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恩投资私募股权(亚洲)董事总经理竺稼:全球供应链重塑或需要10年到20年

来源 | 《财经》新媒体     

2021年11月27日 18:09  

本文2604字,约4分钟

从成本为主变成了以安全可控为主,疫情使得很多国家对供应链产生了新的思考,这些问题都给中国制造业带来了很大的挑战。11月27日,贝恩投资私募股权(亚洲)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总经理竺稼在“《财经》年会2022:预测与战略”上表示。

贝恩投资私募股权(亚洲)有限责任公司董事总经理竺稼

面对挑战,如何继续保持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全球供应链当中的地位?

竺稼谈到,首先中国要提高竞争力,在可能失去原有优势的情况下,做到通过新技术的使用提高效率,而且降低成本非常重要;第二,积极参与并主导全球供应链的重塑,全球供应链的重塑或需要10年到20年的时间,中国的企业应积极参与其中;第三,一定要考虑可持续发展,要主动退出高能耗、低技术、多劳动力、少创新的行业,积极参与到工业互联网、新能源、工业机器人、AI的企业;最后从企业、产业、国家来讲,要有制造能力的弹性和韧性,怎样取得?竺稼表示,要通过数字化、智能化等方式。

以下为发言实录:

竺稼:谢谢大家,今天很高兴有机会参加《财经》的讨论,也很高兴听到各位专家的精彩发言,受益很多。我想从一个投资人的角度看一看最近这些年全球经济的变化,以及供应链的变化。    

过去的40年里面,经济全球化有了很大的发展,冷战以后带来的政治的缓和,使得经济发展得到了优先的考虑,很多多边的贸易组织,比如WTO,制定了游戏规则,促进了贸易的全球化,使得比较优势得到充分发挥,在过去40年,可以说是全球化的一个黄金时代。

另外,相对稳定低廉的能源价格也促进了商品,包括原材料和工业制成品的全球流动。中国加入WTO对全球贸易、全球制造业、全球供应链产生了史无前例的影响,因为中国有巨大的市场,有充足的优质的劳动力和其他的生产要素。我们有快速改进的基础设施,有非常有力的政策和非常有执行力的政府部门一起的努力,这些使得中国在全球的制造业、全球供应链当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2004年中国的工业产值占全球制造业产值的8.7%,那一年美国占比是22.3%,到2019年,15年之后,中国的占比达到了28.7%,而美国占比降到了16.8%。实际上2019年中国的占比几乎相当于美国、日本、德国占比的总和,所以中国的发展、中国的贡献所带来的影响是巨大的。

在这当中,作为投资人,作为贝恩资本,我们在全球各地投资了很多工业制造业企业,很多企业都跟我们说,中国或者是他们最大的机会,或者是他们最大的挑战。在贝恩资本投资的企业当中,有很多企业都积极参与了在中国的投资,我们投资的企业当中在中国,比如电子、机械、汽车零部件、化工、消费品等等,多个领域都有我们投资的企业在中国有制造基地和工厂,有中国的制造基地给这些企业提供了很大的竞争优势。

但是近年来,以前看到的正面的积极的情况产生了一些变化,遇到了挑战。刚才几位嘉宾也都提到了,经济全球化似乎在倒退,制造业的全球化似乎在走向区域化、本土化,供应链的集中似乎在变得多元,变得分散,中国的某些优势,现在看来已经不能再持续使我们扩大在中国全球制造业上的市场份额,里面的原因很多,比如过去我们得益于巨大的人口红利,人口红利在今后就不能再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助力,我们劳动力的总数已经达到了峰值,今后可能出现逐渐下降的趋势。

环境,过去我们的发展在一定程度上牺牲了环境作为代价,中国有世界上75%的钢铁的产能,从澳大利亚进口煤炭,从巴西进口铁矿,到中国来生产世界上绝大部分的钢铁,在环境上对中国的压力是巨大的。

第二,国际贸易格局产生了很大的变化。刚才的嘉宾也提到,我们在两边受到挤压,一方面有一些比我们后发展的国家,像越南等等在学习中国的经验,采用很多中国在发展过程中行之有效的方法,来发展他们的经济,在一定程度上给我们带来了竞争的压力。另外一方面,欧美日这些国家能够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压力,所以在很多方面开始对中国进行限制,比如在市场准入上进行限制,在竞争上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另外,疫情也使得很多国家对于供应链安全产生了新的思考,从成本为主的思考,变成了以安全可控为主的思考,这些问题都给中国制造带来了很大的挑战。我们有一个企业本来在中国生产产品,绝大部分出口到美国,在疫情下碰到的问题,一方面运输的价格大幅度提高,集装箱现在运输的成本有些时候达到了5倍甚至5倍以上的提高。关税使得我们本来的价格优势也失去了。在运输当中所发生的不可控的因素,使得我们跟客户的承诺往往没办法得到实施,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被迫到墨西哥,甚至到美国本土,寻找新的制造基地。

这些问题都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新的挑战,接下来中国应该如何继续发展?如何继续保持中国在全球制造业、全球供应链当中的地位?我提出下面几点想法:

第一,中国要提高竞争力。本来经济的全球化就是一个比较优势的充分体现,我们在今后可能会失去原有的某些比较优势,比如价格、成本优势的情况下,怎么样能够创造出新的比较优势,怎么样做到常创新,通过新技术的使用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提高中国在各个产业里的核心竞争力。

第二,我们要积极参与并主导全球供应链的重塑。我们自己的分析认为,全球供应链的重塑会是一个长时间的趋势,这个过程很可能需要10年到20年的时间,需要8万亿到10万亿美元新的投资,这当中对中国是挑战也是机遇,中国的企业应该积极参与到这个当中。

以苹果为例,我们在中国投了一家参与苹果产业链的企业,给苹果生产玻璃屏。我们发现苹果作为一家产品公司,作为一家服务公司,产业链遍布全球,在很大程度上苹果的成功是它遍布全球的供应链的成功,得益于它在全世界各地的企业。今后中国想办法如何得益于别的国家的制造,我们能够参与,这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考虑。

第三,我们一定要考虑可持续发展,要有战略眼光,要着重发展领先的,未来会给我们带来效益的,要主动退出高能耗、低技术、多劳动力、少创新的行业,而积极参与到工业互联网、新能源、工业机器人、AI的企业。

第四,从企业、产业、国家来讲,要有制造能力的弹性和韧性,弹性和韧性怎么样取得?我觉得还是要通过数字化、智能化等方式取得。

在今后巨大的变数情况下,在美国、欧洲这些国家,越来越多地把我们当作竞争对手,越来越多地对我们从合作到竞争,甚至在很多时候采用一些对抗的方式的情况下,我们一定要居安思危,能够坚持全球化,坚持市场经济,提高自己的创新能力。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些,也能够使得中国制造在全世界占据主导的地位。

谢谢大家!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