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金平:我希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法律顾问 | E法人物

作者 | 财经E法 樊瑞 编辑 | 朱弢  

2022年05月01日 13:35  

本文3497字,约5分钟

在一个成熟的社会中,人们需要理性地处理各类纠纷,最重要的就是遵循法律程序去解决问题,在现行法律框架下去运用各类规则,全社会才有安全感。

创业之后,蒋金平比之前更忙了。

作为阿里巴巴本地生活(饿了么口碑)前副总裁、总法律顾问,他在 2021年 11月离职后,没有再转战下一个大厂,而是选择了创业。秉承着尝试不一样人生的念头,他创办了一家集法律公益、法律顾问、法律社区为一体的互联网法律平台,旨在满足普通用户的法律需求。

从2010年进入互联网行业从事法务工作,作为资深从业者,蒋金平是中国互联网行业高速发展的见证者,也亲身体验了头部互联网法务工作定位的微妙转变。在平台企业野蛮生长的阶段,法务要服务于业务,支持业务的拓展和发展。当进入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防止资本野蛮生长的时期里,法务的工作重点是进行企业内部的合规审查。

而如今,曾在互联网风雨中穿行过的蒋金平,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每个人都能有自己的法律顾问。

蒋金平

01

做法律市场的开拓者

蒋金平说,自己创业的起因是意识到普通人在遇到法律问题时,往往因为缺乏专业法律知识,维权较为困难。趣法律在2022年2月底正式上线,目前平台上接受到最多的法律求助与裁员相关。

王宇(化名)的求助是趣法律近期处理的典型案例之一。2021年 12月,在一家头部互联网企业已经工作 16年的王宇,突然接到人力通知,他因低绩效被末位淘汰。公司给出按照劳动合同法规定的不胜任辞退的最低补偿,即按照北京市平均工资的三倍给付12个月补偿,但不发放2021 年的年终奖。

“一分钱都不多给,我毕业后就来到这里,太寒心了”,同时,王宇并不认可公司对其绩效低的评价,“我的绩效一直都很好,多次拿过公司年度员工等荣誉,况且我们当时还没评绩效”。在跟公司谈判时,他试图录音,但被人力发现后,让他立刻停止录音,并威胁他如果这次不签离职协议,之后辞退不会有任何补偿。人力还直言,其实公司更喜欢员工去仲裁,输了公司赔钱即可。

王宇对法律知识并不太懂,在跟公司人力的谈判中,几乎已经准备忍气吞声,签下离职协议。在偶然机会下,他了解趣法律可以提供线上法律咨询。专业法律人士提供的法律知识,为他后续维权起到关键的作用。“趣法律入驻的律师告诉我,根据我的情况,可以要求恢复劳动关系,我之前并不知道,其实这个诉求对我最有利,也是公司最忌惮的。”王宇说。

把创业方向选定为互联网法律服务,是因为蒋金平意识到中国法律行业的数字化、信息化水平较低,而整个法律市场还相对较小。相关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律师人数为52.2万人,律所3.4万家,法律服务市场规模虽已达到千亿级,而相较拥有3亿人的美国,却拥有150万律师。中国法律行业在GDP中占比不到千分之一,但是美国的法律市场产值在GDP中达到1%。蒋金平意识到,中国未来法律服务行业会有很大的空间和市场。

他在调研中发现,其实普通人的法律需求很多,但法律市场存在信息严重不对称的情况,普通用户寻求法律服务难、服务价格过高、服务C端的法律资源严重不足的情况。一方面是面对大量的公益咨询、免费咨询、小额咨询项目,很多律师不愿意接单;另一方面,资本并不看好法律行业,不愿意投资来培育这一市场。

“在众多赛道比较中,资本并不喜欢投资法律行业,特别是面向广大社会民众的法律服务,觉得不赚钱,没有用户习惯,也没有政策支持”,蒋金平显得有些无奈。但他坚信中国的法律市场需要一个培育过程,他愿意做早期的拓荒者。

02

先用公益心做产品

近些年来,各种社会热点事件频频发生。蒋金平认为,最大原因是大家对法律不熟悉,不信任。在一个成熟的社会中,人们需要理性地处理各类纠纷,最重要的就是遵循法律程序去解决问题,在现行法律框架下去运用各类规则,全社会才有安全感。

目前,中国的法律服务以B端为主,很少有人涉足C端的服务。蒋金平指出,C端往往付费意愿较低,纵观中国互联网服务发展,很多企业在初期都是主打免费模式,诸如视频网站、音乐平台等。

几乎每个新市场需要一段很长时间去培养用户的付费习惯。现在普通人遇到法律问题时,经常是自己到网上去搜索答案,但一些自动法律解答并不专业。

“法律不能只服务B端,只有C端的习惯被培养好,大家都学好法、用好法之后,才会有社会守法用法的规模效应,法治社会目标才能实现。”蒋金平分析,无论是从公益还是市场角度来看,都需要有满足普通公众法律需求的平台。他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前期要以做公益的心态来做产品。

蒋金平表示,在产品设计上,趣法律以用户视角、用户体验为出发点,首要的考虑不是让用户付费,而是满足普通用户学习法律知识和寻求法律服务的诉求。他介绍,会根据用户的人群特点、场景,做关键词的普法,比如平台会分别给外卖小哥、职场人士、农民工、中老年人等群体提供相关、实用的法律内容。

作为互联网法律服务平台,趣法律设想中的用户范围广泛,主打专业、便捷、性价比。

针对用户端,提供包含婚姻家庭、劳动仲裁、债权债务、房产纠纷、消费者权益保护、交通事故等众多领域的法律服务。平台支持私人法律顾问、法律求助、找律师、案件平台委托、普法学习、公民说法等众多功能。

针对企业端,则包括不限于企业广告合规、产品合规、劳动合规、隐私合规、数据合规、 反不正当竞争及反垄断事务处理、员工竞业限制设计、合同起草审核、投融资、商标著作权保护、专利申请及维权、商业秘密保护、公司治理、法律文书、法律培训、法律解读、法律政策研究跟进及诉讼仲裁解决方案设计。

03

希望让每个人都有法律顾问

王宇向趣法律平台求助后,入驻律师了解完情况,并第一时间告诉王宇离职协议上签字要谨慎,同时为其提供谈判和违法解除劳动关系证据搜集的法律服务。

根据律师的判断,王宇的公司属于违法解除劳动关系。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可以要求公司进行2N赔偿,还可以选择不要赔偿,让公司恢复劳动关系这一方案。如果最终确认恢复劳动关系,双方仲裁、诉讼期间的工资公司还需要要照发无误。律师让王宇做好相关证据的留存,比如汇总每年绩效评定结果、相关获奖经历、相关同事或部门评价等等,同时搜集相关的加班信息,包括加班聊天记录和邮件,以同时提起加班费的仲裁主张。

经过律师的分析,王宇决定不去争取赔偿的多少,而是应该按照法律规定要求恢复劳动关系,“让我心里很有底,不再怕公司的威胁了。”

此后,王宇申请了劳动仲裁,目前正在等候仲裁结果。

对于蒋金平来说,创业意味忙不完的工作,他现在每天都在忙着处理公司每个业务方向的问题,诸如标准化各种法律服务,优化趣法律App的产品等。

蒋金平进入互联网行业是在2010年。那年他加盟京东,主导京东开放平台(POP平台)及医药电商——京东健康前身的法律架构设计;2011年蒋金平进入人人网,成为旗下糯米网的总法律顾问;2014年,糯米网被百度收购后,他又加入百度法务部,负责百度O2O的整体法务支持;2015年11月,蒋金平加盟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担任口碑总法律顾问,因专业而出色的表现,一年多即获得晋升,成为阿里最年轻的法务P9之一。

过去十几年,正是中国互联网行业前所未有的高速发展期,蒋金平作为在互联网法律服务行业深耕多年的资深从业者,这些年几乎处理过互联网法律各个层面的问题,也见证了中国头部互联网企业法务定位的微妙变迁。

他向财经E法回忆,2010年至2020年这十年的时间里,中国处于互联网高速发展时期,平台企业普遍处于野蛮生长的阶段,现在人们熟知的反垄断等严格的监管措施距离平台还较远。他记得,“那时对效率要求很高,所以对法务的要求往往都是,在不踩红线的基础上,看怎么能更多地支持业务发展”

蒋金平举例说,开始时,互联网企业想要开展药品电商业务,需要拿到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证和互联网药品交易许可证,但是对于一些互联网而言,很难拿到相关资质,那怎么办?当时法务给出的建议就是通过跳转或深度链接等模式来实现网上售药。

而当下,面对要为资本设置“红绿灯”,依法加强对资本的有效监管,防止资本野蛮生长的背景下,互联网企业法务的工作重点是进行内部的合规审查。“相当于做前置审查,以免违反监管法规,受到相关部门的规制”,蒋金平认为,企业法务现在面临的压力可能会更大。

下定决心去创业的时候,他决心要做一款有意义有社会影响力的产品,“B端的产品不管做多大,很少会被用户记住,因为更多是把原先的社会渠道和运作模式做优化,只有C端的产品才会对行业和社会产生很大的影响,我的愿望是让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法律顾问。”蒋金平说。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