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比科技蒋海:政府为节点是我国区块链基建的最佳方案

作者 | 王晟宇 杨郑君     

2021年11月04日 10:18  

本文3734字,约5分钟

中国产业区块链需要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链,一条多方协作的数字高速公路,来承载大规模的应用出现。

“作为一种新的技术,单独的区块链,没法服务客户。客户不是需要区块链,而是要用区块链解决自己的问题。”10月29日,布比(北京)网络技术有限公司(下称“布比科技”)CEO蒋海在接受《链新》采访中反复提及这个观点。

蒋海是布比科技创始人兼CEO,拥有中国科学院博士学位,其还是中关村区块链产业联盟副理事长和北京区块链应用技术协会理事。

布比科技成立于2015年3月,是国内最早专注于区块链技术和产品的企业之一,拥有区块链核心技术专利80余项,软著60余项。重点运营分布式供应链金融业务,开发了“区块链+供应链金融”平台。蒋海透露,截至目前,该平台管理资产总额已超过400亿元,是国内最大的分布式产业金融网络。

布比科技从2015年开始致力于开发底层技术,蒋海认为,中国产业区块链需要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链,一条多方协作的数字高速公路,来承载大规模的应用出现。

在采访中,蒋海认为布比科技最骄傲的地方在于,走出了一条可盈利的经营模式,这在普遍不赚钱的产业区块链当中是罕见的。

布比科技创始人兼CEO蒋海

从0到1

《链新》:进入区块链领域的原因是什么?

蒋海:我的专业是计算机网络和分布式系统,对新技术会比较关注。2015年我们成立的时候,区块链的定义还没有完全确定下来。但我们认为这种新技术能够解决多方互信,这件事在传统的技术中是无解的,但在新技术支持下一定会有空间。

《链新》:一开始就有成熟的商业模式吗?

蒋海:那时候并没有成熟的商业模式,但多方互信这件事情很重要。它可以带来多方可信的协作,以及数字资产的流通体系。所以,我们就注册了公司开始做区块链。

《链新》:行业能坚持的企业很少,布比依靠的是什么?

蒋海:从2015年到2017年,我们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开发底层的区块链技术,这为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好处。也使得布比科技成为中国少数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底层技术公司之一。随着国家越来越重视知识产权,尤其是自主知识产权,这方面成为了我们很好的优势。

《链新》:现在有些公司做底层的时候,是修改现有的成熟架构而不是自己开发,你怎么看?

蒋海:当然这是更省事的一种方法,企业要衡量从头开发到底值不值。但一件事你从头做和没有从头做,这个本事和认知水平是有差异的。

《链新》:当时做出来的底层平台有什么应用?

蒋海:说实话,成立的时候,我们不知道这个东西能做什么。我们跟各行各业1500多个机构和客户去交流应用场景和实验,谈了有四五十个场景。我们发现真正适合区块链的应用场景还很少。其中让产业和金融利用区块链去变成一个多对多的协作网络,这件事情很有意义。所以,从2017年开始,在业务层上,我们只做产业金融这件事。

《链新》:产业金融为什么需要区块链?

蒋海:客户是不需要区块链的,对方是要解决真实的问题。产业需要融资,银行要保证放贷的安全,这才是真实的需要。只不过要做到这两件事,需要区块链底层技术实现多方互信。

《链新》:在做产业金融时遇到了哪些难点,如何解决?

蒋海:我认为区块链公司其实做不了区块链加供应链金融和产业金融的,因为你既要懂技术,也要懂产业金融。

第一,在组建公司团队时,我们一半以上是产业和金融的人,剩下的大约一半是区块链方面的人才,才能满足用户的需求。

第二,就是产品的完整性。其实单独的一个产品,或单独的区块链都没法用,你需要把全套的产业金融产品做出来。

第三,就是标杆客户。也很重要,没有几个标杆客户,谁也不信你。

深耕带来盈利

《链新》:布比的第一个客户应用在哪个行业?

蒋海:我们第一个客户是某钢铁企业和地方银行之间的信贷合作。

《链新》:他们当时是什么样的需求找到你们? 

蒋海:产业金融这个需求很强烈。第一,中小企业融到资,大企业中间能赚利差。第二,上下游日子好过了,你才好过日子嘛。第三,通过数字和科技提升效率,本就是长久的发展方向。区块链刚好能满足多方互信的需要。

《链新》:布比现在开始盈利了吗?

蒋海:开始盈利了,我们现在比收支平衡多一点,目前盈利还不多。

《链新》:你们的盈利模式是什么?

蒋海:我们服务的客户主要是大的核心企业和银行。一是收取初始建设费,会有几百万的初始建设;第二是交易服务费,中小企业通过核心企业的平台来融资的时候,收取千分之几的交易服务费。

《链新》:现在这两部分哪个占比更高?

蒋海:现在初始建设费大于交易服务费,长远看应该倒过来。

《链新》:你们现在给客户提供的产品是个性化的还是标准化的?

蒋海:绝大部分是标准化的,附带一部分的定制内容。有一套成熟的产品体系,再根据不同的需求做个别调整。

《链新》:实现盈利的过程有什么重要的变化吗?

蒋海:我们原来都是技术工程师创业,不太会经营公司。从去年开始特别重视组织能力的建设,我们专门找了一个咨询公司来提升公司的运营能力。

《链新》:布比接下来的规划是什么?

蒋海:接下来三年我们主要是扩大规模,获取效益。另外,我们现在作为国家级区块链基础设施“星火·链网”的重要节点的建设商之一,正在建设节点。

《链新》:布比在哪些方面最让你值得骄傲?

蒋海:一个是确实把区块链跟产业金融结合以后,打造出了完整的产品;另一个是找到了可以盈利的经营模式。我认为布比是中国产业区块链创业公司里面少数找到了经营模式和方向的企业。

《链新》:其他企业的模式问题出在哪里?

蒋海:绝大多数的区块链企业,会说自己什么都擅长。但什么都擅长意味着什么都不擅长。站在区块链技术角度来说,区块链公司确实擅长,但客户不只是要区块链,要的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创业是条不归路

《链新》:目前的团队构成是怎样的?

蒋海:团队整体100人左右,其中70%是技术开发人员。

《链新》:现在普遍认为区块链人才短缺问题很严峻,你们招人难吗?

蒋海:工程师都不好招,但我不认为是区块链人才问题严峻。写区块链的代码和写分布式系统代码的性质上是一样的。我们从来不要求招的人懂区块链,培训一下就可以了。真正难招的是统筹的人才,他需要既懂技术,又懂区块链,还要懂业务。

《链新》:创业过程中你最发愁的事是什么?

蒋海:太多了。虽然我们一直以来融资比较顺利,但早期也会很发愁,愁的地方在于没有成熟的经营方向。如果你回答说我是做区块链软件的公司,但实际上没有只做TCP软件的公司,给自己定位很难。后来,在找到产业金融这个方向后,一开始运营也很困难。

《链新》:你现在的工作主要集中在哪方面?

蒋海:一个主要是找人和团队建设,企业最重要的就是人。第二个就是大客户和融资。总之,找钱找人。创业是一条不归路,这件事没个尽头。我们工作量还是挺大的。

《链新》:有上市的计划吗?

蒋海:上市算阶段性的目标吧。你总得完成一些目标,要对投资者和员工一个交代。

《链新》:如果给刚开始做区块链,目前还没盈利的企业一些建议,你会说什么?

蒋海:我觉得是要找一个方向,不能什么都做。我不认为一个单独做底层技术的区块链公司,能做到很大。客户真正的需求是全业务的事情。如果你没有全套方案去解决它过去的痛点,那客户就不需要区块链。

中国要有一条自主链

《链新》:今年国家和各地方出台了很多促进行业发展的政策,整个市场的竞争环境有变化吗?

蒋海:我觉得今年的竞争环境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主要的变化是在2019年10月,那之后整个社会开始正视区块链,少了很多偏见。

《链新》:大家都在做联盟生态,你怎么看?

蒋海:区块链过去验证下来有好多条路,中国在区块链发展中已经有了很多教训。第一个就是所谓无主的链,也就是像比特币、以太坊这种公链,事实证明它不适合中国的国情。第二个是企业靠自己的能力发起的联盟链,这种方式还是不能避免节点集中的形式,削弱区块链互信的能力。

说到底,国内现在没有一条属于自己的链,需要有一个国家级的大组网能够承载接未来的应用,多方协作的数字高速公路。“星火·链网”目前就在做这样的事情。

《链新》:是因为布比加入了“星火·链网”才会这么认为吗?

蒋海:不是的。我们来想这样一个问题,区块链最终解决的是记账统一性的问题,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公链成立的原因,在于通过奖励机制鼓励所有人记账。而在国内,情况正好相反,政府作为超级节点大家都会认,政府也有能力去布置节点,我们不需要激励机制让所有人记账。“星火·链网”作为国家背景的区块链基础设施,我认为有能力做成这件事。

《链新》:Facebook改名Meta引发很多讨论,你怎么看?

蒋海:Facebook改名这件事,是他自己的战略意图,其实大家有些过分解读它。他们这样的公司到这个量级,需要更大的赛道去承载它未来的发展空间。

《链新》:怎么看元宇宙和NFT这些热点?

蒋海:元宇宙肯定是未来。但是它不叫元宇宙,可不可以叫数字世界?叫什么名字无所谓。我觉得NFT这个名字并不好,你去问100个人,估计没有5个人能解释什么是非同质化代币。我们认为未来两个很重要,一个是商品和物品的数字化追溯,另一个就是权益和资产的数字化交易。这个权益和资产的数字化交易其实就是NFT。不管它叫什么,资产和权益流通的事情,肯定是对的。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