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弭:波士顿200年来首位女性非白人市长

作者 | 《财经》记者 王晓枫      编辑|郝洲

2021年11月03日 18:36  

本文2605字,约4分钟

波士顿长期以来是白人人口主导城市,如今少数族裔已占多数。虽然亚裔是美国人数增长最快选民群体,但亚裔候选人在大城市竞选中不占优势

图/视觉中国

2021年11月2日,美国各地举行地方选举,36岁华裔市议员吴弭(Michelle Wu)当选波士顿市长,这一胜选结果创造了历史纪录,这座东北部大都会城市迎来近200年来首位女性非白人市长。
 
“我们准备好迎接这个时刻,我们准备好成为每个人的波士顿,我们准备使波士顿不再将市民挤出去,并欢迎将我们这座城市当作家的所有人。” 吴弭在胜选感言中表示。
 
最终开票结果显示,吴弭得票率为63.6%,竞争对手安妮莎· 埃塞比· 乔治(Annissa Essaibi George)为36.4%。这一结果在意料之中,选前民调一直显示吴弭的支持率一骑绝尘。
 
吴弭将于11月16日接任代理市长非裔美籍人金·詹尼(Kim Janey)。今年3月,前市长马丁·沃什(Martin Walsh)离职并出任美国劳工部长,詹尼宣誓就任代理市长。吴弭有时锋芒毕露,她经常直接在媒体或社交媒体上发表对沃尔什市长的批评,令他恼火。
 
这次波士顿市长选举与历史截然不同,没有在任者寻求连任,这是很罕见的。在这个民主党人主导的城市,市长初选往往人数众多且竞争激烈。但在今年的初选中,每一个主要竞争者都属于非白人族裔,而且大多数是女性。
 
原本前任市长沃什是最有力竞争者,吴弭还曾在媒体上批评沃什,让后者大为恼火。2020年9月,她是第一个宣布与沃什什竞争的候选人,当时民调显示,沃什什很有可能获胜。

四个月后,拜登总统选择沃什担任劳工部长,吴弭当选的天时地利人和都具备了。
 
这种不同寻常也并非偶然,因为候选人族裔构成实际上反映了一所城市几十年来人口种族构成的重大变迁。波士顿长期以来是白人人口主导城市,如今已是少数族裔占多数,其中黑人和拉美裔居民各占人口19%,亚裔占11%,白人只是与单个少数裔群体相比仍然人数最多,占城市居民45%。2018年选举就已经凸显出这一代表未来发展趋势的政治变化,当时,黑人女性、市议员阿亚娜·普莱斯利(Ayanna Pressley)击败连任十届的国会众议员麦克·卡普阿诺(Mike Capuano),成为代表马萨诸塞州第七国会选区的众议员。
 
吴弭胜选被认为是这一族裔变化大趋势下的又一佐证,对亚裔来说更加难能可贵,因为人口普查显示,虽然亚裔是美国人数增长最快选民群体,但亚裔候选人在大城市竞选中不占优势。根据亚太裔国会研究所数据显示,在全美100座大型城市中,只有六座城市市长是亚裔,而这些城市全都位于加州或得州,杨安泽在纽约市市长初选中的惨败就可见一斑。
 
吴弭是第二代华裔移民,她本人在芝加哥长大,毕业后原本在咨询公司工作,但在经历父母离婚和母亲因此罹患精神病等家庭变故后,她承担起支持家庭的责任,她带着母亲搬到波士顿就读哈佛大学法学院,之后逐步步入政坛。2013年,年仅28岁的她当选市议员,成为入选波士顿市市议会的首位亚裔美国人,2016年她当选议会议长。
 
虽然被认为是亚裔政治人物,但吴弭在竞选中并没有主打种族牌,而是聚焦平抑房租、气候变化、带薪产假等进步派政治议题。吴弭的进步派政治理念深受民主党籍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影响,沃伦是马萨诸塞州的进步派领袖。
 
这两位政治女性在哈佛大学相识,当时沃伦是教授合同法的法学教授,二人通过交往建立深厚师生感情,沃伦竞选参议员时,吴弭为她工作,沃伦也在日后成为吴弭从政的重要支持力量。今年夏天,当被问及为何支持吴弭而不是其他进步派人士时,沃伦的回答很简单,吴弭是家人。在沃伦看来, 吴弭不仅是一名很有想法和激情的女性,她还会去行动,完成需要做的事情。
 
沃伦对吴弭政治理念产生深刻影响,吴弭日后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沃伦参议员教给我关于政治的经验,那就是要改变这个体系中涉及到的当事方,来完成体系改善,从而为社区提供帮助。我觉得政府中每个人都有理想主义精神,因为这是一个真正可以帮助到人们的领域,可以为每个家庭的生活做出改善。但是我也很务实,我想做成事情,我知道哪些是当务之急、是人们最迫切需要的改善。”
 
吴弭带着这种理念在波士顿开始从政生涯,她也适逢这座大都会城市转型期——选民年轻化、教育程度更高,并且更加左倾。在这种大形势下,她的政策顺势而为吸引很多年轻的进步派人士,她提议让波士顿成为进步派政策理念的试验场。例如,在全市范围实行绿色新政和免费交通,将城市开发合约重新分配给波士顿黑人所有的公司,削减警察工会权力,免除一些公共交通费用。
 
吴弭还提出加强监管,一定程度上控制房租,这种政策趋势令房地产利益相关方非常不不悦,她也因此与Airbnb打对台戏。吴弭认为,不受监管的现状正在加深我们的住房危机;我们正在制定政策,平衡居民合租住房的好处,同时堵住企业的漏洞。
 
在担任市议员四届任期中,吴弭因专注于实质性事务和草根政治而赢得声誉,这也是她的竞选纲领。在她看来,市政府级别是最亲民的政府级别,也是工作效率最高的级别,她因此非常注重与当事方沟通,并对波士顿基层政治了如指掌。
 
前市议员约翰·康诺利(John Connolly)曾称赞吴弭对基层政治有非凡的理解,“她对波士顿的边边角角过目不忘,她可以告诉你阿尔巴尼亚人在罗斯林戴尔(波士顿一个主要居民区)的六个社交场所。”马萨诸塞州前政府交通官员克里斯·邓普西(Chris Dempsey)也对她高度评价,“我看到她出现在公众面前,处理问题,建立选区,展开对话,表现出一贯态度。”
 
在赢得政治声誉的同时,吴弭也面临一些质疑,批评人士认为,吴弭所承诺的是无法实现的变革,因为诸如租金管控这样的政策需要在市长职权之外的州政府级别机构采取行动。她的竞选对手埃塞比·乔治就认为,吴弭日复一日谈论着不切实际的事情,而自己则是务实中间派。
 
正如批评人士所担忧,吴弭宣誓就职后将面临多重挑战,她必须与波士顿所在的马萨诸塞州政府部门合作才能推动控制房租和提供免费公共交通等多个议题的实施。熟悉基层政治的她本人已经认识到这种困难,她认为,在市政府工作近10年,我发现在政府里最容易做的事就是什么都不做,而在试图带来改变的过程中,那些想保持现状的人会被影响,或者感到不安,甚至遭受损失。”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