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寻百万亿绿色资产,银行业如何找准赛道?

作者 | 《财经》记者 张颖馨   编辑 | 袁满

2021年09月18日 19:21  

本文2133字,约3分钟

金融机构发力绿色资产,需在“减污”“降碳”“增绿”和“防灾”四个方面寻求机会。

“绿色金融发展过程中,寻找绿色资产成为金融机构难点。未来,金融机构发力绿色资产,需在‘减污’‘降碳’‘增绿’和‘防灾’四个方面寻求机会。”9月17日,在财联社主办的“绿色赋能·永续发展”银行业绿色金融论坛上,银保监会政策研究局一级巡视员、银行业协会绿色信贷业务专业委员会首席专家叶燕斐如是表示。

自2020年提出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绿色金融发展被中国高层置于前所未有的重要位置。在此背景下,包括商业银行在内的众多金融机构纷纷加码绿色金融,并取得不错的成绩。

《财经》记者统计A股上市银行2021年半年报发现,在25家已披露绿色信贷相关数据的银行中,工商银行以超过2万亿元的绿色信贷余额排在首位。此外,相较2020年末,九家银行的绿色信贷余额增速达到20%以上。这其中,基数最高的兴业银行,绿色信贷余额超4000亿元,实现了近30%的增长。

当前银行重点关注哪些领域?“在减污降碳新时期,降碳正成为越来越重要的主题。在新能源、可再生能源等重点行业上将出现一定市场机遇,现在各家银行都很关注,而且开始密接对接。”兴业银行绿色金融部总经理助理陈亚芹直言,经过产业结构调整、工业节能、能源结构调整以及行业减排后,市场的眼光将关注技术进步和创新对行业带来的影响,虽然目前没有非常成熟的商业模式,但可能更值得资本市场去提前进行布局,包括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碳汇技术的开发。

陈亚芹进一步指出,在具体支持方向上,清洁能源、节能环保和碳减排技术将是重点支持的三大方向。在地域上,长江流域、黄河流域、粤港澳、京津冀是重点区域。

叶燕斐亦就“降碳”进一步阐释,高碳行业未来可能会由六大行业扩展到九大行业,占整个碳排放的75%左右,这些领域通过数字化、智能化、绿色化的改造加快推进碳强度。比如钢铁,铝、铜、锰和其他金属行业,材料不能替代,行业也不会消失,关键是如何通过低碳技术对行业进行技改,把行业的碳强度降下来,需要做大量技改方面的信贷。

“此外,还有部分行业或将消失,比如化石能源发电,但短时间内是中国能源安全最基本的、最可靠的支撑,所以这些行业也有提高能效,加强改造的问题。同时对可再生能源,风力、水电、光伏发电、储能、智能电网,特高压输电领域也需要加大支持力度。”叶燕斐说。

值得注意的是,新调整会导致结构的变化,这背后亦蕴藏着大量机会。平安银行绿色金融事业部总裁助理邢宏亮直言,“在新型的结构下,新产业机会下有大量场景可以让我们金融服务进入。在新能源体系中,平安银行从产业链、设备商,到发电端、电网端,再到新的应用场景都进行了深入研究,并找到了新型的机会、新型信贷的目标客户。”另据邢宏亮透露,平安银行已聚焦清洁能源、绿色环保、高碳转型、绿色交通、绿色建筑等5个方向共计15个赛道。

高碳企业同样也存在机会。“以石油行业为例,2026-2030年间中国将达到石油巅峰,原有油品的BBC业务可继续推进, 但在‘双碳’战略下,中石油和中石化都明确提出2025-2030碳达峰,2050碳中和目标,围绕光伏、风电、充/换电、氢燃料、天然气等新商业模式的产业链的场景机会逐渐显露。”邢宏亮说。

邢宏亮进一步指出,碳中和将为绿色金融带来百万亿元的市场规模。其中,碳吸收预计市场规模将达到8万亿元,发展新能源市场规模将达60万亿元,而高碳排放产业转型升级的市场规模约为28万亿元。这意味着,金融支持绿色发展的市场将达到近百万亿元规模。

面对百万亿市场规模,未来银行业应如何发力绿色金融?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院长、中国金融学会绿色金融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王遥表示,银行应在战略目标、体制建设、产品与服务、风险管理、ESG方面都应该有全面布局,要把绿色理念融入到经营、技术管理、产品支持等各个方面中去:一是要结合现实,把绿色、环境、气候和环境因素,考量到整个体系架构当中;二是在产品方面,要结合国家重大发展战略,如长三角、长江经济带的建设,乡村振兴计划,还有粤港澳大湾区建设,黄河流域高质量发展等。

显然,绿色金融要进一步发展,必然离不开政策的支持。

“在政策激励方面,中国正在逐步完善激励约束机制来进行激励和约束。当前已推出的激励政策中,作用最大的是贴息政策。当然还有一些政策仍在讨论中,希望后续还会有更多新的激励政策出炉。”王遥认为,要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必然将有相应的政策大量出炉,这可能会带来金融体系的风险。因此,当前中国人民银行大力推动的金融机构环境信息披露、环境压力测试等工作,预计未来这可能将会成为金融机构的一项强制性要求。

陈亚芹直言,未来政策可能会激发金融机构对产业更大的支持和扶持的力度。不过绿色金融由于所服务的投向产业特性,特别是对基础设施行业的投资周期非常长,可能对投资成本要求比较高,所以需要配套的激励政策,现在机构关注度最高的是碳减排的政策支持工具。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