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20年反恐战争,养肥了谁?又打赢了谁?

作者 |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1年09月11日 18:38  

本文6412字,约9分钟

克林顿政府和平梦导致美国错判基地组织,小布什政府又过度反应,美国白打了20年战争

2001年9月11日早上8点多,当美国人照常开始上班时,两架飞机先后撞上了纽约曼哈顿的世贸大楼;紧接着,第三架飞机撞上华盛顿的五角大楼;第四架计划撞向国会大厦或白宫的飞机,在遭到乘客阻止后坠毁在宾州田野。

2001年9月11日,两架客机撞向纽约世贸中心“双子大厦”。

每天5万人工作的世贸双子座大楼在受到撞击90分钟后轰然倒塌造成2600人死亡,125人在五角大楼丧生;4架坠毁飞机上丧生的乘客累计256人。

上世纪冷战结束后的整个90年代,美国享有全球独一无二的霸权地位。在“9·11恐怖袭击”(下称“9·11”)当天,美国领土遭到自1941年珍珠港事件以后的首次攻击。为了反击极端恐怖组织,美国从2001年10月决定出兵阿富汗到2021年8月31日,打了一场为期20年的反恐战争。

恐怖分子对世贸大楼和五角大楼的攻击所带来的震惊,让美国民众普遍赞同小布什政府初期的反恐行动。然而,无限期延长到20年的战争,最后并没有换来美国社会一度寻求的复仇快感,反而换来数千军人伤亡,2万亿美元的军费开支及大规模债务。

根据美国权威媒体8月29日到9月1日期间进行的民调,49%的美国民众认为美国比“9·11”以前更安全,远低于十年前的64%。45%的民众认为美国比“9·11”以前更不安全;46%认为“9·11”让美国变得比以前更糟;只有33%认为比以前更好。

“对我来说,那好像是很久远的事,对失去亲人的人而言才是件大事吧,我选择避开所有纪念活动和电视节目。”纽约居民伯吉斯对《财经》记者表示,“我们还有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心理问题)要应付。”

小布什政府时期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防战略顾问的沙克(Kori Schake) 对美国媒体指出,“9·11”事发后美国人感到从未有过的恐惧,大家由于不了解恐怖主义的威胁而感到害怕,“我们因为无知和害怕做了很多坏的政策选择,我们将需要在未来很长时间内承担这些坏选择带来的代价……我们在‘9·11’之后(过度反应)的后果,来自于我们非常害怕,我们(过于)想表现得更强硬。”

反恐战争

小布什政府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回忆称,当第一架飞机撞上世贸大楼时,媒体报道是“意外”,但是当第二架再撞上时,他意识到“显然不是意外,是对我们国家的攻击”;正当他脑中思考各种可能时,第三架飞机已经撞上了五角大楼,他立即赶到现场“了解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救援抵达前,拉姆斯菲尔德不顾安全人员阻止,跨越警戒范围帮助受伤的乘客,当他捡起地上印有“美国航空”的物体碎片时,他脑中出现了结论:“我们的建筑物已经成为战场。” 对他而言,下一步会发生什么毫无悬念:还会有第四架飞机,因此他命令两架战斗机立即升空,同时授权战机在必要时击落可能攻击另一栋建筑物的第四架客机。“如果真的为了保护国会大楼或白宫而杀死无辜的美国公民和孩子,那将是一件难以想象的事。”

紧急升空的两架F-16战机,因为来不及挂载飞弹,第一批女性飞行员之一的彭尼(Heather Penny)在2011年向媒体表示,她当时打算像日本神风特攻队一样用自己飞机撞毁联合航空93航班,只是没想到后来英勇的乘客制服了劫机犯。但是美国的国土防卫竟然如此经不起考验,当天早上保护本土领空的任务竟然是一个自杀任务引起的,让美国国防部和国会在接下来的数年间不断检讨和寻求解决方案。

小布什政府在英国的协助下,从2001年10月7日出兵阿富汗,希望通过轰炸逼出本·拉登,但是到12月7日美军完全把塔利班政权推翻后,本·拉登也从山区遁逃了。小布什政府的反恐行动瞬间失去具体目标。副总统切尼、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副部长沃尔福威茨和国家安全委员会资深顾问赖斯都没有打算就此罢休,小布什告诉全美国人:“我们的战争始于(追杀)基地组织,但是不会就此结束。”

美国情报部门开始在基地组织曾经建立过基地的地方继续搜索——索马里、苏丹、也门和菲律宾。但是,菲律宾和也门是美国友好国家、索马里基本上是无政府状态,本·拉登在1996年被苏丹驱逐出境;这些国家和基地组织的关系并非如塔利班和基地组织之间这般紧密,经过讨论,这些国家都不足以成为美国“第二阶段”反恐战争的目标。拉姆斯菲尔德也承认,“找到几个人确实像大海捞针一样。”

尽管不少国家安全专家都认为,美国应该在这个阶段就把针对基地组织的反恐战争转为低调的情报战,但是部分小布什政府的官员从2001年回到政府后就一直希望攻打伊拉克和推翻萨达姆,因此不断动用大量人力物力搜寻萨达姆和基地组织的关系,却始终一无所获。

《火神崛起》是介绍小布什政府主要战略幕僚的一本书,该书引用匿名资深情报官员指出,美国传统国家安全逻辑将“危机”处理的时间限定在六周到两个月之间,之后回到常态,但是小布什政府的国家安全人士当时显然已经有不一样的打算,他们的做法也打破了美国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遵循的所有基本规则。

到了2001年11月,小布什政府开始为攻打伊拉克做铺陈,拉姆斯菲尔德开始声称美国合理地怀疑本·拉登有能力取得生化武器, 2002年1月29日小布什在联合国演讲时表示,美国正打算对抗朝鲜、伊拉克和伊朗三个邪恶轴心国,因为这三个国家可能对恐怖分子提供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美国在2003年3月19日终于向伊拉克出兵,随后推翻了萨达姆政权。

失效的情报部门

尽管小布什政府在“9·11”后投入大量人力物力追捕本·拉登和基地组织,但是情报部门在事件发生前已经分崩离析。

柏林墙倒塌和冷战结束后,对核战争的恐惧逐渐消失,美国从1992年开始大幅削减军事和情报预算,时任总统克林顿指派副总统戈尔缩减政府规模,建立更高效、低预算的部门,同时将部分政府业务外包给私营企业。

其中,国防部和中央情报局(CIA) 被视为“庞大且无用的恐龙组织”,为了节省预算,克林顿政府高举“民营企业”为国家作出更多贡献,各种任务的公私角色界限自此模糊。

前CIA情报员博尔勒(Melissa Boyle)在回忆录《否认和欺骗》中指出,克林顿政府的CIA局长伍思利(Jim Woosley)任内关闭了CIA60%的海外大型情报站,解雇超过30%的海外情报人员。伍思利任内鼓吹发展技术,最后离职到民营企业成为CIA外包合约的承包商;另一个重要联邦情报机构美国国家安全局(NSA)也在上世纪90年代关闭了一半在全球设置的监听地点,军事人员裁减一半。

针对国防部的裁减,国防部被要求成立如国防科学委员会(Defense science Board)的机构,邀请民营企业参与评估如何裁撤业务,这些企业视外包为业务大饼,建议国防部应该把除了“政府性质”工作的任务全部外包出去,甚至建议以2002年外包100亿美元的项目为目标,如此可以替国防部省下30%-40%的预算。这些建议最后未被采纳,但是国防部任务外包在各方压力下也势不可挡,海外军事训练就是其中一项被外包的任务。到2001年为止,克林顿政府削减了38.6万个联邦政府工作,却比1993年多花费44%的政府预算雇佣外包企业。

在预算和人力大幅删减后,CIA和NSA到1999年面临严重人力短缺的窘境。

“9·11”发生前,当小布什政府不断向情报部门索取恐怖份子情报时,情报部门只能寻求私营部门的协助,私营部门则需要紧急花高价雇用被CIA和NSA解雇的前情报员。

探讨美国情报如何过度外包的《等待被雇用的情报员》一书引用前NSA雇员戈登(Bill Golden)指出,政府部门在反恐战争种执行任务时,只能派出没有经验的新人监控合约商执行任务的过程。但是负责执行政府任务的都是新手,因此只能告诉合约商,“这些看顾你们的人什么都不知道,你得告诉他们怎么做……我们正在追踪基地组织,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做,但是因为你是合约商,你应该知道,我们付你钱,你应该帮我们做到。”

私营承包商洛奇、Booz Allen, Betac , BAE systems, CACI International因为反恐战争而获利颇丰。《财经》记者搜集的数据显示,CIA的情报预算在1998年为267亿美元,但是到了2005年大幅提升到398亿美元,2006年为409亿美元。

对于在上世纪90年代被抛弃、曾经被批评是“没有存在意义的冷战战士”的情报员,反恐战争意味着政府只能通过私营企业以多一倍甚至更高的薪水雇佣他们做一样的工作,戈登将他们后来的遭遇形容是对政府“甜蜜的复仇”。

不止如此,外包人员可以不照规则、以非人道的方式审讯嫌犯,行政和立法部门对政府人员的行为限制导致恶性循环,最后变成“只有外包人员能去干那些脏活了,”一名熟悉军事外包事务的专家对《财经》记者表示。

反恐战争意味着新的国防产业、新武器、新秩序、新的俘虏和追杀新的国家敌人,拉姆斯菲尔德就以“美国大量的核武器显然对恐怖分子没有达到威慑效果”为由,推动将美国大量的防卫系统武器改为攻击性装备。

国务院、能源部、国土安全部、国防部、情报部门的各种外包业务,因为“9·11”,无论和反恐战争多不相关的武器系统,国防军费都能照单全收。波音前总裁斯通塞弗(Harry Stonecipher)就指出,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如果有哪个国会议员不支持“国家需要的国防”,下次选举就得面临败选。

战争将公共服务商业化,从国土安全学位、反恐咨询、机场登机口安全措施,行政部门为此编列“黑预算”,游说企业以“坚决反恐”为借口,不断施压国会议员通过各种预算。2011年时,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的私营承包商人员已经超过美国军队人员总数;2019年合约工作人员和军人的比例是1.5:1.

国防部超过一半的预算花在合约外包;金额从2001年的1400亿美元大幅增加到2019年的3700亿美元。

国会研究报告显示,国防部是美国联邦政府部门外包最多的单位,外包金额超过所有其他部门加起来的总和。主要的五家承包商为:波音、洛奇马丁、雷神、通用动力和诺斯罗普-格鲁曼;洛奇马丁不仅是国防部拿下金额最大的合约商,也从能源部、国土安全部、国务院和国家航空航天局拿下大量合约;波音是国土安全部最大的外包商。但是不如CIA的外包情报员,这些外包商雇佣的员工拿到的却是极低的薪水、极差的工作环境。

美国在过去20年间投资了超过2万亿美元在阿富汗战争,等同于每天3亿元,或者以阿富汗4000万人口计算的话,每人5万美元。波士顿大学研究国防业务外包的教授皮尔蒂尔(Heidi Peltier)指出,外包其实导致政府浪费了更多的钱。2019年国防部45%的合约被列为“不可竞标”,这意味着垄断,在种种行政优势下,合约商完全不用考虑降低花费。

美国通过举债来支付战争费用,根据布朗大学的估算美国政府已经还清了2万亿美元中的5000亿美元,但是加上利息,总体债务到2050年将达到6.5万亿美元。

本·拉登在上世纪90年代接受媒体采访时发誓,要让美国的军事扩张主义“血流不停直到破产”,尽管他的目标未完全达到,但是美国确实在未来的数十年需要不断偿还债务。

20年未完成的

今年8月,两名警探拜访摩根女士在纽约长岛的家,告知她检测部门确认找到了她母亲20年前因为“9·11”被双子座大楼掩埋的遗骸。由于人体受到严重撞击和挤压,DNA受到严重损毁,多年来受限于科学技术,仍有1106具遗骸至今未完成比对,直到最近再度引入新技术比对出遗体。

另一方面,美国曾经费尽所有力气追捕到的主要嫌犯,至今仍未完成审讯。美国9月7日才在古巴的关塔那摩监狱秘密展开五名嫌犯的前期审讯,正式审讯仍待安排。

20年过去,遇难者家属仍然质疑:为什么19个连英语都不太会讲的中东人会导致他们失去家人,让他们愤怒的是,美国政府在公布调查报告时出于国家安全考量,遮盖了很多关于沙特阿拉伯政府对基地组织支持的细节。这些家属不断写信呼吁司法部和联邦调查局公布证据,这次“9·11”20周年纪念日之前也写信给总统拜登称,如果不公布报告,家属将不欢迎他参加纪念仪式。司法部最后回应,将重新评估公开报告的可能性。

9月11日当天,拜登将出席在纽约、宾州和华盛顿三个事发地点的纪念活动。对于失去亲人的美国人,“9·11”远未结束;对仓皇从阿富汗撤军的美国,国家安全和世界秩序仍是需要不断重新定义的问号。

回顾美国因为“9·11”而发动的反恐战争,曾为洛奇马丁担任顾问的鲁本对《财经》记者指出,美国发动战争应该考虑达到三个目标:一、打赢战争;二、通过战争对其他国家发出威慑信号;三、确保政治力量不介入。“从结果看来,这三个目标都失败了。20年战争让阿富汗变成美国军官打卡后升官的地点。”

图片

2001年9月16日,美国总统布什等在白宫。10月7日,美国发动阿富汗战争。从左到右: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国务卿鲍威尔、布什、副总统切尼、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亨利·谢尔顿。

图片

2011年5月1日,美国华盛顿白宫,美国总统奥巴马、副总统拜登等人在战况室听取对本·拉登袭击情况的更新报告。

图片

2018年12月2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访问伊拉克阿萨德空军基地。该基地驻扎着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多国部队。

图片

2021年8月29日,美国特拉华州,拜登出席在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爆炸中丧生的美军士兵遗体交接仪式。

图片

2021年8月19日,阿富汗喀布尔机场,美国海军陆战队员在疏散行动中接过一名婴儿。

图片

2015年9月2日,两艘船搭载一群难民从土耳其驶往希腊时在途中沉没,三岁的艾兰·库尔迪的遗体被冲上土耳其博德鲁姆镇海滩。

图片

2021年2月7日,损毁严重的叙利亚巴尔米拉古城遗址。

图片

2021年8月30日,一些从阿富汗撤离的人员,被安置于德国拉姆施泰因美国空军基地。

图片

2001年11月15日,美国陆军特种部队士兵乘坐直升机进入阿富汗。

图片

2021年8月30日,阿富汗喀布尔,美国克里斯·多纳休少将正登上一架C-17运输机,他是撤离阿富汗的最后一位美国军人。

图片

2017年7月9日,伊拉克摩苏尔,以美国为首的国际联军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发动空袭。

图片

2021年9月7日,阿富汗喀布尔,阿富汗塔利班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组建新政权,并公布了“阿富汗伊斯兰酋长国”的政权架构,包括部分官员名单。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