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已发现南非新变种毒株,疫苗不公平分配恶果初尝

作者 | 《财经》记者 蔡婷贻     编辑 | 郝洲

2021年11月26日 19:05  

本文7164字,约10分钟

全球新冠疫苗分配严重错位,一些发达国家都已经允许民众接种第三剂加强针,而全球中低收入国家数百万一线医疗人员至今未接种第一剂疫苗。加拿大流行病学家Pai Madhu指出,“这就是世界上超过30亿人还未接种疫苗造成的后果。”

当地时间2021年10月1日,南非约翰内斯堡东部,民众接种新冠疫苗。图/人民视觉 

南非当地时间11月25日,所有追踪新冠病毒的病毒学家最不愿意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南非国家传染病研究所发表声明,表示侦测到了传染性更强的新冠病毒变异毒株B.1.1.529。

“非常不幸地,我们侦测到了新变种。”南非传染病应对和创新中心主任奥利维拉(Tulio de Oliveira)在记者会上指出。“从变异程度看来,这个新变异毒株让人感到担心。为了控制新变异毒株不传播到全世界,南非和非洲将需要资金、公共卫生和科学帮助。”

新数据显示,新变异毒株在单一刺突蛋白出现32个突变,可能使免疫细胞更难攻击病原体,现有疫苗的效果将可能打折扣。奥利维拉介绍,目前发现的新毒株感染案例来自南非的豪登省和邻国博茨瓦那,其中在南非豪登省的感染病例正在迅速增加中。

据其他媒体报道,11月25日,中国香港也首次发现南非发现的新变异毒株的携带者。一名是36岁自南非抵达香港的印度男子,另一名病例是其酒店房间对面的62岁加拿大返港男子。

奥利维拉指出,新变异毒株的传染性比德尔塔毒株还要强,在不到两周时间内已经成为造成新增感染的主要病原体。南非政府将和世界卫生组织在11月26日召开紧急会议,讨论新变异毒株并为其选定希腊字母命名。

传染性超强的新变异毒株在非洲出现是全球疫苗分配不公平带来的第一个恶性结果。加拿大流行病学家Pai Madhu指出,“这就是世界上超过30亿人还未接种疫苗造成的后果。”

英国和以色列迅速宣布将暂停来自非洲六个国家的航班,包括南非和博茨瓦那。不过,流行病学家认为新变种的出现意味着全世界应该加速协助非洲完成疫苗接种。

不公平的疫苗分配

新冠肺炎疫情给全球带来的不公平问题迟迟无法改善,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10月7日说,“没有公平的疫苗分配不仅是不道德的,更是非常愚蠢。”他指出,非洲只有不到5%的人口完成新冠疫苗接种,而全世界高收入和中高收入国家已经使用了2021年生产的疫苗总数的75%。

牛津大学的数据则显示,77%的新冠疫苗接种在中高收入国家,只有0.5%在低收入国家,全非洲完成接种的人口低于8%。

全球新冠疫苗分配严重错位,英国、美国、欧盟、新加坡和以色列等都已经允许民众接种第三剂加强针,而全球中低收入国家数百万一线医疗人员至今未接种第一剂疫苗。

考虑到生产和配送问题,世卫组织(WHO)设定了在2021年底完成全球40%人口的接种目标。不过,因为全球疫苗分配严重不平等,这一目标已经基本无法达成。

参与执行和关注这项政策执行情况的官员对于中高收入国家不愿分享疫苗倍感受挫,WHO秘书长谭德塞指出,这个结果是对“控制新冠疫苗供应的国家和企业的控诉”。他引用数据指出,中高收入国家用于第三剂加强针的接种数量已经达到低收入国家接种总数的一半,阻碍全球疫苗公平分配的“不是产能,而是政治和利益”。

尽管不少防疫专家对接种第三剂加强针的作用持保留意见,美国总统拜登在8月就承诺对民众提供加强针,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陆续批准辉瑞、强生和莫德纳的新冠疫苗作为美国老年人和高危人群的加强剂 。

这些国家为了给国民提供加强针而囤积新冠疫苗,不少非营利和公共卫生团体对此感到愤怒。担任WHO全球健康财政大使的英国前首相布朗(Gordon Brown)援引Airfinity的统计称,目前有2.4亿剂新冠疫苗被闲置在西方国家,到12月闲置疫苗甚至会增加到6亿剂。

无国界医生组织的数字更远高于Airfinity的统计,在10月11日发表的声明中,该组织认为部分国家总共囤积了8.7亿剂新冠疫苗,其中美国就囤积了5亿剂。“迅速配送这些疫苗到中低收入国家将能在2022年中前救助100万个生命……美国和其他国家在有些国家还在苦苦挣扎时囤积这么多疫苗是不负责任而且危险的。”无国界医生指出。

WHO非洲代表莫提(Matshidiso Moeti)呼吁囤积疫苗的国家捐出这些疫苗,同时让出自己的全球疫苗配送系统COVAX的排序,让非洲国家能取得所需。WHO对《财经》记者强调,国际社会拒绝公平分享疫苗意味着“助长疫情的传播”,“新冠肺炎疫情不是各个国家(独立)消灭”就能被控制的。

始料不及的困难

WHO在2021年6月设定目标:到9月底为止,全球各国至少应该完成10%人口的新冠疫苗接种。

而到了9月底,56个国家未完成WHO设定的这一目标,包括伊拉克、阿富汗、缅甸、叙利亚、也门。非洲54个国家中只有15个国家达到10%疫苗覆盖率。其中东非国家布隆迪到10月接收到中国捐赠的国药疫苗后才开始推动大规模接种,而东北非的厄立特里亚则到10月中仍未开始接种新冠疫苗。

到9月底,非洲整体的疫苗注射率为4.4%。相较之下,高等收入国家英国约完成66%人口的接种;欧盟国家为62%,美国为55%。

在拉丁美洲,约有37%的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人口完成接种,其中十个拉丁美洲和加勒比海国家的接种率低于25%。牙买加、尼加拉瓜和海地仍低于10%。

国际社会第一次试图建立公平配送疫苗系统便面对混乱的国际现实。COVAX在2020年4月成立,参与单位包括由盖茨基金会资助成立的流行病防范创新联盟(CEPI)和全球疫苗免疫联盟(GAVI)以及WHO和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COVAX承诺公平地配送疫苗,同时捐赠给贫穷的国家。

不过,由于当时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各国分别制定疫苗接种政策后直接向疫苗生产商下单,人口只有2400万人的加拿大就向数家药厂总共下单4亿剂疫苗,承诺出资赞助COVAX的德国则在COVAX筹资未结束前就自行采购疫苗。这意味着当时仍在筹措资金的COVAX被迫与高收入国家竞价抢疫苗。

COVAX首先选择牛津大学研发、和阿斯利康合作生产的新冠疫苗,主要是考虑到该疫苗不像辉瑞和莫德纳等使用的mRNA技术,需要至少零下20摄氏度的冷链配送和储存设备。接着因为GAVI和印度血清研究所(Serum Institute of India)关系紧密,以及其制造成本低于其他药厂报价50%-100%,仅为3美元一剂,COVAX和印度血清研究所签署供应11亿剂的合约,其中1.1亿剂计划在今年5月配送给低收入国家。

2021年2月24日,COVAX发出第一批60万剂新冠疫苗到加纳,尽管第一批疫苗如期送达,不过比起英国的疫苗接种仍晚了三个月、比起欧盟成员国和美国也晚了约两个月。接下来六周,COVAX顺利配送了3800万剂,但是COVAX事先未曾设想,到了4月,印度血清研究所因为印度政府禁止出口令而无法出口疫苗,COVAX的所有配送计划瞬间陷入混乱。

尽管UNICEF 2020年对COVAX下单和配送系统评估时警告,整个系统存在过于依赖印度制造的潜在风险,但是这个警告并未得到重视。

COVAX的主要支持者比尔·盖茨把这些一连串问题称作“运气不好”,因为COVAX在新冠疫苗仍在研发阶段时选择了最便宜且最容易运送的疫苗,而当印度政府决定禁止疫苗出口时,COVAX也无法改变这一决定。

今年5月,COVAX又向美国次蛋白疫苗生产商Novavax下单购买3亿-5亿剂新冠疫苗,预定在今年三季度开始配送,不过,Novavax的制造在10月中出现严重问题。

但是COVAX的问题不止于供应链。疫苗配送过程出现各种混乱,不少着急的中低收入国家官员急于询问疫苗配送可能时间和延迟原因,COVAX工作人员却被指不接电话、不回邮件,拒绝提供解释。通过系统购买新冠疫苗的乌拉圭和利比亚就遇到这种情况,它们只好另外向药厂下单。

一位拉美国家的官员指出,COVAX派送的混乱让他们非常难向国民交代,“为什么一开始缴那么多钱最后却迟迟拿不到疫苗?”最后又得直接向药厂采购。

部分国家还收到了快过期甚至已经过期的疫苗,只能退回或销毁;系统人员被指控忽视中低收入国家的意见和需求,甚至在这些国家开始接收疫苗时反过来要它们感恩。卢旺达在疫苗已经快抵达的数天前才被通知,整个卫生系统无法反应和启动;刚果共和国则因为无法在疫苗过期前使用,最后退回100多万剂疫苗。COVAX事后表示,这些退回的疫苗最后都顺利转给其他国家。

原本通过COVAX购买疫苗的巴基斯坦在印度停止出口后自行向药厂下单,但是因为下单时间已晚于其他高收入国家,像巴基斯坦这样的中等收入国家即使有钱,在疫苗接收排序上也只能远远在后。

截至9月15日,整个系统派送的疫苗只达到2.8亿剂,印度在9月末宣布将重新出口疫苗,COVAX预估到2021年底配送14.25亿剂疫苗,比原先目标少了20亿剂。

捐赠疫苗运动 

供应链问题还来不及解决,COVAX又发现中高收入国家不仅购买了远超实际需求的新冠疫苗,如辉瑞和莫德纳这些疫苗生产商还优先处理这些中高收入国家的订单,COVAX估算,这些国家至少有10亿-50亿剂疫苗可以捐赠,因此发起囤积疫苗国家捐赠运动。

无国界医生组织的美国项目负责人泰歇尔(Carrie Teicher)指出,欧盟可能在2021年底浪费2.41亿剂疫苗。布朗则指出,至少有1亿剂疫苗将在12月过期,囤积疫苗的国家应该马上用军机配送这些将过期的疫苗给中低收入国家。

与此同时,开始接种第三剂加强针的国家则遭到不少专家的质疑。参与英国牛津大学疫苗研发工作的吉尔伯特(Sarah Gilbert)教授指出,疫苗应该优先配送到接种率低的地方,因为第一针能发挥最大效用,对未接种疫苗的地区和人群进行接种比起接种第三剂加强针能保护更多生命。WHO突发事件规划执行主任莱恩(Mike Ryan)也指出,接种加强针就好像再发一件救生衣给那些手上已经有一件的人。然而,高收入国家对这些批评置之不理。

在捐助和配送新冠疫苗上遥遥领先的是中国,今年预计总共贡献20亿剂疫苗,捐赠1亿剂给低收入国家,以及捐赠1亿美元给COVAX。

经过数个月的批评,G7国家7月宣布将捐助10亿剂新冠疫苗给贫困国家,英国宣布捐1亿剂,美国先后宣布捐出2亿剂和5亿剂疫苗。

尽管高收入国家宣布捐赠疫苗,但是实际配送的过程却相对缓慢。到9月24日为止,高收入国家承诺总共捐赠7.85亿剂,实际配送只有18%,部分国家的捐赠并未通过COVAX,而是直接双边对接,这被怀疑是高收入国家借新冠疫苗拓展自己的外交影响力。COVAX到10月初为止,配送了3.3亿剂疫苗,其中40%来自捐赠。

根据Our world in data统计的数据,截至10月22日,美国确实配送出的捐赠疫苗为1.08亿剂,承诺3.45亿剂的欧盟实际配送出4060万剂,承诺1.2亿剂捐赠的法国也才配送出1350万剂。

到9月中为止英国通过COVAX捐了510万剂新冠疫苗,自行捐出1030万剂。但是英国让人诟病的是在国民几乎都接种完毕后,仍持续领取COVAX的配额,6月取得53.9万剂配送疫苗,是非洲国家领取的两倍。至8月中为止,除了英国, 其他高接种率的国家如巴林、卡塔尔和沙特阿拉伯也仍继续接收COVAX的配送。

为了加速将疫苗分配给低收入国家,COVAX试图和已经完成大量接种的国家进行谈判,希望它们能放弃自己在COVAX排序中靠前的位置。

制造和知识产权门槛

WHO预估全球需要110亿剂新冠疫苗才能达到群体免疫。经历过2021年疫苗严重分配不均后,2022年全球短缺的新冠疫苗可能在5亿-40亿剂之间,具体数字取决于是否有更多新疫苗被纳入使用行列。

为了进一步促成公平分配,WHO和非营利团体自去年以来分析各疫苗制造商的配送对象选择,希望直接施压这些制造商改变策略。自2020年以来,辉瑞把制造的78%、莫德纳将85%疫苗配送给了高收入国家,两家药企分别从中获利260亿和192亿美元。这令不少流行病学家感到愤怒,美国疾控中心前主任费和平(Tom Frieden)批评莫德纳的行为“完全没有责任感”。

不过,莫德纳一再辩称,公司已经尽其所能加快和扩大生产。但是根据订单排序,莫德纳2021年四季度生产的疫苗仍将主要送往欧盟和其他高收入国家。

考虑到制造和配送难题,牛津大学在疫苗研发完成后就宣布放弃知识产权,自愿提供技术和制造工艺给全球药厂。不过此项提议遭到深信知识产权价值的比尔·盖茨的反对,最后在他和其机构的游说下,牛津大学收回了这个决定。

印度和南非2020年在世贸组织提出疫苗知识产权豁免案(Trade Related Aspects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简称TRIPS),希望通过法案让全球疫苗生产商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生产疫苗时不需考虑知识产权,直到全球达到群体免疫为止。该提案获得80多个国家的支持,但是也遭到比尔·盖茨的反对,他在10月仍对媒体表示,“那是我听过最愚蠢的事。”

美国拜登政府在疫苗生产商的施压下一度表态反对,直到今年5月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转变态度,表示支持。参与制造辉瑞疫苗的德国也持反对态度,欧盟至今仍反对此提案。在意大利举行的G20峰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则特别表态支持开放新冠疫苗知识产权,让新冠肺炎疫情在全世界能尽快获得控制。

不过,更积极推动在疫苗短缺地区制造新冠疫苗成为卫生团体的新想法。2021年4月,非洲联盟宣布推动疫苗在非洲生产时,WHO和非洲发展银行建立两个疫苗技术交换平台和一个mRNA技术交换枢纽。到了6月,WHO也表示考虑在南非、卢旺达、塞内加尔和尼日利亚成立疫苗生产中心。截至9月,非洲六个国家开始推动数个不同疫苗的供应链,包括由阿尔及利亚提供科兴和俄罗斯卫星疫苗,摩洛哥提供国药、俄罗斯卫星和仍在谈判的一些疫苗,塞内加尔和尼日利亚也正在和一些药企谈判,南非则已完成强生和辉瑞的授权。

拜登政府也开始推动疫苗在其他地区生产的想法。美国国际开发总署从10月中开始与南非和印度针对如何协助它们扩大生产进行讨论,同时探访三个制造地点,希望到2022年底能生产出20亿剂疫苗。主导这项计划的开发总署首席执行长马奇克(David Marchick)指出,“我们希望能建立疫苗制造枢纽……就像硅谷是科技业枢纽一样。”他强调,美国从疫情中学到,真正需要的是更多制造,更强而有力的供应链,而且需要供应链的多元化。

美国驻非洲联盟大使西蒙(John Simon)也指出,疫苗在非洲内和非洲附近增加生产非常关键,如果非洲没有更多产能,非洲将需要完全依赖非洲以外的企业,对这些企业而言,非洲在它们的营业额中只占很小部分,它们对服务非洲没有太多兴趣。

不过,制造技术和流程仍是迫切问题。无国界医生组织反复要求美国政府,应该将辉瑞和莫德纳的技术转移给非洲和其他地区的制造药厂。但是,辉瑞和莫德纳用各种借口和理由拒绝转移技术和制造流程。费和平与不少传染病和疫苗专家都严辞谴责这两家药厂优先考虑商业利益而非如何结束全球传染病。费和平甚至警告,如果这两家药企不及时转移技术,数百万生命完全可能因为疫苗来不及供应而去世。

由于辉瑞和莫德纳的不愿配合,WHO最后雇用了南非疫苗企业Afrigen,通过“逆向工程”来推演出莫德纳疫苗的组成和制造方法,该公司希望在一年内研发出可以进行人体试验的疫苗, 顺利的话接着进入量产。WHO选择莫德纳疫苗,除了因为莫德纳公开较多相关信息外,该公司也表示将不会追究仿制疫苗的责任。不过,不少疫苗专家仍认为,莫德纳如果能直接全部公开将能节省更多时间。

美国东北大学医药知识产权专家贝克对《财经》记者指出,这两家药企不愿分享它们的制造流程是因为它们想继续享受市场的垄断地位。“它们想在目前的大流行中保留自己的市场占有率,最大化商业利益。”他解释,这两家药企正试图保护这次疫苗使用的mRNA技术平台,因为它们希望确保未来能垄断mRNA技术应用于其他疫苗的使用,部分疫苗已经在研发中。

莫德纳在研发新冠疫苗时就取得美国政府10亿美元的经费,接着加上其他经费总共拿走25亿美元的政府预算。部分专家认为,美国政府也是莫德纳疫苗知识产权的持有者,应该直接分享给其他需要制造的企业。不过经过研究,美国政府最后的结论是,研发合约并不赋予政府开放莫德纳疫苗知识产权的权利。

莫德纳在压力下于10月26日对外宣布,将以最低价格对非洲销售1.1亿剂疫苗,不过这项宣布立即被批评为“太慢且太少”,而且所谓低价“还是很贵”。

美国平等医疗权利团体I-Mak的首席执行官克里施特尔(Priti Krishtel)对《财经》记者强调,新冠肺炎疫情将会和人类共存很长一段时间,“唯一能控制病毒变异的办法就是确保全球大部分人口都接种了疫苗。为了达到这目标的第一步就是所有政府都应该支持WTO下的疫苗知识产权豁免权提案”。

贝克也强调,病毒绝对会威力不减地持续攻击未接种疫苗的人群,大大增加产生更具传染性、更致命的变异毒株的风险。

不断呼吁全球社会应该尽快协助克服疫苗不平等问题的谭德塞表示,“制造商一定要优先处理COVAX和非洲联盟的订单,将这当作紧急要求,需要让配送更透明化。它们也一定要分享技术,给予生产许可证,如果它们这么做,我们就能终结疫情,加速全球复苏。”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