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尊友:控制疫情不能犯颠覆性的错误

来源 | 《财经》新媒体     

2021年11月28日 17:08  

本文5844字,约8分钟

“数学模型显示,奥密克戎的传染性比德尔塔还强。但不管病毒怎么变异,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手卫生等这些公共卫生措施,对所有变异的毒株都是有效的。”11月28日,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第十九届《财经》年会“《财经》年会2022:预测与战略”上表示。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

吴尊友在会上指出,目前全球的疫情特点是,最近一周每天确诊在50万例上下浮动,震中还是在欧美,现在流行的毒株仍然是德尔塔,不是南非的奥密克戎,其他的毒株也比较少。

结合全球各个国家的疫情情况,他对今冬明春的疫情做了四点判断:第一,虽然全球范围内疫苗接种率很高,今冬明春全球新冠疫情依然严峻;第二,中国面临的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压力仍然巨大;第三,从欧美国家近期疫情来看,疫苗接种没有形成我们期望的群体免疫。第四,今冬明春流行毒株主要是德尔塔毒株,南非变异毒株奥密克戎能否发展成为主导毒株,需要进一步密切观察。

他认为,围堵清零是控制传染病最有效的策略,符合传染病防控的原则,可以把疫情遏制在早期的萌芽当中,防止疫情扩散。让全国绝大部分地区免受疫情的影响,最大限度地保证社会经济、生活秩序的正常运行。

对于边境政策何时能有比较大的松动,吴尊友强调:“我们必须认识到新冠疫情是复杂的,控制疫情的策略和效果还得认真观察,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犯颠覆性的错误。”

以下为部分发言实录:

吴尊友:大家好,谢谢主持人的介绍,非常高兴来参加今年的《财经》年会。我不是做经济的,但这两天能够感受到,疫情的一点点变化对经济的影响是巨大的。特别是这两天南非变异毒株奥密克戎的发布导致股市下跌,很多国家在考虑要不要取消从南非飞往他们国家的航班。

今天就讨论一下今冬明春疫情的形势和我们应该采取的防控策略。我会从四个方面做介绍:一是当前的新冠疫情特征;二是从去年开始我们就说,打了疫苗形成群体免疫后,新冠肺炎就不会流行了,为什么疫苗接种以后还会出现疫情的流行?原来群体免疫被打折扣了,我们看看是怎么打折扣的;三是介绍一下围堵清零策略和入境隔离策略,对我们国家的意义以及在未来的防控策略当中的作用;四是防控策略。

全球的疫情分布不均衡,疫情重点国家占到全球的总疫情的60%,其中10个国家就占了一亿五千多万。

我们看一下全球新冠疫情从去年年初以来的流行趋势图。到目前为止,已经是第四波流行。很多医学专家,包括流行病学专家曾经对新冠疫情做过预测,但好多预测都没有预测到位,因为对新冠的很多特征,我们的认识还是很有限。

实际上,在前一段时间,包括一些权威机构专家说,现在已经打疫苗了,今冬明春疫情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了。话音刚落没多久,欧洲又变成了第四轮全球新冠疫情的中心。现在全球来看,欧洲的疫情最为严重。

目前全球的疫情特点是,最近一周每天确诊在50万例上下浮动,震中还是在欧美,现在流行的毒株仍然是德尔塔,不是南非的奥密克戎,其他的毒株也比较少。

我们简单看一下其他洲的情况,北美洲是疫情最为严重的地区。右边的图是欧洲的情况,全球的疫情形势主要受到欧洲的流行影响,欧洲现在正处在流行高峰,像德国及欧洲的好多国家,都出现了自疫情以来单日报告数突破历史记录的现象。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些现象?东南亚和中东地区的疫情,目前还没有出现像欧洲的情况,太平洋和非洲目前也没有出现像欧洲的情况。虽然南非的新冠病毒变异了,但目前来看,非洲国家还没有像欧洲那么严重。

印度前一段时间疫情闹得很厉害,现在突然控制住了。至于是什么原因,目前仍然不清楚,专家也没办法去解释。日本在奥运会的时候疫情热闹得很,奥运会结束以后,疫情也慢慢消停了。

印度和日本这两个疫情的案例值得我们去研究,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两个国家在疫情高峰以后控制住了,也没看到他采取特别强有力的措施。

韩国现在疫情上升比较快,在亚洲算是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马来西亚疫情也处在一个较高的位置。周边国家蒙古和缅甸处在较高位流行。,越南前一段时间疫情很厉害的,可以看到从8月23日到11月24日,实施全城戒严,军队、警察直接介入到疫情的控制,现在越南的疫情仍然处在一个高位。

欧洲当前疫情形势十分严峻。英国的疫情目前维持在高位,总共报告了900多万例感染者,疫苗接种率达到了74%,在这么高疫苗接种率的情况下,仍然出现这么严重的疫情,这个问题值得我们分析和思考。

俄罗斯现在的疫情也处在流行以来最高峰的阶段。法国疫情有回升,现在也是处在一个较高流行的阶段,它的疫苗接种率达到72%。大家在媒体上已经看到了,德国可能是目前疫情报道最严重的国家,日报告数超过了6万例,疫苗接种率也是比较高的。

西班牙的疫情稍微好一点,但也处在一个较高的位置,它的疫苗接种率达到了80%。意大利近期疫情也在上升,疫苗接种率超过70%。美国一直是全球疫情比较严重的国家。

巴西最近几个月疫情控制得比较不错。这里面有很大的原因是疫苗的应用,特别是中国科兴的疫苗在巴西广泛应用,对控制疫情发挥着很重要的作用。科兴的疫苗总监前一段时间到巴西去现场了解情况,应该说疫苗的接种对巴西近期的疫情控制起了很重要的作用。

讲一讲大家更关心的事情。最近几天报道的南非变异毒株,这是一种新的变异毒株,比前几次变异的位点多,达到了32个变异位点。

变异病毒每天都在发生,现在已经发生了成千上万种变异了。但是值得关注的变异,世界卫生组织分成三大类,一般变异毒株、值得关注的毒株 (Variants of Interests, VOI)、需要特别担心的毒株 (Variants of Concerns)。虽然奥密克戎更可能是介于VOI 与VOC两类之间,慎重起见,世界卫生组织还是把它划分到要特别担心的类别(VOC)。

为什么这样划分?根据它的变异位点,从两个角度考虑:第一,它和人类细胞的结合力是不是加强了?如果结合力加强了,传染性就加强了。第二,它逃避免疫打击的能力是不是增强了?感染者产生的中和抗体能不能把它消灭掉?如果不能消灭掉,疫苗产生的效果就会有限。是从两个角度对病毒进行定义。

这张图显示的是一个比较阿尔法病毒、德尔塔病毒、奥密克戎病毒的变异情况。数学模型显示,奥密克戎的传染性比德尔塔还强。但不管病毒怎么变异,戴口罩、保持社交距离、手卫生等这些公共卫生措施,对所有变异的毒株都是有效的。

疫苗会不会有效?有效,但可能会打折扣。什么样的情况下有效?就是我们打加强针、抗体滴度高的时候,对于变异的毒株是有效的。如果你没有完全接种疫苗,或者接种一段时间后尚未打加强针,对抗变异的毒株效果不是特别理想,会出现疫苗突破病例。

大家对奥密克戎不必过于担心,它刚刚出来,真实面貌怎么样,我们还不能完全认识。会不会超越德尔塔成为全球的主要流行株,不仅仅取决于它的生物特性,还取决于我们感染者的社会特性。

什么意思呢?就是如果这群毒株在一个地方流行,这个地方和社会的交往很有限的话,就很难成为全球主流的流行毒株。人和人的交往是传染病流行的最主要方式,交往密切同时传染性强,才可能成为全球的主导毒株。如果你是相对封闭的,不和社会交流,或是社会交流很有限的情况下,很难成为全球的主导毒株。

再者,如果我们发现这种毒株后,实施的防控策略有效,把它限制在一定范围内,也不可能成为全球的主导毒株。对于奥密克戎未来的发展,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观察,现在大家不必过分担心,只要我们坚持常态化防控的措施,就能够防止奥密克戎毒株的流行。

从全球各个国家的疫情情况概括四点:第一,虽然全球范围内疫苗接种率很高,今冬明春全球新冠疫情依然严峻;第二,中国面临的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压力仍然巨大;第三,从欧美国家近期疫情来看,疫苗接种没有形成我们期望的群体免疫。第四,今冬明春流行毒株主要是德尔塔毒株,南非变异毒株奥密克戎能否发展成为主导毒株,需要进一步密切观察。这是我对今冬明春疫情的判断。

原来说打疫苗就能形成群体免疫,为什么现在群体免疫没有能够阻止新冠流行?实际上,新冠病毒让群体免疫打了折扣。这种打折扣不仅仅是我们的灭活疫苗,美国辉瑞的mRNA疫苗同样打了折扣。所有的新冠疫苗在群体免疫当中,都没有我们原来想象的那么理想,被打折扣的机理和幅度基本相似。包括我们国内的科兴的疫苗、国药的疫苗,美国的mRNA的疫苗,如果没有打加强针,打疫苗的时间一长,一旦抗体滴度下降,就会出现突破病例。

之所以打折扣,是因为自然感染也好,打疫苗也好,产生的抗体超过一定的时间就会下降。下降到一定程度,保护效果就没有抗体滴度高的时候那么好,就会出现突破病例。

第二种情况是,在冠状病毒变异毒株之间,没有交叉保护作用。什么意思呢?从阿尔法到德尔塔,到奥密克戎之间没有交叉保护作用。它和流感不一样,比如甲型流感微小的变化以后有交叉保护,而且疫苗保护时间能维持一年,冠状病毒疫苗的保护时间达不到这么长。

这样的情况下,即便人群接种率达到了85%,但真正能起到保护作用,达到抗体滴度保护程度的可能只有30%-70%。至于在哪个点,我们现在并不清楚,而且测量这个抗体滴度也比较复杂,在大量人群中做还是很困难的。

科学研究表明可以“反折扣”。加强针接种以后,抗体很快上升,抵抗变异毒株的能力得到了加强。如果打了加强针,预防感染的保护效果又回到了我们预期的80%、90%,交叉保护作用也提高了。所以我们要“反折扣”。我们不能只给80%、90%的人打疫苗,要给所有的人打疫苗,理论上100%的人都得打疫苗。  

所有的人隔一段时间都得要打加强针,因为它的免疫特征决定了,过一段时间抗体就会降下来。人人打疫苗,人人打加强针,能够把新冠病毒对群体免疫造成的折扣折回来一部分,就能提高人群抗击新冠流行的效果。

第三部分讲一讲策略。比较一下,左边是中国的新冠流行图,只是在去年春季的时候一个高峰,后面基本上风平浪静,虽然有30多起爆发的局部的疫情。

全球的疫情为什么会出现天壤之别?中国之所以能够取得令人瞩目的新冠防控效果,主要就是采取了围堵清零政策、入境隔离政策,这个政策是我们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最重要的核心内容。

围堵清零是控制传染病最有效的策略,符合传染病防控的原则,可以把疫情遏制在早期的萌芽当中,防止疫情疏散。让全国绝大部分地区免受疫情的影响,最大限度的保证社会经济、生活秩序的正常运行。

围堵零清政策是中国控制疫情的法宝,效果非常好。我们国家境内多数情况下没有新冠病人,新冠的传染源要么是境外入境的人员,要么是境外货物带入,所以入境隔离是围堵清零中,外防输入发现感染者最简便、最有效的方法。

如果中国没有采取围堵清零的政策,按照全球的感染情况,中国会有4780万人感染新冠,会有95万人死亡。和金砖四国比,如果我们没有采取围堵清零的政策,中国会有5497万人感染新冠,会有114万人死亡。

如果中国的感染率和发病率和美国、英国相当,我们不采取围堵清零政策的话,中国的感染人数会在二亿四百万到二亿六百万人;如果按照英国和美国的发病死亡率,会有300多万人死亡。

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从这里我们就能看出,围堵清零政策对按中国防控的意义。现在对于围堵清零和入境隔离,大家有一些不同的想法。从我们刚才的分析来看,围堵清零、入境限制是我们疫情防控策略的核心,必须得坚持,至少今冬明春必须得坚持。

前段时间美国提出了他们的防控策略,叫做“疫苗接种+72小时核酸阴性”,欧洲一些国家也效仿,这样一个入境策略不符合中国的情景,我们不能采纳。

为什么呢?对于绝大多数欧美国家来说,国内的病人数远远大于境外输入的病人数,所以这个策略对他们的疫情一点影响都没有,可以说只赢不输。对中国就不一样了,中国疫情清零以后,国内没有疫情,所有的感染源头都是来自国外。如果按照这个策略,那国内肯定控制不住,我们将近两年的努力就前功尽弃了。

我们需要进一步研究探索,能够平衡好疫情防控和社会经济生活综合发展的最佳疫情防控策略。要制定出这样一个最佳防控策略,是科学认识+政治智慧+民心所向的结合。

希望我们能够尽早地找到平衡好疫情控制和经济社会发展的最佳防控策略,谢谢大家。 

主持人(戴小京):谢谢吴老师的精彩演讲,刚才您也解读了中国为什么会采取这样独特的防控策略,大家也表示理解和支持。但是,毕竟大家还是期盼边境开放的那天。问题是这样的——中国在疫苗的每百人接种量已经达到170多剂,在所有大国中可以说是遥遥领先的,要是折成每人两剂的话就意味着接种率已经超过80%了。现在中国已经全面铺开接种加强针,如果在半年之内能够达到每百人接种量超过240剂,甚至达到300剂的话,到那个时候是不是在边境政策上可以有比较大的松动?这是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关于特效药,疫苗如果总是被打折扣的话,也许特效药就是下一步的关键,这方面我们目前的进展是怎样的?这两个问题请您回答一下。  

吴尊友:谢谢你,这个问题很大,很难用一句话来回答。我们必须认识到新冠疫情是复杂的,控制疫情的策略和效果还得认真观察,在这个问题上不能犯颠覆性的错误。我们的策略一旦不正确,可能造成的影响是巨大的。

目前来看,疫苗接种还不能达到完全的群体免疫,科学数据还不支持这一点。我们需要收集更多的数据,特别是加强针接种的范围和它对疫情阻止的情况综合分析以后,再研判,才能拿出建议。现在说任何策略的调整、预期的研判都过早。

国家在制定这些政策的时候非常小心谨慎,把每一个细节每一个环节都尽量考虑到,努力做到不犯颠覆性错误,不走弯路,因为在疫情防控方面我们失误不起。

大家都期盼能够尽早回到疫情前的出入自由的状况,但是目前的防控策略来看,我们还得要坚持围堵清零、限制入境,新的一些尝试可以在小范围去探索,探索以后总结经验,但目前还没有办法做一个判断。

关于药物方面,最近进展还是非常令人鼓舞的。我们国家也有一些药物看到了很好的希望,在感染者和接种者中找到了两种抗体,治疗临床病人的效果还是很满意的。重症的治疗和减少死亡,现在正在做III期临床试验,药物的研发在清华大学张教授的团队,这样一个特效药令人鼓舞。

同时,国际跨国公司也有两种化学药物,在III期临床试验都显示了非常好的效果。这几种药物给我们战胜新冠,特别是临床病人的治疗带来了新的希望。祝愿这些药物在控制新冠方面能够做出新的贡献,使得我们能很好地控制疫情,谢谢。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