碳中和目标提出周年,中国再承诺停建境外煤电

作者 | 《财经》记者 韩舒淋    编辑 | 马克

2021年09月23日 18:38  

本文2508字,约4分钟

国际煤电项目最主要的投资者不是中国的公共资金,而是美日英的私营金融机构。

在做出2030年碳达峰、2060年碳中和承诺一周年之际,中国对绿色转型再次做出新的国家承诺。

在9月21日的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发言中表示,中国将大力支持发展中国家绿色低碳能源发展,不再新建境外煤电项目。

这是中国自身提出双碳目标后,首次做出停建境外煤电项目承诺。能源基金会(EF)首席执行官兼中国区总裁邹骥认为,中国拥有巨大的煤电设备生产产能和煤电厂建设、运营优势,放弃这些优势,彰显了对国际社会负责的大国格局。

目前还未明确具体的退出境外煤电建设的时间表,也还不清楚具体退出境外新建煤电的角色是指投融资机构,还是也包括工程总包和煤电设备出口。其他国家此前类似承诺,主要是停止公共资金对国际煤电项目的支持。

外界对中国境外煤电建设提供投融资支持一直持批评意见,中国公共资金支持的境外煤电项目也一直受到关注。据“全球煤炭公共融资追踪(GCPFT)”统计,绝大多数国际煤电建设的公共资金支持来自中日韩三国。

据GCPFT截至2020年7月的统计数据显示,2013年以来已经完成融资的境外煤电项目中,中国是第一大公共资金来源国,为超过5300万千瓦国际煤电提供了约500亿美元资金,紧随其后的是日本和韩国(见下图)。

国际煤电项目主要公共资金来源国及支持规模和容量,单位:百万美元、兆瓦,数据来源:GCPFT

根据GCPFT的统计,为国际煤电项目提供融资的中方机构中,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国家开发银行两家政策性银行合计占到了总融资的一半,其他主要国有银行和部分在境外投资的能源央企也是境外煤电的投资者。投资地以东南亚、南亚和非洲国家为主,也包括澳大利亚、美国、英国等国的煤电项目。

GCPFT统计的是为国际煤电项目提供支持的公共资金,不包括私营机构的投资。

今年以来,另外两大为境外煤电项目提供公共资金支持的国家日本和韩国先后做出了退出支持的承诺。

韩国总统文在寅在今年4月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宣布,将终止对国际煤电项目的公共投资支持。今年5月,包括日本在内的七国集团(G7)发布的一份公报中,承诺在2021年底之前终止对国际煤电项目提供政府支持。

至此,中国就成了仅剩的还未做出停止境外煤电建设承诺的大国,也因此不断受到国际社会关注。

此次承诺是中国在相关议题上的重大转向。今年4月27日的国新办发布会上,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在回应境外煤电融资提问时表示,要基于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来考虑,不能够简单地讲停止对发展中国家煤电厂的支持,应对气候变化应该有助于让发展中国家的人民过上好日子,要把应对气候变化和保障民生、发展经济统筹来考虑。

李高同时也强调,“我们更大的努力是帮助发展中国家发展可再生能源,实际上在过去的若干年当中,我们更多的融资增长是用于对发展中国家可再生能源的支持。”

此次承诺之前,中国在境外的能源投资已经逐步转向可再生能源领域。据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CUFE)在今年1月发布的报告,中国的一带一路国家能源投资中,与可再生能源(光伏、风电、水电)相关的投资首次超过50%,占比57%,而境外煤炭相关投资自2015年以来就不断下降(见下图)。

2013-2020中国在一带一路国家能源投资的种类分布,图标自上而下为:风能/光能,水能,天然气,石油,煤炭。来源:CUFE

国际煤电项目投资环境恶化也是不可忽视的外部因素,世界资源研究所(WRI)在今年7月的一篇文章中指出,一些此前致力于发展煤电的东南亚、南亚和非洲国家也纷纷决定暂停煤电项目,主要出于三方面原因:煤电项目获取环境和社会许可更加困难,新冠疫情对各国能源市场影响以及煤电开发成本日益上涨。该文建议中国发挥领导力,明确退出国际煤电投资的路线图。

尽管中国对境外煤电的投融资一直受到关注,并且是最大的公共资金出资方,但若考虑所有煤电资金来源,与常见说法不同,国际煤电项目最主要的投资者不是中国,而是美国、日本、英国的私营金融机构。

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中心在今年7月的一份政策简报中指出,在2013至2018年,中国境外新增的在运、在建及计划中的燃煤电厂中,有中国融资参与的电站装机容量仅占13%,中国参与融资的机构既包括公共部门也包括商业机构(见下图)。

2013-2018所有中国境外新增煤电装机容量与其中中国资本参与的煤电装机容量 
来源:波士顿大学《谁在投资国际燃煤电厂》政策简报

该简报援引相关非政府组织Urgewald的研究数据显示,日本和西方国家的机构投资者及商业银行是全球煤炭行业的主要融资方。

截至2021年1月,美国投资者在全球煤炭行业持有的股票和债券总价值6020亿美元,合计占全球煤炭行业机构投资的58%,其中以共同基金公司先锋领航集团(Vanguard)的860亿美元和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BlackRock)的840亿美元为首,日本和英国的投资者在全球煤炭行业的机构投资中所占份额分别位居第二和第三位(见下表)。

煤炭行业前十大投资机构(2021年1月或最近一次申报日期)
来源:波士顿大学《谁在投资国际燃煤电厂》政策简报

商业银行贷款方面,2018年10月1日至2020年10月31日,日本商业银行(760亿美 元,23.5%)、美国商业银行(680亿美元,21%)和英国商业银行(220亿美元,7% )是煤炭行业的最大贷款来源。这三个国家的商业银行加起来占全球煤炭公司所获贷款总额的52%。排名前三的银行是日本瑞穗银行(220亿美元)、三井住友银行(210亿美元)和三菱UFJ金融集团(180亿美元)。

煤炭行业前十大贷款机构 
来源:波士顿大学《谁在投资国际燃煤电厂》政策简报

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中心在简报中建议,对基本事实的混淆可能导致政策设计的失误、冲突和争议。鉴于煤炭融资是全球脱碳的一个重要优先事项,煤炭融资的数据应以透明公开的方式向公众公布,这一点至关重要。

简报认为,解决私营企业,特别是在发达国家私营部门煤炭融资的问题同样重要。西方国家和机构若要与中国和其他投资煤炭的金融机构进行真诚、合理的谈判,则应当拿出公认的数据,并在逐步淘汰私营部门融资方面也发挥领导力。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