3.7万。但来自零售业就业人数有所下滑,下跌2.9万人。休闲和酒店业就业人数8月增长停滞,此前六个月该行业平均每月新增就业35万人。 其他指标方面,8月劳动参与率61.7%,与上月基本持平,略低于市场预期的61.8%。
        
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对《财经》记者说,整体来看,“这是我们在7月、8月非农就业人数报告发布时就用高频数据检测到的德尔塔‘减速带’,而不是陷入滞胀的泥潭。与通货膨胀有关的数据又一个月拒绝成为‘暂时性的’。 但是德尔塔变异毒株可能会逐渐消失,如同在其他国家的路径一样,急剧增加之后出现难以解释原因的减少,美国的经济到那时将会重回正轨。”        8月非农就业人数下滑的重要原因是美国服务业招聘放缓。其中,休闲和酒店业8月净就业人数为零,7月则增加超41万人。而在经济复苏早期阶段,该行业是就业人数增长的主要动力。特别是在食品服务行业,8月就业人数减少了4.2万人。
       
美国酒店业持续十年的增长和收入持续上升势头在去年年初戛然止步,随后成为受到新冠疫情打击最大的行业之一。休闲和酒店业对疫情最为敏感,在过去六个月平均每月增加35万个工作岗位之后,休闲和酒店业的就业似乎保持稳定。自三季度德尔塔变异毒株快速蔓延以来,休闲和酒店业的招聘因新冠疫情反扑而放缓,这给餐馆和酒店的需求造成打击。
        
涉及人际互动的服务行业的招聘尤其疲软。零售商在8月削减了工作岗位。德尔塔变异毒株似乎也在削弱消费者的支出增长和信心。深数宏观数据科学家约翰·菲利普斯(John Phillips)对《财经》记者指出,行业平衡显示出了德尔塔变异毒株的影响。早在8月初,我们就已经检测到迹象, 人们去餐馆的数量比之前几个月少,这会减少该行业的就业增长。 预订网站OpenTable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一迹象,截至9月2日的一周,与疫情前的2019年同期相比,在餐馆就餐的人数下降了9%。与今年夏天早些时候相比,外出就餐的人数已经逐渐放缓。
       
对疫情感到恐惧的失业者在疫情减弱之前不太愿意重返劳动力市场。在德尔塔变异毒株感染病例在美国各地激增期间,那些表示自己因为新冠疫情的健康疑虑而没有找工作的人的比例也基本保持不变。与此同时,企业,特别是需要人际接触的服务部门,在疫情不确定性加剧的情况下也暂缓招聘。
        
财政支出政策效果减弱等因素也影响了美国的就业市场。几个月来,在州政府提供的补助的基础上,联邦政府每周向失业员工额外发放300美元的失业补助。当地时间9月6日,美国联邦政府于今年3月签署的1.9万亿美元新冠纾困救助法案将正式结束。而随着相关失业援助计划的到期,超900万美国人将失去他们的失业救助金。
 
今年夏季,全美已经有超过25个州退出了新冠纾困救助法案中的一些计划。而在联邦政府的失业援助计划到期后,将会有540万美国零工、承包商和无失业保险的人,以及390万曾接受延长援助的人受到影响。
      
这一计划的终止一度被认为会推动美国就业市场的复苏,然而目前已经终止这一计划的地区的数据表明,即使计划结束,美国就业复苏恐怕仍将缓慢。高盛经济学家在8月的一项研究中称,在取消联邦福利的州中,就业人数增加,但劳动力参与率持平。这表明许多工人出于非经济原因(例如担心感染新冠)而不就业,即使在救济福利结束后,他们也不会即刻返回劳动市场。
       
弗吉尼亚州的Uber司机布莱恩就是其中一个。他对《财经》记者说,他和一些同行都因为疫情而放弃了开车,不只是疫情中他们近距离与乘客接触,有更大的感染病毒的风险,与此同时,疫情期间开车成本的增加——比如今年长时间超过3美元/加仑的汽油价格,以及犯罪相应的增加都让他们望而却步。司机数量的减少使得乘客打车成本骤然上升,每个用户在打车上的支出都大幅增加,使得打车人数也在减少,形成了恶性循环。
       
为了应对司机供给不足的问题,美国出行平台凭借对司机投入更多补贴,比如在特定时间段提供每小时12美元到15美元不等的现金补贴。出行科技公司Uber和Lyf发布的财报显示,尽管在过去的一个季度中,收入较去年同期出现大幅增长,不过因平台对司机补贴增加而导致花费激增,这也意味着出行企业亏损局面短期内难以扭转,损伤了企业的利润。
       
经济学家卡尔·里卡多纳(Carl Riccadonna)认为,非农就业数据令人严重失望,给美联储缩减购债规模的可能时间表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如果这种招聘速度继续下去,鸽派官员将占据上风。他们将会称,目前的就业形势无法满足美联储“进一步大幅进步”的门槛,进一步推迟原先设定的时间表。如果QE缩减时间表发生变化,将对股市、货币市场和外汇市场产生重大影响。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