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2021年国内自动驾驶最大融资落地,凸显研发路线差异

作者 | 《财经》记者 王静仪      编辑|施智梁

2021年11月04日 18:26  

本文6909字,约10分钟

进入下半场的自动驾驶,不同的技术路线,不同的商业落地玩法

《财经》记者独家获悉,自动驾驶初创公司Momenta已完成C+轮超过5亿美元融资,C轮累计融资额超10亿美元,系自动驾驶领域2021年以来中国最大规模的融资。
 
本轮融资领投的有中国战略投资方上汽集团(600104.SH),国际战略投资方通用汽车(NYSE: GM)、丰田汽车(NYSE: TM)、博世集团,还有知名投资机构淡马锡和云锋基金。参与C轮融资的其他投资方包括梅赛德斯-奔驰、IDG资本、GGV纪源资本、顺为资本、腾讯和凯辉基金等。
 
2021年,自动驾驶行业整体迎来投融资热潮。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对《财经》记者表示,在新冠肺炎疫情催化下,自动驾驶加速落地,不仅可以在自动驾驶出租车、自动驾驶货车、工厂或仓库的无人搬运等丰富场景创造价值。同时作为人工智能、先进计算、大数据、自动化等高科技的交叉点,自动驾驶是智能自动化最重要的下一代平台,面向未来竞争。
 
3月,Momenta刚刚完成C轮总计5亿美元融资;8个月后,又有5亿美元C+轮融资入列。《财经》记者了解到,截至2021年11月,成立于2016年的Momenta累计融资12亿美元。
 
“从C轮整个融资来看,我们的资金量比较充足。而且投资者有非常多的顶级车企、Tier-1(一级供应商),这和很多友商的投资者结构不太一样。顶级车企对我们的认可比拿多少钱更重要。既然对我们技术认可,肯定会把部分订单、研发业务给到我们,双方一起做自动驾驶产品,这是双重的认可,也是我们和友商差别比较大的地方。”Momenta首席财务官张鹏告诉《财经》记者。
 
业内普遍认为,自动驾驶已至大规模商业化落地的前夜。Momenta CEO曹旭东也表示,融资将用于快速推进无人驾驶规模化落地。
 
凯辉基金合伙人丁立俊对《财经》记者表示,2020年起,L3级自动驾驶开始普及已成为行业共识,部分L4级已率先在特定场景的商用车领域落地,Robotaxi(无人驾驶出租车)载客运营探索进入快车道。未来五年将是从目前的L2级向L3以上级别全面升级的关键五年,2025年中国自动驾驶产业新增市场空间将超过3000亿元。

“老司机”算法

起步提速、变道超车、进出匝道,一辆Momenta自动驾驶测试车载着《财经》记者,穿梭在苏州晚高峰高架路的稠密车河中。
 
全程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尽管安全员坐在驾驶位,但方向盘全程脱手,从起步到停车,一切交由算法处理。这款被Momenta称为Mpilot的产品,不仅能应对后车超车,还能主动提速超越前车,驾驶技术十分老练,颇有人类“老司机”的风格。
 
晚高峰的高架路上,什么情况都有。即使车距很近,后方来车还是想强行超车,如果是不熟练的人类驾驶员此时已开始慌乱,但算法将多个操作连续进行:先减速、再变道,不仅避免了一场潜在的碰撞事故,刹车也踩得不急,基本不影响乘客乘坐体验。
 
更体现Mpilot“老司机”风格的,当属主动超车。面对前车行车速度较慢,算法果断决定超车:时速在几秒间就提到最高限速的100公里每小时,快速进入快车道,然后再变线回到原来车道,继续保持80公里以上的高时速前进。
 
《财经》记者曾体验数家自动驾驶公司的测试车,相比之下,Momenta的驾驶习惯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稍显激进,比如主动超越前车、转弯过匝道也以较高速度前进,与人类“老司机”已经相差无几。在Momenta看来,这不仅展示技术成熟度,也体现出公司的精神——毕竟Momenta的含义就是动量,公司将对“速度”的追求写在了名字里。
 
回到技术本身。如果说上述车道行车场景,得益于Momenta纯视觉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即环绕车身的12颗摄像头让算法能“看到”周边情况,那么到了驶出匝道等场景,高精地图的解决方案则开始显出优势。
 
当距离匝道出口还有几十米之远,人类视力只能隐隐看到前方有蓝色指示牌,Mpilot由于内置了高精地图,对前方路况熟稔于心,提前开始变道,避免临时变道遇到出口车流多、无法驶离的窘境。
 
值得一提的是,《财经》记者十月下旬体验当日,苏州正值大雨,天色阴沉,路面满是前车激起的雨雾,视线明显受到干扰——Mpilot在这样的天气里,用50分钟左右开完了近50公里的城市道路。
 
Mpilot是Momenta的两大核心产品之一,内部被称为“量产自动驾驶”。量产,即意味着这一产品能被应用到量产车型之上,交到普通消费者的手中。
 
“每天在路上跑30分钟,和每天在路上跑8小时是不一样的。同时,在教练场里面跑8小时,和真实道路上跑8小时,也是完全不一样的。”张鹏对《财经》记者表示,“这样我们能拿到海量的真实数据,然后更新算法、通过很多的工具链让算法自动迭代,让算法很快变成‘老司机’。我们在技术路线上的效率和周期上快于行业,这是核心的技术模式。”
 
具体如何量产?这需要Momenta和车企的深度合作,共同开发车型,包括进行硬件选型的讨论,将自动辅助驾驶功能前置到车内。
 
车企不仅是客户,也是Momenta的投资方,外界对于这家自动驾驶初创公司的印象,也形成于这些大名鼎鼎的投资间。从亚洲的上汽集团、丰田汽车,到欧美的通用汽车、戴姆勒集团等,在原本领域互为竞争对手的车企们,在对自动驾驶技术的需求取得共识,各自对Momenta进行大额投资。
 
即将交付的首款车型,就是和股东方上汽集团合作的智己L7,这款车型可提供泊车、高速、城区等场景的自动辅助驾驶功能,预售价格40.88万元,定位高端新能源轿车,预计2022年一季度交付。

自动驾驶路线之争

一边是自动辅助驾驶,一边L4级完全自动驾驶,前者难度低落地快,而后者未来想象空间大,这是横亘在自动驾驶行业的路线之争,所有公司都要做出选择。
 
美国的Waymo、中国的小马智行、文远知行等公司,多直接研发L4级自动驾驶系统,组建自有车队进行路测,进而获取数据,优化系统,再推进Robotaxi(无人驾驶出租车)试运营,最终走向大范围运营。
 
但Momenta认为,自建L4路测车队太过昂贵,见效也太久。相比于其他自动驾驶公司一开始就高举高打L4完全无人驾驶的技术路线,Momenta定下了“一个飞轮两条腿”的独特模式,希望自动辅助驾驶和L4级完全自动驾驶兼得。
 
曹旭东做过测算:如果靠自建车队实现千亿公里路测目标,需要100万辆车每天不间断运行10小时,连续跑一年。同时,这些车要装载激光雷达、传感器、芯片等,一颗激光雷达的价格就是10万元,平均每辆车的成本约1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0万元),总投入资金高达1000亿美元,非单个创业公司可以承受。
 
Momenta想出的解决方案是,首先与车企合作开发前装量产车型,即上述的Mpilot产品线,直接获得海量、真实、脱敏后的驾驶数据。当搭载Mpilot的车型大规模上市,数据对“飞轮”算法进行不断训练和优化,实现L4级自动驾驶(Momenta称之为MSD产品线)的进化和落地,即“一个飞轮两条腿”。
 
上汽集团表示,投资Momenta是因为认可其拥有“飞轮”核心技术优势,有潜力面向全球提供行业领先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何为“飞轮”?《财经》记者了解到,这是一个大规模的技术体系,分三个部分——数据驱动是引擎,海量数据是燃料,闭环自动化是加速器。先去收集数据,并且意义化这些数据,从中学习,海量的数据让算法自动迭代,自动效率越来越好。一旦这个体系建成后,无论是AI能力上的增长,还是商业上的增长,都会非常快。
 
Momenta飞轮高级总监向凯对《财经》记者举例,红绿灯就是典型的长尾问题。全国、全球的红绿灯长得都不一样,有的圆有的方,有的带数字有的是箭头。有的时候红绿灯的样子没变,但是灯坏了,既不是红灯也不是绿灯而是一个黑灯,这时候系统就没有见过。又比如前面刚好有一个大车,红绿灯被完全挡住了。人可以通过周围的车流来判断,算法也要通过海量数据不断升级,把周围车辆的驾驶行为也考虑进来,把长尾问题解决掉。
 
“飞轮的英文是flywheel,代表一个挺沉的轮子。我们觉得这个比喻很好,意味着把这个轮子搭建起来需要很多努力。同时轮子很重,重量会积累,一旦转动起来就会越转越快,能够生动地表达数据驱动的概念。”向凯表示。

当科学家团队开始创业

飞轮是战略名,初速度和Momenta分别是公司的中英文名,按照Momenta欧洲总经理孙环的话来说,“都很有科学家的感觉”。
 
“我们的中文名是初速度,因为想给人有能量的感觉,‘初’也表示是有活力、有动力的团队。有了中文名,我们就围绕着速度,想了很多动能、动量相关的英语单词。Momentum是动量,也有‘快’的含义,而momenta是momentum的复数,代表每个人都是一个momentum,大家加在一起就是Momenta。”孙环告诉《财经》记者。
 
这是由一群科学家创立起来的企业。Momenta成立于2016年9月,曹旭东毕业于清华大学,此前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和商汤担任研究员和执行研发总监,是计算机视觉领域的技术专家。
 
Momenta的多位成员来自清华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微软亚洲研究院等机构,有深度学习的研发背景。作为早期成员的孙环告诉《财经》记者,许多创始团队成员和曹旭东有着较强的联系,从微软研究院开始就和他一起工作,都在深度学习、人工智能的一线。团队成员比较稳定,互相拥有深度信任。
 
“2015、2016年左右,深度学习在计算机视觉领域有大发展,包括第一次机器视觉超过人类的视觉,计算机视觉到了能够真正商业化的时间点,我们也是在那个时候成立的。”孙环回忆道。
 
一群计算机视觉的专家为何选定专攻自动驾驶?Momenta将其归纳为“有意思,有意义”:自动驾驶是人工智能皇冠上的明珠,有极大的商业价值,也有极大的技术挑战。
 
“我们定义的自动驾驶,是解决规模化的自动驾驶问题,并不是在一个现成环境里做demo,我们更希望更多的车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都可以进行自动驾驶。所以以终为始,从成立的第一天就明确了飞轮的路径,以及明确路径之后的挑战:Mpilot是开发的一代,要做广;MSD是预研的一代,要做深。”孙环对《财经》记者表示。
 
如何评判每家自动驾驶企业的技术高低,MPI(Miles Per Intervention,每两次人工干预之间行驶的平均里程数)是目前使用最多的量化指标,包括加州车辆管理局(DMV,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s)在内的专业机构和企业都会采用。
 
DMV发布的2020年全年自动驾驶数据显示,两家中国自动驾驶公司AutoX和小马智行上榜前五名,紧随美国的Waymo和Cruise之后,福特旗下的Argo名列第五。前三名Waymo、Cruise、AutoX平均每两万-三万英里人工接管一次,第十名公司的MPI都在数千英里以上。Momenta未公布MPI数据。
 
由于MPI数据由各家企业自行上传,不同场景、不同车型会导致不同表现,不少企业近年公开质疑MPI并不具备参考价值,行业内仍缺乏有公信力的统一评价标准。
 
券商广证恒生提出,企业资源也可作为衡量自动驾驶企业的重要指标,包括累计融资额、股东背景、技术团队资源、地方政府合作资源以及商业合作资源等。
 
Momenta的最大股东方为上汽集团,是拥有最多车企和供应商背书的自动驾驶公司(上汽、通用、丰田、博世、戴姆勒),截至2021年11月,累计融资金额达到12亿美元,估值情况未披露。
 
“公司在一级市场一向很受欢迎,在融资上的能力还是非常强的。即使是在这个大的市场背景下,我们还是融了很多钱。上汽、通用、丰田、博世、戴姆勒都参与融资,财务投资者里面,云锋等有名的基金也参与进来。我们更多的是把握好业务的节奏,根据节奏去融资。”张鹏对《财经》记者表示。
 
要吸引融资,只讲“一个飞轮两条腿”的故事显然不够。“要去理解客户的核心诉求,有的时候先从一个小项目合作,再去做一些量产项目,这不是单纯讲故事就能建立的关系,建立长期信任是一个系统工程。比如丰田、通用,都是通过项目和实践逐步认可我们的能力。”孙环说。
 
技术成为产品的过程中,还需要解决很多不为科学家所熟悉的技术以外的问题。2019年,Momenta的自动驾驶产品化初具雏形,如何服务客户,是管理层急需了解的新课题。两个月内开展了六场以客户为中心的专题研讨,所有管理层及一线同事都参与到相关的课程开发及案例复盘中来。
 
张鹏透露,Momenta去年开始和多个顶级车企建立深度的前装量产协议,今年达成的合作关系更多,未来将开发部署适用于全球驾驶环境的自动驾驶技术。

2024年,决战L4级无人驾驶

Momenta在量产自动驾驶领域的成绩无可非议,但L4级以上的完全无人驾驶是更大的想象空间所在。中金公司测算,2030年全球Robotaxi的市场规模将超过2万亿美元,这是自动驾驶公司兵家必争之地。
 
2019年年中,Momenta开始研发L4级无人驾驶,即MSD产品线,一年后推出了Robotaxi产品Momenta GO。
 
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近期透露,上汽集团跟Momenta合作的Robotaxi,今年先在上海、苏州两地开始运营,明年7月计划进入深圳。
 
按照Momenta的规划,到2024年,随着Mpliot量产车型带来海量数据回流,“两条腿”完全打通,L4级无人驾驶可以规模化落地。
 
多位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如何打通L4的技术与L2+/3-的数据,存在技术挑战。
 
Momenta的解题思路是,使用统一的传感器配置、统一的算法接口和数据格式,以及统一的软件框架,唯一的区别是L4车辆比量产车辆多了一个激光雷达作为安全冗余。由此在技术流层面,MSD的算法可以用在Mpilot;数据流层面,Mpilot的数据可以被MSD使用。
 
“两条腿走路”,不仅要解决技术问题,也面临商业上的挑战。
 
对于商业化前景,Momenta希望三步走:第一,为车企提供定制化的研发服务,做开发解决方案;第二,量产车上市后,消费者为智能软件订阅付费;第三,在远期Robotaxi阶段,直接在某个区域运营Robotaxi,提供打车类服务。
 
不过Robotaxi的商业前景仍有争议。今年4月,时任华为智能驾驶产品部部长苏箐公开表示:“(华为)打死都不会做Robotaxi,现阶段做Robotaxi的企业都得完蛋。Robotaxi是结果而不是商业目标,中国市场打车体验已经很好,自动驾驶并不会让这个体验更好。”
 
丁立俊对《财经》记者表示,自动驾驶商业化价值最大且研发效率最快的方式,是自动驾驶公司在搭建技术体系时,就思考如何用可规模化的方式去实现高效落地,而非在有限的城市进行人工化的单点突破。
 
2021年,业内普遍认为自动驾驶进入商业化的下半场。最难的“从0到1”已经实现,量产与规模化落地的角逐拉开序幕,谁先实现“从1到N”,具备规模化的能力进行商业示范运营,谁才能在下半场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张鹏表示,“从1到N”最大的考验是规模化的能力。首先要从管理上实现从“1到N”的跨越,比如在技术方面,怎么能从一个小的案例扩大到比较多的案例;在后台管理方面,怎么从一个客户扩大到非常多的客户,怎么能够支持既有中国客户、也有海外客户等等。
    
融资,仍是没有造血能力的初创公司必不可少的功课。张鹏表示,未来五年还需资金支持,降低综合融资成本,确保良好发展,“现阶段找到好的战略投资者更重要,因为既认可技术,也愿意给钱。”
 
“不久的将来,融合AI、多种感知技术、软硬件通信、操作决策、云计算等技术于一体的操作系统落地,车子有了眼睛、手和脚,像人一样能看能听,能走能动。”李开复对《财经》记者表示,自动驾驶达到这个程度后,两件事情会接着发生:第一是海量数据让AI越算越好;第二是产量变大,所需元配件成本降低,消费者可以顺理成章、价格合理地用上自动驾驶+机器人操作系统。
 
上半场的技术之战已打完,头部玩家阵营初定,但剩下的也不能说赢,供货、成本、耐用性、适配性等各种商业性问题都需通盘考虑。完成10亿美元C轮融资,Momenta在自动驾驶的下半场竞争中又进一步。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