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切断供波兰保加利亚天然气,两国称暂无太大影响

作者 | 《财经》记者 江玮 编辑 | 郝洲  

2022年05月01日 19:59  

本文4124字,约6分钟

尽管目前波兰和保加利亚尚未出现严重的供应风险,但如果俄罗斯接下来继续切断对其他欧洲国家的天然气输送,这两个国家将陷入更艰难的境地

从4月27日开始,波兰和保加利亚不再收到来自俄罗斯的天然气。尽管俄罗斯的天然气分别占据了波兰和保加利亚46%和90%的天然气需求,但两国都宣称俄罗斯断供并未对它们的天然气供应造成太大影响。

波兰国有石油天然气公司PGNiG表示,天然气用户不会面临供应短缺的问题。“虽然俄气停止了输送,但PGNiG用户仍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使用天然气。”保加利亚能源部长亚历山大·尼科洛夫则说:“我们已经确保了未来足够长时间里的天然气供应。”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在4月27日的一份声明中说,因为没有收到卢布付款,它已完全中断对保加利亚天然气公司(Bulgargaz)和波兰石油天然气公司(PGNiG)的供应。这是自宣布从4月1日起要求以卢布作为结算货币以来,俄罗斯第一次停止向买方国家提供天然气。

ICIS欧洲天然气首席分析师汤姆·马泽克-曼瑟对《财经》记者表示,保加利亚和波兰购买俄罗斯天然气的长期合约都将在今年年底到期,无意续约的两国此前已经在扩大进口相关基础设施并签订新的购买合同。

波兰一年的天然气使用量大约为200亿立方米,其中90亿立方米是通过亚马尔管道从俄罗斯进口。亚马尔-欧洲天然气管道全长4000多公里,起点位于俄罗斯西伯利亚亚马尔半岛的天然气田,途经白俄罗斯,终点位于波兰和德国。波兰于1996年与俄罗斯签订了购买天然气合同,合约将于今年年底到期。

尽管保加利亚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程度比波兰更甚,但这个巴尔干半岛国家也不打算在合同到期后继续从俄罗斯购买天然气。保加利亚每年从俄罗斯进口3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占据其90%的天然气需求。这些天然气经过土耳其溪管道从俄罗斯经土耳其运送至保加利亚。

未雨绸缪

“俄罗斯的行动给波兰的天然气市场带来更多压力,但市场不会因此动摇。短期看来,我不认为消费者的天然气供应会受到影响。从几个月后的更长期角度,这是有可能的,但我不认为问题会很严重。”波兰智库政治洞察(Polityka Insight)能源分析师多米尼克·布罗达基对《财经》记者表示。

布罗达基解释说,自从俄乌冲突爆发以来,波兰已经增加了天然气储备,目前已经达到储备容量77%的水平,而欧盟的平均水平为31%。这意味着波兰目前的天然气储量大约在23亿-24亿立方米,可以覆盖一个半月的天然气需求。如果天气变得更热,则还可以用得更久。

波兰总理莫拉维茨基在一个月前表示,波兰将在今年年底禁止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石油和煤炭。在俄罗斯停止输送天然气之后,莫拉维茨基强调:“我们将尽一切可能保证人民有天然气可以取暖和做饭。”

波兰很早就开始致力于摆脱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波兰西北部港口城市斯维诺乌伊希切的液化天然气接收站早在2015年就投入使用。为了减少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波兰石油天然气公司签订了多个液化天然气长期供应合同,主要供应方为卡塔尔和美国。波兰储蓄银行的一份报告显示,这些合同从2023年开始可以提供12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尽管这将超出斯维诺乌伊希切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处理能力,但波兰可以借用邻国立陶宛的闲置容量。一条连接波兰与立陶宛的新管线将于今年5月1日开始运行,可以将在立陶宛克莱佩达港液化天然气接收站处理的天然气输送至波兰。

另一条连接波兰与挪威的波罗的海管道也将在今年10月开始运营。波罗的海管道项目于2001年启动,曾因缺乏经济可行性而多次中断,但最终在2016年重启。波罗的海管道的运量可以达到每年100亿立方米,从而覆盖波兰一半的天然气需求。

“对波兰而言,关键是要购买足够多的天然气,这会很困难也很昂贵,因为市场上出现了天然气短缺。此外,天然气批发价格在未来几个星期仍将持续波动,很有可能继续上涨,这将对工业和民用价格带来影响。”布罗达基说。

在俄罗斯中断对波兰和保加利亚的天然气供应之后,欧洲的天然气批发价格一度上涨28%。

生活在波兰首都华沙的市民毕达(Piotr Karpinski)已经深刻感受到了物价上升带来的压力,从食品到汽油价格都在上涨。自俄乌冲突爆发后,波兰面临的通胀压力进一步加剧,今年4月的通货膨胀率达到12.3%。

天然气供应紧缺的问题早在去年冬天就已浮现。波兰企业在年初就被告知今年的天然气价格会比2021年高好几倍,家庭收到的天然气账单涨幅虽然低于企业,但也涨了大约一半。

毕达认为目前物价上涨与俄乌局势密切相关,尽管要比过去掏更多的钱支付账单,他的工作又因新冠疫情受到很大影响,但他愿意为支持乌克兰人民付出这样的代价。“我们吃半年苦,然后不再使用俄罗斯的天然气。”他对《财经》记者说。

在波兰的天然气消费结构中,家用和工业消费用途排在前两位。与德国有15%的电力来自天然气发电不同的是,波兰仍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煤电。和波兰一样,天然气也不是保加利亚电力的主要来源。

目前保加利亚的天然气存储容量为17%,保加利亚能源部长尼科洛夫表示这些可以支撑保加利亚一个月的天然气消费需求。

保加利亚同时还从阿塞拜疆进口大约5亿立方米的天然气。一条终点在意大利的新管线将帮助保加利亚从阿塞拜疆得到更大规模的天然气。保加利亚能源部长将于5月5日与阿塞拜疆和土耳其的能源部长举行会谈,商讨如何确保天然气的供应。

在连接保加利亚与希腊的管道今年6月竣工之后,保加利亚将从希腊进口更多天然气。这条长180公里的管道项目是几条规划管线中最先完工的一条,这些管道将帮助东欧国家与全球天然气市场连接起来。“拥有液化天然气接收站的希腊具备接入全球天然气市场的途径。”马泽克-瑟曼说。

现在这条管道成为了保加利亚的后备力量。在保加利亚被俄罗斯断供之后,希腊总理米佐塔基斯在与保加利亚总理佩特科夫的通话中承诺将为保加利亚提供帮助,通过希腊的液化天然气场站帮助保加利亚接收预订的液化天然气。

德国或妥协

虽然俄罗斯切断供应并未影响到波兰的天然气使用,但波兰对俄罗斯的制裁一度导致波兰多个城镇的天然气使用出现中断。

4月28日,一家受到波兰制裁的俄罗斯公司停止了对波兰多个地方的天然气输送,其中包括有几千人口的海边度假小镇韦巴。

这家位于克拉科夫的公司名为诺瓦泰克(Novatek)绿色能源,由俄罗斯第二大天然气生产商诺瓦泰克控股。诺瓦泰克绿色能源在一份声明中称,由于受到波兰政府制裁,公司无法继续履行合同义务。

“波兰有2500个市镇,其中大约12个出现了问题,从执行制裁决定的那刻起,我们就在采取行动以纠正这一问题。”波兰内政部副部长帕维尔·塞弗纳克说。他指出这不是天然气供应问题,而是供应商的问题。在替换供应商之后,这些市镇的天然气输送将得到恢复。波兰政府希望由波兰国有企业出面接管受制裁俄罗斯公司的天然气运输基础设施。

4月26日,波兰宣布了对50个俄罗斯实体和个人的制裁名单,其中包括诺瓦泰克绿色能源。波兰政府表示由于制裁决定是秘密作出,因此无法提前告知受到影响的城镇。受到影响的城镇于4月30日恢复了天然气的正常使用。

尽管目前波兰和保加利亚尚未出现严重的供应风险,但如果俄罗斯接下来继续切断对其他欧洲国家的天然气输送,这两个国家将陷入更艰难的境地。

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4月28日称,波兰正在以另一种方式持续购买俄罗斯天然气。俄气发言人谢尔盖·库普里亚诺夫说:“在直接供应停止之后,波兰仍在事实上购买俄罗斯天然气。它从德国那里购买,经亚马尔-欧洲管道反向输送到波兰。”

4月27日,在俄罗斯停止向波兰提供天然气之后,德国通过亚马尔-欧洲管道向波兰输送天然气的需求出现了上升。德国天然气管道运营商加斯卡德(Gascade)公布的数据显示,经亚马尔-欧洲管道从德国向波兰运输的天然气27日的流量是前一天的五倍。

自德国向波兰反向运输天然气从几个月前就在间歇性发生。“现在这已经是波兰天然气的主要来源之一。”布罗达基说。

“这是除液化天然气以外,波兰不直接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最简单方式。”马泽克-瑟曼解释说。但他同时指出,从德国进口天然气是从现货市场购买,意味着购入的天然气可能来自任何地方:挪威、全球液化天然气或者俄罗斯。目前俄罗斯对德国的天然气出口并未中断。

作为欧洲最大的经济体,德国严重依赖于俄罗斯能源。俄罗斯是德国最大的天然气供应商,为德国提供了55%的天然气需求。德国央行今年4月表示,如果失去俄罗斯的天然气,德国2022年的GDP将萎缩5%,并面临更高的通货膨胀。

虽然德国一度拒绝在卢布结算问题上妥协,但据英国媒体报道,德国能源公司尤尼佩尔(Uniper)已经准备按照俄方要求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开设账户,先以欧元支付,再由银行转为卢布。

根据俄方要求,购买俄罗斯天然气的买家需要在俄罗斯天然气工业银行开设外币和卢布两个账户。付款时,买方需要先在第一个外币账户内存入足够金额,然后由银行按照俄罗斯央行的汇率兑换为卢布存入第二个卢布账户,从而完成卢布支付。在此之前,欧洲企业大多直接以欧元或者美元向俄方付款。

尽管欧盟内部对新的支付方式是否符合欧盟对俄罗斯的制裁要求存在争议,但尤尼佩尔称这一支付方式并不违反制裁规定。“对我们公司和德国而言,短期内不可能没有俄罗斯的天然气,这将给我们的经济带来严重后果。”该公司发言人说。

欧洲智库布鲁盖尔(Bruegel)预计,欧洲在下个供暖季将面临10%到15%的天然气短缺。欧洲有40%的天然气来自俄罗斯,即使欧洲想要摆脱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在短期内填补俄罗斯天然气留下的缺口并非易事。

欧洲大部分天然气输送都依赖管道,而与欧洲管道相连的天然气出口国产量有限。欧洲液化天然气基础设施仍欠发达,液化天然气的供应又往往依赖于长期合同。这也是欧洲为何没有将天然气列为对俄罗斯进行制裁的对象。欧洲希望在今年年底把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依赖程度减少三分之二,并在2027年彻底摆脱俄罗斯天然气。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