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雨灾追踪,近百亩葡萄园损毁陷入“三不管”

作者 | 《财经》记者 张明丽    编辑 | 王延春

2021年10月06日 18:05  

本文7051字,约10分钟

葡萄园毁了,收入没了指望,谷三玉只好去东北打工,因为他遇到了自己没法解决的难题:尽管特色农产品对农户的经济重要性大,但面临的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远高于大宗粮食作物,类似葡萄这样的地方优势特色农作物,有很多处于风险裸露状态

一次事故对于公众来说可能是转瞬即逝的关注,但对于置身其中的人而言,却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灾难”。

距离河南雨灾已经过去两个月,但对谷三玉来说,水灾过去了,也过不去。

谷三玉住在河南省长葛市大周镇里,2014年,他承包了村里80亩地种植葡萄。他说自己年轻时卖过水果,熟悉这个行业,有销路。随着年岁渐长,出去打工体力跟不上,他认为种葡萄利润比庄稼高。

种植葡萄与其他作物的显著区别是,葡萄光培苗就要三年。三年里,谷三玉共花了250万元养苗,自己出了150万元,借了100万元。这150万元几乎是他所有积蓄。好在从2020年起,葡萄园开始盈利了,不再是一个只出不进的赔本买卖。

可好景不长,今年5月,当地下了一场冰雹,砸坏了谷三玉家很多已经成熟的葡萄。那一次,谷三玉看着被冰雹打坏的葡萄叶和果实哭了。好在那时,投资成本还不算高,化肥农药、浇水和人力支出刚花了2万元,再加上冰雹过后10天,葡萄长势渐渐恢复,谷三玉稍微安心了些。

没想到两个月后葡萄遭遇了致命打击。7月,河南遭受了暴雨袭击,当地庄稼、工厂不同程度被损毁。在谷三玉葡萄园的上游,有一家不锈钢加工厂。雨水顺着上游流下来,退去后,留给葡萄园一地的油状物。

“不怕水,怕的是六年心血毁于一旦”

树死人悲。

2014年,谷三玉花10万元一次性购买了4万棵葡萄树苗,并以每亩地每年900元的价格承包村里的80亩地,合同期20年,仅地租这一项一年支出7.2万元。每年聘请工人的支出在10万-15万元之间,每年打药、浇水的成本约5万元。

葡萄树难养。每年5月,工人要给葡萄树绑铁丝,否则风一大树枝会断。最忙时,谷三玉的葡萄园每天要雇佣10个-20个工人,一天下来能绑完一趟(70米一去一回)。葡萄园一共400趟,每人每天工资80元。每年10月叶落时,谷三玉要再雇同样的人力剪掉铁丝。用谷三玉的话说“麻烦得很”。

葡萄树前三年并不结果,第四年葡萄园才有了收入,勉强摊平了成本,到了第六年(2020年)才开始盈利。

为了撑起葡萄园的运营,谷三玉从民间借贷了100万元,月息基本在一分五左右,按此计算,他每年需还利息18万元。

原本,谷三玉预计今年家里葡萄收成不错。夏黑是谷家种植最多的葡萄种类,种了35亩-36亩,亩产4000斤-5000斤,批发价每斤2.4元左右。按计划,夏黑7月20日就成熟了,在洪水来临之前已经卖了1000元。巨峰还没成熟,但按往年,8月也就可以卖了,今年谷家巨峰亩产5000斤-6000斤,产量逐年增加。如果是十年以上的巨峰葡萄树,亩产甚至达到8000斤。巨峰每年售价浮动,前年1斤能卖2.6元-2.7元,去年售价1.5元-1.6元。阳光玫瑰是谷家种植的葡萄中最贵的品种,种了4亩,亩产3000斤,一斤批发价格就达到了12元,每亩地利润2万元。

谷三玉妻子介绍,他们卖价并不贵,他们的师傅批发价格甚至达到1斤18.5元。去年,他们留了4亩阳光玫瑰,今年原准备继续建大棚,将阳光玫瑰扩建到6亩。谷三玉妻子说,阳光玫瑰香味要达到标准才能卖上价格,去年他们种植的阳光玫瑰个头大、香味足,卖价也好。

可一场暴雨让谷三玉的计划泡汤了。如今,又到了交地租的时候,如果不交,村里会收回承包的土地,等于自己将一无所有。按规矩,来帮忙的工人工资半月一清,不予赊账,现在谷家只能欠着这些工人的工资,加上地租,谷三玉还欠着15万-16万元。

地租、工人工资、利息,这些支出大头还不是压在谷三玉心上最重的石头,甚至今年的收成他也可以做到“不那么在意”,他不怕水,今年收成少一点,明年还能再种。但这一次,他怕的是六年心血毁于一旦,因为不清楚上游来水中是否含有害物质,自己的80亩地还能否继续耕种,更怕土壤有毒,这片地不能再继续种植农作物。

不敢卖,“怕吃死人”

 7月20日,郑州遭遇特大暴雨,随后几日,河南省内接连出现降水,不少地区因降水及上游泄洪开始积水。长葛市大周镇是蓄滞洪区之一,洪水经佛尔岗水库泻出后一路汇聚到地势低洼处。谷三玉家的种植园是镇子里地势最低处之一,在种植园上游一条河道相隔的地方,是河南金汇鸿鹏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的厂房。

天眼查显示,河南金汇鸿鹏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目前年产10万吨不锈钢管。

顺着手指的方向是金汇鸿鹏厂房,河道这侧是葡萄园记者张明丽/摄

由石油化工协会主管、化工企业管理协会主办的期刊《化工管理》曾刊文《不锈钢加工企业酸洗工序污染的防治提升改造工程》。文中指出,不锈钢制品的加工需经历打头、上灰、拉伸、退火等工序。在拉伸、退火等加工过程中会出现黑色、黄色的氧化皮,为了提高不锈钢的外观和耐蚀性,加工后的不锈钢必须进行酸洗处理。

酸洗工序为不锈钢加工生产中必不可少的环节,也是主要产污环节,会产生废水、废气和固体废弃物。其中,废水中含有酸度、总铬、总镍、总铁、氟化物、化学需氧量、石油等污染物。酸洗废水会污染水体,影响水生动植物生长繁殖,甚至造成死亡;含酸废水渗入土壤,时间长了会造成土质钙化,破坏土层松散状态,因而影响农作物生长;废水中含有大量的重金属离子,可通过食物链富集于人体内,对人类健康造成伤害。固体废弃物是酸洗过程中产生的沉淀在酸洗池底部的酸渣。酸渣主要成分为酸洗后不锈钢表面剥落的金属氧化皮及酸洗过程中腐蚀溶解的含铬、镍、铁等物质。根据《国家危险废物名录》(2016),这些酸渣、废酸液属于危险废物。

河南金汇鸿鹏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官网显示,公司的产品为不锈钢装饰管、不锈钢工业管、不锈钢制品管、不锈钢冷轧带钢、不锈钢冷轧钢板。一位熟悉不锈钢生产线的从业者告诉《财经》记者,按金汇鸿鹏官网展示的产品来看,该厂生产工序只涉及到切割等物理加工方法,不会产生污染物。若要进一步判定会否产生污染,关键要看其是否生产不锈钢,以及是否有加工装饰的工艺,如表层喷漆等。

《财经》记者致电河南金汇鸿鹏不锈钢制品有限公司,对方表示厂里无表层喷漆等加工装饰工艺,但自己生产不锈钢管,也就是说,该厂具备产污可能性。

洪水刚退的那几天,谷三玉不敢在院子里停留太久,没风时空气中弥漫着化工物料的味道。“人是不敢在院子里站太久的,井水也不敢喝了,脸也不敢洗了,凡是周边有水处,水面皆漂浮着油状不明物。”

葡萄园里,不少葡萄叶边缘已经发黄卷曲,葡萄上蒙了一层灰状尘土。在葡萄的生长过程中,有一个“套袋”环节,这么做一是为了卫生,防止打农药时农药落在葡萄上,二是保护葡萄免受雨水天气困扰,袋子底部有一个小开口,逢降水天气,雨水从袋子底部小孔流出。而这一次,谷三玉说,水是自下而上浸泡葡萄的。带有腐蚀性的污水水位上涨,从底部小孔浸满袋子,袋子里葡萄长时间浸泡在污水中。《财经》记者随机拆开三个新袋子,里面的葡萄上都蒙了一层尘状物。

不仅水里漂浮着不明机油,土里也出现了不明颗粒物。《财经》记者咨询两位不锈钢厂工作人员,对方均表示不认识此物。谷三玉不清楚这些颗粒物是什么,但他凭直觉认为这批葡萄不能卖了,“怕吃死人”。

葡萄不能卖了,但支出却不能同步暂停。谷三玉说,他希望有关部门能尽快派人下来检测土壤是否存在重金属超标的问题,如果还能达到食用标准,葡萄能卖一点是一点,尽可能减少损失。

责任难定陷入“三不管”境地 

谷三玉找了镇环保所,环保所说这件事并不归他们管。后来他又去了市里和镇上的农业局,农业局的回复是,只负责检测农药残留,土壤重金属含量并不在他们的检测范围内。有人建议他找专门的第三方检测机构,检测机构也派人来看过,最终给出了5万元检测费的报价,对于如今的谷三玉来说,这是一笔拿不出来的高额费用。

谷三玉说,市里信访他也去过,结果是市里将他的诉求打回到镇里处理,镇里又让他找区里书记处理。区里书记帮他调解,但也暂未拿出满意的调解方案来,每次谷三玉打电话过去,书记就告诉他,“我在想办法,我也很头疼”。

9月11日,《财经》记者致电大周镇环保所所长李万青核实,对方表示对此事并不知情,也无法提供检测服务。但谷三玉说,对方曾派人去现场查看过,其中一人看过现场后称,不能确定污染的葡萄就就是厂里排污导致的。

山东德衡律师事务所律师何锡迎建议,谷家先与不锈钢加工厂进行协商,如果协商不成,可通过向人民法院起诉的方式维权。这属于民事侵权案件,当地政府或者民间调解组织虽然可以组织双方进行调解,但是不具有确定侵权与否以及侵权责任大小的权限。

此前,谷三玉告诉《财经》记者,他也曾尝试咨询律师,律师给出的建议是,能不诉讼就不诉讼,先找镇里,让镇里领导跟厂家沟通。如果打官司,厂家也是受害方,非主观意愿造成的二次伤害,谷家胜诉概率不大,只能尽量协调。

何锡迎解释,对于不可抗力导致的环境污染损害,环境侵权人是否应该承担侵权责任,目前存在不同观点。有观点认为,如果环境侵权人免予承担责任,让明显处于弱势地位的受害人承担污染损害后果,与现代侵权法“日益注重保护受害人利益”的趋势相背,也与现代民法注重追求“实质公平”的精神相离,所以不赞成环境侵权人免责。也有观点认为,不可抗力属于法定的免责情形,不可过度苛责环境侵权人承担更大的义务,按照现行法律规定,环境侵权人不应承担侵权责任。

何锡迎认为,就这片葡萄园而言,河南“7·20”特大暴雨灾害发生后,上游水库泄洪导致谷家葡萄园被淹,该事件是不能预见、不能避免并且不能克服的客观情况,属于不可抗力的情形。按照民法典的相关规定,因不可抗力不能履行民事义务的,不承担民事责任。不锈钢加工厂污染物外泄与谷家葡萄园的损害结果之间虽然有因果关系,但其中不可抗力因素起到了关键作用,谷家和不锈钢加工厂都是洪灾的受害群体,原则上不锈钢加工厂对于谷家葡萄园的损失不承担侵权责任。

但是,何锡迎表示,如果不锈钢加工厂存在违规存放、排放污染源,或者规划、土地等手续不符合法律规定,或者在洪灾发生后没有及时采取必要措施防止环境污染结果的发生,那么造成谷家葡萄园损害结果的不正常因素就不仅是不可抗力,不锈钢加工厂的行为存在过错,而该过错行为也是导致损害结果发生的原因,不锈钢加工厂就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

《财经》记者了解,因为洪灾过后现场已经被破坏,要证明不锈钢加工厂存在过错行为且该行为与损害结果具有因果关系,难度较大。例如,污染物已随洪水排出稀释,是否违规排放污染物难以检测;厂房内的部分设施已被洪水破坏,是否违规存放污染源也难以查验,洪灾发生后工厂是否采取了止损的必要措施更加难以现场查看。

何锡迎建议谷家可先向环保、国土、规划等相关部门了解不锈钢加工厂在正常生产经营时是否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如有,那么在洪灾发生前是否已经整改到位,如其在洪灾发生时仍存在违法违规行为,就可以将该因素考虑进侵权责任之中。如果按照民法的公平原则请求补偿,举证难度相对而言可能会小一些,只需证明葡萄园中的污染物来源于不锈钢加工厂,达到法官内心确信的标准即可,可以根据污染物的种类和周边环境来证明,但该诉讼方案可能得到的补偿金额也会偏小一些。

不过,部分步骤在实操层面仍存在困难。7月时,镇里领导告诉谷三玉,等不忙了就喊上两方碰一次头。但从7月31日至今,谷家还没有等到镇政府跟厂家的沟通。9月11日,《财经》记者尝试致电区里刘书记,刘书记回复,葡萄园被淹这件事尚无定性,不能说是锈钢厂带来的污染,具体还需由环保等各部门介入鉴定才能有最后结论。“要证明葡萄园被淹与洪水有关系,这中间还有大量工作需要去做,现在要等调查结果。”记者询问是否有机构在跟进鉴定事宜时,对方以正在炒菜为由挂断了电话。

在维权的过程中,谷三玉遇到了很多意料之中的阻力,也有很多意料之外的障碍。比如,与谷家一条河沟之隔的,是另外一家的花生地。他家的花生同样受到浸泡,但谷家却没有找对面一家商议。“因为对方经济损失小,要求很低,在谈判过程中很容易妥协。”

种植业保险难题

 相较于事后的“推拉”,事前的推脱则显得更为致命。早在葡萄园搭建之前,谷家就咨询过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简“人保财险”),“人保财险来院子里看过后,认为不中,风险太大,不予投保。”谷三玉说,当时保险公司拒绝他的理由是,在农业上投保赔得太多。如果能投保,保费每年1万元,一旦出现自然灾害,保险公司要根据市场行情进行估算,像今年这种情况,保险公司可能要赔付几十万元。

距离谷家联系人保财险投保已经过去六年,当年人保财险的处理人员联系方式难以找到。9月8日,《财经》记者致电人保财险河南分公司,提出为葡萄园投保诉求,对方回复称并无这种保险。但中国宁波网2020年曾报道“人保财险宁波市分公司全生产周期葡萄种植综合保险为种植户生产经营牢筑风险保障”。文中介绍,该保险涵盖了葡萄的种植风险、价格风险、运输风险和产品质量安全风险。人保财险河南分公司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可能是不同地方提供服务不一样,经确认,河南确实不提供该险种。

何锡迎向《财经》记者分析,葡萄种植保险属于财产损失保险的一种,并非强制性保险,符合投保要求的投保人,经与保险公司协商一致,可以自愿订立保险合同,任何一方都要遵循平等自愿的原则,不可强制投保,也不可强制承保。如果保险公司经调查后认为承保的风险过大,也可以选择不承保或者提高保费承保。

中国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农业经济系教授杨汭华告诉《财经》记者,对于保险公司来说,葡萄生产风险和价格风险都比较高,存在着较大的保险风险。是否在不同区域都开设葡萄种植保险,有多方面的考量,涉及葡萄产业在当地的相对重要性、种植风险评估、产业扶持政策和财政支持能力等方面的差异,也与对葡萄产业的风险意识或判断有关,与保险公司在当地的保险服务能力相关。

与浙江省比较,河南省开展葡萄种植保险的难点在于:其一,农户分散种植较多,种植规模小;其二,栽培模式以露地栽培为主,葡萄产量和品质受自然风险影响较大;其三,葡萄种植技术和管理水平低,生产风险的同质性差;其四,近年来葡萄种植面积猛增,市场竞争增强,加大了葡萄价格波动风险。这些因素都降低了葡萄的可保性。

但种植业的商业性保险只占据很小比例。杨汭华介绍,目前中国种植业保险还是以政策性保险为主。政策性保险中,又分为中央财政保费补贴和地方财政保费补贴两大类。2020年以后,中央财政保费补贴基本涵盖了关系国计民生和粮食安全的主要大宗农作物。各地出现的葡萄、柑橘、茶叶、苹果、梨等特色农产品多属于地方财政保费补贴。

尽管特色农产品对于农户的经济重要性大,面临的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远高于大宗粮食作物,但现实情况是:大量地方优势特色农作物还处于风险裸露状态。此外,种植业保险自身还面临着其他固有短板:一是险种比较少。目前还是以物化成本保险为主,区域产量保险、天气指数保险、价格指数保险、完全成本保险、收入保险等还没有广泛地发展起来。二是,种植业保险保额较低且单一,这在较大程度上抑制了农户的参保积极性,可看作是种植业保险存在的明显缺陷。

开展葡萄保险的难度较大。一是因为葡萄种植规模小、种植区域分散、经营主体数量少。这样,对于保险公司,开展葡萄保险难以满足大数定律以分散风险;对于农户,葡萄保险保费会相应较高,就小规模种植户而言,保费负担会比较重。所以,保险公司和农民两方面的积极性都受到抑制;二是,葡萄种植品种比较多,栽培技术标准化的规范性差,不同种植者生产风险的同质性差,难以满足投保条件。比如,种植业保险要求标的满足的条件之一是“符合当地普遍采用的种植规范和技术管理要求”,而这正是葡萄种植中存在的需要改善的重要问题;三是,在果品类中,葡萄果序更易受自然灾害的影响,产量风险相对较大;第四,各地葡萄种植出现了一定的盲目发展,产业同质性造成的竞争使得葡萄价格波动较大。

杨汭华表示,总体来看,中国农业保险尚处于初级发展阶段,目前仅有少数地方特色农产品有了相应的保险产品,由于比较小众,大多数特色农产品还难以获得保险服务。她建议,在缺乏商业保险的情况下,葡萄种植者可以采取一些其他的风险管理措施。比如,大力发展避雨栽培和设施葡萄,增强葡萄的抗病虫害能力,稳定和提高葡萄产量;发展订单农业,规避销售风险;针对市场需求,依据地区生产条件,进行早、中、晚熟葡萄品种多样化搭配,合理布局成熟上市时间,减少价格风险。同时,还要加强葡萄种植的标准化技术规范,扩大葡萄种植规模,争取获得保险公司的个性化服务等。同时,政府有必要强制推行环境污染责任险,以防治农业面源污染,维护葡萄种植者利益和葡萄食用安全。

显然,以上建议对于如今的谷三玉而言,不再具备实操性。9月中旬,谷三玉在微信上告诉《财经》记者,他准备前往东北去打工了,“要赚钱还账,挣点钱还给工人,他们也不容易,人不能失信”。截至目前,谷三玉还没有接到任何可能的补救政策及措施,他的微信名字改成了“懂的放弃”,而他妻子的微信签名里则写着“开心就好”。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