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科尔奈,告别一个时代

作者 | 本刊研究员 马国川   编辑 | 苏琦

2021年10月19日 19:01  

本文2347字,约3分钟

他对改革目标模式的分析,打开了中国经济学家的眼界,启发了八十年代的中国改革者。

“对中国改革来说,若要问哪一位外国经济学家最值得铭记,那无疑非雅诺什·科尔奈莫属了”,在科尔奈自传《思想的力量》中文版序言里,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称赞他“为中国经济学的发展和中国改革的推进提供了重要的思想养分”。

10月18日,科尔奈先生在布达佩斯去世,享年94岁。这位著名经济学家生长在匈牙利,曾经做过经济领域报道的记者。在实际工作中,他发现计划经济存在问题,于是从上世纪50年代起开始对社会主义传统管理体制下的经济问题进行研究。他的著作《经济管理中的过度集中》(1957年)、《反均衡论》(1971年)、《短缺经济学》(1980年)、《增长、短缺和效率》(1982年)等,在经济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特别是在《短缺经济学》一书中,科尔奈就像一位手术精湛的外科大夫,剖析计划经济体制的弊端,引起了世界经济学界的震动,破除了对计划经济的迷思。

科尔奈被哈佛大学聘为教授,担任世界经济学会会长,享有世界声誉,一度被认为是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候选人。尽管他没有走上颁奖台,但其思想学术的影响力却远远超过了许多诺奖得主。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前任院长钱颖一教授说:“科尔奈的思想和研究深刻地改变了全球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认识,尤其是从根本上影响了一代中国经济体制改革者。”

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以“摸着石头过河”的办法探路,经济改革目标并不清晰。1985年,科尔奈应邀参加“巴山轮会议”,提出把经济模式划分为四类:直接的行政协调(IA),间接的行政协调(IB),自由的市场协调(IIA)和有宏观调控的市场协调(IIB)。他指出,如果IA 模式是改革的起点,改革可取目标应当是 IIB。他对改革目标模式的分析,打开了中国经济学家的眼界,启发了八十年代的中国改革者。

正如“巴山轮会议”的主要组织者林重庚所说:“东欧专家用现代经济分析的方法来剖析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体制, 使这个方法达到一个新高度的是匈牙利经济学家科尔奈......东欧改革经济学家向他们的中国同行论证了中央计划经济体制紊乱的内在根由是体制问题......只有通过一套根本的经济体制改革措施才能加以解决。”

 随着科尔奈的《短缺经济学》中文版问世,他在书中提出的“短缺经济”“扩张冲动”“父爱主义”“投资饥渴”“软预算约束”等概念成为人们耳熟能详的名词,中国经济学界中掀起了“科尔奈热”。他的其他著作相继引进,他本人也成为对中国影响最大的国际经济学家。

科尔奈后来多次访问中国,不仅介绍改革经济学的最新进展,还对中国改革和体制转轨提出了许多诚挚中肯的意见。例如,他提醒要警惕“对增长率的迷信”,不能为了推动GDP尽可能快地增长,忽视了其他重要的发展任务;收入差距明显扩大不仅对经济是不利的,而且直接违背了民众的公平感,迟早会带来一些严重的社会紧张局面;要保障现代市场经济的运行,法治政府是必不可少的,等等。这些建议非常有针对性,值得认真倾听。

科尔奈对中国还有一大贡献,就是培养了一批优秀人才,钱颖一、许成钢、王一江、李稻葵等著名学者都出自他的门下。这些经济学家不仅运用所学分析中国的经济改革,提出政策建议,而且大大推动了中国的经济学教育,成为当今中国经济学界的领军人物。

科尔奈之所以能够产生世界级影响,首先因为他是一个以学术为志业的知识人。他在自传《思想的力量》中说:“我这一生中,从来不曾为名利奔波,穷尽一生努力追求的,唯有深刻的思想。”即使在思想和言论受到严格限制、甚至有可能带来生命危险的时代,他也不曾停止求索。他曾引用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诗句说:“我宁愿是一匹自由的、饥饿的狼,也不愿做主人豢养的舒服的狗。”

告别科尔奈,也是告别一个时代。他所代表的一代人生活在人类史上前所未有的大转型期,从计划经济时代走进市场经济时代,其间波澜起伏,惊心动魄。科尔奈作为历史的见证者和参与者,对计划经济时代进行了深刻的批判和认真的反思。这些批判和反思是激励后人继续前进的力量。就像陈寅恪在悼念王国维的文章所说:“先生之著述,或有时而不彰。先生之学说,或有时而可商。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科尔奈不仅是一个杰出的经济学家,也是一个具有深刻现实关怀的思想家。他指出,没有一劳永逸的改革。他以匈牙利为例,提醒世人要警惕转型国家也可能出现逆转。近年来,面对民粹主义在世界各地的崛起,他不断著文进行批判。科尔奈说:“民粹主义言论说我们知识分子应该感到惭愧, 但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惭愧。相反,我们应该坚持做好自己的工作:用心研讨和设计进一步的经济政治改革方案,并一边以循循善诱的方式, 一边以坚定的意志,为落实这些改革方案而奋斗。”

告别科尔奈,也意味着迎接一个新的时代。当今世界面临千年未有之大变局,面对各种反市场改革、反全球化的逆流,人们备感困惑,惶惶难安。人们应该如何思考和行动,开辟一个符合人性方向、符合历史潮流的新时代?吴敬琏先生说,科尔奈用自己的一生告诉世人,“一个社会科学家应当怎样为真理、为人民的福祉而奋斗。”

新冠病毒仍在肆虐,全球仍在迷茫前行。94岁的科尔奈先生辞世,留下太多未完成的思考,更给后人留下了艰难前进的榜样和勇气,激励后人不断探索真理,追求更美好的未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