券商生存实录:安信证券今年痛失两名元老,人员流失加重

作者 | 《财经》记者 张欣培    编辑 | 陆玲

2021年09月28日 19:38  

本文2830字,约4分钟

在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之下,券商自身如果不改革创新,最终会被市场淘汰

9月27日,安信证券发布讣告,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李勇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9月27日20时33分在上海逝世。
 
这已是安信证券在今年痛失的第二位高管。今年3月7日,安信证券副总裁李军因病医治无效逝世。
 
二者的离世让业内倍感惋惜。与此同时,安信证券另一位副总裁秦冲也在9月离职。离职前,秦冲曾被带走协助调查。
 
李勇、李军、秦冲几乎在安信证券成立之初就加盟,一路带领安信证券发展壮大,是各业务条线的领军人物。目前,在安信证券的高管信息中,副总裁仅剩刘纯亮一人。
 
实际上,安信证券面临的不仅是高管的离开,更有大量人员流失的问题。记者了解到,近两年安信证券投行人员流失严重,而近期安信证券研究所更是有多名知名分析师跳槽。
 
“离职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高管的变动、个人职业规划以及薪酬激励机制。”一位资深投行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在行业竞争越发激烈之下,券商自身如果不改革创新,最终会被市场淘汰。”

两位副总裁不幸离世

年仅53岁的安信证券副总裁李勇因病离世让业内十分意外。李勇2007年就加入安信证券,2010年起担任公司副总裁、党委委员。
 
安信证券在讣文中表示,李勇同志在安信奋斗十四载,讲政治、讲原则、善谋划、敢担当、懂业务、有作为,为公司的建设和发展倾注了大量心血,推动了安信的快速发展,为提升安信的行业地位和市场影响力做出了重大贡献。
 
《财经》记者了解到,安信证券员工对李勇的评价非常高。“李勇是一名典型的学者型领导,口碑特别好,很能干。”一位安信证券内部人士告诉《财经》记者。
 
资料显示,李勇,男,1968年1月出生,汉族,山西人,中共党员,经济学博士。曾就读于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系、工商管理学院、光华管理学院,先后任职于中国光大(集团)、中国光大银行、光大证券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4月加入安信证券,历任董事总经理兼销售交易部总经理、研究中心总经理、北京分公司总经理等职,2010年起担任公司副总裁、党委委员。
 
在加入安信证券之后,李勇开始组建研究团队和销售团队,引进了一大批业内知名分析师,奠定机构业务发展的基础,加快零售业务转型。此后又分管新三板,使得安信证券新三板业务在业内排名一直名列前茅。
 
实际上,这已是安信证券今年痛失的第二位副总裁。今年3月7日,安信证券发布讣告,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李军同志因病医治无效,于2021年3月7日逝世。年仅54岁。
 
李军有着丰富的行业经验,曾就读于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北京大学、帝国理工学院,先后任职于深圳罗湖工业研究所、深圳证券登记公司、深圳证券交易所。
 
2005年,李军担任广东证券托管组副组长、中科证券托管组组长,随后参与安信证券的筹建工作,2006年8月,安信证券正式成立,他一直担任公司党委委员、副总裁。李军曾分管经纪业务、信用业务以及投资业务等工作,为安信证券业务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财经》记者注意到,安信证券今年上半年开始招聘负责自营投资与分管经纪与财富管理的副总经理。
 
今年安信证券痛失两位副总裁,而另一位副总裁秦冲也于日前离职。《财经》记者了解到,此前分管投行业务的高管、副总裁秦冲曾被相关部门带走协助调查,随后离职。
 
秦冲也是安信证券投行的领军人物。2006年11月,任职光大证券国际部总经理的秦冲率部众近20人跳槽安信证券。2012年,深圳证监局核准秦冲证券公司经理层高级管理人员的任职资格,秦冲进入安信证券高管团队,分管安信证券投行业务。

人员流失加重

实际上,近两年安信证券内部也发生了明显的人员动荡。“今年投行、研究所都有好多人离开。”一位接近安信证券的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
 
研究所几乎成为了离职重灾区。今年8月,安信证券研究所原所长胡又文加盟民生证券,担任公司副总裁、民生证券研究院院长。证券业协会官网显示,胡又文已于8月19日登记执业机构调整为民生证券。
 
有消息指出,近期安信证券研究所有4位首席跳槽至民生证券,分别是通信行业首席分析师马天诣、计算机行业首席分析师吕伟、新能源与电力设备首席分析师邓永康、社服首席分析师刘文正。
 
安信证券研究所人士向《财经》记者确认了该消息。“马天诣已入职。”民生证券研究所人士告诉记者。不过,中国证券业协会的公示信息尚未发生变更。
 
此外,安信证券投行部亦面临大量人员的流失。“这两年走了不少骨干,大部分都去了三中(中信、中金、中信建投),待遇好,项目多,底薪高,尤其对于年轻人吸引力很大。”一位接近安信证券人士向《财经》记者表示。
 
在注册制之下,头部效应越发明显。对于中小券商来说,如果没有很好的激励机制很难留住优秀人才。而造成安信投行人员动荡最重要的原因或在于薪酬机制。“安信证券底薪比较低
,主要靠项目提成。薪酬相对于大券商没有什么竞争力。”上述人士表示。
 
中小券商投行的薪酬模式一直是底薪低、高提成。但实际上,这种方式正在被监管层全面禁止。9月24日,中国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加强注册制下中介机构投资银行业务廉洁从业监管的意见(征求意见稿)》,要求证券公司从业人员薪酬不得与其承做承揽的项目收入直接挂钩。
 
2018年证监会发布的《证券公司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指引》明确提出,证券公司不得以业务包干等承包方式开展投资银行类业务,或者以其他形式实施过度激励,证券公司不得将投资银行类业务人员薪酬收入与其承做的项目直接挂钩。
 
“中小券商的激励主要靠项目提成,监管层要求薪酬不与项目直接挂钩,其实对中小券商冲击很大。如果没有项目提成,大家基本都会去头部。”一位投行人士表示。
 
券商之间竞争越发激烈,头部效应更加明显。一些券商也在通过并购等方式做大做强。业内人士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如果券商自身不主动变革创新,早晚会被淘汰。
 
实际上,安信证券今年以来的业绩表现相对不错。2021年半年报,安信证券实现营业总收入68.66亿元,同比增长29.30%,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4.10亿元,同比增长24.87%,营收与净利润涨幅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报告期内,安信证券投行业务收入6.74亿元,较上年同期大幅提升72.68%,在所有主营业务中增速排第一。投行业务收入行业排名第12名,同比跃升8名。
 
安信证券有着央企背景,目前大股东为国投资本。去年,国投资本及子公司对安信证券增资近60亿元,使得安信证券的注册资本超过百亿元。增资完成后,国投资本持股比例为99.9969%。国投公司旗下涉足多个金融领域,具有明显的集团优势。
 
不过,有投行人士认为,国投资本的优势在支持安信证券发展方面并没有发挥出来,二者没有形成有效的协同,安信证券的发展这几年一直较为平稳,实际上是过于保守,缺乏创新。“在全行业积极谋变之下,如果没有魄力进行改革,安于现状,最终会被市场淘汰。”一位资深投行人士表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