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20年:美国从“过度扩张”中惊醒了吗?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郝洲

2021年09月10日 19:35  

本文5331字,约8分钟

“9·11”后最大的主题不是“9·11”,不是本·拉登,不是反恐,而是中国和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崛起

美国本土遭受大规模恐怖袭击的“9·11事件”(下称“9·11”)已经过去20年。

20年前,美国以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包庇“9·11”幕后总策划本·拉登为由入侵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政权,20年后,塔利班政权卷土重来,新兴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呼罗珊”继续追打,于众目睽睽之下在人群拥挤的喀布尔机场发动血腥恐怖袭击,美军及其当地服务人员以极为屈辱的方式撤出了阿富汗。

阿富汗号称是“帝国的坟场”。苏联在阿富汗打了10年战争,最后以屈辱的撤军结束,撤出阿富汗成为苏联解体的前奏。美国在阿富汗打了20年的战争,最后也以屈辱的撤军结束,那么,撤出阿富汗会给美国的国运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20年来如一梦

2021年8月15日,就在日本宣布投降、第二次世界大战正式结束76周年这一天,20年前被美国推翻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卷土重来,重新控制阿富汗。

这一天,塔利班军队在几乎没有遭遇任何武装抵抗的情况下涌入该国首都喀布尔,并占领了总统府。美国支持的阿富汗傀儡政权总统阿什拉夫•加尼逃离该国,美国及其盟国匆忙撤走剩余的本国公民和阿富汗盟友。

塔利班一名官员的话称,塔利班将宣布成立“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这是1996年-2001年期间塔利班政权首次统治阿富汗时使用的国号。

英国一家知名媒体对这一天事态的报道,用了一个颇为“残酷”的标题:《喀布尔的沦陷:20年的使命在一天内崩溃》。

20年前,也就是2001年9月11日,美国本土发生了一系列自杀式恐怖袭击事件,其中最令人震惊的画面是:被基地组织劫持的两架飞机分别冲撞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双塔,另外一架飞机撞向美国军事大本营五角大楼,整个恐袭事件共有将近三千人丧生或失踪,这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偷袭珍珠港之后,外国势力首次发动的对美国领土造成重大伤亡的袭击。

“9·11”发生后不久,美国及其盟国便以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包庇基地组织领导人本·拉登为由,入侵了阿富汗,推翻了塔利班政权。

然而,事实证明,虽然塔利班政权很容易被推翻,但塔利班的思想却很难被彻底消灭。英国媒体评论说:事实证明,世界历史上装备最精良的军队,也无法与塔利班的耐心相提并论。塔利班对美国人说:“你有手表,我们有时间。”

美国从阿富汗仓惶、羞辱地撤出,是最新一个在“帝国的坟场”折戟沉沙的超级大国。塔利班重掌阿富汗控制权之后,美国专栏作家罗宾·赖特发表了一篇题为《阿富汗大撤退是否标志着美国时代的结束?》的文章。

该文这样写道:“美国的大撤退至少与苏联1989 年的撤退一样令人羞辱,苏联从阿富汗撤军导致苏联帝国和共产主义统治的终结。美国在阿富汗的时间是苏联的两倍,花费也多得多……美国人乘坐直升机仓惶出逃的画面,与1989 年 2 月 15 日苏联军队从阿富汗穿过友谊桥撤军的画面没有什么不同。两个大国都以失败者的身份,夹着尾巴离开,留下了一片混乱。”

全球格局大变天

没有什么事件比美国败走阿富汗更戏剧性地展现了20年来美国的“反恐战争”和以干预主义为特征的外交政策的失败了。

不过,虽然阿富汗总统府的新主人仍然打着塔利班的旗号,掌权者却是新一代人了。在这一代人的时间里,全球政治格局更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大变化。

20年来,世界政治版图到底有哪些变化呢?

首先是美国的衰落。美国从20年前的不可一世、全球独霸,到今天耻辱地撤离阿富汗,美国无法再像20年前那样指哪打哪、打哪赢哪了。20年中,美国发动的两场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都没有实现既定目标,阿富汗战争输得更惨。

其次是中国的崛起。这一点我下面会详细阐述。

第三是世界的多极。美国不再是全球独大,除了中国崛起、欧盟经历多重危机后依然挺立、印度经济不断提速,俄罗斯也不再是20年前对美国曲意逢迎的那个国家了。

冷战中败于美国的前苏联,在“9·11”发生前10年,已经解体,其中最大的加盟共和国俄罗斯联邦,一直持续衰落,但最近一些年,在政治强人普京掌控之下的俄罗斯,开始在一些地缘政治问题上挑战美国及其盟友,包括在格鲁吉亚、乌克兰、叙利亚、白俄罗斯等热点冲突地区。

美国仓惶逃离阿富汗,不仅给中、俄等国打开了一个战略窗口,也损害了美国和它的欧洲盟友的关系。英国媒体人西蒙·提斯达尔最近撰文说:“拜登对美国传统领导角色的明显否定震惊了英国和欧洲各国政府。他宣称,在海外冲突中‘无休止地部署美军’不符合美国国家利益,美国入侵阿富汗只是为了保卫‘家园’。对于那些熟悉美国霸权及其永久基地的人来说,这是令其震惊的说法……对欧洲和英国领导人来说,显而易见的教训是,如果可以的话,不能依赖华盛顿。”

“9·11黑洞”

“9·11”发生后不久,许多学者、时评家、政界人士马上就为它赋予了极高的重要性。有人断言,21世纪就是从“9·11”这一天开始的,有人认为,“9·11”正式揭开了美国学者亨廷顿所预言的“文明的冲突”之序幕。

在“9·11”十周年的时候,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访问学者大卫·罗特科普夫写了一篇文章,列举了这十年发生的比“9·11”更重要的十件大事。第一件是包括中国在内的“金砖四国”的崛起,最后一件与“9·11”有关,但并非“9·11”本身,而是美国对“9·11”的过激反应。

在这篇文章之后,许多读者发表了跟帖,阅读这些跟帖有时比阅读原文还有趣。例如,一位读者写道:“杰出的分析。只有一点异议:‘9·11’仍是这十年中最重要的大事,因为它把我们的注意力从这篇文章所列举的所有大事上转移走了。”

其实,这也是罗特科普夫的本意:“9·11”恰如一个具有巨大吸力的黑洞,吸纳、扭曲、溶解了周边的所有东西……

又是10年过去了。20年后的今天,人们对“9·11”之后世界局势的走向和地缘政治版图的变化,也许看得更清晰了。如今人们应该都会认同罗特科普夫的两个观点:一、“9·11”之后最重要的现象是中国的崛起;二、美国对“9·11”的过激反应是美国相对衰落的原因之一。

“9·11” 发生后,美国精英和大众的多数人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才逐渐看清: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不仅很难取胜,而且是导致美国相对衰落的祸根,恐怖主义并不像美国时任总统小布什及其同僚所描述的那么可怕,更谈不上是美国的最大威胁,美国的最大威胁其实是保罗•肯尼迪在《大国的兴衰》一书中所说的“帝国的过度扩张”。

全球精英和大众的多数人也花了许多年的时间,才逐渐看清:“9·11”后最大的主题不是“9·11”,不是本·拉登,不是反恐,而是中国和其它新兴经济体的崛起,是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相对衰落,是全球经济、政治重心的逐渐东移。

2010年,中国在经济总量上超过了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2020年和2021年,新冠病毒肆虐全球,中国却相对成功地控制住了疫情的泛滥,并因此成为世界主要经济体中唯一实现经济增长的国家。

中国借力打力?

从某种意义上说,中国的崛起,其实是借助于“9·11”所引发的全球地缘政治的变化。

小布什上台后不久,便一改前任克林顿为美中关系定下的“战略伙伴”的基调,把中国称为美国的“战略对手”,而小布什执政初期接连发生的一系列事件,包括中美南海撞机事件、美国对台军售事件、小布什的“保卫”台湾言论等等事件,使中美关系降到了一个新的低点,许多评论人士猜测,冷战后一直在寻找新“敌人”的美国鹰派,这回可能“盯”上了中国。

但“9·11”改变了一切。后来的历史大家耳熟能详,无须赘述。美国把注意力、人力、财力完全转移到了打击本·拉登及基地组织上,美国鹰派无须费力寻找“敌人”了,这一回,“敌人”自己找上门来了,而且有着近3000条生命的血债。美国急于报仇雪恨,复仇对象不仅是本·拉登,还有本·拉登的庇护者——实际的庇护者和想象中的庇护者,于是有了阿富汗战争,于是又有了伊拉克战争……

中国自然乐得美国转移注意力和转移战场,没有“战略对手”恶眼相盯,那中国就一心一意发展经济,甚至顺水推舟,莫名其妙地成了美国努力打造的“反恐统一战线”的盟友。

如此戏剧性的转变所导致的结果,就是全球力量格局从单极转向多极,就是东西方经济实力的此长彼消,就是美国的相对衰落,中国的相对兴盛。

但这一切究竟与“9·11”有多大的关系?如今,多数评论家都认为,关系非常大。

 “9·11”导致美国国力衰落,导致美国在硬实力和软实力两方面开始走下坡路。但是,其真正的导因,并非“9·11”袭击本身,而是罗特科普夫所说的美国的过激反应。

“9·11”十周年时,美国作家安德鲁·苏利文发表了一篇题为《本·拉登赢了?》的文章,文中写道:“本·拉登希望挑起伊斯兰世界和西方之间的文明战争,我们上钩了。”

“9·11”20周年时,美国一家通讯社发表了一篇分析,标题是《从“9·11”的灰烬中,一个新的世界开始形成。但它没有持续下去》。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院长马凯硕曾经说,“中国真应该对‘9·11’的发生感到庆幸”,因为“当美国正忙于进行战争和增加国防开支时,中国正忙着与东盟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在全世界赢得了良好口碑。中国于2006年举办中非峰会,当时所有非洲国家的领袖都参加了。”

“9·11”发生的那一年,中国经济远远无法与美国相比;20年后,中国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超过了美国。

等美国后来的三任总统奥巴马、特朗普、拜登意识到中国才是美国最大的战略对手时,并采取了“转向亚洲”(奥巴马)、贸易战(特朗普)、“与盟友合作应对中国”(拜登)等针对中国的措施时,中国早已不再是“9·11”发生时相对贫弱的中国了。

有人认为,拜登这次不惜代价、不顾批评,执意从阿富汗撤军,是为了集中精力对付中国。也许拜登确有此意,但美国此番撤军的狼狈、混乱彻底损害了美国的信誉和形象,也让美国现有和潜在的盟友伤透了心,这显然不利于拜登“与盟友合作应对中国”的计划。

然而,如果现在就说“9·11”20年后美国仓惶撤出阿富汗,预示着美国与前苏联兵败阿富汗相似的国运,预示着美国从此将不可逆转地衰落下去,也未免言之尚早。

有些物件,需要拉开一些空间距离,才能看清其全貌;有些事件,需要拉开一些时间距离,才能把握其意义。

也许,20年,仍然不是足以把握“9·11”历史意义的时间距离。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