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波明对话经济学家:拜登“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对未来国际经济影响几何?

来源 | 《财经》新媒体     

2021年10月23日 18:08  

本文2376字,约3分钟

“美国很有可能通过拜登政府两万亿美金的基建投资,这可能是美国多少年来首次这么大规模的进入投资市场,这可能对宏观经济影响很大。甚至有人提出,比如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很多都来自于预期两万亿美金的通过,进入投资。而且这个投资不是一年完成,将会是若干年都会进行下去,这对未来的国际经济影响有多大?”

2021年10月23日,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召开,在《财经》杂志总编辑王波明对话经济学家环节上,王波明提出了上述问题。

《财经》杂志总编辑王波明

对此,大成基金副总经理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前所长姚余栋表示,一万亿美元共和党和民主党已经达成协议,3.5万亿美金带有福利色彩的计划,由于债务上限的问题已经削到2万亿美元。12月3号很重要,因为美国国债已经不可持续,所以还要谈判,两万亿美元不一定能保得住,一万亿美金是共识。

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国家外汇管理局国际收支司原司长管涛也认为,两党之间有不同的诉求,大家都追求利益最大化,只要有利于美国的都干,但政党之争会限制最终通过基建规划的规模。即便出来基建规划也不是短期内完成,是比较长的时期,这对通胀有一些影响,但可能是一些边际上的影响。

在上海重阳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王庆看来,美国的所谓大规模支出计划跟当年中国的“4万亿投资”从量上不一样,从时间段上也不一样,它的所谓大宗商品含量跟中国比也不一样。前瞻性看未来10年,从大宗商品的供需双方,有一增一减,增是美国,减是中国房地产的减。

“美国基建可能会对大宗商品的价格抵消一部分地产。” 招商银行首席投资官赵驹发表观点称,地产方面的发展对GDP和中国经济的牵引作用会降低,肯定会影响到全球一些资产、品种的布局。作为财富管理机构,有经验的经理肯定会在这些方面提供很好的帮助和很好的思考,使得你的资产配置能够适应这个大趋势的发展,不能说跑赢它,会让你的资产有合理的回报。

以下是现场实录:

王波明:美国很有可能通过拜登政府两万亿美金的基建投资,这可能是美国多少年来首次这么大规模的进入投资市场,这可能对宏观经济影响很大。甚至有人提出,比如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很多都来自于预期两万亿美金的通过,进入投资。而且这个投资不是一年完成,将会是若干年都会进行下去,这对未来的国际经济影响有多大?

姚余栋:分两部分,一万亿美元共和党和民主党已经达成协议,3.5万亿美金带有福利色彩的计划,由于债务上限的问题已经削到2万亿美元。12月3号很重要,因为美国国债已经不可持续,所以还要谈判,两万亿美元不一定能保得住,一万亿美金是共识。今年美国经济是6%的增长速度,明年是4%的增长速度,高速情况下,促使他进一步购债、加息,全球流动性拐点就来了。

10年前中国开放度没有那么大,现在咱们北向通3万亿美元,南向通整个债券通3万亿美元,6万亿美元,将近1万亿美元,正好到中国来,持有3%以上的无风险利率。中国A股以及港股的收益率都是做的很好的10%以上,是全球最佳的资产避难港湾。

管涛:我觉得没有基建计划通胀可能没有有基建计划的通胀高,基建计划确确实实会加剧通胀预期,但也要分开看,基建计划最终的规模是多少,两党之间有不同的诉求,大家都追求利益最大化,只要有利于美国的都干,但政党之争会限制最终通过基建规划的规模。

即便出来基建规划也不是短期内完成,是比较长的时期,这对通胀有一些影响,但可能是一些边际上的影响。确确实实,如果通胀起来了,美联储被动加息,对于美国政府赤字的可持续性是个比较大的挑战。所以,也不是说拜登想做多大就做多大,不会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

王庆:美国的所谓大规模支出计划,我理解是在10年内发生,是细水长流的,这跟当年中国的“4万亿投资”从量上是不一样的,从时间段上也是不一样的,另外,它的所谓大宗商品含量跟我们比也是不一样的。我们建了大量的高速公路、铁路、房子,对大宗商品的消耗量明显大于美国这个性质的所谓基础设施,它有很多软性基础设施的支出。

前瞻性看未来10年,从大宗商品的供需双方,有一增一减,增是美国,减是中国房地产的减。中国的房地产投资是中国经济增长最重要的驱动力,也是来自中国大宗商品需求的主要来源,如果我们坚持房住不炒,房地产未来这方面的投资增速肯定会下来,而这方面下来,我相信会明显抵消美国那边的需求,对大宗商品的需求是不利的。可能对个别的小品种的金属影响是不一样的,包括新能源和一些绿色能源,双碳的政策下,这方面的需求可能会不一样。比如铜、锂,这方面我也想听听赵行长的观点,赵行长他们对新能源,尤其电池方面的投资,取得了巨大成功,他们如何判断?因为这方面的影响对个别金属的影响,个别大宗商品的影响将会是非常深远,甚至结构性的。   

赵驹:现在判断投资、未来的发展,一个是碳中和,这是全球的共同目标。这个目标目前看,大的目标影响没有变化,对于选择配置资产可能是一个很重要的方向。另外,中美关系长远来讲对资产配置、投资也有影响,对半导体行业、对高技术行业在境内的投资布局,可能要考虑到这些方面的影响。

美国基建可能会对大宗商品的价格抵消一部分地产,许家印也提出要从7000亿元的销售规模降到2000亿元,这种巨头都提出这样的要求,肯定地产方面的发展对GDP和中国经济的牵引作用会降低,肯定会影响到全球一些资产的布局,一些品种的布局。不光美国提出这样的想法,欧洲的其他国家会不会也有类似的想法。美国确实基础设施是很落后的,拜登的想法可能也代表了很多美国人的想法,他也希望自己更新、发展、提高。作为财富管理机构,有经验的经理肯定会在这些方面提供很好的帮助和很好的思考,使得你的资产配置能够适应这个大趋势的发展,不能说跑赢它,会让你的资产有合理的回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