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田八木货币经纪(中国)有限公司总裁黄洪:人民币在国际贸易、投资上占比较大,实际因素是人民币币制的稳定

来源 | 《财经》新媒体     

2021年10月23日 21:57  

本文2215字,约3分钟

“人民币目前在国际贸易,在投资甚至于储备的比例当中是由小到大,实际上核心因素是人民币币制的稳定,资金跨境流通最大的前提也是稳定的人民币汇率,以及负责任的货币政策。”10月23日,上田八木货币经纪(中国)有限公司总裁黄洪在由《财经》和《财经智库》主办的“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表示。

上田八木货币经纪(中国)有限公司总裁黄洪

黄洪谈到“随着我们国际贸易的不断增长,资本的双向流通的进一步开放,跨境资金的规模也是水涨船高。从2009年上海第一次实行跨境人民币清算以来,2020年我们国家人民币跨境结算金额已经达到了28万亿。”

面对以美国为首的多家央行的加息预期,市场会不会面临新的动荡,什么样的资产配置和操作可以适度规避风险的问题,黄洪表示从投资角度看,不止看利率问题,还有其他长期的因素和预期的管理;从利率角度来说,市场上有很多产品,可以把固定换成浮动或其他方法。所以可能会影响,但不一定会影响非常大,而且加息不是一下子加起来的,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做适当的调整。

以下为发言实录:

黄洪:非常感谢《财经》,有幸参加今天的论坛,我认为人民币国际化是跨境理财的一个重要的环节,因为人民币国际化也是多年来比较关注的问题。

我下面首先想跟大家分享一个几年前的一个旧闻,实际上在2017年12月份,在日本东京边上的一个小县城考古挖掘发现了一个大缸,那个缸里面竟然藏了将近20万枚中国的铜钱,时间跨度了唐朝、宋朝和明朝,当时这个新闻还是比较惊讶的,后来也把这个新闻发给了我一个研究古钱币的一个朋友。他说实际上早年在中东、伊朗,在亚洲的日本,在亚洲的印度,菲律宾等很多国家,实际上经常发现中国的古钱币。甚至在遥远的废非洲也经常有中国古钱币被发掘的新闻,所以我觉得这个是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尤其是宋前的发现,宋前实际上当时有一些国家把宋代的钱币当做宝贵的,储存起来,甚至有的国家把他当做振国之宝,实际上八百年前宋钱已经是通行的国际货币。当时的地位跟今天的美元地位是比较接近的,从这段历史我们可以看到,实际上我们中国的古代,我们古代的钱币已经走出国门,我们已经充当了流通、投资和储备的功能,已经是国际化了。我想这段历史还是比较有意思的。

从今天来说,随着我们国际贸易的不断增长,资本的双向流通的进一步开放,跨境资金的规模也是水涨船高。从2009年上海第一次实行跨境人民币清算以来,2020年我们国家人民币跨境结算金额已经达到了28万亿,当然,美国的美元的大量发行令全球外汇储备机构对他们的资产进行多元化的配置,加大了对人民币的投入,刚才前面也讲了很多。

人民币目前在国际贸易,在投资甚至于储备的比例当中是由小到大,实际上核心因素就是人民币币制的稳定,资金跨境流通最大的前提也是稳定的人民币的汇率,以及我们国家负责任的货币政策。

我们货币经纪公司实际上最初的诞生是跟贸易结算,跟资金的流动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货币经纪最早是起源于英国伦敦,19世纪60年代,当初经过的经济是很发达的,所以英国的商人满世界的跑的,所以英镑也就成为国际流通的主要的大家喜欢的货币,由于这样就使得在伦敦街头有一批人专门从事英镑对其他国家的交易专门做撮合的人,这个就是最早的英国的外汇经纪人。

实际上上田八木我们成立于1918年,我们母公司对中国也是非常看好的,1996年就成立了代表处,25年后我们终于落户了北京城市副中心,尤其是选择了这个会场的所在地,选择了国际财富中心。实际上我们选择以后我们才发现我们是选对了,因为我们的老祖宗五六百年前就带这里从事经济业务,当时有一百个人左右从事的是粮食经济,漕粮经济,我们今天从事货币经济,我们货币经纪跟今天的主权也有明显的关系,因为我们的牌照上面实际上是四个产品,但是地域是国内国外。所以我们恰恰是在资管跨境业务方面我们是可以做贡献的,我们是直接跟国内金融机构做,也可以跟国外金融机构做,我们的牌照是含了国内国外的。所以我们也期待我们在未来跨境资管业务方面我们能够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谢谢!   

主持人袁满:谢谢黄总,我个人理解,像上田八木这样的货币经纪公司在去年这样一个阶段进入中国,其实也是适应了中国的汇率改革,人民币国际化发展自然而然孕育的结果这些年来我们看到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的浮动,其实都为了货币经纪公司提供了非常广阔的商业机会。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有前景的事业,也期待你们在中国能够做出你们的贡献。

主持人袁满:问一下黄总,我们都谈到了人民币资产非常被看好,但我们同时看到,商业的交易、投资,还是有波动的,有波段的,包括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前几天很快涨上去,接下来市场也有预期,随着以美国为首的多家央行的加息预期,市场会不会面临新的动荡,您觉得通过什么样的资产配置和操作可以适度规避风险?

黄洪:这个问题不是我们货币经纪做决定,但我可以回答一下,理论上从投资角度来说,假设日本的投资客户投资中国债券,中国的利息跟中国德力西本身差的很大,即便利息有波动,人民币利差还在。从投资角度来说,不止看利率问题,还有其他的因素,长期的因素。还有一个预期的管理。

从利率角度来说,市场上有很多产品,你可以把固定换成浮动,有很多其他的手段。所以我也觉得,可能会影响,但不一定会影响非常大,而且它就是加息也不是一下子加起来的,也有个逐步加起来的情况,每个人可以根据自己的头寸做适当的调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