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胀还是关税?美国左右为难

作者 | 《财经》特派记者 金焱 发自华盛顿 编辑 | 苏琦  

2022年05月05日 18:46  

本文3599字,约5分钟

与美联储坚定地对抗通胀相比,美国贸易官员则在两个战场做战

当地时间5月4日,美联储推出自2000年以来进行幅度最大的一次加息,将政策利率联邦基金利率的目标区间从0.25%到0.50%上调至0.75%至1.00%。美联储宣布将基准利率上调50个基点,符合投资者的普遍预期。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将于6月开始缩减资产负债表,美联储不考虑在未来的会议上更积极地加息。美联储缩表并非主动抛售,而是减少到期本金再投资,计划最初每月最多减少300亿美元美国国债、175亿美元机构债,三个月后月度缩减上限均提升一倍。        

自美联储上次会议以来,10年期国债收益率自2018年以来首次突破3%,美元上涨5%,标准普尔500指数下跌8.74%,对冲基金敞口降至1.5年低点。美联储有鸽派倾向的温和预期管理,直接引发投资者做多,美股当天暴涨。  

2022年1-4月期间,标普500指数已经先后17次创出年内低点,是1977年以来可比时期最多的一次。剧烈动荡成为今年美股的另一个标志性特征。Strategas Securities编制的数据显示,在86%的交易日中,标普500指数的波动幅度至少为1%,或将成为2009年以来最剧烈的一年。5月4日联储决议后,道指涨2.81%,拉升幅度近1000点;标普500指数涨2.99%,盘中曾跌超1%的纳指收涨3.19%。卡特彼勒、3M、苹果涨超4%,领涨道指。      

在利率决策方面,美联储重申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寻求实现充分就业和长期通胀达到2%的双重目标,并在宣布将加息后重申了3月加息后的表态:“伴随适宜地坚定(收紧)货币政策的立场,FOMC预计,通胀将回到2%的长期通胀目标,且劳动力市场将保持强劲。”       

相比上次声明,本次美联储强调俄乌冲突对通胀施加上行压力,新增指出中国疫情可能影响供应链、美联储高度关注通胀风险。       

与美联储坚定地对抗通胀相比,美国贸易官员则在两个战场做战,一是通胀,另一个是关税。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3日宣布,四年前依据所谓“301调查”结果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关税的两项行动将分别于今年7月6日和8月23日结束。即日起,该办公室将启动对相关行动的法定复审程序。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当天发表声明说,将告知那些受益于对华加征关税的美国国内行业代表相关关税可能取消。行业代表可分别在7月5日和8月22日之前向该办公室申请维持加征的关税。该办公室将依据申请对相关关税进行复审,复审期间将维持这些关税。       

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此前表示,美方单边加征关税措施不利于中国、不利于美国,不利于世界。在当前通胀持续走高、全球经济复苏面临挑战的形势下,希望美方从中美两国消费者和生产者的根本利益出发,尽快取消全部对华加征关税,推动双边经贸关系早日回到正常轨道。

关税困境      

这项惩罚性关税是2018年由时任总统特朗普首度实施,金额最终涵盖每年约3500亿美元的中国进口商品。 美国贸易官员表示,他们已就是否延长这项关税正式征求意见,包括致函600家表达支持这项措施的企业。根据法规,除非接获延长要求,这项关税将在四周年届满。美国官方拒绝说明物价飙涨是否将是考量因素,但表示重新审查会研究“此类行动对美国经济,包括消费者的影响”。关税的去留将取决于美国业界的态度,如果有够多的美国企业要求延长,仍可以延长。       

美国供应管理学会(Institute for Supply Management, 简称ISM)表示,4月份美国制造业活动指数触及2020年7月以来的最低水平,4月份企业接收生产材料的平均时间拉长到了100天,为有记录以来最长时间。ISM调查显示,有15%的受访者担心亚洲合作伙伴无法在夏季可靠地交付货物,这一比例高于3月份的5%。美国财长耶伦4日表示,尽管美国经济在今年第一季度出现萎缩,但仍保持强劲,她说通胀率过高,需要降低。       

此前,美国贸易代表戴琪2日在出席活动时表示,美国政府将采取一切政策手段以抑制物价飙升,暗示削减对中国输美商品加征的关税将在考虑范围之内。       

美国在面对40多年来最高的通货膨胀率,美国消费者因而要承受很大的经济压力。而对美国企业而言,一些企业家告诉《财经》记者,疫情期间商品供应短缺,价格上涨。美国企业尝试在美国生产的成本和利润完全没有吸引力,在物资充足,价格便宜的时代,关税的存在也许可以接受,但现在企业苦于找不到重要供应来源,总统拜登如果考虑到现实情况,应该废除这项惩罚性关税。      

白宫国家安全副顾问辛格(Daleep Singh)主张对关税问题进行分析,对大量非战略性的中国商品,如自行车或成衣类商品等,可以放开,取消这些商品的高额关税,从而减轻通胀上涨的压力。但对于具有战略意义的商品,美国应该维持其高关税。       

翎美投资咨询公司CEO林新伟对《财经》记者说,贸易是因为彼此有利才有贸易。从中国的利益讲,中国自己不能生产或者不能有效率的产业,一定要有多家采购渠道,美国始终会是中国最重要的市场及采购渠道;反之,中国对美国也是一样。大家心平气和做生意是正道。中国企业和美国的用户之间的沟通远远不够,很多非常有实力的中国企业更擅长生产制造,擅长在价格上比拼,但如何在美国讲好自己的故事,如何才能和供应商、客户,甚至服务机构找到共同利益点,有太多的功课要做,他们还应当学会与美国相关行业协会,专业服务机构共同来做一些工作才会更有力量和效果。如果中美双方的行业协会及企业多沟通,一定能找到一些让双方走出困境的解决办法。       

美国智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学者的研究认为,取消惩罚性关税及其对美国经济的连带影响可以将年通胀率降低1.3个百分点。该研究机构的另外一项研究显示,这样做可以使年通胀率降低0.26个百分点。       

如果通货膨胀持续下去,拜登政府也要考虑通胀带来的政治代价。白宫新闻秘书萨琪日前明确表示,行政部门正在对中国进口商品进行审查,审查的标准就是看这些商品对通货膨胀的影响和对美国对华政策的影响。白宫的目的是,要保留那些有利于美国工人、消费者和产业的关税,而取消那些对这些方面有害的关税。据知情人士透露,审查可能导致对战略产品的更多征税。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和商务部长莱蒙多在是否取消对中国的惩罚性关税问题上更多地强调对降低通胀的作用。  

产业困境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美国CPI同比涨幅已连续6个月高于6%。另外,美国商务部日前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3月美国个人消费支出(PCE)价格指数同比上涨6.6%。PCE价格指数是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密切关注的通胀指标。      

关税给中国企业带来诸多不确定性,中国光伏企业就是其中的重灾区。美国对中国光伏组件征收三种额外的关税:反倾销与反补贴税(双反税),每年都要复审,各企业不相同;201税,双玻组件豁免,不用交201税,单面组件暂时交15%,明年到期后再谈;301税,税率为25%;上述三种税收叠加征收,当前的总税率在40%以上。但在绝对优势下,一味限制中国光伏组件进口,不仅没有给美国带来多少利益,反而拖慢了美国可再生能源装机目标的建设进程。       

美国太阳能工业协会联合伍德麦肯兹等能源行业组织发布预测称,受制于美国本土光伏开发成本上涨和供应链物流延迟两大不利因素,今年内,美国光伏新增装机量相较2021年可能明显下滑,在过去的半年里,伍德麦肯兹已经多次下调了美国光伏装机预期,预计今年新增装机量降幅至少为7%,并将进一步影响装机目标的顺利实现。据美国太阳分销商向PV-Tech反馈,目前消费端的美国组件现货价格已经达到1美元/瓦(约合6.6元人民币/瓦)。当地太阳能人士判断,随着反规避调查继续,叠加疫情、物流等影响,下半年美国组件价格预计将上涨至2美元/瓦。       

美国市场是全球第二大光伏市场,且是全球组件价格最高的区域;  随着301的取消,双玻组件有201豁免权,最新一次部分企业AD反倾销从13.89%改为0。业界人士期待中国出口美国的光伏组件特殊税率将大大降低!那么中国制造的双玻光伏组件,在未来有一定可能直接出口美国市场。        

不过,2022年3月29日,美国就光伏组件组装商AuxinSolar提交的请愿书,做出发起调查的回应。将要调查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柬埔寨四个东南亚国家,剑指中国太阳能生产商,是否存在通过在东南亚国家开展业务,来规避太阳能关税的情况。此举将给中国太阳能企业以巨大打击,有业内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光伏行业目前处于僵持状态,美国对中国光伏企业的打压不会在短期内消失。        

关税之外,中国企业面对的一个深远危机是,一位美国财富500强企业负责全球采购及供应链管理的副总日前告诉林新伟,最近20年,跨国公司对几乎所有负责采购的人员关键绩效指标(KPI)的考核,都是看多快能把采购清单上的东西放到中国生产。目前变化是,几乎所有跨国企业新的KPI都是考核如何更快把在中国的采购物品在第三国找到替代厂家。林新伟说,中国制造业的出口前景让人揪心。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