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亿Luna崩盘时:只会冲不懂撤,我靠直觉亏了几百万

作者 | 方沁雨  

2022年05月25日 08:54  

本文4769字,约7分钟

只会喊冲,不会喊撤,即使喊撤也不会执行撤离操作,而是等待死亡的到来——这是穆冉事后的想法。

Terra (LUNA)崩盘事件在本月闹得沸沸扬扬,400亿美元的项目一路暴跌,目前已经蒸发近97%,Terra (LUNA)成了中小投资者的修罗场。

“UST脱锚已经不是第一次,之前也到过0.6美元,然后就修正了。正是因为有过这样的历史,这次暴跌的开端,有很多人相信这次也不例外,同样能修复回来。”何几(化名)表示。

从金融狙击手发动进攻的路径看,UST的脱锚即Luna暴跌的开端,UST越贬值,Luna的价值就缩水的越厉害。

5月9日时,何几从UST的池子里观察到了一些异常现象。深思过后,他在5月10日凌晨建议团队在0.94美元时清仓UST。这个举措使他的团队避免了百万美元的损失。事后看来,这有点像成功逃顶。

但在这场灾难中,更多人的境遇是不知道自己已站在一个大型绞肉机面前。从笃信到怀疑,在未察觉到情绪失控的情况下,一些人进行了抄底、加仓操作,非但没有迎来预期中的反转,眼睁睁看着资产归零。

而在Luna已经一地鸡毛时,还有人凶悍抄底,从市场带血的筹码中博傻成功。

欲望可以成就一个人,但贪婪也可能毁灭一个人。

劫后余生

何几是一名“科学家”。

在加密货币行业中,“科学家”指的是能使用代码在市场上进行套利的人,这样的角色,尤其在DeFi(去中心化金融)领域能获得超额利润。

何几是那种熟知DeFi市场套利规则,且又懂得如何与电脑打交道的人。

5月9日晚,何几注意到,为稳定币提供流动性的去中心化交易Curve的池子出现了不平衡,UST的比例突然放大。

与此同时,在一些中心化交易所FTX、币安上,UST的价格开始下跌——这为何几和他的团队成员,敲响了警钟。

这个时间节点,距离金融狙击手发动攻击过去了将近24小时。

攻击是通过Curve平台上的UST-3Crv完成的,一笔8400万美元的UST抛售影响3Crv池子的平衡,而官方显然没有做好准备,才拉开了崩盘的序幕。

“我们一直观察到5月10日凌晨3点,因为想看看Luna到底会怎样。”回想起5月10日凌晨那一天,何几仍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何几迅速提出,要将团队放在Curve稳定币中的UST套利资金撤出,但这并没有在团队内部达成一致意见。因为在2020年,UST也曾脱锚到0.6美元,很快就又回升至1美元。

“如果历史上出现过一次大幅下跌,还能再修复,反而会加强市场的信心。类似的事情反复出现,市场将相信这不是最后一次。”何几说,而这也是当时周围的人以及市场情绪面的主流回馈——乐观。

前次UST脱锚至0.6美元时,何几团队的套利资金规模小,即便亏损也达不到需要重视的地步。在本月脱锚上演时,团队中有几个成员仍然相信这一次也是历史的重演,没有必要进行操作。

不同的是,这次的套利资金体量要大的多,5月10日凌晨,UST价格已经跌到0.94美元,账面出现浮亏,撤出意味割肉,实实在在亏损,不操作还有涨回来的可能。

但直觉告诉何几,这一次应该要撤离。好在持有相反意见的成员态度偏中性,于是何几成功劝服了团队,于5月10日凌晨3点,UST在0.94美元时撤走全部套利资金,然后何几倒头就睡。4个小时候,何几再次醒来,发现UST已经跌到0.6美元,并且在他熟睡期间最低到过0.4美元。

心理学上,直觉往往暗含了许多复杂的逻辑和信息,许多投资大师例如巴菲特都曾经告诫市场,投资需要遵从直觉。

事情发生时,何几认为,帮助他逃过一劫的是直觉。不过,事后他还是整理出了一些头绪,“我们只是套利资金,风险管理层面上看没有必要赌这一次。当时撤出来只是亏5%,而没有撤出就得继续承担风险,且有概率UST回不来,那么亏损会超过5%。如果我们相信它会回来,那么跌到0.6美元一样可以进去接,没有必要去承担这一段亏损。另外,我看到大量资金在撤出,恐慌情绪有蔓延的迹象,在我看来事态比较严重。”

抄底被埋

这次暴跌中,同样具有谨慎性格、且与何几同为程序员出身的穆冉有着迥然不同的表现。

“并不是什么风吹草动都需要绷紧神经。”

根据穆冉回忆,UST之前脱锚过好几次,这也验证了何几的说法,“我看到UST脱锚到0.98美元左右,心里一点也不慌, 甚至睡觉去了。第二天早上起来一看,UST只有0.7美元了。”

穆冉是一名在大厂工作的程序员,最近一年正在向投资人方向调整,也是这一期间,他注意到了Terra。去年12月,他发表了自己对Terra生态的研究报告,分析了Terra生态的几个头部项目,其中包括了这次暴跌中的主角UST、Luna及Anchor,推演了在市场暴跌情形下的资产表现。

问题出在结论上,他当时得出的结论是,Terra的体系已经足够大,这套体系可以应付暴跌,而且当时整个加密数字货币大市下跌,而Terra(Luna)逆市而上、屡创新高,因此他选择押注Terra,参与了Terra上多个项目,但较大的仓位在Luna上。

对于这次事件的投资者而言,UST和Luna好比是分级基金中的优先劣后,UST是优先,持有UST的投资者相对损失较小,而Luna是劣后,持有它的投资人损失惨重。

在UST价格跌到0.6美元时,穆冉清掉一半所持有的UST。5月11日,Luna的价格跌到6美元,在此前的一周,Luna的价格将近90美元。

穆冉原本就持有Luna,这样的对比在当时让他感觉“超跌”了,于是他在这个价位抄了进去,用几十万UST抄底了Luna,结果是“这些Luna都归零了”。

5月12日,UST彻底脱钩,穆冉持有的另外一个项目Azuki也暴雷了,他意识到自己踩中了市场罕见的黑天鹅事件,于是在自己之前写下的Terra研究报告上方更新了一栏:“回看自己的这个分析,真是漏洞百出。在Luna和UST上损失几百万,这是真实的教训。”

在复盘中,穆冉表示,导致他抄底Luna的直接原因是情感因素,对于一个主动投入的失去和一个被动得到后放弃的失去,后者更令他感到痛苦。

如果说抄底Luna是恐惧驱使,那么导致UST上出现亏损则是侥幸心理。穆冉在UST跌到0.92美元时,已经判断出UST可能陷入死亡螺旋,他只需要将UST兑换成具有现实锚定资产的稳定币USDT,就可以止损,“只是这个操作需要跨链桥,我当时无法果断执行,而是选择合上电脑睡觉。”

只会喊冲,不会喊撤,即使喊撤也不会执行撤离操作,而是等待死亡的到来——这是穆冉事后的想法。

博傻

Luna和UST带来的行情波动也造就一次千载难逢的交易机会,一个普通人都能够参与。

“一个以前很贵的币忽然之间贱卖了,我也可以上去玩一票。”一个散户开玩笑说。

5月14日,Luna官方在社交媒体上公开发言,对崩盘事件进行道歉以及寻求后续执行补偿方案,令Luna出现了回光返照的现象,暴涨将近超过100倍。

因为这样的表现,散户们直称Luna为妖币。有散户在13日出于猎奇心理,用买菜的钱下单了一些Luna,用他的话来说,一眨眼一笔买菜的钱成了六笔,有点后悔当初没有多买点。

在股市中,对一只即将退市的股票进行最后博弈的现象并不少见,所以这在币圈也并不是什么新鲜事,但参与方都清楚,这只是最后一扇尚未关上的门。

“Luna的机会你参与了没有?我有个朋友亏了40万USD,另外一个亏了120万USD,亏了40万USD的在这几天靠在最低点加仓赚回来了,我自己也赚了一点小钱。不过我觉得这不会长久。”一名交易员表示,本质上他仍看空Luna。

维权

因Luna/USDT衍生品交易蒙受损失的Cocafish(推特网名)表示,现在和UST有关的协议都崩得很厉害,一些项目以及交易所或多或少都出现了一些问题。

5月11日,Cocafish观察到,Luna的衍生品市场和现货市场存在价差,因此去Bybit交易所开了Luna/USDT的多单,其中有一笔属于限价单,即允许用户设定委托价格,订单将以委托价格或比委托价格更优的价位成交。但是这笔限价单执行时未按用户设定进行通知,使得Cocafish的保证金全部亏完。

这是反常的,因为以往Bybit会弹出提醒,而Cocafish自称自己从未关闭“系统提醒”这一选项。

Cocafish认为Bybi违背了其公开条款即“订单被执行时会通知用户”这一项,因为订单在5月11日16:29被执行时,Cocafish未收到通知。

她查询系统记录,发现Bybit实际上在5月11日18:00就开始在她的资金账户上自动执行补充保证金,系统还显示21:22她将爆仓。

也就是说,Bybit应当在5月11日18:00通知Cocafish进行补仓,但她的邮箱显示,这份通知延迟到了爆仓后的8小时:Bybit发送给她的提醒爆仓通知邮件是在5月12日凌晨05:31,补充保证金邮件则是比保证金提醒邮件晚到十几分钟。

“等于没有给我机会平仓修正。16:27价差已消失,我已没有交易理由和意图,于是就关闭网页了后,却未曾想到这还是我交易的价格范围内,还有任何被开仓的可能。”Cocafish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Cocafish很快就与Bybit进行沟通,但并没有取得满意的答复。作为一名有5年加密货币交易经验(其中衍生品交易经验为半年)的交易者,这一次的投资损失并不是她所有失败交易中金额最大的,她在意的是性质,于是她开始寻求律师帮助,走上了维权的道路。

”当我要求Bybit提供商业实体注册信息时,他们竟然只拿出一个Email邮箱,且表示他们的衍生品交易所服务范围是全世界,没有义务提供办公室和商业实体。”Cocafish说。

据了解,Bybit交易所总部在新加坡,Cocafish已经致电新加坡金融监管机构(MAS),但是她已察觉到,对方处于监管的灰色地带,所以呈现出一种“我可以为所欲为”的态度。

事实上,MAS给予Cocafish的明确回复是Bybit不受监管因此这类事件无法向他们投诉,尽管Cocafish联系了多家新加坡律所,发现在新加坡发起法律诉讼困难重重,现在正考虑通过欧盟发起消费者保护诉讼。

有类似问题的还包括币安,但Cocafish表示币安已经对部分客户进行了赔偿。

无独有偶,一些DeFi项目也出现了损害客户利益的现象。

据推特用户FatMan的截图爆料,DeFi项目Stablegains通过电汇从客户那里获得USDC和USD(美元)抵押,承诺给客户15%的回报,但在没有告诉他们的情况下,把这些钱全部放入Anchor,然后仅从顶部撤出4%。现在,Stablegains已将其应用程序中的面额从USD更改为UST,并且正在取消登录页面和删除旧条款——这意味着4878个客户将承担4200万美元的亏损。

DeFi本来的含义是绕过中介,避免黑箱操作损害利益,而如今Stablegains却成了逃避监管、洗劫客户的反面教程。

欺诈不同于投资亏损,Terra的崩盘预计会掀起一场监管风暴。

根据韩国《东亚日报》报道,韩国当地有28万名Luna投资人,所投入的资金折算为美元约5510万元,有5名在这次崩盘中损失百万美元的加密货币投资人已提起诉讼,促使当地检察官办公室展开调查。除了韩国,美国、英国、欧盟都着手相关的监管研究,该监管体系或将加密货币监管放置于全球体系下。

空气中带有焦灼带有一丝幻灭的味道,一场财富洗劫已经完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更多相关评论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
打开财经APP, 查看更多精彩内容