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鱼权引发英法首脑“秀肌肉”⎮魏城看英伦

作者 | 《财经》特约撰稿人 魏城 发自伦敦      编辑 | 郝洲

2021年11月04日 21:36  

本文3274字,约5分钟

捕鱼权问题是英国退欧后贸易谈判最后的几个争执点之一。欧盟内部有领导人建议,欧盟必须向英国表明,“英国退欧的代价比留欧更大。”

尽管英国首相和法国总统这几天一直在罗马的G20峰会和格拉斯哥的COP26峰会上常常见面,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们给各自选民表演一场在英法捕鱼权之争中不甘示弱的“肌肉秀”。

法国总统马克龙频频告诫英国首相约翰逊要“尊重规则”,约翰逊则谆谆教诲欧盟要“管束”一下马克龙。

差点儿抢了两大峰会的风头

持续多日的英法捕鱼权之争,大有喧宾夺主、抢夺G20峰会和全球气候峰会风头的势头。

近日,英法两国围绕捕鱼权问题而多次爆发激烈冲突。法国因该国渔船被拒绝在英国海域捕鱼而感到愤怒,但英国坚持其许可制度是合理的,它将继续要求法国渔船提供证据,证明他们多年以来一直在这些海域捕鱼。

此前,英国方面曾公开宣布对英国的泽西岛捕鱼作业进行许可证管理,这激起了法国渔民的强烈抗议,他们组成了编队进行示威,而法国当局也威胁要切断该岛的供电。上个月底,法国方面还扣押了一艘英国的拖网渔船。

法国还威胁说,因英方拒绝向法方颁发足够数量的在英国海域捕鱼的许可证,法方将从11月2日开始采取报复性措施,包括加强对两国来往货车、船运的检查,禁止英国渔船停靠一些法国港口等。

虽然在G20峰会期间,约翰逊和马克龙举行了一对一的闭门对话,但双方的冲突并没有得到缓解。会谈后,约翰逊强硬地表态说,法国威胁报复英国,这是不能接受的,英国将寻求欧盟对法国的行为进行“管束”。

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11月1日也对英国媒体说,“法国的威胁毫无道理,他们需要收回这些威胁,否则我们将启动英国与欧盟的贸易机制来采取行动。这个问题必须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解决。”

约翰逊的官方发言人则表示,如果法国兑现其威胁,英国已经制定了“强有力的”应急计划。

由于预期一旦法国政府兑现威胁,其船只无法在法国港口停靠,英国的泽西岛政府表示,它正准备为其渔民提供财政支持。

泽西岛渔民协会则呼吁泽西岛政府以牙还牙,禁止法国渔船捕捞海螺和扇贝,禁止法国渔船采捞海鲜和拖网捕捞,这些禁止措施应该“立即生效,为期六周”。

英法两国争执的焦点在于可以进入英国和泽西岛近海的法国小型渔船的数量。英国和泽西岛曾经在今年10月拒绝了数十艘法国小型渔船在其海域捕鱼的许可。

但11月1日早些时候,泽西岛政府又向法国渔船发放了另外 49 个临时许可证。

11月1日晚间,法国总统马克龙终于作出了部分让步,把他威胁的最后截止期限从11月2日凌晨零点往后推迟了,并提出了举行进一步谈判的建议。

英国对法国的让步表示了欢迎。

针对本国观众的一场作秀?

捕鱼权问题是英国退欧后贸易谈判最后的几个争执点之一。虽然捕鱼业占英国和欧盟双方经济的比例很小,但它却承载着巨大的政治影响。

英国在2016年围绕着退欧公投而展开的拉票活动中,退欧阵营试图说服选民的一个关键性诉求就是:退欧后英国可以夺回对英国海域捕鱼活动的控制权。

如今,既然英国和欧盟之间新的贸易协议已经生效,那么,围绕着捕鱼权问题的具体规定是什么呢?

与捕鱼权相关的规定很繁琐、很复杂,但主要的内容是:未来几年,欧盟的捕鱼船将仍然可以在英国海域捕鱼,但英国渔船在英国海域捕鱼的配额将有所增加,这一配额的转移将在2021年至2026年之间分阶段进行,其中大部分配额转移将在2021年实现。2026年之后,英国和欧盟将举行年度谈判,以决定双方如何分配捕鱼配额。虽然2026年后英国将有权完全禁止欧盟渔船在英国海域捕鱼,但欧盟可以进行报复,措施包括:可以对向欧盟出口的英国鱼类征税,或者禁止英国渔船进入欧盟海域捕鱼。

根据英国和欧盟之间新的贸易协议,双方同意,如果他们能证明各自的渔船在彼此的水域捕鱼多年,他们将向对方的渔船颁发许可证,但双方在出示多少证据以证明捕鱼多年这一方面存在着分歧。大型拖网渔船通常会使用来自自动识别系统的数据等方式收集此类信息,但小型渔船则很难提供这种证据,所以,当英国和泽西岛拒绝了一些法国小型渔船的申请时,法国方面对此感到愤怒。

如今,英国政府表示,已经有近 1700 艘欧盟渔船获得了在英国海域捕鱼的许可,相当于欧盟捕鱼许可证申请的 98%,但法国方面对这一数字表示质疑。

11月1日,英国外交大臣特拉斯暗示,马克龙发出如此“不合理的威胁”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在法国即将面临一场艰难的竞选。

法国将在明年4月10日举行总统选举的第一轮投票。

英国的分析人士表示,在明年总统大选之前,法国总统马克龙确实承受着来自法国民族主义右翼的巨大压力,他如果强硬对待法国的宿敌——英国,他将因此获益良多。同样,约翰逊面对法国威胁不肯示弱,也是表演给本国选民看的:对法强硬,或者对欧盟强硬,在许多保守党选民和他的支持者的心目中,是会给约翰逊加分的。

分析人士还指出,对约翰逊来说,这场英法捕鱼权之争还能帮助他暂时转移一下英国民众对不断恶化的新冠疫情、飙升的能源价格、货车司机短缺等等国内麻烦的不满和抱怨。

但实际上,这场捕鱼权之争也是英国退欧的代价之一。近期的一些研究显示,退欧对英国经济的损害要大于新冠疫情。

而此前法国总理的一番言论,更加深了英国退欧派人士对法国和欧盟的敌意,但也强化了英国留欧派人士对英国退欧这一决定的质疑。

不久前,法国总理让·卡斯泰在致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的信中表示,在这场争执中,欧盟必须向英国表明,“英国退欧的代价比留欧更大。”

约翰逊后来在罗马参加G20峰会时会见了冯德莱恩,对卡斯泰的言论提出了抱怨。约翰逊还要求法国就卡斯泰的这番言论作出解释。

英国脱欧事务大臣弗罗斯特也在推特上写道,英国政府对卡斯泰的言论“感到担忧和意外”。他还写道:“我希望,这种看法不是欧盟的普遍观点。”

一位英国退欧派人士说:“这不是一个近邻应该表现出来的外交作风,这让人怀疑,法国的所有行为是否只是为了证明英国脱欧是失败的。”

邻国往往是冤家

其实,不管是对英国经济,还是对法国经济或欧盟经济,渔业所占的比重都微乎其微。

2019年,渔业仅仅占英国经济的0.02%,只为英国经济贡献了4.37亿英镑,相比之下,那一年金融服务业则为英国经济作出了1260亿英镑的贡献。

更令人不解的是,这场几乎抢走了G20峰会和COP26峰会风头的争执,其实仅仅涉及是否给大约40艘法国小型渔船颁发捕鱼许可,用法国加莱港和滨海布洛涅港总裁兼董事长让-马克·皮塞索的话说,这几艘小船不过是“汪洋大海中的几滴水”。

皮塞索在接受英国媒体采访时说,这些小船无法按照英国的要求证明他们在英国水域捕鱼的历史,原因或者是拥有这些小船的渔民们未能参与监测调查,或者是他们换了新的船。

皮塞索说,如果仅仅因为这40艘未能拿到捕鱼许可的小船,法国就实施了制裁,那么,“对英吉利海峡两岸、对你们、对我们、对港口、对我们两国的渔民来说,后果将是可怕的。”

皮塞索可能不太熟悉历史上英法两国的恩怨情仇,或者虽然熟悉但有意选择遗忘那些恩恩怨怨。其实,历史上这两个国家因为区区小事而闹得鸡飞狗跳,甚至大打出手的例子,确实不少。

例如,1704年,英国马肖尔夫人把一杯水洒到了法国侯爵德雷伊的身上,她说是无意的,而侯爵却坚持说这是有意侮辱。由于这件小事,加深了英法对立情绪,最后导致了战争。

也许这个例子比较极端,但邻国往往是冤家,这个“定律”似乎也适用于英国和法国这两个近邻。英法两国虽然在上个世纪的两次世界大战中是盟国,但如果你把眼光放得更远一些,你会发现,这两个国家历史上发生摩擦、冲突,甚至战争的日子,远远要比成为盟国的日子多得多。

希望21世纪英法两国的这场捕鱼权之争,最多只局限于两国首脑针对本国选民而表演的“肌肉秀”。

(作者曾在英国多家知名媒体担任资深记者、编辑)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相关新闻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