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诈骗案,曝出退休女法官的秘密

作者 | 《财经》记者  白兆东      编辑 | 朱弢

2021年09月09日 18:57  

本文4079字,约6分钟

前检察官因卷入诈骗案而身陷囹圄,此后在看守所实名举报辽宁省高级法院一位退休法官不当干预办案,并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38岁的孙亮原是辽宁省抚顺市望花区检察院的一名检察官,2018年,他因卷入一起诈骗案而身陷囹圄。
        
2019年12月24日,沈阳市皇姑区人民法院(下称“皇姑区法院”)作出判决,认定李俊均和孙亮犯诈骗罪,分别判处二人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和十年六个月,并责令两人退赔被害人王桂荣701万元。
     
《财经》记者调查证实,此案中的被害人王桂荣曾担任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下称“辽宁省高级法院”)刑事庭审判员,她已于2013年退休。孙亮与王桂荣的儿子孙玮泽曾是研究生同学。
         
案发后,孙亮从警方出具的《取证报告》找到了王桂荣干预侦查人员办案等线索,在看守所实名举报王桂荣,并指其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
         
孙亮70岁的母亲李焕英自独子被抓后,一直奔波在抚顺与沈阳之间,向相关部门递送举报材料。自从20多年前丈夫病逝,她一个人供孙亮读完大学,直至其考入抚顺市检察院。

2020年9月8日,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沈阳中级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书,认为原审法院存在违反法律诉讼程序问题,撤销皇姑区法院对孙亮案的判决,发回重审。
       
截至目前,皇姑区法院仍未重新审理此案。

退休法官声称被骗千万元

2013年3月30日,辽宁省人大常委会公布任免名单,免去王桂荣辽宁省高级法院审判员职务。这一年,王桂荣刚满60周岁,正常到龄退休。
       
王桂荣向法院陈述,她的儿子孙玮泽与孙亮是辽宁大学的研究生同学,孙亮经常来她家做客,相互之间非常熟悉。2014年11月,孙玮泽与妻子移民新西兰后,王桂荣家里遇到问题,也会找孙亮帮忙,两家的关系非常融洽。
     
但随着孙亮同学李俊均的出现,使得两家关系发生了变化。2015年10月12日,李俊均声称急需资金周转,向王桂荣借款100万元,双方约定年利息为36%,孙亮为借款担保人。
      
此后,李俊均与王桂荣的关系升温,彼此也十分信任。截至2017年12月18日,王桂荣与家人通过银行,向李俊均银行账户汇入18笔资金,合计906.7万元。
       
司法文书显示,王桂荣向李俊均第二笔转款,发生在2015年12月21日,也就是发生第一笔100万借款两个月之后。这次李俊均的借款理由是,要为股民进行配资,因此王桂荣向李俊均账户转款50万元。
      
审计报告显示,王桂荣第一次借给李俊均的100万元,于2016年10月12日到期,后李俊均向王桂荣还款合计128万元。孙亮称,此后王李二人之间的债务情况,王桂荣没有再向他提起过。
       
在2015年-2017年的两年时间内,李俊均陆续以股民配资、购买原始股、购买原始股需要好处费等名义,从王桂荣处借款906.7万元。期间,李俊均向王桂荣还款合计154.13万元,其中包括最初100万元借款本金和利息。
       
事实上,王桂荣转给李俊均的906.7万元,其中有340万元被李俊均打入自己证券账户,其余大部分资金用于还债。由于李俊均所买股票被套,他的资金周转陷入困境,无法向王桂荣支付利息,王桂荣最终选择了报案。
       
知情人告诉《财经》记者,案发前,李俊均是抚顺市融达投资有限公司员工,该公司是抚顺财金投资控股集团公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后者由抚顺市财政局全资控股。而且李俊均家庭条件也很不错,其父原为抚顺市财政局干部,现已退休,母亲是当地一名医生。
     
王桂荣向法院陈述,自己是通过孙亮认识的李俊均,出于对孙亮的信任,才将近千万元资金借给了李俊均。而且孙李二人承诺,王桂荣每个月都可按比例收取利息,而且资金非常安全,有软件控制,当股票下跌到一定程度,软件会自动止损。
       
以此为据,王桂荣向沈阳皇姑区公安分局华山派出所报案,称被李俊均和孙亮诈骗了1001.7万元,而这些钱都是其子孙玮泽的,自己只是代为保管。
      
《财经》记者获取的资料显示,对于是否选择向警方报案,王桂荣与儿子孙玮泽曾发生争执。孙玮泽曾是沈阳市多成律师事务所律师,认为李俊均料定王桂荣不敢报案,而王桂荣则认为孙亮不构成共同犯罪。
       
此后,王桂荣与家人达成共识,决定报案,并通过当地政法关系,将孙亮列为主犯。

2018年9月14日,皇姑区警方以涉嫌诈骗罪,对李俊均刑事拘留,1个月后,孙亮也被刑事拘留。

孙亮的母亲李焕英告诉《财经》记者,并非孙亮主动带李俊均认识的王桂荣,而是王桂荣此前推销天狮保健品,多次让孙亮给她推荐下线。孙亮碍于面情,才推荐了李俊均与王桂荣相识,此外,是李俊均自己说服王桂荣同意借款。

一审判决因程序违法被撤销

2019年1月17日,皇姑区公安分局侦查终结此案,向皇姑区人民检察院(下称“皇姑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皇姑区检察院受理后,认为部分事实不清,先后两次退回补充侦查,又因案件复杂,延长起诉审查期限一次。
      
同年6月21日,皇姑区检察院向皇姑区法院提起公诉,认为被告李俊均和孙亮以非法占有为目的,采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手段骗取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触犯了《刑法》相关规定,涉嫌诈骗罪。
      
四个月后,该案在皇姑区法院开庭审理,公诉双方展开辩论。孙亮辩护人于捷提出辩护意见,认为公诉机关指控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指控孙亮犯罪不成立。
     
于捷认为,李俊均虚构事实骗取王桂荣款项,孙亮毫不知情。孙亮的担保行为属于民事纠纷,后期李俊均从王桂荣处取得的款项,孙亮并不知晓,王桂荣也没有给孙亮转款。
     
李俊均在庭审中也承认,孙亮并未与其合谋实施诈骗,孙亮只是民事担保行为,孙亮并不懂股票证券。因此,孙亮也不存在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未实施使王桂荣陷入处分财产的错误认识行为。
      
于捷同时指出,根据皇姑区检察院向警方出具的《退回补充侦查提纲》,该案在侦办过程中,警方不仅随意改写讯问笔录,而且讯问笔录与同步录音录像不符。而且,警方对检察院《退回补充侦查提纲》中鉴定主要证据的要求置之不理。
       
孙亮和辩护律师在庭审中提出要求,调取警方对李俊均讯问的同步录音录像,但是皇姑区警方至今没有提供。
      
2020年9月18日,沈阳中级法院一份出具给皇姑区法院的函件显示,李俊均三份具有同步录音录像的讯问笔录均系同一侦查人员所作,且该侦查人员与王佳荣具有利害关系,其中两份供述确实存在问题,已被原公诉机关当庭撤回。故建议召开庭前会议对李俊均供述的合法性进行审查。  
      
最终,皇姑区法院未采纳于捷辩护意见,并于2019年12月24日作出判决,认定李俊均和孙亮犯诈骗罪,分别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四年六个月和十年六个月,并责令两人退赔王桂荣701万元。
        
不服一审判决,孙亮向沈阳中级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沈阳中级法院依法查清本案中存在重大程序违法事实,应当改判无罪或发回重审。
      
孙亮的上诉状近4万字,不仅请求沈阳中级法院为其改判无罪,同时指控相关办案人员在立案、侦查、讯问、提请批捕、批捕等各个阶段,都与王桂荣、孙玮泽互通声气,泄露侦查秘密,恶意出入人罪,涉嫌受贿、滥用职权、徇私枉法。
      
孙亮的多项指控的证据源于警方出具的《取证报告》。2018年10月23日,皇姑区警方在侦办此案过程中,对王桂荣使用的一部华为手机进行了取证,而形成的《取证报告》微信聊天记录,让王桂荣家的秘密被“曝光”。
      
2020年9月8日,沈阳中级法院作出刑事裁定书,认为原审法院存在违反法律诉讼程序问题,撤销皇姑区法院对孙亮案的判决,发回重审。

前述沈阳中级法院出具的函件显示,原判依据被害人王桂荣的陈述认定诈骗事实,在仅有言辞证据的情况下,本案在证据方面确实存在一定问题。此外,沈阳市检察院检察员也出具意见,要求更换侦查人员,重新制作李俊均询问笔录,待完善证据后重新进行举证质证。
     
函件同时要求,孙亮辩护人提出王桂荣多次称自己与皇姑区法院关系密切,并曾经在皇姑区法院工作多年,现任副院长张某曾系王的书记员,同时卷中亦有证据证实,王桂荣因批捕孙亮等问题曾经联系皇姑区法院相关人员,故辩护人所提出的回避问题,亦应当在原审庭前会议中一并予以解决。

实名举报王桂荣

孙亮虽身陷囹圄,仍从《取证报告》中抽丝剥茧,同时基于对王桂荣家的了解,撰写举报信,递交到各级纪检监察部门。
      
孙亮在举报信中称,王桂荣名下有几千万元资产,其中仅房产就有四处,包括沈阳市于洪区北固山路一处建筑面积416平方米门市房(价值600万元)、于洪区怒江北街房产一处、海南海口威尼斯城房产一处、大连房产一处。
      
另外,王桂荣个人名下的银行存款有1000多万元,非法买卖外汇为其子孙玮泽在新西兰购买别墅一处,价值数百万元。此外,为了隐藏银行存款,王桂荣让其丈夫用现金购买ONE币(维卡币),涉嫌违法向境外转移财产。
       
王桂荣在与家人的微信聊天称,维卡币可以解决跨国转账支付问题,可以避开银行第三方交易媒介,且点对点秒到账。王桂荣的丈夫分三次用现金购买ONE币,共计19036个,每个维卡币的购买价格为人民币220元,共花费418万元。
       
孙亮在举报信中称,《取证报告》中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王桂荣在一起仲裁案件中,充当司法掮客。与相关办案人员“打过招呼”后,王桂荣嘱咐儿子孙玮泽将好处费打到了相关人员的儿子账户中。
       
微信聊天记录显示,王桂荣曾给外甥王璐转款4万元,让其联系孙亮案的侦查人员。孙玮泽还给对方选了进口毛毯,对方则回复称,“哥哥,真不用费心,我工作都是份内事,你这么做,我都不好意思”。
         
前述沈阳中级法院出具的函件显示,孙亮案的侦查人员存在接受王桂荣吃请,及收受其礼物的情况。
      
孙亮认为,王桂荣通过向办案人员行贿干预办案,并利用儿子孙玮泽的律师身份敛财,严重破坏司法环境。
       
孙亮母亲李焕英告诉《财经》记者,她和律师已向各级国家机关寄出举报信,请求纪检监察部门对王佳荣及家人立案调查。她认为,无论是王桂荣母子的微信记录,还是司法机关查明的银行流水,都可证明王桂荣为追回借款,找到相关办案人员构陷孙亮。 
      
2021年8月,就孙亮举报信中所涉及的问题,《财经》记者多次致信王桂荣。截至发稿,王桂荣未予回复。

【版权声明】本作品的著作权等知识产权归【财经杂志】所有,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享有本文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