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股东大会详解:“股神”在买什么

作者 | 《财经》记者 杨秀红 杨芮 王颖 编辑 | 陆玲  

2022年05月01日 19:29  

本文4872字,约7分钟

美东时间3月16日,伯克希尔A类股股价突破50万美元,创下历史新高,这也将伯克希尔的市值推高至7300亿美元以上,超过了Meta Platforms,成为美国市值最高10家上市公司中唯一的非科技企业

一年一度的全球投资界盛会,如约而至。

北京时间4月30日晚,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又称巴菲特股东大会)在美国奥马哈市北部市区女王中心举行。

这是自2019年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巴菲特股东大会首度重返线下。根据直播显示的大会画面,当日现场人气爆棚。

今年将满92岁的“股神”沃伦·巴菲特和他的老搭档98岁的查理·芒格双双坐在主席台上。

“时隔三年,线下的感觉好太多了。”巴菲特在大会开场时表示:“查理和我现在加在一起已经190岁了。你们如果能来看我们,我们当然也会很高兴。”

在接下来近6个小时的投资人问答中,两人妙语连珠,解答了投资者的20多个问题。

股东会上,巴菲特透露了公司今年一季度的投资操作,即在短短三周时间内买入410亿美元的股票。这与该公司去年连续多个季度净卖出的操作明显不同。

今年一季度,在地缘政治冲突带来的全球能源危机之下,“股神”巴菲特开始重仓能源股,其当季大举增持雪佛龙和西方石油,在两周就买入了西方石油14%的股份。此外,公司还在一季度继续增持了游戏公司动视暴雪的股份,对此,巴菲特给出的理由是微软将高价收购动视暴雪。

作为坚定的价值投资者,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会上痛斥投机情绪,批评股市就像赌场,过去两年尤其如此。巴菲特坦承,他们不善于精确掌握投资时机,只是觉得在投资对象价格便宜的时候买入。

与往年不同,今年股东大会召开前夕,巴菲特曾遭到被“罢免”的提议。在股东大会上,芒格猛烈抨击将伯克希尔的董事长与CEO职务分开的提议,直言“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批评”。

芒格进一步表示,“有些人从未经营过任何商业公司,什么都不知道,我不认为兼任董事长和CEO是不合适的。”

对于“巴菲特离开后,伯克希尔的未来会怎样”这一投资者关心的问题,在股东大会上,巴菲特称,没有理由担心他离任后公司何去何从,因为伯克希尔会永远保留将股东摆在首位的文化。他强调企业文化的重要性,一个公司必须要了解,企业文化占公司运作的99%。“如果我们有同样的文化,我们从现在开始还会存在一百年。”

一季度净利润下滑53%

巴菲特自己每年写在伯克希尔年报里的“致股东的信”以中文翻译字数来看,已有接近150万字。

在巴菲特眼中,伯克希尔的可能性是无限的,他把伯克希尔比作一件艺术品。在2022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说,“它的大小是无限的,它有一个不断扩大的画布,我可以画我想画的东西。”

这张“艺术画布”在投资上带来的迭代和演进价值认知也让诸多市场分析人士激动、效仿、深思和感慨。

今年以来,巴菲特出手频频,伯克希尔的股价更是再创历史新高,美东时间3月16日,伯克希尔A类股股价突破50万美元,创下历史收盘新高,这也将伯克希尔的市值推高至7300亿美元以上,超过了Meta Platforms,成为美国市值最高10家上市公司中唯一的非科技企业。

北京时间4月30日晚,伯克希尔披露了一季报。数据显示,公司第一季经营利润70.4亿美元,去年同期为70.18亿美元。但在计入其所投资的股票帐面损失15.8亿美元后,公司一季度净利润54.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17.1亿美元,同比下滑53%。

在股东大会一开始,巴菲特将伯克希尔一季度业绩下滑原因总结为受到投资损失和保险承保业务业绩疲软的影响。投资方面,巴菲特大幅增持了雪佛龙和西方石油公司。

数据显示,伯克希尔在第一季度市场大跌期间购买了超过400亿美元的股票。

巴菲特说,“在市场做疯狂事情的时候,伯克希尔可以进行投资,不是因为伯克希尔聪明,而是因为理智。”

如果追溯今年巴菲特的哪笔投资令投资圈印象最为深刻,不得不提的是3月21日伯克希尔披露将以116亿美元全现金收购财产及意外事故再保险公司Alleghany Corp。

事实上,“永远不要投资那些自己不理解的业务”和“用合理的价格收购一家绩优的公司要比用便宜的价格收购一家平庸的公司好得多”是巴菲特长期遵循的投资原则。

针对这笔交易,巴菲特也在股东大会上解释发生了什么,“2月25日,我收到一个不长的电子邮件,来自一个在很多年前为伯克希尔工作的朋友,他说成了Alleghany Corp的CEO。我一直在60年里关注这个公司,我说自己会在3月7日来纽约,一起见面吧,于是达成了收购协议。我没有给投行打电话,我早就知道会以我提议的价格来收购这个公司,但是如果没有这个邮件我也不会收购。”

保险业是伯克希尔最赚钱的领域之一,巴菲特通常将伯克希尔的业务分为保险和非保险两大类。在巴菲特看来,伯克希尔最有价值的是财险/意外保险公司。

在2019年致股东的信中,巴菲特专门谈及了“保险、浮存金和伯克希尔的资金”。在2021年的信中,巴菲特又专门回忆了政府雇员保险公司(Government Employees Insurance Co.,GEICO)和国民保险公司(National Indemnity)。在今年的致股东信中,巴菲特谈及保险业时亦表示,保险业务是为伯克希尔量身定做的,保险产品永远不会过时,营收通常会随着经济增长和通货膨胀而增加。

大手笔增持逾400亿美元

“股神”巴菲特在买什么?这一直是投资界关心的热门话题。

今年一季度,伯克希尔的投资,可谓大手笔。这与公司去年多个季度连续净卖出的操作形成巨大反差。

巴菲特在4月30日的股东会上表示,一季度公司总共买入了518亿美元的股票,同时卖出了103亿美元。其中二月底至三月中旬期间,公司买进了410亿美元的股票。

截至3月31日,伯克希尔提交给美国证监会(SEC)的文件显示,今年第一季度,伯克希尔的股票持仓大约66%公允价值集中在苹果、美国银行、美国运通和雪佛龙公司上,伯克希尔持有这四家公司股票的价值分别为1591亿美元、426亿美元、284亿美元和259亿美元。

今年一季度,其在能源股上进行的大手笔投资引人关注。当季,伯克希尔大幅买进了雪佛龙和西方石油的股票。

雪佛龙是全球六大石油化工公司之一。截至一季度末,伯克希尔公司持有雪佛龙股票市值达到了259亿美元,这与2021年底45亿美元的持股市值相比,增加近5倍。

有分析人士测算,雪佛龙在一季度股价约上涨40%,剔除其股价上涨因素,伯克希尔一季度在雪佛龙上的投资至少超过百亿美元。

4月29日,雪佛龙发布了一季度财报:受益于石油和天然气价格的上涨,雪佛龙一季度营收从320.3亿美元增至543.73亿美元,净利润为62.59亿美元,同比增长354.54%。

除了雪佛龙,伯克希尔今年还买入了另一只能源股西方石油,其持股市值约70亿美元。

在股东会上,巴菲特透露了买入西方石油的过程,其两周就买了后者14%的股份。在买西方石油的时候,手头还有购买其他四个公司的想法,但最终没有落实。

资料显示,伯克希尔持有西方石油累计达到1.364亿股,总价值约72亿美元。

今年2月底,突发的俄乌冲突,令欧洲及全球能源市场供需紧张,国际原油价格持续走高。3月8日布伦特原油价格一度突破每桶130美元,创八年新高。市场人士分析,这可能是巴菲特重仓能源股的一大原因。

除上述投资操作外,今年一季度,巴菲特还买入1.21亿股惠普股票,这笔投资使伯克希尔获得了惠普约11.4%的股份。

在股东会上,巴菲特还回应了对游戏公司动视暴雪的增持。

今年2月发布的美国证监会监管文件显示,伯克希尔去年四季度曾斥资约10亿美元建仓做多动视暴雪。截至2021年底,伯克希尔持有动视暴雪1466万股,约是后者2%的股份。

4月30日,巴菲特透露,伯克希尔已持有动视暴雪9.5%的股权,不排除会持仓超过10%,进而需要向SEC更新监管文件来作出披露。这是他个人的一项投资决策,而不是伯克希尔某位投资经理的决定。

巴菲特说,大手笔增持动视暴雪股份是在看到微软宣布收购之后进行的,因为他觉得消息公布前动视暴雪约60美元/股的股价,与微软95美元/股的收购价格相差太大,因而值得投资。他知道微软有足够的钱完成收购,如果交易完成伯克希尔将大赚一笔。截至4月30日,动视暴雪股价为75.6美元/股。

因大额买进股票,伯克希尔现金水平大幅下降。公司去年底拥有的现金和美国国债为1439亿美元的,到今年一季度末则降至1027亿美元,期间减少412亿美元。

“现金就像氧气一样,公司将保留足够安全的现金。”巴菲特表示,在一季度进行大幅投资后,公司今年四月以来还未展开过股票回购。

巴菲特和芒格此前承诺,伯克希尔将始终持有超过300亿美元的现金和等价物。“我们希望公司在财务上坚不可摧,从不依赖陌生人(甚至朋友)的善意。我们俩都喜欢睡个好觉,我们希望我们的债权人、保险索赔人和您也这样做。”

对抗通胀最好的方式是投资自己

众所周知,巴菲特是价值投资的信仰者和坚定执行者。在外界看来,伯克希尔似乎抓住了股市历史上诸多关键节点,并做出了正确决策。

不过,当被现场观众问及“如何把握投资时机”时,巴菲特直言,“你把我们理解得太好了”,自己从来都没有搞清楚怎么确定市场的时机。

他解释道,并不会因为市场或经济的情况而去买卖,因对实际的情况也不清楚,“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大家都很恐慌,而我们也没有在那个时候抓住投资时机;也彻底错失了2020年3月的那些机会。”

巴菲特自认并非善于精确掌握投资时机,只是在认为投资对象价格便宜的时候买入,“这其实是小学四年级就能明白的道理。”他希望市场会有一段时间下行,这样就可能买到更多(合适的股票)。

这些回答也反映出伯克希尔一贯的价值投资理念,而非追逐短期的市场波动。

巴菲特和芒格在股东大会上痛斥投机情绪。巴菲特认为,过去两年股市动荡,难以捉摸,就像赌场一样,大家都在里面赌博,也可能是过去两年股市太牛了,“华尔街赚钱的方式就是投机。在大家投机、赌博的时候,这些投资经理、交易员才能赚钱。他们喜欢看人交易,但是市场就受到了这种情况的主导。”

芒格则表示,市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疯狂,疯狂地赌博,很快地买、很快地卖,“我也不会觉得这是资本主义的荣耀,就是一堆人在那儿掷色子而已,掷完色子,闭着眼睛看会发生什么。当然变富不是一件什么坏事,但是你也需要在里面找到自我,看怎么把自己放进到这样一个系统当中。”

芒格说,市场上几乎有一场投机狂潮,缺乏市场经验的参与者在接受经纪人的建议(入场),甚至是市场经验更少的经纪人在提供建议,这很卑鄙。

对于高通胀时期如何投资的问题,巴菲特表示,很多人会谈论通胀,但其实他们并不了解通胀未来会如何发展,他自己也不知道,“我只能说,最好的对抗通胀的办法就是你自己的才能,最好的投资就是开发你自己。”

芒格同时在旁边打趣说,“如果你的朋友推荐你在退休账户里放比特币,你就直接拒绝他好了”。

过去,巴菲特曾把比特币比作“老鼠药”。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菲特再次抨击加密货币,称比特币并不会产出价值,它的价格只会取决于下一个购买它的人愿意出多少钱。加密货币现在或许因为炒作而仿佛拥有了魔法般的吸引力,但它本身没有生产能力。

“与中国相比,我们显得很愚蠢;中国已经禁止了比特币,而我们还在就比特币反复争论。”芒格表示,比特币的邪恶之处在于,降低了国家货币和美联储系统的能力,这是保持政府可信度所需的一个关键因素。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