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津湖》再添实绩,易烊千玺为何能走出流量明星陷阱

作者 | 叶徐彤    编辑 | 余乐

2021年11月01日 18:44  

本文4399字,约6分钟

少年偶像摆脱流量的“原罪”,转型为实力派

易烊千玺在《长津湖》 的剧照   图源:电影剧照

当普通人中的00后刚刚进入职场,这届00后新生代艺人已站在演艺圈金字塔的顶端。
 
今年镁光灯下最受瞩目的00后男演员无疑是易烊千玺。还未满21周岁的他,主演电影的票房已经突破80亿元,而且还有两部主演电影将在春节档上映。
 
在内地影人票房榜上,排在第一位的是近年来的“主旋律专业户”吴京。他和易烊千玺在票房已突破50亿元的《长津湖》中饰演了一对亲兄弟。不过,吴京是在从影20多年后才凭《战狼》系列翻红,靠18部主演作品积累了236亿元的票房。易烊千玺则是在四年內凭借三部主演电影就交出了80亿元的票房成绩单。
 
这四年,正是TFBOYS组合三名成员“单飞不解散”的四年。组合仍然存在,但易烊千玺和另外两个成员王俊凯、王源都以个人事业为重心,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
 
少年偶像在成年之该如何寻找自己的定位、实现“可持续发展”?这是他们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挑战。
 
至少从目前的表现来看,易烊千玺在单飞后的四年里交出了不错的答卷。单飞前,易烊千玺作为较晚加入组合的成员,名气一直是最低的。据艺恩数据显示,2020年,易烊千玺流量价值超过王俊凯和王源,专业热度、关注热度等指标也在TFBOYS成员平均值之上。

来源:艺恩数据
 
“易烊千玺从作品的选择到演技的进化方向,都有清晰坚定的规划,” 编剧梅锋对我们说。“比如《少年的你》的‘去精致化’、《送你一朵小红花》的日常性塑造,再到如今《长津湖》的‘正剧感’。他的目标感和专注力在同龄人中非常强。”
 
通过对作品和角色的有意识选择,易烊千玺已经逐渐摆脱了流量明星的“原罪”,转型为实力派演员,并初步获得主流的认可。他提供了一个“小鲜肉偶像”破圈的典型范本——爱惜羽毛,谨慎挑选最合适自己的项目,拿出有口碑的作品,以质取胜。

从组合到单飞,“三小只”走出不同轨迹

TFBOYS在2013年出道,组合全称为The Fighting boys,中文意思为“加油少年”。彼时,三名成员都只有13、4岁,多数人对这个稚气未脱的偶像男团还知之甚少,对他们能得到粉丝热捧感到不解甚至是不屑。
 
出道八年来,三位成员的一言一行都被置于公众舆论的放大镜下监督,19岁的王源甚至曾因抽了一根烟而引起粉丝的争议。
 
如今,他们均已成长为娱乐圈的“顶流”明星,并且在2017年分别成立个人工作室。虽然三人微博名字上仍保留TFBOYS的团队名称,但三人已很少再以组合的身份同框出现。


TFBOYS组合官方微博截图
 
与组合解绑的这一年,三个男孩都处于即将成年之际,这意味着他们正式和少年偶像的形象告别,转型迈向成年人的世界。三人的发展轨迹也由此开始分化:王源把事业重心放在音乐上,而王俊凯和易烊千玺则以出演影视作品为主。
 
易烊千玺在影视事业上发生蜕变的初始节点,正是单飞的这一年。
 
在2017年之前,易烊千玺早期的影视作品,都与TFBOYS的组员捆绑在一起。TFBOYS的经纪公司时代峰峻为他们量身打造了《我们的少年时代》《超少年密码》两部青春剧,但剧集的受众局限在粉丝群体里。
 
他们还合体出演了郭敬明执导的电影《爵迹2:冷血狂宴》。易烊千玺同时在《思美人》《青云志》等古装偶像剧里出演过配角。这几部作品的共同点是评分都较低,不仅没有带来什么水花,而且还更加深人们对三位“小鲜肉”有名气没作品的刻板印象。
 
从2017年成立个人工作室开始,拿到事业的话语权后,易烊千玺出演作品的水准就登上了一个台阶。他曾在采访中透露,在挑选项目时,剧本和制作班底都会考虑,而且喜欢“内在带着一股劲儿”的人物角色。
 
他的作品数量并不多,但每一部都保证了上乘的质量,同时又能做到每年都至少有一部主演作品上映。稳定的输出帮助他一步步巩固在观众心目中的认知度。

2017年底,在备战高考的最后一年,易烊千玺同时进组拍摄古装电视剧《长安十二时辰》。在这部首次以主角身份参演的剧里,他饰演一位外表孤傲但心思缜密、珍重感情的年轻朝臣。这部电视剧根据马伯庸同名小说改编,以跌宕的剧情和考究的历史细节收获了良好口碑,豆瓣评分为8.2分,收视率也很高。
 
该剧导演曹盾用了“不失水准”的词来评价易烊千玺的表现,而观众的评价则褒贬不一,一些网友仍带着审视流量小鲜肉的眼光,批评他的演技。好在整部剧的品质得到了观众的肯定,在团队的保驾护航下,易烊千玺的作品史加入了一部高分剧集。
 
2019年,易烊千玺首部主演的院线电影《少年的你》上映。这部作品在他的影视事业中具有决定性的意义。电影口碑加上票房的双赢,让业内和观众都对他的演技印象大大改观。
 
电影里,易烊千玺饰演一名在社会底层跌爬滚打的小混混“小北”,个性倔强且善良。他留着板寸头,脸上和身上带着伤痕,在外形上首先打破了偶像的外壳。表演指导、演员张颂文将电影里的表演片段纳入了演技鉴赏课程的示例教材,评价易烊千玺的演技称“对台词的感受力非常灵敏,是成熟的演员。”


 易烊千玺在《少年的你》 中饰演小混混  图源:电影剧照
 
易烊千玺通过这部片获得了主流奖项的认可,拿下第3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新演员奖。演员只要拥有一部口碑优质的作品,就可以奠定名声。易烊千玺从而成为崭露头角的电影新人,吸引来更多优质项目和资源。
 
2020年,易烊千玺主演的第二部电影《送你一朵小红花》上映。该片讲述的是两个年轻人的抗癌故事。这部沉重的现实题材作品以14亿元的票房成为2021年诞生的首个“票房爆款”,进一步强化了易烊千玺的票房号召力。
 
到了2021年,易烊千玺已经成为主旋律电影的门面担当,在《中国医生》《长津湖》两部巨制主旋律片中均有出演。
 
相比易烊千玺在演艺事业扶摇直上的状态,王俊凯和王源的发展之路略有不同。三人的志向从各自选择的大学上就能看出端倪:易烊千玺考取中央戏剧学院的表演系,王俊凯上的是北京电影学院的表演系,王源则考了伯克利音乐学院。
 
王俊凯同样在持续地参演影视项目,作品数量并不少,主演了电视剧《天坑鹰猎》、电视剧《理想照耀中国》、电影《解忧杂货店》等等,并且出任2021第五届平遥国际电影展“特约策展人”,但他目前还缺少一部现象级的影视作品,让更多人看到他演技的提升。王源则把更多的重心放在了参加音乐类综艺和出音乐专辑上。
 
编剧汪海林对我们表示,电影的大银幕不适合滤镜类型的演员,在他看来,“易烊千玺有电影脸,有生活化的气质,在美术上具备造型的基础。王源和王俊凯相对来说长得更清秀,在电视节目和综艺节目会很上镜,而在电影里未必是个优势。” 

破圈与商业价值的提升

进入作品爆发期后,易烊千玺新增了多个品牌代言。目前还保持合作的品牌有17个,且全部都是品牌代言人的最高等级。
 
2020年,一起合同诈骗案的宣判,揭示了易烊千玺的吸金实力。2018年10月,某面膜品牌商家官宣易烊千玺作为形象代言人后,却遭到易烊千玺工作室的辟谣。法院审理后判决,原来是品牌方被“中间人”宋某诈骗,被坑了近2300万元代言费。
 

梳理这些代言可以发现,作为00后,易烊千玺的新生代属性是吸引高端品牌的重要因素。比如BMW宣布易烊千玺为新生代代言人,Emporio Armani 是高奢品牌阿玛尼旗下针对年轻人设计的副线品牌,也宣布易烊千玺为全球形象代言人。诸如阿玛尼、蒂芙尼这类新增的高端时尚品牌,则为易烊千玺加持了时尚、高品质的属性。
 
同时,易烊千玺在近两年代言了不少原本知名度就较高的国民消费品品牌,比如麦当劳、特仑苏、康师傅绿茶等。这么多品牌都选择易烊千玺,主要看中的是他逐渐提升的国民认知度。
 
流量明星都有自己的粉丝群体,但是要想提升自己的公众影响力和商业价值,关键还是要有让“路人转粉”的魅力,让尽可能多的人了解、接受自己。在这一点上,易烊千玺的演技和作品对他帮助很大。
 
大多数中国观众要认可一名流量明星是否转型成功,评价标准非常朴素和直接,只需要在银幕上看到好的作品和演技,就会对这位流量明星的印象有所改观。很多路人并不关注一个艺人的唱跳能力;至于音乐作品,如果达不到周杰伦、陈奕迅的经典程度,也不能算出圈。
 
因此,越来越多流量偶像选择在综艺节目中表现“演技”。以致于章子怡曾在节目中犀利发问“难道演员门槛很低吗?怎么人人都要分一杯羹。”
 
“初代流量艺人”张艺兴因为在黄渤导演的《一出好戏》中表现不俗,立马就获得好评。关晓彤作为曾经的国民闺女,即使经过北京电影学院的系统训练,还是因为最近上映的《图兰朵》而被观众贴上了“烂片代言人”的标签。对于演员而言,一部“烂片”可以透支掉所有好作品的印象,一部好作品也足以让其咸鱼翻身。
 
易烊千玺近年来谨慎选择作品,主演的每部电影票房都在10亿元以上。粉丝包场活动提供的上千万元票房虽然带来了良好的宣传预热效果,但在大盘里其实占比很小。这说明易烊千玺和吴京、沈腾、黄渤一样,积累了足以扛起票房的路人缘。他的影响力不再只局限在粉丝的圈层内,真正突破了流量偶像的“壁”。
 
纪录片《我的时代和我》记录下易烊千玺在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高考前紧张的行程。除了进组拍《长安十二时辰》,他要奔赴巴塞罗那拍摄广告,第一次以个人名义进行商业代言,还要为11月份的生日演唱会进行声乐和舞蹈训练,抽出时间录制街舞真人秀节目《这·就是街舞》,到了晚上还要熬夜为高考备战学习。
 
在纪录片里,刚加入剧组的易烊千玺显得有些紧张,呆坐在椅子上低头沉思,一言不发。因为这是第一次独挑大梁,他担心自己演不好,专门请了一位表演老师跟组教学。
 
沉稳、慢热是很多合作过的人对易烊千玺的评价。在网易娱乐对《少年的你》导演曾国祥的专访中,曾国祥说,易烊千玺在现场话不多,不太外露自己的想法和情感,但曾国祥能体会到他的认真和投入,所以对他很放心。
 
易烊千玺从小在父母安排的各种训练中,被推着向前走。他在纪录片中坦诚,“十三四岁的时候是被选择,走他们安排好的路,所以十七八岁就会开始找我想要什么。”
 
梅锋表示,他很赞同最近一些行业前辈的提议,对易烊千玺要保护,不要捧杀。对于这位年轻演员的潜力,需要未来在更多可能性的尝试之后,才可以有更客观的判断。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