降准0.5个百分点,央行释放1.2万亿元资金

作者 | 《财经》记者 唐郡    编辑 | 袁满

2021年12月06日 19:19  

本文1752字,约3分钟

业界人士认为,本次降准为市场提供流动性,将进一步推动房地产市场信心回暖,稳定市场预期,防范局部信用风险,缓解经济下行压力

活水来了!12月6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下称“央行”)决定自12月15日起,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本次下调后,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4%。
 
央行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降准为全面降准,除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部分县域法人金融机构外,对其他金融机构普遍下调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同时考虑到参加普惠金融定向降准考核的大多数金融机构都达到了支农支小(含个体工商户)等考核标准,政策目标已实现,有关金融机构统一执行最优惠档存款准备金率,这样此次降准共计释放长期资金约1.2万亿元。
 
上周五(12月3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视频会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时表示,中国将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围绕市场主体需求制定政策,运用多种货币工具,适时降准,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
 
前述讲话后,“适时降准”的提法引起市场热议,降准预期不断升温。多位分析师曾预计,中国央行将于今年底或明年初降准。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财经》记者表示,本次降准市场已有预期。
 
对于本次降准的考虑因素,前述央行负责人表示,降准主要目的是加强跨周期调节,优化金融机构的资金结构,提升金融服务能力,更好支持实体经济。“一是在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同时,有效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实体经济的长期稳定资金来源,增强金融机构资金配置能力。二是引导金融机构积极运用降准资金加大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力度。三是此次降准降低金融机构资金成本每年约150亿元,通过金融机构传导可促进降低社会综合融资成本。”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指出,降准可以释放长期流动性,通常用于经济压力较大的时候。他表示,今年三季度,中国经济增长开始降速,GDP同比增长4.9%,环比仅增长0.2%,经济出现了新的下行压力。“在今年收官和明年开局之际,进行降准有助于缓解经济下行压力,平滑经济增长曲线,不仅有空间,而且有必要,这是做好跨周期调节的应有之义。”
 
“三季度人民币贷款加权平均利率较二季度有所回升,面临进一步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压力,”邮储银行研究员娄飞鹏对《财经》记者表示,“实施降准有助于更好推进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稳定经济增长。”
 
周茂华告诉《财经》记者:“目前中期借贷便利(MLF)余额5万亿元,创历史新高,本月就有9500亿元MLF到期,央行通过降准置换MLF,将有效降低银行负债成本,提升银行负债稳定性,起到优化银行资产负债结构效果,鼓励银行为制造业等重点新兴领域提供长期限的信贷支持。”
 
周茂华特别提到,近期受个别房企债务风险暴露等多个因素叠加,房地产信用一度趋紧。本次降准为市场提供流动性,将进一步推动房地产市场信心回暖,稳定市场预期,防范局部信用风险。
 
“近期,美联储货币政策收紧的预期比较明确,削减购债规模已经落地,明年开始加息几成定局。中国在此时点进行降准,说明中国货币政策具有充分的独立性。”温彬补充道。同时,周茂华亦提醒,本轮美联储政策调整节奏可能较以往偏快,中国对美联储等央行政策正常化的外溢性应保持足够警惕。
 
值得注意的是,前述分析师均对《财经》记者表示,降准不代表货币政策转向宽松。温彬认为,这是“在确保流动性合理充裕的前提下,更好地发挥结构性货币政策工具的作用,加大对中小企业、绿色发展、科技创新等重点领域和薄弱环节的支持力度,推动经济爬坡过坎,促进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
 
央行相关负责人亦强调,本次降准不改稳健货币政策取向。据悉,降准释放的资金一部分将被金融机构用于归还到期的MLF,还有一部分被金融机构用于补充长期资金,更好满足市场主体需求。“中国人民银行坚持正常货币政策,保持政策的连续性、稳定性、可持续性,不搞大水漫灌。”
 
“整体上,国内政策继续在稳增长与防风险、促改革之间取得平衡,确保全年货币信贷总量供应与实体经济需求基本匹配,M2、社融增速与名义GDP基本匹配。”周茂华总结道。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