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资本金融系教授胡继晔:养老财富储备第三支柱为养老金和资本市场的深入结合创造了新空间

来源 | 财经网     

2021年10月24日 22:08  

本文4254字,约6分钟

“第一支柱、第二支柱我们个人没有选择的权利。第三支柱我们个人是有选择权的,我认为第三支柱有非常好的发展,类似于养老目标日期基金,养老风险基金,包括个人的商业寿险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产品。”10月23日,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资本金融系教授胡继晔在由《财经》杂志、《财经智库》主办的“2021全球财富管理论坛”上如此表示。本届论坛聚焦“打造开放创新的财富管理新高地”。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资本金融系教授胡继晔

胡继晔表示,养老财富今天的第三支柱推出,其实是为我们养老金和资本市场的深入结合创造了一个新的空间,第一支柱、第二支柱我们个人没有选择的权利。第三支柱我们个人是有选择权的,我认为第三支柱有非常好的发展,类似于养老目标日期基金,养老风险基金,包括个人的商业寿险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产品。所以我想核心问题就是建立从现有的储蓄养老向投资养老的理念的一个过渡。

以下为实录全文:

非常高兴能够参加今天的活动。刚才姚首席提的问题,我想有三个原因:第一,两年前的现在,2019年10、11月的时候,中央发布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积极应对老龄化的中长期规划》,第一次在规划里提出了要增加养老财富储备。“养老财富储备”六个字在知网上搜搜,目前的文章很少。养老财富储备从某种意义上分成四大类:第一个储备,国家的战略储备,全国社保基金。第二个储备是基本养老保险的财富储备,这部分大概有四五万亿,这部分储备的过程中,也就是那几个省,像广东、上海等沿海省份,20多个省份的第一支柱没有储备,基本上是入不敷出的。第三个储备是第二支柱,第二支柱有企业年金、职业年金,这部分大概有两万多亿的储备。现在最核心的是第三支柱,第三支柱的养老财富储备目前刚刚开始。所以我认为,我们国家提出了四大养老储备的概念下分成四类,现在最需要发展的就是第四类,也就是第三支柱的个人的养老财富储备。这是第一个观点。

第二,养老财富储备从哪里来?从现在来看,我带着学生有时候做投资意愿的硕士论文的写作,在这个过程中做了一些调研。我们可以看到,对于大多数老百姓来讲,存钱大部分都是为了养老。

所以说,存钱养老的观念已经好几千年了,到今天应该这种观念要做一点点改变,从储蓄养老到投资养老过渡,而第三支柱,比如权益类的产品,养老目标日期基金,老百姓有一部分钱就别存银行了,因为存银行跑不赢通货膨胀,如果曹总的百分之七点几肯定跑赢通货膨胀了。我们可以看到,中国虽然资本市场发展不尽如人意,但是已有的全国社保基金、建信,还有诸多的公募基金都是可以跑赢CPI,也就是说肯定比你存钱养老的利率要高,第二个发展支柱的核心是让老百姓从传统的储蓄养老向投资养老的理念过渡。

第三,第三支柱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社会保障制度公平可持续中的“可持续”三个字非常重要的体现,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里提出了社保制度的未来发展五个字“公平可持续”。公平的问题2015年就开始并轨,机关事业单位和企业基本养老保险已经并轨了,公募养老保险我们迈出了非常关键的一步,核心是可持续的。目前的可持续状况,中国在很多的国际指标中都非常靠前,我们GDP已经全球第二,其他方面也很好。但非常遗憾的是,在可持续指标里,现在好几个,一个是德国的安联做的,一个是澳大利亚的墨尔本美世,两个指标里中国都非常靠后,可持续的指标不太好,跟中国的国际形象特别不符,这说明我们可持续上的的确确存在着问题,为了让未来的可持续能够真真正正做到,我个人认为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除了第一支柱的基本养老保险,大部分没有企业年金、职业年金的情况下,最好自己在第三支柱上多做一些准备,这样才使我们养老金可持续真正得到发展。

我们先来看,这个世界从法系来讲,一个是英美法系,一个是大陆法系,英美法系的英国和美国第三支柱是非常发达的,发达到了美国的个人退休账户,一共80000多亿美元,光第三支柱相当于GDP的40%左右,非常大。当然也有一些学者做了一些研究,发现美国是这样的,从去年到今年,疫情这么严重,人家股市还是涨,哪些人发财了呢?持有股票比较多的人,持有股票比较多的人是哪些?还是比较富的人,也就是富者越富,穷者越穷,没做到共同富裕。如果我们做到共同富裕,尽可能让每个人都来投资第三支柱,这样可以享受权益类产品带来的长期收益,这种情况下,李斯特计划是比较好的,因为中国和德国法系上是更像的,我们也是更多依靠银行体系。在这种情况下,为了避免英美越富的人越在股市里赚钱,而穷苦的老百姓赚不到钱的情况,我们可以向德国学习。

德国的李斯特计划主要针对年轻人,如果你上班了,因为年轻人都缺钱,政府为了让你投资第三支柱会怎么样呢?只要你投资200欧元,政府给你补200欧元,再往上就不补了。对于中国来讲,姚主席提到了,如果我投1000块钱,中国补多少?我想从100、200开始补总是可以的吧。

现在我们的城乡居保已经非常接近李斯特计划了,因为我们的城乡居保有从100到1000,过去我们把这个视为第一支柱,实际上就是第三支柱,也就是说我们董老师讲了好几次,城乡居保其实是0+3,我们如果要想快速的把第三支柱做起来的话,非常简单,让我们的所有城市居保他们的这笔钱直接投入就可以了。这里面有一个问题,大家可能对于权益类产品心有余悸,老觉得我们股市这样,你怎么敢投呢?财富管理必须要看长期,相信长期的力量。为了讲课的时候更有说服力,从2009年开始自己每个月就投一千块钱投到沪深三板指数基金里面,从2009年到现在12年间总收益率是180%多,应该不是特别好。但是我觉得这已经远超我其他所有的投资了,我这都是有数据的,我把数据打印下来做成PDF文件,前年正好是10年,我把10年我的申请教育部人文社科的重大课题我就中了,名字叫“全生命周期养老准备的金融理论和实践创新研究”。

这十几年我没有做任何其他方面的考虑,为什么要这样呢?也就是说,第一如果我们现在想把第三支柱扩大的话,现成的就是城乡居保。同时,再让我们城乡居保之外普通的年轻人,如果我们有模仿学习李斯特计划,或者我们把这些虽然不是城乡居保,但是也给一点甜头的话,比如说100块钱,只要参加财政给你补100,我坚信我们第三支柱很快就可以达到您提到6亿的目标。

瑞银做了一个对中国财富的统计,大概中国财富的总额,金融财富,大概是60万亿美元,非常高。如果按照存款来看,我们现在M2是230多万亿,我们知道财富的60万亿美元只有少不能是存款,其他很多是权益类的产品。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如何使得个人的养老财富储备能够覆盖未来的养老支出。

在这种情况下,可能需要几个:第一,我们要有一部分存款,这是流动性的要求。更重要的是商业养老保险,因为它有个大数法则。这些都是传统的。我个人认为,更重要的是以目标日期基金为代表的权益类产品,比如我们把城乡居保的政府补贴放进去。

曹总说的存房养老,2014年我写了一个以房养老的文章。以房养老目前由保险公司来办,我觉得成功的可能性不大,由证券等机构来做可能是更好的选择,如果我们想增加个人养老财富储备,如果用房子,现在马上要收房产税了,未来个人养老财富储备作为四大储备的我们自己能够掌握的,因为其他储备我们掌握不了。个人养老财富储备还要进行投资组合,投资组合里包括银行存款、商业保险、目标日期基金,以及以房养老的可能性。

你刚刚说了沪深300,这是12年我的真实情况。因为财富管理过程中大多数人都认为我们的权益类产品风险太高,但实际上根据过去比如说我们拿美国1926到1996这70年间的数据来看,同时拿中国1990年到现在30年的数据来看,如果把所有数据进行长期的跟踪就会发现,中国和美国呈现着同样的状态,就是在生育率权益类产品要高,风险也高,如果超过5年二者的风险程度已经差的非常小了。

所以我们就可以看的出来,基于这样一个考量,如果我们今天目标日期基金,我们知道目标日期基金比如说从2018年开始有,2018年的8值目标日期基金我为了准备今天的活动我专门去万得咨询去看,他们最低的37%,最高的是65%,有6支都在60%以上。因为我们只能根据现有的数据,因为作为一个学者你必须基于现有的数据。

从2019年的数据来看,2019年就更多了,我说的是累计收益率,2019年均值大概30%多,最差的只有3%点几,这个充分说明了,也就是说在中国现有的目标日期基金里面,其实这些基金经理因为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像姚首席和朱总都是基金公司的高管,他们这样的专业人肯定比我只会自己买沪深300的人更强。这个东西我想专业人干专业的事,所以我认为如果要投资产品的话,除了我刚才讲的像商业寿险还是要配置一点的,我当年配置因为我有同学在新华工作我让他帮忙买了一点,到现在我觉得收益率还是不错。

所以我觉得产品,目标日期基金一定有下滑曲线,权益类产品随着年龄的增长比例是下滑的,刚才朱总讲的很对,如果二三十岁可以100%、90%以上配,过了40岁有可能下滑曲线再往下走。美国有很多退休以后权益类的产品还依然超过40%,为什么?因为退休以后他不是一次的花完,所以既使退休了还有40%以上的权益类产品,可以肯定他的目标日期基金下滑曲线是非常有意思的,还有的是台阶型的,这是我一个研究生的硕士论文题目就是研究下滑曲线的。

如果各位想配对自己个人养老的话,我认为目标日期基金根据你的退休年龄来讯,比如说2050年退休你买2050年就可以了,美国目前已经开始智能头部,富达公司搞了一个富达股,其实道理很简单,就是根据你的年龄、状况风险承受能力直接给你推荐一款产品,各位一定要注意配置一部分的权益类产品,也就是回到我刚才的说法,要从储蓄养老向投资养老过渡。

我21年前读博士的时候就开始养老的问题,2003年博士毕业的时候,董老师是我博士论文答辩委员会的委员,这么多年来一直研究这个问题,我就感觉今天的第三支柱推出,其实是为我们养老金和资本市场的深入结合创造了一个新的空间,第一支柱、第二支柱我们个人没有选择的权利。第三支柱我们个人是有选择权的,我认为第三支柱有非常好的发展,类似于养老目标日期基金,养老风险基金,包括个人的商业寿险这些都是非常好的产品。所以我想核心问题就是建立从现有的储蓄养老向投资养老的理念的一个过渡,让我们每一个人都能够通过养老财富的储备来保障未来,谢谢!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