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消金60亿增资悬空,谁能接盘?

作者 | 《财经》记者 唐郡   编辑 | 袁满

2022年01月15日 18:59  

本文2789字,约4分钟

信达退出后,蚂蚁消金增资事宜或难以在短期内完成

方案公布未满月,重庆蚂蚁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下称“蚂蚁消金”)增资事宜骤起变局。

1月13日晚间,中国信达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信达”,1359.HK)毫无征兆地突然公告称,经进一步商业上审慎考虑,决定不参与此前公布的蚂蚁消金增资事宜。次日,另两家增资方鱼跃医疗(002223.SZ)、舜宇光学科技(2382.HK)亦公告暂缓相关增资事宜。

此前,2021年12月24日,中国信达公告将以60亿元现金增资蚂蚁消金。增资完成后,中国信达将直接持有蚂蚁消金20%股份,加上通过南洋商业银行间接持有的4.003%股份,该公司将以24.003%的持股比例成为蚂蚁消金第二大股东。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分析认为,近年来,监管部门持续引导AMC行业(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和地方AMC)“回归本源、聚焦主业”。信达不进一步认购增持蚂蚁消金,很可能是出于聚焦主业的要求和投资集中度等方面的考虑。

《财经》记者获悉,中国信达突然宣布退出,也与落实监管要求有关。据多位知情人士透露,相关监管部门认为,增资后中国信达在蚂蚁消金的持股比例较高,不符合相关监管要求。《财经》就此向有关部门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应。

13日晚间,蚂蚁消金方面回应称,尊重信达商业决策,将尽快确定新增资方案,落实信贷业务整改工作。

信达退出后,谁将接棒增资蚂蚁消金?据一位接近蚂蚁消金的知情人士透露,蚂蚁消金所在地的有关部门正积极协助其寻找新的增资方,橄榄枝伸向了民营机构。亦有未经证实消息称,蚂蚁期待增资方为商业银行。

就此,招联金融首席研究员、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兼职研究员董希淼对《财经》记者分析,蚂蚁消金要找到一个能一口气拿出60亿元现金,并且符合消费金融公司股东资质的机构接盘,并非易事。“现在商业银行自身补充资本金的压力很大,能够符合上述条件的屈指可数。”董希淼说道。

增资骤停

蚂蚁消金增资缘起蚂蚁整改。

2020年IPO暂停以来,市场监管环境发生巨变,蚂蚁集团旗下微贷科技业务面临整改。根据整改方案,“花呗”“借呗”将全部纳入蚂蚁消金,依法合规开展消费金融业务。截至2020年6月末,其以“花呗”“借呗”为代表的消费信贷余额为1.73万亿元。当前,蚂蚁消金资金本金仅为80亿元,在《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办法》等监管文件对杠杆率的约束下,其难以承接蚂蚁体内超万亿规模的消费信贷业务。

按照原定增资方案,蚂蚁集团、中国信达、鱼跃医疗、舜宇光学科技、广州博冠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重庆渝富资本运营集团有限公司等五家投资方将以现金方式对蚂蚁消金增资合计220亿元。增资完成后,蚂蚁消金资本金达到300亿元。据业内专家测算,300亿元资本金最多将可承接1.3万亿元的消费信贷规模,对蚂蚁整改意义重大。

不过,这一进程随着中国信达一纸公告被暂时中断。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业内人士向《财经》记者透露,中国信达当前已经通过南洋商业银行间接持有蚂蚁消金15%的股份,相关监管部门认为,增资后中国信达“持股过于集中,不符合相关监管要求。”另有两位知情人士,亦对《财经》记者透露了类似说法,其中一位也提到可能与“持股过于集中”有关。

根据增资方案,中国信达出资60亿元,增资完成后对蚂蚁消金直接持股20%,南洋商业银行持股比例被稀释至4.003%,合计持股24.003%,为第二大股东。董希淼告诉《财经》记者,当前与消金公司相关的管理办法中,并未明确持股集中度相关规定,但蚂蚁牵涉范围较广,相关情况相对复杂,不排除监管另有考量。

“监管需要考虑到风险问题,”前述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说。“信达主业是处置不良资产,如果它在一家消费金融公司中持股比例过大,可能会产生一定的道德风险。”

此外,亦有多位分析人士告诉《财经》记者,中国信达退出或与其“回归本源、聚焦主业”的定位有关。曾刚表示,信达不进一步认购增持蚂蚁消金,很可能是出于聚焦主业的要求和投资集中度等方面的考虑。

就上述相关情况,《财经》记者向中国信达相关人士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应。值得注意的是,若后续蚂蚁消金仍增资至300亿元,中国信达仍将间接持有其4.003%股份。

谁来接盘

信达退出后,蚂蚁消金何去何从?

“蚂蚁消金增资实际上就是为了落实整改要求,”博通分析金融行业资深分析师王蓬博告诉《财经》记者,“不管从合规还是自身发展来讲,蚂蚁消金不会停止增资,只是需要看后续再出什么样的增资方案。”

据蚂蚁消金回应,该公司将在监管部门指导下,积极和各方投资人共同磋商,继续按照市场化原则尽快确定新的增资方案。

不过,在董希淼看来,信达退出后,蚂蚁消金增资事宜或难以在短期内完成。他进一步表示,蚂蚁消金要再找到一个能够拿出60亿元现金,同时还符合消费金融公司股东资质要求的新增资方,难度不小。“如果还要求有信达这样的金融央企背景的话,就更难了。”

一位接近蚂蚁消金的知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当前蚂蚁消金所在地重庆的有关部门正在帮助其寻找新的投资方,对象包括当地具有民营背景的机构。

此前,对于中国信达入股,市场普遍认为,信达的金融央企背景将对蚂蚁消金起到背书作用,二者在业务上亦有一定协同作用。上述知情人士表示,信达增资蚂蚁消金属于偏财务属性的投资,对于蚂蚁整改本身,乃至后续重启IPO的进展不起重要作用。

事实上,前述接近监管部门的业内人士告诉《财经》记者,相较于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蚂蚁方面更期待商业银行入股。“蚂蚁集团把‘花呗’改名为‘信用购’,很明显就是想吸引商业银行。”在该人士看来,消金产品需要资金、客户和产品,商业银行在资金和产品方面都有优势,其在消金业务上与蚂蚁消金将产生更强的协同效应。

“如果蚂蚁消金引入商业银行,应该是双赢。”王蓬博亦对《财经》记者表示,“银行拥有了场景和用户,变得更加灵活和市场化,尤其对城商行而言,消费金融机构已经成为其零售业务和数字化改革最好的抓手;另一方面,消金机构也有了便宜的大量的资金支持。”

值得注意的是,董希淼提醒,当前商业银行普遍存在资本金补充压力,尤其一些中小银行,自己资本金才几十亿元,缺乏增资蚂蚁消金的资金实力。“具有资金实力,符合股东资质要求,同时还愿意增资的商业银行,屈指可数。”董希淼补充道。

《财经》记者陈洪杰对此文亦有贡献。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