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垄断法实施13年,26家企业被罚过亿元

作者 | 《财经》E法 樊瑞   编辑 | 鲁伟

2021年10月27日 20:31  

本文2323字,约3分钟

作为反垄断“大年”,2021年中国已有五起案件被处罚款过亿元。

反垄断无疑是“新常态”。有关部门已多次表态,将进一步加强反垄断监管执法,强化竞争政策基础地位,完善公平竞争制度体系,提升反垄断监管能力水平。

在不断强调要强化反垄断的背景下,《反垄断法》实施13年来取得何种效果?在目前执法资源和力量有限的情况下,一些“不起眼”的行业是否会受到《反垄断法》的规制?

10月22日,浙江理工大学主办了“第三届中国时尚法论坛”。浙江理工大学是中国第一所启动时尚法学科建设的高校,其举办的中国时尚法论坛已经成为法学界和时尚界的知名品牌。

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院长、时尚与艺术法研究所中方所长王健以“中国反垄断法修订与时尚产业反垄断风险”为主题进行了分享。按照罚款金额的数目,王健梳理了全国十大反垄断案件,其中发生在2021年的有三起。据统计,《反垄断法》实施13年来,共有26起案件的处罚金额超过亿元。他强调,时尚行业也可能存在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等违反《反垄断法》规定的行为,且存在的违法风险较大。

26家公司因反垄断被罚超亿元

自2008年《反垄断法》实施以来,目前已经形成以《反垄断法》为核心,由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指南和规范性文件构成的较为完备的反垄断法律体系。

王健总结了中国反垄断执法的概况,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对所有市场主体平等对待,扎实推进反垄断执法工作。截至2021年7月15日,执法机构共审结经营者集中案件3770件,其中附加限制性条件50件,禁止3件。

王健梳理了截至2021年10月20日的中国“十大反垄断罚款案件”。其中,2021年市场监管总局对阿里巴巴开出的182亿元的罚单和对美团开出的34亿元的罚单,分别在反垄断罚款榜单上位列第一和第三,排名第二的是高通,该公司在2015年因垄断行为被罚60亿元。

王健还统计了因违反《反垄断法》,被处罚超过亿元的公司名录,共有26家企业在列。这些企业主要集中在医药、汽车零部件、奶粉等民生领域,平台经济领域的案件仅有阿里巴巴和美团两起。

前述26家被罚过亿的企业中,有8家在2014年被罚。而在2017年和2018年没有过亿元的反垄断罚款案件——与此相关的一个背景是2018年3月中国进行了反垄断机构改革。

改革将原先三大反垄断执法机关的职能予以整合:即将原商务部负责的经营者集中审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负责的与价格相关的反垄断调查和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负责的非价格类的反垄断调查整合到一个新设立的政府部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也即现在的反垄断执法部门。

反垄断案件往往较为复杂,调查周期较长,查看公布的处罚年份和反垄断罚款的力度是了解反垄断执法力度的一个侧面。上述机构改革后,反垄断罚款过亿元的案件开始逐渐回升,2019年和2020年各查处一起过亿元的反垄断案件,分别是罚款1.6亿元的长安福特汽车垄断案和罚款2.5亿元的山东康惠注射用葡萄糖酸钙垄断案。进入2021年,共有五起案件入列,但是力度前所未有之大,与此前官方表态2021年是反垄断“大年”一致。以前述阿里巴巴垄断案为例,其罚款金额超过此前所有反垄断罚款案件之和。

此外,在反垄断司法领域,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知识产权法庭若干问题的规定》,从2019年起开始实施飞跃上诉制度。王健表示,飞跃上诉有利于统一判决标准,提高判决效率,树立判决的权威性。

时尚产业面临何种反垄断法律风险?

对于正在征求意见的《反垄断法(修正草案)》,王健做了相应评析。对于总则部分增加的“鼓励创新”,王健指出,将鼓励创新作为反垄断法的政策目标符合数字经济法发展需要。

他还表示,从整体来看,《反垄断法(修正草案)》显示了国家重大决策的法律化,将强化竞争政策基础地位和建立健全公平竞争审查制度作了明确规定,有利于推动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有助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

同时,通过提高罚款金额、规定个人制裁、引入刑事制裁等举措,显著提升了《反垄断法》制裁的威慑力度。

王健还指出,《反垄断法(修正草案)》总结了执法实践中的经验。比如新增对经营者组织和实质帮助其他经营者达成垄断协议的规制,引入了“停钟”制度,对具有管理公共事务职能的组织没有上级机关的该如何查处作出规定等。

《反垄断法(修正草案)》还增加了“安全港”制度,达成垄断协议的经营者能够证明其在相关市场的市场份额低于国务院反垄断执法机构规定的标准的,原则上不予禁止。王健指出,这一具体规定还有待出台细则,欧盟规定30%市场份额是一个临界点。

《反垄断法》具有普遍适用性,规制各行各业,对于时尚行业也不例外。王健指出,在既往的时尚领域反垄断执法中,有过企业被处罚的先例。

在2013年8月上海黄金首饰垄断案中,上海市物价局对上海黄金饰品行业协会及老凤祥银楼、老庙、亚一、城隍珠宝、天宝龙凤五家金店的价格垄断行为做出处罚,罚款总额为1059.37万元。s

王健还提醒,服装、珠宝等行业转售价格维持行为比较普遍,存在的违法风险较大,“今年市场监管总局查处的扬子江药业垄断案和公牛集团垄断案,都是转售价格维持。”

经营者集中行为,在时尚行业较为普遍,此前曾发生过LVMH集团收购蒂芙尼、深圳市爱迪尔珠宝股份有限公司收购山东世纪缘珠宝首饰有限公司股权案、金一文化收购浙江越王珠宝有限公司100%股权案等案件。王健建议,达到国家规定申报标准的,要对经营者集中行为按照规定进行申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